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先念晚年的忧思是怎样影响他女儿的?

如果去过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的中国人,大多数或者绝大多数都会发现那里的民众的文明素质确实比较高(欧洲由于移民管理问题导致的素质问题在此不赘)。但是这并不能洗白他们不好的一面或者说是罪恶的一面。以日本为例,现在日本人的素质,在国际上的评价是很高的,去过日本的中国人基本上对此也不持异议。但绝对不能把1937年的南京大屠杀也给否定掉。假如李小林说,以前受到的抗日教育,以为日本人很残酷,到日本一看,改变了观念,发现日本人都是彬彬有礼的.....,那一般读者肯定都难以接受。日本二战战犯,制造包括南京大屠杀在内的众多惨无人道的屠杀和罪行,但他们却没受到应有的惩罚,这又怎么解释呢?这是不是也说明,尽管李先念对他的子女进行了很多的爱国主义教育,但效果不尽人意。再看看今天的我们国家的爱国主义教育,是不是也不尽人意呢?看来,李先念的忧思并不是多余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李先念晚年的忧思是怎样影响他女儿的?

1992年6月21日去世的前国家主席李先念,在他去世前几年,曾经多次致信江泽民等人,表达了他对企业改制、技术引进和“和平演变”等问题的忧思。其中关于“和平演变”是这样说的:

【“历史证明,帝国主义和西方大国亡我之心是不会死的,他们会采用各种手段来颠覆我们。”“用鲜血换来的经验教训,是应该引起全党切实注意了。要加强党的领导和思想政治工作,要加强机关特别是武警部队、公安干警队伍的建设,不仅要增加数量,而且要注重政治素质,……当前,我们要团结一致,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进一步稳定政治形势,把经济工作切实搞好。政治稳定了,经济繁荣了,群众就会更加拥护我们,那我们就什么都不怕了。不管是帝国主义的‘二次进攻’,还是多少次进攻,都是注定要失败的。”“帝国主义对社会主义搞‘和平演变’的战略是不会改变的,斗争是长期的,我们一定不要放松警惕。”】

李小林是李先念的小女儿。1972年至1975年,李小林考入武汉大学外语系学习,毕业后进入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当翻译。1982年至1983年,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习,获得历史学硕士学位。后来曾出任两年中国驻美国大使馆一等秘书。回国后继续在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工作,直至担任会长、党组书记。

李先念对这个女儿管教很严,特别是在思想教育方面。李小林在美国读书时,李先念给她写信,反复叮咛:

【“不要忘记我们的祖国。”】

他给李小林题字:

【“祖国虽穷,但她是你的母亲。”】

李小林在美国读书回到北京那天,李先念不让李小林倒时差,一定要她去看电影《火烧圆明园》,而且自己陪她去看。李小林说:

【“我当时太困了,可是爸爸不能推后,一定要今天晚上看,我觉得他是对我进行了一次爱国主义教育。他觉得你不管在哪里读书,你首先不能忘记祖国。”】

电影《火烧圆明园》展现了第二次鸦片战争中中国所遭受的一段屈辱的历史,揭示了清政府昏庸腐朽的本质和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罪恶。火烧圆明园这场浩劫,正如法国著名作家雨果所描绘和抨击的那样:有一天,两个强盗闯进了夏宫,一个进行抢劫,另一个放火焚烧。他们高高兴兴地回到了欧洲,这两个强盗,一个叫法兰西,一个叫英吉利。他们共同“分享”了圆明园这座东方宝库,还认为自己取得了一场伟大的胜利!

但是,在2012年5月5日,媒体报道李小林接受凤凰卫视《问答神州》访问,有如下内容:

【李小林告诉我说,最早,她是通过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来了解美国,以为美国人都长得“青面獠牙”,都是“美国大兵”。
李小林:我们小时候所受的这种教育,是越南战争再往前是朝鲜战争,就觉得美国人,特别是美国大兵都是手拿橄榄枝,实际上是杀人放火,无所不为,非常残酷的残忍的那么一群人,但我们真正在75年开始接待美国的这种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的时候,我们觉得这个印象是有所改变的,不像我们所看到的宣传那个样子,而且他们非常善良,而且他们很有礼貌,而且也很有教养。
李小林说,对美国人的印象是从对外友协工作开始改观的。
李小林:我们都觉得挺奇怪,那时候我只是刚大学毕业一个女孩,然后就是一个普通的翻译,但是呢这些美国朋友总是帮我们拿行李,照顾我们,我就觉得特别奇怪,他就说这是东西方文化的不同,我们后来也总结出来了,在东方的文化里边永远是leaders first,就领导总是走前面,但是西方呢,是lady first,女士走在前面,这就说明两种文化它是不一样的,慢慢的呢我们就觉得中美两国人民之间有很多可以沟通的东西,可以共融的,理解越深,可能越能成为好朋友。】

笔者以为,李小林的感受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用这样感受来解读历史,似乎与她的历史学水平不符。

如果去过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的中国人,大多数或者绝大多数都会发现那里的民众的文明素质确实比较高(欧洲由于移民管理问题导致的素质问题在此不赘)。但是这并不能洗白他们不好的一面或者说是罪恶的一面。以日本为例,现在日本人的素质,在国际上的评价是很高的,去过日本的中国人基本上对此也不持异议。但绝对不能把1937年的南京大屠杀也给否定掉。假如李小林说,以前受到的抗日教育,以为日本人很残酷,到日本一看,改变了观念,发现日本人都是彬彬有礼的.....,那一般读者肯定都难以接受。日本二战战犯,制造包括南京大屠杀在内的众多惨无人道的屠杀和罪行,但他们却没受到应有的惩罚,这又怎么解释呢?

这是不是也说明,尽管李先念对他的子女进行了很多的爱国主义教育,但效果不尽人意。再看看今天的我们国家的爱国主义教育,是不是也不尽人意呢?

看来,李先念的忧思并不是多余的。

果然,关于李小林的那篇报道一出来,引起了热议。

不过,我们的教育界还是有一批明白人,比如与李小林一样拥有历史学硕士学位的无党派人士,北京大学中文教授李零,对中国文化和历史研究很深,对西方文化和历史研究也很深。他于2016年当选为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他在《我劝天公重抖擞》一文中写道:

【“我认为,西方的东西不一定都好,不但不好,有些还很坏,比如国与国的关系,他们太霸道,借口人道干涉,制造人道灾难,就很坏。但我有一个谬论,礼是外国的好。外国的礼有蠻風,有古風,人与人打交道,很礼貌,社会公德,人家比我们好。当年,孔子说,‘天子失官,学在四夷。’(《左传》昭公四年),在这方面,我们应该学学人家。”】

我想,如果李小林有李零这样的学术水平,李先念的忧思,至少对李小林来说,应该算是多余的了。末了,笔者想补充一句,不忘历史,是为了更好地建设自己的国家。我们的爱国主义教育,既要杜绝信口开河,更要落实在今天的实际行动上。

【胡新民,察网专栏学者,独立学者】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06/49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