大好河山成鸡肋,居心何在——再评温骏轩《深度解读中印边界纠纷》

领土问题,从来就是国家利益的核心!谁说什么也没用!既然双方政治家都对陆地上的对抗感到厌倦,为什么印度在中印边境上的小动作那么多?说明它还是最在意陆地上的东西。那么,我们加大西藏的发展力度,增强中印边境上的国防实力,就能牵制、掣肘印度把资源尽可能地向北部集中、消耗,到时候,印度又有多少余力在印度洋上嚣张?南海问题美国作祟,但是印度洋上美国的迭戈加西亚更是压制印度的堵门虎!搞不清中印两国面对的共同敌人是谁,反而在陆地边境制造事端,更妄想利用中美矛盾渔利蚕食中国疆土,最终不过是搬砖砸脚!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在上一篇《学问卖国的典范——初评<深度解读中印边界纠纷>》(下文简称“初评”)中,我对温骏轩从“麦克马洪线”中虚空穿凿出的“温氏原则”做了评价。本文接续前篇,继续对他用“温氏原则”为印度侵华的借口“麦克马洪线”美化吹嘘做评价。本篇换个方向,说一下他在藏南这块土地上,如何用“温氏原则”为印度侵占中国利益张目。

下面进入话题,看温骏轩关于藏南的一段原话:

【中国人是很精于谈判的,正如卖衣服一样,当你准备把这件衣服卖75元,你需要开价100元,因为对方也许会还到50元。最终的谈判结果就是双方都能接受的75元。这多开出来的25元就是筹码,藏南就是这样的筹码。以前不承认锡金早已成为印度的一个邦也是一种筹码,为的就是换取印度在西Z问题的表态。
所以为了阿克赛钦我们不能承认麦线(只是中印一段,缅甸那段就承认了),用藏南做筹码是做生意的技巧是不能拿到桌面上说的,必须一方面要告诉民众这块地是我们的,一方面又准备把他交换出去,这样做的副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真的交换出去,决策者要承担很大的历史风险。
既然要把藏南作为中国的筹码,那就必须要为它找到法律上的依据,于是西Z政府签订的条约就不能为中央政府所承认,虽然根据一般的法律准则来看,分公司所订立的合约是要由总公司承认的。】

文君轩认为,藏南只是交易筹码,把它作为我国另一块国土归属的谈判筹码。无论如何,有爱国心的中国人都会对此感到愤怒的,这等于是用手心肉交换手背肉啊!这样说话的证据何在?温骏轩是没有的。这就是无中生有混淆是非曲直的。

温骏轩把西藏地方政府称为“西Z政府”,显然是一个独立于中国政府之外的政权实体了。但是,在这段话里讲到“麦克马洪线”时,又把这个“西Z政府”与中国政府的关系说成是分公司与总公司的上下级关系,还要中国政府为无效、非法条约背锅。矛盾么?不矛盾,他的意思,无论中国政府是否承认“西Z政府”是个独立于中国政府之外的政权实体,这个“西Z政府”和英印政府签订的“麦克马洪线”,中国政府都要承认。这是“法律准则”的规定。那么1962年的对印自卫反击战也成了“不合法”的侵略。

阿克赛钦,我国控制,印度不服,搞事,我们调兵入疆增援阿克赛钦容易,印度只能撒丫子;藏南现在大部被侵占,那是因为我们要大规模出击藏南,必须要越过青藏高原这个世界“第三极”,这样的后勤保障工作很困难,所以,短时间内并不具备收回全部藏南国土的能力;最要紧的,我们现在并没有毛泽东那样的顶级战略家、军事家,能巧妙地利用有利的时间窗口和不大的代价狠狠地打击印度,所以,藏南才是现在这个无可奈何的状况。这,绝不是拿藏南做筹码换阿克赛钦!

再看一段:

【藏南永远是中印边境最热的话题,提到它就不得不提到麦克马洪这个人。可以肯定的是当时他在划分这段边界时是以喜马拉雅山脉的分水岭作为主要依据的。我前面说过,我并不认为麦克马洪当时在划分这条边界时本身带有多大的恶意,因为依据分水岭划分边界是比较通行的办法
事实上受当时的条件所限,他这条分水岭选的并不完全正确。受益于现在的卫星技术,我们很容易看出,这条分水岭依图上的白线走会更为准确。从这张〈藏南地缘形势图〉上我们可以看出,如果单从分水岭的角度划分边界(白线),白线和红线(麦克马洪线)之间有两块地方划归了中国。】

红字部分,我在“初评”中做了剖析:两国划界的根据是“历史证据”,根本没有这个恶意十足的“比较通行的办法”。倘若这算个“通行办法”,英国到印度之间的大海对人的阻碍作用更大,为什么英国人要把印度纳入英国领地呢?第二段话,温骏轩还附上了一张地图,配合他的文字,表示中国占了印度老大的便宜,看他的图:

大好河山成鸡肋,居心何在——再评温骏轩《深度解读中印边界纠纷》

文字配合图片,想必印度很爱听,极可能还在边界谈判里吵吵嚷嚷:根据卫星图片重新划定中印边界。温骏轩是不是在这里提示印度人该做什么?或者重复印度人的“吵吵嚷嚷”?但是,这样的“吵吵嚷嚷”与他前边的一些论说是相冲突有矛盾的。看他的原话:

【一般正常的国家划界基本原则是依照山形水势,有山的以山顶的分水岭为界,有水的按中线主航道。这种划法能兼顾双方的利益,最容易达到平衡,所以易于为各国所接受。】

这样说来大的河流也是可以作为两国划界的界河的。在现在被印度强占的中国领土上,就有一条中国与印度的天然界河存在,以这条河划定中印边界完全可行。这条河,就是发源于我国青藏高原的雅鲁藏布江。这条大江出我国境后在现在印度境内被称之为布拉马普特拉河。它在现在印度的大部分河道流向就是略微从东北向西南横走,大致与现在的中印边界平行,而后进入孟加拉国。那么以这条涛涛之水作为两国界河也是很合适的。在上图中,就是那条横走的蓝线。

但是,这么一来,似乎我们就要失去包括墨脱在内的传统藏印线内的一块地方,如下图被红线圈起来的地方:

大好河山成鸡肋,居心何在——再评温骏轩《深度解读中印边界纠纷》

我是这样主张的么?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传统藏印线内的藏南,我们绝不放弃任何一块地方,即便形势比人强,暂时被敌人侵占,但是,我们绝不承认。我主张的是,除此而外,另外再以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为中印界河,在现在印度的阿萨姆邦的地盘上再划走河北岸的地盘。如上图黄线圈起来的地方。再如下图:

大好河山成鸡肋,居心何在——再评温骏轩《深度解读中印边界纠纷》

黄色地域是阿萨姆邦,被红线圈起来的,是我主张的,我们该得到的地盘。这样划界,印度是不会答应的,温骏轩也不会答应的。但是,我们不要管印度是否答应,我们就应该这么主张,以攻对攻,和印度的“麦克马洪线”针锋相对。窃以为,领土谈判,我们切不可以印度提出的方案“见招拆招”,因为这样的见招拆招只能是在我们的国土上来回折腾。除非我们关上谈判大门,或者坚决拒绝,否则什么样的谈判拉锯也只能是损失我们的领土。就如温骏轩选说的那样,用藏南做筹码换取阿克赛钦被印度承认。

所以我们也要有针锋相对的进攻方案:所有藏南土地的损失绝不承认,再进一步以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为中印界河与印度拉锯。用敌人的东西做筹码换取我们的权利,这才叫谈判呢!

“麦克马洪线”这具僵尸能从“西姆拉的坟墓”中出来作祟谋夺我国藏南,是有一群英印政府的官员制造伪史做“历史根据”的。造伪史必然要否认正史,所以针对藏南为中国领土的正史就必然被歪曲、无视。这样的卑劣言辞,在温骏轩这篇《深度解读中印边界纠纷》就有:

因为在14世纪西Z政府就在“错那”设宗(县),用以向山南的门巴、洛巴族收税,应当说是西Z政府派驻山南的据点。由于有了明确的行政机关,因此麦克马洪在划界时并未依照分水岭,而是在“错那”下面绕了一下。而恰恰是这么一绕,给中国留下了一个缺口,1963年那场战争,解放军就是从这里攻取达旺并继续南下的。……
“错那”县整个地形是北高南低,也就是说整个是在南山坡上,一直到海拔2800米的时候有一条亚热带的山谷。麦克马洪认为既然已经给了西Z政府面子,让出了“错那”。那就没理由再把边界往下划了,于是边境线开始顺着这条山谷直到不丹,然后向北又回到了喜马拉雅山的山脊。只是他这么一划却把“达旺”划给了印度,也为日后中国向藏南出兵提供了口实。
坦白说西Z政府对于藏南的门巴、洛巴两族的管理是比较模糊的,现在基于法理上的证据主要是向这两个民族收过税,或者说类似于四夷向中央王朝进贡的性质。因此印度和西方国家并不认为这足以成为中国历史上曾对藏南地区拥有主权的证据(西方国家本来就认为中国对西Z行使主权过于勉强,而西Z对藏南地区的主权又过于勉强,那么中国对藏南提出主权的要求在他们看来就更是经不住推敲了)。
不过“达旺”是个例外,基于西Z曾经的最高领袖——六世达L仓央嘉措有明确的记录出生于此,因此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达旺”为西Z政府的直接管辖地。
事实上我们现在无法揣测当时签订协议的双方是否明确“达旺”的归属。有可能的情况是,西Z政府的代表提出了“错那”的归属问题,但误以为“达旺”包括在内。而英国人并未发现“达旺”之于藏族的重要性(一个几百年前的喇嘛出生地是很有可能被忽视的)。

在这段话里,最为狡辩的就是绿色字体部分,极尽歪曲之能。

西藏地方政府对藏南门巴族、珞巴族的管理是“类似于四夷向中央王朝进贡的性质”吗?在“四夷”向中央王朝进贡的关系中,中央政府在这些“四夷”中是没有管理他们的政权机关的。每年的进贡都是这些少数民族政权自觉自愿地来中央进献本地土产,纯属自愿。而且,中央王朝本着“薄来厚往”的胸怀、惯例,是要对这些进贡者回赠礼物的。这些回赠礼物的价值远高于进贡者进献的礼物价值。这样的关系有个专用名词“朝贡关系”。典型的个例是朝鲜和中国的关系。王朝时代的中国政府向朝鲜派驻什么行政管理机构了么?没有,朝鲜的内政有自己的国王管理,年年向中国政府进贡,中国政府也会向他们回赠礼物。这就是朝贡关系!但是,西藏地方政府对门巴、珞巴族的聚居的藏南,是设县级行政机关进行直接管理,直接征税,并不向他们回赠任何一点点礼物。税收体现的治理关系和进贡体现的朝贡关系根本两回事!把治理关系说成朝贡关系,无非是要把山南中国人和山北中国人说成是两国人,为“麦克马洪线”找“历史根据”,跟着歪曲历史,信口雌黄!

“麦克马洪线”没有任何历史证据支持其合法性,所以来回讨论麦克马洪当年为中国让出了这个,让出了那个,无非是想给墓中的僵尸上个户口当活人对待,非但一点意义没有,而且令人作呕。温骏轩的中心意思:1962年,中国出兵突破那条“线”追打印度不合法。问题是,死了多少年的坟冢枯尸还能不能在谁家的户口本上占地方?!

更可笑的是,温骏轩明明白白的说“依据分水岭划分边界是比较通行的办法”,那就根本没必要为“麦克马洪线”成立而歪曲真实的历史证据了。直接用那个“比较通行的办法”强硬地在文章里“划界”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费事说什么“收税”、“进贡”呢?对自己发明的“通行办法”那么没信心?

无耻的言辞还有红字中关于仓央嘉措和达旺的部分。这部分内容是什么?是回溯历史嘛!这还是对自己发明的“通行办法”没一点点信心,要大费周章继续歪曲历史。实际上他也畏惧、绕不过这样一个事实:划分两国边界的根据是历史证据!而不是“通行办法”!六世达L喇嘛出生地达旺就是西藏地方政府的管辖地!达旺地区,以及以北地区全是西藏地方政府的辖地,中国的领土!达旺的存在就能把“麦克马洪线”一脚踢个大豁口。所以呢,六世达L喇嘛被英国人“忽视”了。这个,可能么?六世达L,在位时间虽然不长,但那也是西藏地方政权政教第一人,要紧得很嘞。那可不是随便一个很普通的喇嘛!英国人能从欧洲跑上万里地在印度横行,还能欺负满清,脑筋没那么差劲吧?能不了解对手——西藏地方政府的历史?温骏轩,为了无耻甘愿装扮成无知,也能不顾英国人的脸面——硬说英国人忘了中国西藏还有过一个六世达L是在藏南达旺出生的!这不也是在造伪史么?顺带还侮辱英国人智商?

藏南土地的归属要以历史证据确定,历史上对那里的珞巴族、门巴族的治理都是什么样的情况?我抄两页书:

【早在唐代吐蕃王朝统一西藏时,门隅、珞渝和察隅已属西藏管辖,《甲波迦塘》一书记载:“赤松德赞攻破吐谷浑,把百姓移于门隅。”古代的门隅,包括现在的门隅、珞渝和上下察隅。13世纪,元朝统一西藏,门隅、珞渝相继臣服,元朝设甲瓦万户管理门隅、珞渝。
入清以来,藏族的政教势力进一步从北向南推移至西藏门隅、珞渝和下察隅三地区,首当其冲的是门达旺地区。五世达L喇嘛时期,随着格鲁派达旺寺的建成,其政教势力逐渐扩展至整个门隅地区,其行政管辖区有一半属北部的错那宗。至1840年,门隅地区与南部英印势力除一些贸易往来,基本没什么外交接触。实际上,当时门隅南部的谢主克潘族(一般被认为是门巴的支系)的辖地已超出了传统习惯线(即今日的中印东段边界)之南。
达旺地区面积2000平方英里(5180平方公里),分两部分:1.色拉山口以北,以达旺寺为中心的地带,在错那宗本的管辖之下;2.色拉山口以南,有达旺寺委派官员管理村庄以征收赋税。这里有一个名为乌达古里(位于东京92度01分、北纬26度07分处)的贸易市场。
有关达旺地区最早的西方史料当推潘伯顿1839年的报告,内言:“达旺罗阇(Raja)为一直接臣属于拉萨的头人”,而达旺作为“一地区臣属于拉萨,为西藏领土的一部分”。
在珞渝地区的北部,入清以来,西藏地方政府已经建立了隆子宗地方行政建制。而以东的贾隅已是主巴噶举派的天下,且早在明以前就是藏人杂日朝圣地。再往东的白马科早在明以前就是宁玛派的天下,波密土王在此有一定管辖权。珞渝地区由于边远,没有划分宗溪及委派官吏,但据《达L十三世传》记载:达L每隔十二年要到珞渝地区收租,“援西藏过去许多旧制度相沿而来,甚少改变,达L十三世每隔十二年要到珞渝收租一次,也是一种旧制,达L十三世不过遵行而已”。
在下察隅北部,入清以来,西藏地方政府已建立了桑昂曲宗地方行政建制。下察隅洛希达河一带,则属西藏土酋敬巴管辖。
18世纪初,印度沦为英国殖民地。在英帝国主义者以印度为基地发动第一次印缅战争后,通过1826年的杨端波(Yandaboo)条约攫取了阿萨姆。而后阿萨姆的军警当局不断试图越过习惯线北上,向西藏的门隅、珞渝和下察隅三地区进行侵略扩张,尤以珞渝为甚,不过渗入程度很浅,因为珞巴族对南来的英印势力具有较大的反抗精神。(《中国近代边界史•下卷》 608-610页 吕一燃主编 四川出版集团•四川人民出版社 2007年4月版)】

以上是1840年前中印边界东段的情形。到1935年,英国人炮制伪史出笼“麦克马洪线”时,藏南全境还是由西藏地方政府管辖。文中红字部分显示,西藏地方政府在藏南的管辖范围远不止习惯线一带,而是超出习惯线以南很多,到布拉马普特拉河北岸一带。所以布拉马普特拉河北岸一带也是中国领土!以布拉马普特拉河作为中印界河是有历史根据的。

炮制伪史为“麦克马洪线”找“合法”根据全是徒劳。但是,这样的徒劳也是“劳”,为达目的,滚刀肉一般的英印政府、以及后来的印度还是奔忙不休,同样的还有这位温骏轩先生:

【边境线的合理划分是要最大程度保证双方的战略安全,所以沿山顶的分水岭划分容易为双方所接受。前面已经说了,墨脱虽然位于山南,但于中国来说目前形同鸡肋,对印度东北部暂够不成威协,何况有麦克马洪线做法律上的保障,墨脱并不会成为热点。
而对于“达旺”,即使是基于面子,中国政府也会力争到底。对于印度来说,既然当年英国人出于政治的考虑,让中国的势力伸到了山南,那么有必要考虑寻找下一条分水岭做为防线。至于这条防线以北的地区,如果有合适的交换品也并非不可以出售。】

边境线的划分,唯一可做权威定案的就是历史证据。无论怎样的诡辩,山南藏印习惯线就是中印边界东段的唯一合理的划界方案。所谓战略安全,第一在于你有什么样的邻居。遇上了美国这样的恶邻,再有固若金汤的天然地形也挡不住他强行突破,谁也会叫苦连天永无宁日。比如墨西哥;第二,还在于你这个国家的对外政策是不是攻击性的。如果是这样的对外政策,树敌多多,那么做贼的心虚,自己自动蹲进迫害妄想症的囚笼里了,那也就没有任何安全感了。中印之间,以及整个南亚次大陆,最富侵略性与攻击性、树敌多多唯恐被人算计的,恰恰是温骏轩深切关怀与担忧其“战略安全”的印度,那么,印度对中国的领土觊觎是什么时候都不可能满足的。“麦克马洪线”满足之后还会有新的、得寸进尺的无耻要求被印度提出。满足印度需要的“战略安全”,那就是全部占领中国。那么中国的战略安全需求呢?所以为了防止这样的情况出现,平战两手准备。战争手段不多说,和平手段:趁早拿出以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为界划分中印边界东段的谈判方案回敬印度!

温骏轩的意思:藏南的墨脱县是中国的鸡肋,还有“合法”的“麦克马洪线”作担保,不是“热点”——中国不可能把这里建成攻击印度(收复藏南)的始发点。大好河山成鸡肋,够阴损!但是这个可由不得他做梦。首先:中国不承认的“线”,印在底图上也是村头厕所的纸!“麦克马洪线”的“合法性”不过如此!1962年,就把这条印在地图上的“线”踢来踩去!墨脱是不是中国的“鸡肋”。完全在于我国的国防政策:如果是龟缩式的被动防御,墨脱就像个鸡肋;如果是“打得一拳开,挡得百拳来”的积极防御,墨脱恰恰是抵御印度侵略的前哨,收复藏南的出击点;如果是沙俄、美国,墨脱早就是一个攻击印度的大兵营。让温骏轩和印度失望的是,现在的墨脱就是抵御印度侵华的前哨,热度只能增温!就现在来讲,墨脱作为前哨的作用还不是很大,原因在于把内地物资调运进平均海拔4000米的青藏高原本身艰难,虽说有青藏铁路进藏,但是已建成的路段也只是到拉萨。余下路程还需要汽车、或者干脆畜力搬运到林芝这个战略重地。要向山南墨脱补给物资,还需再翻越6000-7000米的喜马拉雅山,更艰难。可喜的是青藏铁路通车后,2014年拉林铁路(拉萨-林芝)已经动工,预计2020年通车。这个铁路东南端靠近麦克马洪线近20公里,能大幅提高中-印边界一带的国防能力!

大好河山成鸡肋,居心何在——再评温骏轩《深度解读中印边界纠纷》

大好河山成鸡肋,居心何在——再评温骏轩《深度解读中印边界纠纷》

大好河山成鸡肋,居心何在——再评温骏轩《深度解读中印边界纠纷》

大好河山成鸡肋,居心何在——再评温骏轩《深度解读中印边界纠纷》

国防能力就是打仗的底气!国防物资大规模进藏囤积在藏南指日可待,墨脱是鸡肋?我看就是将来收复藏南的一个大兵站!墨脱成了兵站,藏南,印度还能侵占几年,可以用十个手指头数得过来。其实,就是不马上对印度动手,这盘马弯弓引而不发的威慑态势,印度不砸进几百亿的卢比给自己壮胆不可能,让它砸!这也算军备竞赛,让这个四十年才造出的“万国牌”坦克(阿琼坦克)陆军拒绝采购、每年造飞机的数字比不上摔飞机的数字、拖拉机拉着军舰模型满街跑……16年建成4.94公里长的铁路桥(博济比尔桥)的神奇国家好好出血!

说过了墨脱,温骏轩接着说达旺:

【而对于“达旺”,即使是基于面子,中国政府也会力争到底。对于印度来说,既然当年英国人出于政治的考虑,让中国的势力伸到了山南,那么有必要考虑寻找下一条分水岭做为防线。至于这条防线以北的地区,如果有合适的交换品也并非不可以出售。
个人认为,最终收回达旺地区的可能性为70%,而取得藏南其他地区的可能性为0。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基于“适当考虑彼此的战略的和合理的利益以及相互同等安全的原则”,中国在西线或中线是一定会做出让步的。

大好河山成鸡肋,居心何在——再评温骏轩《深度解读中印边界纠纷》

这段话还是在重复用中国领土做筹码交换中国领土的无耻滥调。但是,承认达旺守不住倒算说了实话:1962年就被拿下,现在一样顶不住。达旺中国必取,也能办到。这不是什么“面子”问题,是军事实力摆在那里,也是地形优势摆在那里。争夺任何一片土地,手持步枪的步兵是首当其冲。但是,陆军又是一个严重受限于地形条件的军种。所以冷兵器时代陆军发扬战斗力受限的某些因素到现在还在困扰机械化陆军。藏南的地形地貌最有利于中国陆军从喜马拉雅山地居高临下俯冲印度,印度抬头防御中国军队就困难得多。只要解决了后勤保障,再一次的对印自卫反击战收复藏南不会比1962年更困难。整个藏南都是这样的地势,所以“取得藏南其他地区的可能性为0”,替印度意淫而已。意淫尽可以抱着看猴戏的心态围观,但是意淫之后的红字部分却不能轻视。因为红字内容是在暗示:中国会在“争议领土”上对印度做出让步的,暗示中国会向印度屈服。这样的暗示借助于微信这种社交软件散布出来,用润物无声的方式侵蚀盲听盲信者,谁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恶劣影响!这个温骏轩可谓阴毒!然而,尽管阴毒,却能看到他的无奈:他用2005年的谈判指导原则为自己的意淫开道,但是在这个2009才写成的文章里还在说“中国在西线或中线是一定会做出让步的”,那就证明,2005-2009年之间,印度希望的、他温骏轩为印度操心的,中国的领土让步依然是个美好可期,但是实现无期的愿景。于是呢,他寄望于2009年后的奇迹,所以才说“一定会”。

他的愿景可期吗?还要看最近这几年的相关消息。在“中线”,我们听到的是在洞朗地区中印军队的对峙。对峙的原因:我们要修建边境公路增强国防力量,印度感觉到了危险要干预。修公路是中国对印强硬的信号;在西线,我们看到了中印军队在班公措湖的“群殴,其中有中国军人飞踹印度印度的视频。见微知著,高层在边界问题上的坚定态度在这里看得出。

也许、可能,让温骏轩崩溃的是,上文的拉林铁路已经在建,即将竣工,山南孤悬的墨脱有了坚强的固守后盾,这就证明我们对固有领土的寸土必争决心!藏南,我们要自己拿回来,而不是温骏轩替印度着想的:中国让步——中国用自己的这块国土换取印度在另一块中国国土的让步!而且去年就有新闻:《中国公布一批藏南地区新地名(名单)》http://finance.ifeng.com/a/20170420/15310348_0.shtml

大好河山成鸡肋,居心何在——再评温骏轩《深度解读中印边界纠纷》

这是第一批名单,日后还会有多少批,我无知,但是信号明摆着,藏南就是我们的,就是准备将来行使主权的,现在条件不足隐忍罢了。2019年,这个2009年写成的文章再发表时,他在2009年为印度寄予的美好愿景干脆成了泡影!“麦克马洪线”真成了坟穴中一具僵尸,就差一锹土彻底封死爬出墓穴的出口了!

印度数十年来在中印边境上的小动作不断、大挑衅时有,它实际上正在自己的头顶上制造一个势能超高、容积超大的堰塞湖,如不放弃侵华企图,迟早是它的灭顶之灾!

1962年,毛泽东主席指挥下的对印自卫反击战,已经把中印之间的优劣态势定下来了。只要中国不出战略性的失误,这个战略优势保持下去没问题的。这个战略优势不仅仅是军事上的,而且更有政治体制作保证。承认这一点只需要一点点成年人的理性即可。不过温骏轩却不愿动用一点点成年人的理性,反而有这样的奇葩观点:

【不过中国对印度的地缘优势并不可能真的转化为战争优势,原因就是打不起来。因为印度之所以放弃分裂西Z的想法,除了面对现实以外,还因为他找到了另一个更有效的对抗中国的方法——核保护伞。目前印度的有核国家地位已基本被国际社会承认了。而两个核大国之间的全面战争是不可想象的。】

看,为了喜马拉雅山南麓的狭长山地,他明为否定,实为肯定地为印度设定了一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与中国同归于尽的路子:全面战争,动用原子弹。学麦克阿瑟鼓动美国政府为了朝鲜和中国打核战争。歇斯底里啊。但是,从核武器出世的时候,核武器对解决国际争端的作用到底有多大很可怀疑。中国什么时候怕过核讹诈?既然对核武器那么放心,印度在藏南大修飞机场,增派军队又为了什么?为了给印度占台,拿原子弹吓唬中国,呵呵,管用么?!

还看奇葩观点:

【陆地上的事情在现在看来更多的是面子上的问题,双方的政治家其实早就对这种无意义的对抗感到厌倦了,合作才是唯一的出路。双方的战略空间和经济利益更多的应该来自海上,而当中印这两个边缘地区的国家都将视线从陆地转向海洋时,我们发现这一次的情况倒过来了,占有地缘优势了一方成了印度。而正有如巴基斯坦阻止了印度向欧亚中心地带发展势力一样,南海问题也正成为中国挺进印度洋的拦路虎。】

领土问题,从来就是国家利益的核心!谁说什么也没用!既然双方政治家都对陆地上的对抗感到厌倦,为什么印度在中印边境上的小动作那么多?说明它还是最在意陆地上的东西。那么,我们加大西藏的发展力度,增强中印边境上的国防实力,就能牵制、掣肘印度把资源尽可能地向北部集中、消耗,到时候,印度又有多少余力在印度洋上嚣张?南海问题美国作祟,但是印度洋上美国的迭戈加西亚更是压制印度的堵门虎!搞不清中印两国面对的共同敌人是谁,反而在陆地边境制造事端,更妄想利用中美矛盾渔利蚕食中国疆土,最终不过是搬砖砸脚!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02/47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