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苏联是怎样被“恐美崇美”心态摧毁的?

苏联后期因为过度崇美恐美干出的蠢事还有一大堆。在苏联解体以后,美国方面出版了《里根政府是怎样搞垮苏联的》等一系列书籍,声称是美国出售假技术,提出星球大战等一系列决策导致了苏联的解体。可问题的关键在于,如果不是苏联本身已经被“恐美崇美”的心态笼罩,不信邪,不怕鬼,不听美国忽悠,那么相关政策还能起到作用吗?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恐美崇美”可以休矣!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苏联是怎样被“恐美崇美”心态摧毁的?

近日来,某些中国人的“恐美崇美”心态引发了广泛的关注,也受到了不少爱国人士的批评。但是,其中一些人还振振有词为自己的情绪找了“历史依据”,最常用的辩护方法就是宣称当年强大的苏联便是与美国对抗才最终垮台,因此中国也不应该和美国对抗云云。

然而事实上,苏联的亡党亡国并非由于和美国的对抗,恰恰是由于长期以来“崇美恐美”情绪的泛滥,不敢和美国对抗,甚至美国一忽悠就上当。苏联解体的教训并非证明了恐美崇美的情绪是理所当然,恰恰证明了清算这种心态的必要性。笔者在这里就简单的介绍一下相关的情况。

在斯大林时期,苏联方面普遍对美国采取蔑视的态度,很少有人对社会主义体制能否战胜资本主义制度抱有怀疑。但是到赫鲁晓夫时期,随着对斯大林及其时代的全盘否定,苏联对待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态度也发生了180度的转变,由坚定地相信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必然能够战胜腐朽落后的西方资本主义制度,转变成为了崇拜西方资本家的奢华生活。

这种情绪首先集中体现在苏联当时的最高领导人赫鲁晓夫本人身上。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其在1959年中国10年国庆前夕最后一次出访新中国时,就极力向毛泽东主席吹捧“美国真富呀”,甚至还用一股“臣妾终于受到宠幸了”的语气介绍自己和艾森豪威尔的见面,让毛泽东主席大为震怒:

【9月30日,赫鲁晓夫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来华,参加国庆10周年活动。毛泽东主席亲赴机场把他接到钓鱼台国宾馆18号楼。刚在客厅坐下,赫鲁晓夫便眉飞色舞起来:美国真富呀!到处是高楼大厦,满街都是汽车……毛泽东和他坐在一个沙发上,侧身望着他,没有搭腔。赫鲁晓夫越说越起劲:“我到了戴维营,见到艾森豪威尔,他叫我mydearfriend(我的亲爱的朋友)……”看来话不投机。毛泽东面无表情,起身请他到房里休息。
郑毅  李冬梅  李梦主编,《共和国要事珍闻》(上、中卷),吉林文史出版社,2000年,第430页】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赫鲁晓夫时期还实行了一个重要的政策,也就是把苏联方面当做未来接班人梯队重点培养的青年干部送到美国去进修,要他们得到美国认可之后才能够在政治上更进一步。这一批青年干部当中最出名的就是后来在苏联解体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雅科夫列夫。

据克留奇科夫等人在苏联解体后的回忆,雅科夫列夫早在1960年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进修期间就已经被美国的情报机关发展成为了间谍,后来一直致力于搞垮苏联的活动。(可参见张捷《雅科夫列夫其人和他对苏联解体所起的作用》[J].当代思潮,1996第五期。)笔者个人认为,较之被美国策反发展成为间谍的事,赫鲁晓夫领导集团把未来的领导干部送到美国培养的事实本身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试问,美国资本集团会把自己的接班人送到莫斯科大学去学习马列主义吗?两者正在进行生死决斗时,一方却希望得到另一方的认可,那斗争的结果还会有什么悬念吗?

当时的新中国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便敏锐的感觉到了苏联的这种变化。像周恩来总理在赫鲁晓夫下台时就明确表示,苏联东欧国家如果不改变这种崇拜美国的心态,不改变推行“美国化”、“资产阶级化”的政策,彻底垮台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他们搞的和平过渡,不革命,本质是和平演变。莫斯科的美国生活比美国人的美国生活更加美国化。演原子战争的影片美国怕引起国内恐慌,不让在国内演;苏联不仅演自己的,还演美国的,瓦解自己。苏联是精神上先垮了,毫无中国人的敢于承担责任的这个英雄气概。
美国对东欧实行和平演变,苏联跟着要东欧资产阶级化。先露骨地出卖西柏林,能出卖西柏林就可以出卖东德,进而出卖整个东欧,最终必然是出卖苏联的所有革命成果……一切谈判,无条件是鬼话,谈来谈去就是出卖,最多谈出个出卖条件……
《周恩来与当代中国》,中央编译出版社,第78页】

然而,接替了赫鲁晓夫位置的勃列日涅夫在“崇美恐美”心态方面较之前任有过之而无不及。到七十年代,对于西方无孔不入的崇拜情绪已经完全操控了苏联的社会舆论界,并且严重制约了苏联经济与科技的发展:

【当时,许多人在口头上赞扬苏联所取得的科技成就,实际上,却热衷于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购买设备和工业产品。而这些产品当时在苏联也能生产,许多人却认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产品质量更好。这是一个严重的战略性错误,一方面,国家需要增加出口赚取外汇,以进口设备。另一方面,当苏联国内已具备生产能力时,却把数亿美元的巨额订单发到国外,这种做法限制了国内生产商的发展。……再例如,20世纪70年代中期,伏尔加钢管厂就掌握了制造燃气管道的技术,当时该厂所生产管道的质量不亚于每年花几亿美元购买的德国管道。根据全苏天然气研究所管道订购行业研究机构的数据,这种国产管道甚至比德国管道性能优越。那为什么还要继续购买德国管道呢?订购部一位副部长的话给出了直接的答案:“如果德国生产的燃气管道出了事故,那所有人都会说,我们选的是最好的钢管,但还是出事故了。如果是伏尔加钢管厂生产的燃气管道出了事故,那我们就会被质问,为什么不订购德国的产品。”
И·И·皮丘林《苏联对外经济活动中的几个错误》《俄罗斯中亚东欧市场》2011年第11期】

苏联对于西德尚且迷信到如此地步,对于西方阵营的老大美国自然就更不必说了。于是到了80年代,美国中央情报局胡乱注册一些公司向苏联出口假技术时,苏联方面居然一点警惕性都没有,马上把这些“引进的高科技”投入到了生产当中。等到苏联方面发现上当受骗的时候,已经造成了极为严重的损失:

【中央情报局通过各种渠道,协同发表不完善的和容易引起误解的技术数据。中央情报局在海外的一些虚拟公司实际上是在向苏联官员出售被歪曲了的情报,包括燃汽涡轮机的设计图纸、石油钻探技术、计算机芯片以及一些化合物。转到苏联人手中的情报一定要真假混杂,虛实结合:只有足够真实的情报,才能使苏联工程技术人员上当,并且开始消化这些情报,进而应用到他们自己的设计中去;而只有在真实的情报中间混杂足够多的假情报,才能使他们的努力最终归于失败。在第一年里,这项计划取得了许多显著的“成果”:
●鄂木斯克的一家化工厂在其扩展计划中使用了容易引起误解的资料。这些设计资料在被证明是完全没有价值之前,苏联专家被引入了技术迷宫。在纠正错误之前,苏联人为他们这种投机行为付出了约800万—1000万美元的代价。
●乌克兰的一家拖拉机制造厂试图利用中央情报局通过中间人提供的设计图纸来制造机器。工厂以一半的生产能力运行了16个月,直到工程技术人员以采用“新式自动化系统”为名而最终放弃了这个计划。
●1984年初,苏联人获得了燃汽涡轮机部件的设计图纸。根据这些图纸制造出的一些部件安装在了天然气管道上面。但是,这些设计图纸在工程技术上存在着一种缺陷。当这些部件安装在管道上时,就能使涡轮机岀现故障。结果,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建设进一步推迟了。
●通过中间人向苏联出售被故意毁坏的计算机芯片,导致好几家苏联军用和民用工厂的设备瘫痪。苏联人为揭开这个秘密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工厂的装配线关闭了好几个星期。
(美)施魏策尔著 殷雄译,《里根政府是怎样搞垮苏联的》,新华出版社,2001年02月第1版,第214页】

苏联后期像这种因为过度崇美恐美干出的蠢事还有一大堆。比如说,当时不少苏联专家指出,被美国方面吹上天的航天飞机,其实际性能并不比苏联成熟的联盟系列飞船强到哪去,唯一的区别就是造价高。苏联领导层却对这些意见置若罔闻,耗资上百亿美元开发了暴风雪系列航天飞机,结果只飞了一次就不飞了。后来的实践证明,当初苏联专家的意见完全正确,今天美国的航天飞机全被废弃,载人航天仍然需要依靠俄罗斯在苏联时期研制的飞船。再比如说,美国提出星球大战计划之后,苏联有不少专家指出,美国连像苏联莫斯科反导系统那种陆基反导系统的技术都没有掌握,所谓太空反导纯属吹牛皮。但是苏联的领导层仍然投入了巨资去研究,在难以取得技术突破之后,又因为恐惧美国反导系统的威力,不断的在军控等领域让步……

在苏联解体以后,美国方面出版了《里根政府是怎样搞垮苏联的》等一系列书籍,声称是美国出售假技术,提出星球大战等一系列决策导致了苏联的解体。可问题的关键在于,如果不是苏联本身已经被“恐美崇美”的心态笼罩,不信邪,不怕鬼,不听美国忽悠,那么相关政策还能起到作用吗?

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恐美崇美”可以休矣!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06/495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