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蒙:那年在白山黑水的日本解放战士(二)

这些日本老人为自己能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贡献而自豪,为能成为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人民军队中的一员而骄傲。留在中国参加新中国建设的日本友人很多,遍布各行各业。如笸仓正夫是著名的地质学家;铁路工程师南谷正直、佐藤忠去世前,留下遗嘱要将骨灰撒在曾经工作过的天水。这些日本解放战士回国之后,组织“回想四野会”等组织。九十年代访问中国,回到老部队抱着迎接他们的战士痛哭,高兴的时候还扭起秧歌;回到黑山阻击战纪念馆一群耄耋老人抱头痛哭,想起战斗中牺牲的战友们。这些老人说我们印象中的中国不是现在的中国而是解放战争时期的中国。笔者非常理解这些老人,因为那里有他们的青春、汗水和热血。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接上期,留在中国的日本友人有主动地加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权或军队,也有为了生存选择加入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的,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原关东军投降后被逼无奈后当了八路或参加东北建设事业的,这部分人的改造就相当困难了,但是再大、再多的困难也难不倒毛泽东思想武装的人民军队。

阿蒙:那年在白山黑水的日本解放战士(二)

山东军区部队向东北进军

土八路刚进东北面临的最大难题是缺少医护人才。由关内开来的部队,除军卫生机关外并未带后方医院,到后即作战。1945年冀察热辽部队与进关的国民党部队交战后,

【“他们在撤出锦州之医院八百余伤员坐着担架,骑着毛驴,乱哄哄爬山越岭,后面还有敌人在追,看其狼狈状态,抗战中皆很少见。”①】

混乱可见一斑。

不得已只好利用日伪医院的全部人员,顶多派一、二个院长去甚至只派一个军事代表去。民主联军医院初创阶段,很多医院刚接收过来就要收治伤病员,一时来不及加以教育整顿,医院中的工作人员大多数是伪满政权医护人员还有就是日本人,他们对共产党、人民军队还没有正确的认识,有些人甚至有敌对情绪。加之制度不健全,管理不严,医院工作混乱;医生、护士缺乏为伤病员服务的思想,工作责任心不强。留用的日本医生、护士工作时采取消极怠工马马虎虎下诊断,三言两语开处方,毫无根据就打针,手术化脓的较多,医疗错误不少,治疗效果不高,一直到参加通化医院暴动;很多伤兵参加过抗战对日本医生敌视,甚至打骂;刚到东北招的兵纪律不好,嫖赌、偷卖药品等现象屡有发生。这些也间接影响了留用的日本医护工作者正常的工作。

留用的日籍大夫不同于满蒙开拓团的青年,很多原在关东军医院工作,常年受日本军国主义思想洗脑对于八路是极端仇恨的,不能回日本留在中国实属无奈,抱着得过且过的态度工作,甚至还有人偷着背诵天皇谕赐。摆在八路面前的任务就是将这些满脑子军国主义思想的医生、护士转变成为白求恩大夫一样的人!

抗战时期优待日本俘虏是第一次土地革命时期政策的延续,人民军队八年抗战积累了丰富的改造日本战俘的经验。毛泽东在1938年10月12日至14日在中共扩大的六中全会的报告发言中说:

【“尊重与优待敌军俘虏,给以教育,经过他们去影响其余,为建立反侵略统一战线而努力。第四,设法从日本内地组织反侵略的文化入员到中国来参加这一斗争。第五,保护在中国的诚实的日本侨民。第六,教育我国军民大众,一方面提高民族自尊心,又一方面则须纠正军队与人民中的一些错误思想,区别日本帝国主义与日本人民,区别敌军军官与士兵,并区别上级军官与下级军官。”②】

无论抗战还是解放战争期间改造日本俘虏遵循的都是毛泽东提出的这个原则。

改造

阿蒙:那年在白山黑水的日本解放战士(二)

42军日本籍医务工作者

日籍人员大多出身于贫穷的百姓人家,在日本统治中国东北时期来到关东军、开拓团、日本公司等处工作,这是八路军改造日军俘虏的突破口。

给民主联军工作他们大多数人心中十分并不情愿,就是想找一个安身之处,尽快回到日本去。对民主联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队伍并不了解,对“八路”的政策也持有怀疑,又因处于战败国的地位,思想上有负担。甚至有个别人开了小差,只是由于地理不熟,语言不通,加之又冻又饿,才又偷偷地跑了回来。部队领导发现了这种情况,一方面对他们进行耐心的说服教育,同时也严肃地指出他们这种逃跑行为的错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发现民主联军与他们原来熟悉的军队完全不一样,是一支前所未闻的新型人民军队。

“八路”生活艰苦但是仍尽量照顾他们的生活习惯,有条件的时候将为数不多的大米给日本解放战士吃,而八路自己吃高粱米;一位小战士借来老百姓的针线缝补衣服,用完后又认真归还;一位刚刚来到医院的重伤战士总是以仇视的目光盯着日本护士高桥范子,不仅拒绝她打针,还破口大骂她是“日本鬼子”。这一突然出现的尴尬场面正好被前来查房的院长看到了,院长耐心地向那位战士解释说:

【“你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我们憎恨的是发动侵略战争的日本军国主义,而不是在异国他乡支待我们的普通日本人。他们也是受害者,既是我们的朋友,也是我们的同志!”】

那位战士终于懂得了要把日本人民和日本军国主义加以区别的道理。出院的时候,战士特意找到高桥范子,诚心诚意地作了深刻的检讨,向她道歉,并紧紧地握住高桥的手说:

【“请你多多保重!”。】

解放军是战斗队、宣传队、生产队的方针开展的生产活动。平时主要是帮助房东干些家务。而有时间士兵们利用学习间隙,分成若干小组,到农村去帮助农民干活。而这次是部队全体出动,日籍解放军想:

【“这种在日军中根本不可能有的活动,主要是为了争取民心,是绝好的事。”】

在工作、行军途中的所见所闻已使他们有了一定的思想基础。

民主联军没有日本军队内部森严的等级制度和残酷的阶级压迫,也没有种族偏见和歧视,更没有战胜国公民和战败国公民的差别。医生、护士、担架队或炊事班,生活待遇虽有所不同,但不论民族或年龄,政治上大家都一律平等。这一切让留在“八路”的日本医生护士感到新奇,态度逐渐发生了转变,真正的转变还是通过不断地学习。

为了改造他们“八路”指定工作表现好、有群众威望的日本人担任班组长,进行自我管理,野崎绫子就是其中一员。

阿蒙:那年在白山黑水的日本解放战士(二)

年幼的野崎绫子

野崎绫子的父亲野崎薰,先后毕业于北海道大学林学系和九州大学农学系,是一位正直的植物学家。母亲野崎犹荣曾在东京学了4年书画,擅长书法。九一八事变后野崎薰来到中国任高级职员,生活相当优越,目睹了日军种种暴行使他对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战争的目的感到怀疑。年幼的野崎绫子也受到父亲的影响,追求进步。

野崎薰厌恶战争,想把自己学到的农牧技术教给中国人,辞去华北交通公司的工作到吉林开辟牧场,绫子随父亲来到吉林市,并转学吉林日本高等女子学校。日本投降后,野崎薰给民主联军当翻译,他身边有很多共产党人。这些共产党人他们十分关心年轻稳重、追求进步的野崎绫子,给绫子启蒙的教员是吉林人民日报社的负责人李之白和该社的记者们。他们给绫子讲述无产阶级革命的道理,讲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和国际主义;介绍绫子阅读《共产党宣言》、《从空想社会主义到科学社会主义》和日本出版的《女工哀史》、《无产阶级讲话》等。这一时期,绫子还阅读了丁玲、茅盾的小说,她感到自己的双眼仿佛突然之间睁开了。在后来的学习、工作中她明白日本失败是必然的,在父母决定返回日本时决定留在中国。1946年1月,野崎绫子被编入八路军第24旅(后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吉南分区),成为一名光荣的革命战士,这年她才15岁。

野崎绫子觉得这个工作不是试试再看的问题,而是必须要做好,一定要让他们转变过来。将党的政策和领导的意图准确的翻译、传达给日籍大夫。起初,这些日本人把绫子看作叛逆者,对她恨之入骨,甚至有人准备在逃离部队前杀害她。渐渐地,这些原来态度很冷淡的日本人当中,有的人发生了变化。一位名叫新田的内科医生就是由冷漠变为理解,每当绫子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时,他都盯着绫子的眼睛,默默地听,最后点头表示赞同。

民主联军医院经常召开批评和自我批评生活会,充满着严肃而活跃的气氛。每周一次政治学习全体医护人员都参加,从达尔文的进化论、历史唯物论、辩证法、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等等。这使得留用的日籍解放军军医、护士对待病人的态度、对工作发生了转变。虽然有转变,但“要我干”和“我要干”所迸发的力量是完全不是一个力量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解放战争中发起的“新式整军”运动真正促使这些日本解放战士发生了转变。

新式整军

毛泽东在《评西北大捷兼论解放军的新式整军运动》中说:

【“最值得注意的,是在冬季两个多月中用诉苦和三查方法进行了新式的整军运动。由于诉苦(诉旧社会和反动派所给予劳动人民之苦)和三查(查阶级、查工作、查斗志)运动的正确进行,大大提高了全军指战员为解放被剥削的劳动大众,为全国的土地改革,为消灭人民公敌蒋介石匪帮而战的觉悟性;……这样的军队,将是无敌于天下的。”③】

“新式整军”使百万原国民党俘虏成为“解放战士”加入到人民军队这一边,这个运动也使很多在四野工作的日本籍战士发生了脱胎换骨似的变化。

阿蒙:那年在白山黑水的日本解放战士(二)

兵头义清1953年拍摄于武汉

兵头义清是开拓团一员,为了“活命”于1946年参加东北民主联军1纵队1师2团(中国人民解放军38军112师335团)卫生队,作担架队队员。兵头义清说:

【“我第一次从前线抬回重伤员时,卫生连长命令我用力拍打伤员的双腿,起初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做。连长说,你要让伤员感到自己的腿还在,如果他已没有知觉,就会想到被截肢,变成残废,以致产生轻生念头。所以一定要注意用力拍打。了解这一情况后,我更加认识到战场上救护工作的重要性和责任感,全神贯注地投入工作。”】

兵头义清尽心尽力的工作但是此时他还有很多糊涂认识直到“新式整军”才得以解决。

38军112师335团于1947年到达西丰、伊通、双阳,当地正在进行土改,部队战士开展了“诉苦,挖苦根”活动。对于日本战士,部队领导未作硬性规定,而是自愿自由参加。在诉苦会上,兵头了解到中国地主拥有自己的武装,可以任意压迫和残酷剥削农民;当听到贫苦农民家庭出身的战士声泪俱下地控诉地主罪行时,他深深地受到了触动。

兵头义清请刘指导员给他个别辅导,并坦诚地谈了自己的想法:

【“我和中国战友的诉苦相反,我现在的生活比过去苦!”】

说这话时曾担心受到刘指导员的申斥。但指导员没有批评他,而是和和气气地问道:

【“你感觉现在最苦,这对你来说也许是事实。可是你想一想,你这个苦是从哪里来的呀,你在日本,不来我们东北,就不会有今天的苦,你为什么到东北来了?”】

兵头陆陆续续地讲了他自己的经历,而他从中国人那里得知日本皇军强迫中国人在中苏国境附近建设要塞、开矿、挖煤、死伤无数;中国人吃大米饭,就要以“经济犯”被捕入狱,有的被装进麻袋投入松花江淹死;中国农民祖祖辈辈用汗水开垦的良田被日本开拓团霸占;很多中国战士的亲人死在日本皇军的刺刀下。他这才明白为什么中国人把日本人叫做“日本鬼子”。但让他想不通的是,

【“为什么把我留在中国受苦呢?是为日本侵略中国赎罪吗?但是,为什么允许那些做过坏事的日本人回国而让我们这些没有做过坏事的孩子留下来赎罪呢?”】

刘指导员听后给兵头分析:

【“你家的主要劳动力是你的父亲和母亲,因家里农田少不够种,才租地主的农田,每年交一些地租;在兵荒马乱的战争年代,不得不让十四五岁的孩子到国外去,就是因为家里穷,看来你家是贫农。村里的农田和山林,大半归地主所有,村民靠租地谋生,每年交地租,这方面日本和中国一样,都是因为存在着封建的土地制度。日本虽然是个资本主义国家,但日本农村贫困,没有为资本主义的发展提供相应的市场,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日本对中国进行了侵略扩张和战争,以获取土地和市场。你兵头到中国东北来的本质就在这里,根本不是建设什么‘五族协和’、‘王道乐土’。”
“你的中国战友在‘诉苦,挖苦根’,他们都是中国农民,你是日本农民,中国战士的苦与你的苦有着相关联的根源。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嘛!但是,由于中国有几千年的封建制度和受到日本等列强各国的侵略,中国农民比日本农民的生活更加悲惨。解放军绝大多数是农民出身,解放军是穿着军装的农民。中国人民就是要改造旧杜会制度,铲除苦难的根源,为实现人人都能过幸福生活而奋斗。而站在斗争最前列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

一席话打开了兵头的心结。

兵头义清说:

【“参加诉苦运动,对我的人生观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从那以后,我的工作更主动了,这虽然与立功受到鼓舞有关,但更主要的是提高了认识,过去工作是被动的,所以感到很累;这时工作是主动的,就不感到累了。”】

这之后他更加诚心诚意地为伤员服务,连队的战士要求给他记功,兵头义清的名字一次又一次地登上立功的光荣榜,曾立大功一次,小功更多了。但当作者请他详细地谈一谈立功的情况时,他总是谦虚地说:

【“那不是我个人的成绩,是集体的工作成绩”,“不该以功臣自居!”】

阿蒙:那年在白山黑水的日本解放战士(二)

村井良一与夫人村井节子(四野护士)

像兵头这样经过新式整军转变过来的日籍解放战士还有很多,关键是中国共产党人掌握了“阶级分析”这个利器。与兵头经历相似也是为了生存选择加入民主联军的村井良一,说:

【“正像毛泽东先生所作的阶级分析那样,在日本贫困的孩子也是不能上学读书,所以才把我这‘穷棒子’的孩子送到中国。中国共产党为解救劳苦大众需要进行解放战争,八路军的主张非常符合我的思想,这是我在人伍后认识到的。”】

村井良一经历也颇为传奇,先后荣立七次大功,被授予“战斗英雄”、“毛泽东勋章”、“中国独立勋章”等等。知道为何而战的日籍解放战士迸发出惊人的力量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战斗、牺牲。

敢叫日月换新天

阿蒙:那年在白山黑水的日本解放战士(二)

日籍人员在解放战争期间荣获的纪念章和奖章(左起解放东北纪念章耸华北解放纪念章、解放华中南纪念章、解放奖章)

前面提到的内科医生新田转变思想后,战斗激烈时送来重伤员时,新田总是废寝忘食、埋头急救工作。由于日军七三一细菌部队故意在东北、内蒙古地区散播鼠疫、霍乱、伤寒、天花病菌,为了验证实验效果对东北人民患病置之不理,很快四种可怕的传染病在部队蔓延,很多战士发高烧,然后就死去。新田心急如焚,全力抢救战士们。1946年夏末,部队向牡丹江方向行进时,新田发高烧病倒了。和日本的医生、护士关系处得极好的协理员劝新田到延吉的陆军总院治病,那里的医疗条件好,还有许多日本医生,但新田坚决不肯离开部队。当时,部队药品奇缺,部队想尽办法找药,有时就用找到的一点林格尔液在新田的大腿上打点滴,大腿很快就肿起来了,新田的病情并未好转。部队到汪清时,新田已经处于昏迷状态。有一天,突然醒来,把野崎绫子(给他当翻译和助手)叫到身边,用尽力气,艰难地说:

【“你看看我的胸部。”】

绫子解开他的衣服扣子,看见他胸前有一片红疹。新田指着红疹说:

【“这种病是肠伤寒特有的皮疹,你将来是会成为医生的人,你要好好看看,皮疹是不是粉红色的颜色,在疹子中间有黄色,这叫玫瑰疹。”】

用生命为解放军战士治病,为了解救更多中国人民的痛苦在生命最后一刻将自己的医学知识传授给他的战友,白求恩似的大夫。这种事迹在四野日籍医务工作者中屡见不鲜。

笫5医院1947年10月底,有一天接收重伤员245名,有大量的输血任务,但院里的袧掾酸钠用完了,为寻找代用品,日籍医生大田用10%硫酸镁液0.5毫升,加入自己的10毫升血液内,给自己注射作试验,60分钟后无异常反应,经院领导同意,用硫酸镁代替袧掾酸钠作抗凝剂,完成了输血挽救重危伤员的任务。

1947年5月,东北民主联军总卫生部召开表彰大会,在受表彰的36名后方卫生机构的卫生技术人员中,日本籍卫生技术人员有16名,占44%。被总卫生部评为一等模范的有护士长栈敷芳子、技师前原、技术员大和田;评为二等模范的有医生饭探、高桥美、大道忠,中国医科大学教员宫泽(细菌学博士)、护士高桥贞子、前田节子、西村、奥村、石原、池田文、横山、内村妙子,护理员安部。第13兵团卫生部的统计,在卫生部门中立功者1887名,占卫生部门总人数的60%,在立功人员中日籍人员约占四分之一。女护士桓本等还被选为出席1949年12月召开的亚洲妇女代表大会的代表。④

永远的解放军战士

新中国成立后日本解放军战士陆续回国,也有选择加入中国国籍为新中国建设事业而奋斗的。野崎绫子(后改名叶绮)选择留在中国。1965年夏天,辽阳地区发生特大水灾。鞍山市组织多家医院的14名大夫成立巡回医疗队,由叶绮任队长。4个月内,在3.4万多人口的地区建立了8个医疗点,共诊治9900余人次,抢救了46名危重病人,做大小手术124次,为当地培训了126名不脱产卫生员、12名接生员,开展了有计划的节制生育工作,这些工作使医疗队与当地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⑤

叶绮住在唐马寨村,起初乡亲们对这些城里来的细皮嫩肉的大夫不太热情,她就主动与老乡同吃、同住,了解他们的病情,宣传医疗卫生常识。在培训卫生员时,叶绮让卫生员在她身上练习注射、针灸。他们还帮助村里改善卫生条件,和老乡们一起动手,为每口井加了盖,把离水井近的厕所和猪圈迁走,用漂白粉消毒厕所。

一天,叶绮正在十几里外的瞿家大队巡诊,突然听说唐马寨有人得了急病,危在旦夕。她赶到衣村卫生院时,病人高洪孝已经昏迷、抽摘、血压不稳、呼吸困难,原来是卫生院为他做检查时,误把“水化氯醛”当做“硫酸镁”给他灌到肚子里去了,病人当场进人昏迷休克状态。高洪孝的父亲痛哭失声,跪在叶绮面前求救。当时,就地抢救条件较差,但如果送到市里的医院,又怕路上出危险。叶绮果断地组织了临时抢救小组,给他洗胃、输液,并守候他3天3夜,当病人脱离危险,终于苏醒过来时,病人家属激动地流下热泪说:

【“叶大夫,您真是毛主席派来的神医啊!”】

记者采访选择留在中国的中村京子大夫,老人她对记者说:

【“老子是四野的!”】

村井良一让来访者看他一直保存着所抄写的38军的军歌:

【“钢铁的部队,钢铁的英雄,钢铁的意志,钢铁的心。秀水河子歼灭战,队伍打成钢,打胜几百仗,仗仗有名堂。三下江南杀到敌人胸脯,四战四平威名天下扬,四战四平威名全国扬。我们越打越强……”】

曾经当过小猪倌后来在人民解放军侦察连当侦察兵的砂原惠,1953年日本红十字会等团体代表访华,洽商日侨归国问题。部队首长按照上级的指示,找砂原惠(自己改名叫张清荣)谈话。

【“你是日本人吧?”“不是。”“上级通知了,你是日本人。不然的话,你是什么人呀?”“是革命军人!”“好了好了。你知道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吗?”“当然。”“这就对了。那第一条是什么?”“一切行动听指挥。”“好,现在部队命令:你是日本人。你同我们一起战斗,干得很好。现在,你的任务完成了。你还年轻,还是回自己的祖国去吧!”。】

阿蒙:那年在白山黑水的日本解放战士(二)

日本解放军战士“回娘家”

这些日本老人为自己能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贡献而自豪,为能成为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人民军队中的一员而骄傲。留在中国参加新中国建设的日本友人很多,遍布各行各业。如笸仓正夫是著名的地质学家;铁路工程师南谷正直、佐藤忠去世前,留下遗嘱要将骨灰撒在曾经工作过的天水。这些日本解放战士回国之后,组织“回想四野会”等组织。九十年代访问中国,回到老部队抱着迎接他们的战士痛哭,高兴的时候还扭起秧歌;回到黑山阻击战纪念馆一群耄耋老人抱头痛哭,想起战斗中牺牲的战友们。这些老人说我们印象中的中国不是现在的中国而是解放战争时期的中国。笔者非常理解这些老人,因为那里有他们的青春、汗水和热血。

曾经访问过延安的美军观察团成员约翰.艾默生(从1962年起曾担任数年美国驻日公使)。艾默生访问过八路军为改造日本战俘设立的“日本工农学校”,返回重庆后又考察过国民党战俘管理所,他说:

【“1945年1月15日,我和鹿地亘一起去参观日本人收容所,同我们见面的日本俘虏,慢吞吞地走了出来,脚上有脚僚,都是捆在一把锁上的。我们努力想使他们开口,但几乎毫无反应。这与在延安那些快快活活的工人、农民相比,真是鲜明的对照。”】

艾默生又说:

【“在太平洋战场,如何对待日本俘虏,这是最伤脑筋的。因此美军想要知道日本工农学校的经验。”】

负责接待艾默生的过去的鬼子兵,后来的八路军战士香川孝志说:

【“我们也很愿意把工农学校的情况介绍给他们。但是,我们怀疑美国军队能够从阶级的观点,对俘虏进行教育吗?”】

这是中国共产党人能成功改造把日本战俘变为自己的战友的根本原因。这些日本友人参加或支援解放战争的同时也成功的解放了自己——从军国主义思想解放出来,从这点来说他们也是解放战士。

本文资料选自

①《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史资料选编解放战争时期(六)》后勤学院学术部历史研究室、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金盾出版社1992年出版第332页

②《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1册》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党史出版社1991年出版第618-619页

③《毛泽东选集》合订本,人民出版社1966年版,第1237页。

④《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卫生工作史》高恩显、牛凡、刘信等编辑人民军医出版社2000年出版第407-409页

⑤《友谊铸春秋一为新中国做出贡献的日本人(卷一)》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编新华出版社出版2002年出版第77页

【阿蒙,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06/495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