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真的与九·一八的“不抵抗”无关吗?

除了洪钫的回忆证实了“铣电”的存在,还有东北军第七旅参谋长赵镇藩的回忆录《日军进攻北大营亲历记》,也证实了“铣电”的存在。而且赵镇藩的回忆录和洪钫的回忆录《九一八事变当时的张学良》同在“文史资料选辑(6)”里!这位“r先生”用“几乎没有”,就把这一位重要的证人给抹去了,把两位证人的互证搞成了只有洪钫一人的“孤证”,这就是诡辩!他信从的老蒋的“个人资料”更让人失笑,台湾省李敖先生在《蒋介石研究》里,早就把老蒋个人资料造假的皮都剥了一层又一层,老蒋的“个人资料”的可信度能有多高?这样的诡辩,很应该用“r先生”的话质疑他本人:是“道德问题”呢,还是“智商问题”?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前些时,台湾省代省长蔡英文有一波骚操作:公布一批“国史馆”档案。档案中有文件,直指蒋介石下令,九·一八不抵抗。也就在这几天,微信公众号“读民国”里,就登了一篇“花粉”的洗地文,如图:

蒋介石真的与九·一八的“不抵抗”无关吗?

图片上划红圈是文章来源,顺着这个来源,我找到了知乎上的这篇文章,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61476114,文章原题《反駁所謂蔣介石下令不抵抗原件論點與真相》,作者:royale,以下简称“r先生”如图:

蒋介石真的与九·一八的“不抵抗”无关吗?

“花粉”——“花生米”蒋介石的拥趸,与果粉似又不似,但是总能归成一类人。看文章满是繁体字,应该是“花粉”、“果粉”的精神家园——台湾省的来客。这文章一开头就有一段话,质疑蔡英文是不是曝光了“蔣介石當年下令不抵抗的原件檔案”,这一小节内容用“蔡英文公佈解密了蔣介石的原件?這只是一個假新聞”为题,论说蔡省长爆料“档案”乃是大陆制造的噱头,不是台湾“土产”。检验这位“r先生”的查询结果,身在大陆的红阳必须“翻墙”去台湾网络,但是,红阳是个老实人,不会为验证花粉的说辞干违法入坑的事情。况且,新闻是真是假与爆出的档案是真是假关系不大,就“r先生”自己的分析也不难看出,即使他质疑蔡省长的骚操作是“一个假新闻”,也不能撼动档案图片的真实性。蒋介石在九·一八中是否是第一祸首,只需关心公布出的档案内容真伪即可。那么,这些档案的真假如何?我也翻了几本书,对照这位“r先生”的文章端详了几回:他“反驳”的那些档案,与早已面世的材料可以相互印证,内容为真;而他的反驳,全是诡辩!因为这位“r先生”的反驳文,是对“知乎”上的“理水”先生的驳论展开的,所以我对“r先生”的再反驳,免不了要提到些关于“理水”先生的文字,所以,文章的叙述可能繁杂一点,还请各位看官见谅。以下是对“r先生”反驳文的再反驳。

对两份档案的诡辩

首先“r先生”对一份档案的图片进行反驳

蒋介石真的与九·一八的“不抵抗”无关吗?

接下来是他整理抄录的档案文字和他的反驳文字,我尽量改写成简化字:

【(档案原文)“烟台刘师长勋鉴。哿辰电悉。日军侵鲁,已提出国际联盟。此时我国应上下一致,严守纪律,确定步骤,勿为日人藉口。故先劝告民中(众)守秩序,遵公法,勿作轨外行动,以待国际之公理与国內之团结,须为有计划之举动。如果其海军登岸,則我方划出一地,严阵固守,以待中央之命令,此时须忍耐坚定,静镇谨守之。中正,养午。”
(“r先生”的反驳文)电文表达的意思未超过一直已知的衅不可自我而开,而「严阵固守」竟被某些人抹黑成「如果日本侵略,不准抵抗」,而且文中『忍耐坚定,静镇谨守』也表明蔣介石要刘珍年态度要忍耐坚定不可意气用事,只需严谨的防守,何來成为蔣介石下令不抵抗的态度之說?而且笔者怀疑某些毛左不看文中內容,甚至直接断章取义为蔣介石命令山东不抵抗、九一八不抵抗的关键性证据。】

在“r先生”的反驳文里,“如果其海军登岸”这几个字意味着什么,他不定性评论;档案原文中“日军侵鲁”又意味着什么,他也不说,是他遗漏了?不可能!这么要紧的信息怎么就能无视?这两处文字所指就是日军侵华,十足十的侵略!对这样的侵略,中国理所应当先开第一枪!理所应当奋起反击!可是这位“r先生”并不做这样的结论,对蒋介石反常的“忍耐坚定,静镇谨守”倒是很热心的予以正面肯定,这就很奇怪了。因为从上下文看,这个所谓的“忍耐坚定,静镇谨守”无非是说:不要对侵华日军第一枪。这就是不抵抗么!而这样的不抵抗就是蒋氏力求做到的“衅不可自我而开”。其中的冷血、无耻昭然若揭,不知当时的中国要这支名为“国军”的武装有什么用,要蒋介石这个“总司令”有什么用!若干年后“r先生”为这样的无耻与冷血热情辩护,您是什么用心呢?

上文提到的“哿辰电”,指9月20日上午来电。在9月21日,赶往江西督促“剿匪”的蒋介石匆忙回到南京召开高官会议,制定了对付日军军事行动的“方针”:“忍耐至于相当程度,乃出以自卫最后之行动”;22日,蒋介石在南京市党部党员大会上进一步对外公开这一方针,言语中用了“含愤忍耐”、“逆来顺受”、忍耐到“无可忍耐”之时则为“宁为玉碎”等词汇,一万个委屈不足以说尽悲愤,但是其中对日寇侵略不加反击、反扑、报复的意思至为明白,不抵抗的立场赤裸裸!而对于“无可忍耐”是一种什么样的含义,忍耐到什么时候、什么程度,更没有明确说明。这样的“方针”实际上无法使地方驻军做出正确的行动,不出错的行动就是不抵抗!对山东、上海等地方,由蒋介石亲自电令各地军事主官:遇日军有“越轨行为”,应进行武装自卫。而什么是“越轨行为”更不加解释!这样的命令就是赤裸裸的无耻——不抵抗!而对于东北,连这样的命令也没有!【1】一支保家为国为己任的军队,在自己的国土上面对侵略者,有些地方要坐等不可理解的“越轨行为”时,才能自卫;有些地方(东北)连这样的军令都没有,难道要东北的中国军队坐以待毙?这就是无耻的不抵抗!这样的“方针”和上文中的档案图片、文字中,蒋氏对刘珍年的训令是一致的,相表里的,都是不抵抗!这份档案的真实性无可置疑。可以质疑的是这位“r先生”用“忍耐坚定,静镇谨守”做的解读/诡辩。如此诡辩,按“r先生”的说法,是“道德问题”呢,还是“智商问题?”

再看“r先生”的又一段“反驳”

蒋介石真的与九·一八的“不抵抗”无关吗?

【(“r先生”转写的档案原文)“瀛眷及尊府家属想均已安全离沈。遥深系念。请代慰问。再青岛海军,鄙意可迅予集合塘沽。因在青或恐与日舰发生万一意外,集合塘沽,则在各国军舰监视之下,较为安全。请即酌行。中正,养印”
(“r先生”的反驳)很明显明明是家属安全离沈,青岛海军集合塘沽。文中表明了因为青岛海军恐怕会与日舰艇发生万一的意外,且要在其他各国军舰监视之下比较安全,可见蔣介石也不想重蹈日军利用中国军队破坏日本建筑为藉口占领沈阳发动事变的覆辙。然而某些人利用受众无知不看原文,造谣为「蒋要求张学良退到长城」。】

军舰是做什么的?当然是打仗用的,抵御外侮的。日本军舰来挑衅,就该还击,这是军舰的分内作用,也是海军的分内职责。不过“蒋公”下令张学良,都退到塘沽,老在青岛呆着,万一和日本军舰打起来,有了摩擦,不安全了。乘着日本军舰还没有打将过来,赶紧的拔腿开溜,塘沽有其他洋人的军舰呢,很“仗义”的,日本军舰不敢动的。蒋介石的电文是这个意思。不过“r先生”在这个电报上还有进一步的发挥“蔣介石也不想重蹈日军利用中国军队破坏日本建筑为藉口占领沈阳发动事变的覆辙”。不知这位“r先生”是否明白,日寇就是要寻衅侵略的,军舰躲开了“是非之地”,日寇就找不到其他的借口扩大事端?

军舰和海军人员,可以逃之夭夭,可是奉上血汗,置办、养活这支舰队的东北老百姓的安全,又要指望谁?!按着蒋介石的安排,看着日本军舰就赶紧了逃命,这算热血卫国呢,还是无耻避战?这样的曲解事实,用“r先生”在文章最后的发问反问一下:是“道德问题”还是“智商问题”?退一万步讲,弱不敌强,为了保存实力一时的退让也说的下去,可是,退让保全的地方是其他洋人军舰盘踞的地方,中国的军舰仰仗洋人的保护?丢人不丢人?洋人就那么仗义?什么时候卖了这些军舰都不一定!这样的拔腿开溜,还不如甲午战争中,“大东沟”海战之后,李鸿章下令北洋舰队龟缩刘公岛军港“避战保船”——仰仗刘公岛上还有相当战斗力的陆军炮台护卫。蒋氏的命令起码两个字概括:窝囊!哪怕和日寇拼死一战,也算尽了抵抗的本分,对得起老百姓的血汗!按着蒋介石的筹划撒丫子跑,就是不抵抗!诡辩什么?!

蒋介石的这道命令,其实还有趁火打劫的意思,把张学良的这些家底吃了。他达到目的了么?达到了,这些舰艇(除三艘巡洋舰投奔广东海军之外)和人员被蒋氏吃了。而且还成了蒋记民国海军的主力之一——青岛系。另一主力乃是源出前清福建船政学校的“马尾系”。这两个军系,以及广东系(广东海军)成为蒋记民国海军的骨干。这支杂凑的民国海军在一·二八期间,严守蒋氏军令,不光不对日作战,而且对十九路军临时借用海军仓库内的钢板、大炮、弹药抗敌,都予以拒绝、阻挠。但是,他们这么做还很有理,用海军宿将陈绍宽的话:

【海军非畏暴日,实因未奉命令,不敢妄动。】【2】

有张学良的“家底”参与的中国海军在抗战期间做了些什么?作用最大的行动,沉船堵塞长江航道,阻止日本兵舰逆长江西上攻击。古语云:“马革裹尸还,幸也!”被蒋介石吞了的张学良的海军是这样的么?

“铣电”不存在?证据充分么?

蒋介石不抵抗的硬证据,就是1931年8月16日的“铣电”:

【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寻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吾兄万勿呈一时之愤,置国家民族于不顾。】

不过,这通“铣电”在花粉、果粉那里,比如这位“r先生”这里是不算数的,他先生特别用很大篇幅论说“蒋介石之后对张学良下达了不抵抗命令?证据不足”

具体一点,因为没有原件。其实就三个字“不算数”。

照这个逻辑可以作很多史学重大“发现”,如:《孟子》一书,极可能没有孟子的份儿,这是一本“伪书”!为什么?谁见过孟子手著《孟子》的“原件”!

现在为人所知的“铣电”,电文是洪钫的回忆提供的。这位“r先生”用如下文字做质疑:

【九一八时,洪钫任陆海空军副司令行营秘处机要室主任,随同张学良在北平办公。因此均以其为权威。但洪文所载“铣电”无其他人有相关的回忆可以印证。即使就部分大陆学者认为张受“铣电”的影响,於9月6日致辽宁省省政府主席臧式毅,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容臻关于不抵抗的电文:“辽宁政委会臧代主席,边署容参谋长鉴:查平密。现在日方外交渐趋吃紧,应付一切,亟宜力求稳慎。对于日人无论其如何寻事,我方务须万万容忍。不可与之反抗,致酿事端。即希迅即密令各属,切实注意为要。“(”张学良致臧式毅等电“吉林省档案馆编”九一八事变“172页)。并沒有提到与所谓”铣电“有关的字样。此外,臧式毅于1951年7月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写的交代材料,关于九一八事变发生后的应变,仅书:“会同总司令部留守参谋长容臻急电北京,想张学良总司令报告并请求应付策。奉命是采取不抵抗主义。“(”臧式毅笔供“,中央档案馆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自述“70页中华书局2000年)。同样沒有蒋中正事前指示张学良不抵抗等相关资料。……因此,就“铣电”而言,除了洪钫的回忆外,包括其他相关人的回忆档案馆藏的档案及蒋中正个人资料等,几乎没有其他资料证实此电的存在。而洪钫的回忆是否正确,则是一个疑问。在这种情況下,“铣电”是否能作为蒋中正主张“不抵抗政策”的重要史料,是需要仔细考的】

这段文字里,“r先生”耍了滑头。因为除了洪钫的回忆证实了“铣电”的存在,还有东北军第七旅参谋长赵镇藩的回忆录《日军进攻北大营亲历记》,也证实了“铣电”的存在。而且赵镇藩的回忆录和洪钫的回忆录《九一八事变当时的张学良》同在“文史资料选辑(6)”里!这位“r先生”用“几乎没有”,就把这一位重要的证人给抹去了,把两位证人的互证搞成了只有洪钫一人的“孤证”,这就是诡辩!他信从的老蒋的“个人资料”更让人失笑,台湾省李敖先生在《蒋介石研究》里,早就把老蒋个人资料造假的皮都剥了一层又一层,老蒋的“个人资料”的可信度能有多高?这样的诡辩,很应该用“r先生”的话质疑他本人:是“道德问题”呢,还是“智商问题”?

臧式毅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是以一个战犯的身份做笔供的,他做笔供时,他的顽固反动头脑有没有被改造过来,从他1956年病死在管理所内就可以知道——他到死都没有完成思想改造,对“有损”蒋记民国“声誉”的内幕是否会老老实实合盘供出大可怀疑,他的笔供是否知无不言很不保险!不提“铣电”也正常!质疑“铣电”的有无,鸡蛋里面挑骨头!

冯玉祥的回忆也有类似信息:

【张请示过蒋介石,蒋对张学良说:“无论日本人占什么地方,都随日本人占,我们是不抵抗主义。”蒋说:“这话是我说的,但你不许对别人说”】【3】

而且九·一八之后,也有人北上当面质问张学良为什么不抵抗,这些人透露出的信息中,张学良就有蒋介石给他下达的不抵抗的电报,这些人中就有国学大师章太炎。【4】

从其他的材料上看,不抵抗,在蒋介石掌控的“国府”中一以贯之!“济南惨案”就是开头!“万宝山惨案”之后,“国府”反应迅速,1931年7月13日,于右任致电张学良:

【中央现在以平定内乱为第一,东北同志宜加体会。】【5】

于右任算是国民党元老,但是,仅是个“牌位”式的存在,他的这通电报,断断乎不出蒋介石的意思:别干扰我剿共,具体怎么办自己看。所谓“体会”不就这个意思?!有这么一个最高准则,那么,一切对日交涉应对,只能以畏缩退让为主调,不抵抗,呼之欲出!

蒋介石也向张学良发电报:

【官民协力抑制排日运动,宜隐忍自重,以待机会。】【6】

“万宝山惨案”,表面上看,是中、朝民间对立、冲突,但是朝鲜侵地农民有日本军警支持做后盾,并由日本军警对中国农民开枪滥杀,这就是侵略!这实际上就是预演“九·一八”!在这个当口“隐忍自重”,那就是不抵抗!

7月23日,蒋氏公开发表《告全国同胞一致安内攘外》:

【“惟攘外应先安内。”“我们全国同胞当此赤匪军阀叛徒与帝国主义联合进攻,生死存亡,间不容发之秋,应以卧薪尝胆之精神,做安内攘外之奋斗,以忍辱负重之毅力,雪党国百年之奇耻”“不先消灭赤匪,恢复民族之元气,则不能御侮;不先削平粤逆,完成国家之统一,则不能攘外。”】【7】

臭名昭著的攘外必先安内!比“铣电”的冷血差到了哪里?到9月1日,日寇已经在磨刀霍霍了,蒋氏仍宣布:中正惟有一本素志,全力剿赤,不计其他。【8】这样的无耻、无良,和“铣电”有两样么?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十四日,国民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政府尊重国联决议,极力避免冲突,加以保护日侨,使无任何不幸事件发生。】【9】

这是不抵抗!

十一月三十日,在顾维钧就任外交部长宣示会上,蒋氏训话:

【攘外必先安内,统一方能御侮。】【10】

这还是不抵抗!

一九三三年四月七日,蒋介石在《对剿共军事将领训词》中嚎叫:

【我们的敌人不是倭寇,而是土匪。东三省、热河失掉了,自然在号称统一的政府之下失掉,我们应该要负责任。不过我们站在革命的立场说,却没多大关系。……专心一志剿匪……无论外面怎样批评、毁谤,我们总是以先清内匪为惟一要务!】【11】

这都是彻头彻尾的卖国不抵抗!一以贯之的不抵抗!揪住一个没有“原件”的“铣电”就能给蒋介石洗地了?!

关于“铣电”,1990年,张学良曾接受日本人采访,在采访中,没提“铣电”,而且对九·一八不抵抗大包大揽,把不抵抗责任全揽在自己身上。对张学良的这些言语,日本学者做了这样的判断:

【考虑到他现今的处境,不得不做如是说。】【12】

日本学者的判断是有见地的,两蒋固然死了,但是“接班人”李登辉还是以两蒋的接班人面目示人的,并没有公开抛弃两蒋的迹象公开主张台独。倘若张学良说出了“铣电”,下场很不美妙,如“江南案”的血案就落在他的家中了!他可以不惧生死,他的家人呢?这个“大包干”的口子一开,后来他又口述向唐德刚口述历史时,也只能对九·一八不抵抗“一肩挑”,这也是前言一出,后语必当一致,前言不搭后语,声誉不保。

找不到“铣电”原件,就要否认“铣电”存在,那么,如上事实表征出的“一以贯之”的不抵抗,你又该怎么诡辩过关,为蒋氏洗地?!这是一个“道德问题”呢,还是“智商问题”?!

张学良弃守锦州,是老蒋种下的病毒大发作!

九·一八之后的东北危局未必就不可收拾,黑龙江马占山将军在拼死抵抗,如果拥兵不下20万的张学良在锦州发动反攻,东北到底谁主沉浮,在未定之间。但是,张学良放弃锦州,整个东北局势糜烂不可施救,这是蒋介石种下的病毒大发作的结果!而这也是“r先生”的文章为蒋介石竭力洗白的一部分。相关文字摘引一段:

【理水以从蒋介石下野、蒋后来被邀回京主持大局到维护张学良职位为藉口诬陷蒋指示张学良放弃锦州和压倒孙科政府倒台,然而实际拿不出任何关于蒋介石下令张学良放弃錦州的任何电报指令。首先來看看老蒋对锦州的态度:1931年12月8日,蒋中正电张学良『锦州军队此时切勿撤退...(并询)近情如何』由此可见,老蒋下野以前就已经命令张学良坚守锦州了。12月9日,蒋中正电张学良航空第一队已令其限三日内到平归副司令指挥,可见蒋对防守锦州的态度是支持的。在孙科政府上台以前,蒋介石、顾维钧二人均屡次向张建议:“锦州一隅如可保全,则日人尚有所顾忌……关系东省存亡甚巨。”故于12月5日致张电中犹敦促张:“现在日人如进兵锦州,兄为国家计,为兄个人前途计,自当力排困难,期能抵御。”】

从某些战史书的论说看,张学良放弃锦州在蒋介石下野“失权”之后,与蒋氏无关(萨苏《国破山河在》),但是我们要注意:蒋氏未下野之前,对张学良有什么强力的援助么?从“r先生”如上文字和下面贴出的图片看,蒋介石派了个航空队支援张学良:

蒋介石真的与九·一八的“不抵抗”无关吗?

那么,有这通电报右上角印着的是“十二月佳电”,也就是12月9日的电报。那么有必要追问,日寇10月8日开始对锦州狂轰滥炸,老蒋的航空队在12月9日才在纸面上姗姗来迟,你到底有没有支援锦州的意思?谁看不出这是把人当傻瓜糊弄?!而且这个航空队何时到达锦州前线?驻扎在哪一个飞机场?多少架飞机?有些什么机种?有这样的材料么?拿出来么!说过,不等于做过!什么叫空头支票?

彼时的张学良乃是一军阀,还不是西安事变时的爱国者。军阀,就有军阀的通病:万一和日本人恶战,拼光了本钱——军队,我还有现在的权势么?会不会被其他的军阀吞了?所有的军阀都是这个德行!如果没有他们认为的强大支援,他们绝不可能认真地抵抗侵略、捍卫国家利益。但是,从“r先生”的如上文字,以及我自己查询的结果,蒋介石没有派装备精良的中央军集团和张学良共守锦州!再从“r先生”的文字看,老蒋只是督促张学良要如何如何——你的烂摊子你自己收拾!但是,张学良的军阀思维会如此这般吗?况且,九·一八的不抵抗,老蒋“铣电”是最大的直接原因!

而且,再进一步的考察战史,张学良更怕老蒋这个“队友”开空头支票把自己当枪使坑害自己,所以他决不会消耗自己的军队和日本血拼,丢了日后维持势力的本钱——军队。在这方面,张学良有惨痛教训:

“易帜”之后的张学良一心要和“中央”一致反共,策划驱逐中东铁路上的苏联势力。为此,在1929年7月5日-7月10日间,去北平“拜门子”见蒋介石。蒋介石许诺:

【武力接管“中东路”,防止“赤化”,甚至于与苏断交,在所不惜,一旦中苏开战,中央可出兵十万,拨几百万元军费。】【13】

但是,等到张学良军队被苏联打得溃不成军时,蒋介石的中央军不见一个,军费不见一毛钱!数十年后,张学良回想起来肝肠寸断:

【“那时,我不自量力,很想施展一下子。”“不是说扩张,说扩张这不对。那时,要想把东北的地位提高,就必须要打一仗,而且还要打胜。我同俄国打,开始时打胜了,打胜后,他们把指挥官换成加伦将军,军队都换了。那仗打惨了,我们有一个旅全灭,是姓韩的,韩光第的旅,全灭。旅长、团长,自杀的自杀,阵亡的阵亡,全旅覆灭。”“打既然不行,就得和吧,可是南京又不让我管和的事,这简直是整我们呀。”】【14】

这就是空头支票坑队友!这是蒋介石借苏军的手灭了张学良的一个手腕。当时的张学良也是个军阀,患得患失的心思肯定有!“中东路事件”对张学良的教训:蒋介石支持对苏开战的情形下,还食言而肥不予支持;那么对日作战,在蒋氏已经明言不抵抗的前提下,和日寇血拼,更别指望蒋介石的援助,最后他把军队打光了,他还怎么混?所以说,九·一八张学良不抵抗,就有保存实力的小九九,但是这个小九九是蒋介石在“中东路事件”里给张学良种下的病毒的!九·一八张学良本人的不抵抗,是病毒发作!作为病毒的源头,蒋介石是罪魁!无论如何为蒋介石洗地,没用!

固守锦州时,如“r先生”说的,蒋介石命令坚守的军令,是做戏!说千道万,中央军开来归张学良指挥!当然,这不过痴人说梦。后来蒋介石来个“下野”大撒手,张学良做梦都没了指望,这个军阀思维一脑袋的公子哥不跑等什么?

九·一八之后弃守锦州,罪魁还是蒋介石!“理水”先生的论说,我没看到他文章,不做置评,但是这位“r先生”的“反驳”,我倒是可以定论:全是诡辩!

但是呢,诡辩者是不承认自己在诡辩的,反而有如下话语:

【笔者不是专业的历史学家,仅仅是平日的历史爱好者,有任何错误或異异议欢迎网友纠正和讨论,更希望毛左能后拿出更明确的史实來反击我,对于某些人,笔者就是看不惯,笔者到今日才见识到什么叫谎言发了一千遍就成真理,但笔者不愿意沉默不发声,我不管你是站在什么政治立场,那是你的事,但是故意造谣抹黑、歪曲事实、顛倒黑白者们,不仅是道德问题,还是智商问题。】

问一下这位“r先生”,你全篇由诡辩成文,是“道德问题”还是“智商问题”?

【1】彭敦文《反法西斯战争时期的中国与世界研究·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国民政府外交战略与对外政策》武汉大学出版社 2010年1月版 17-18页。

【2】 马骏杰 《中国海军长江抗战纪实》山东画报出版社 2013年6月 55页

【4】冯玉祥 《我所认识的蒋介石》转引自翁有为 赵文选 《蒋介石与日本的恩恩怨怨》 人民出版社 2008年1月 67页

【5】彭敦文《反法西斯战争时期的中国与世界研究·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国民政府外交战略与对外政策》武汉大学出版社 2010年1月版 14页

【3】【6】 汪荣祖 李敖《蒋介石评传·上》 中国友谊出版社 2004年8月 276页

【7】、【8】翁有为 赵文选 《蒋介石与日本的恩恩怨怨》 人民出版社 2008年1月 66页

【9】、【10】【11】汪荣祖 李敖 《蒋介石评传·上》278页 中国友谊出版社 2004年8月

【12】 史丁 《日本关东军侵华罪恶史》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5年9月 126页

【13】薛衔天 金东吉 《民国时期中苏关系史·上》226页 中国党史出版社 2009年10月

【14】上书 250页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04/48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