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说过:五星红旗上染着朝鲜烈士的鲜血

了解了历史,对于中朝两党两军和两国人民的友谊、合作与互助,就自然想得通了。搞历史虚无主义的人前些年通过网络媒体,除了大肆捏造各种莫须有的罪名,污蔑、诋毁、谩骂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之外,也用同样的手法对待毛主席的战友、朝鲜人民的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

李克勤题记: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危害极大,影响极坏。就拿中朝关系来说吧,很多人至今还以为毛主席领导抗美援朝运动,似乎是中国单向的支援朝鲜人民的解放事业,好像中国吃了亏,朝鲜站了便宜。这是极其片面的认识。要知道,解放战争时期,朝鲜同志给了我们许许多多的帮助,再往前说,抗日战争时期,金日成和一大批朝鲜同志也在中国从事打击日本鬼子的斗争,并且卓有成效。因此,毛主席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五星红旗上染着朝鲜烈士的鲜血。

毛主席说过:五星红旗上染着朝鲜烈士的鲜血

我们对毛主席的了解要多一些,我们还需要多了解朝鲜人民的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

(一)金日成是著名的抗联英雄杨靖宇的亲密战友

毛主席说过:五星红旗上染着朝鲜烈士的鲜血

两位抗日英雄:杨靖宇和金日成

金日成原名金成柱,1912年4月15日在朝鲜平壤附近的万景台出生,在吉林省抚松县第一小学上学,其后进入吉林市毓文中学。

少年时代的金日成就立下了不光复祖国誓不回还的志向,积极进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和反动军阀的斗争。他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加抗日游击队,1934年3月建立朝鲜人民革命军,加入“东北抗日联军”。朝鲜人民革命军被编为第二军,据悉人数最多只有500多人。这支军队执行两项任务:一是为朝鲜独立而战斗;二是在国际主义的旗帜下支援中国人民的民族解放斗争

1937年6月4日,金日成指挥抗联第6师80余名战士攻打朝鲜境内普天堡的日军守备队,先切断了电话线后攻击了驻在所。从远处开始用机枪扫射进攻,被枪声吓倒的警察们都躲了起来。

1938年,金日成任东北抗日联军第1路军(总指挥杨靖宇,政委魏拯民)第二军(兵力相当于一个营)指挥,在此期间他取名为金一星,后改为金日成。

金日成率领的部队是朝鲜人民革命军主力部队,他们根据朝中抗日联合军的性质,在中国东北地区活动就称为东北抗日联军,到朝鲜人多的地方或到朝鲜则根据情况把名称换为朝鲜人民革命军进行活动,从而在所到之处都能在朝中两国人民的爱护中生活和斗争。

金日成游击队以朝鲜族聚居的东满为根据地,多次粉碎日伪军的“讨伐”,又联合中国的救国军部队围攻东宁、罗子沟等城镇,还两次远征北满,与平南洋(李荆璞)游击队、周保中的五军和李延禄的四军协同作战,声名大震。

“金日成将军”这一敬称就这样产生并传播开来。

1938年11月25日,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总司令杨靖宇与二军六师师长金日成在吉林省濛江县实现了历史性的会晤。

毛主席说过:五星红旗上染着朝鲜烈士的鲜血

金日成(前左四)与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第二方面军指挥部指战员摄于1939年

金日成回忆录《与世纪同行》第7卷第19章《力挽狂澜》第6节《与杨靖宇会晤》有这样的记载:

【1938年秋天,在南牌子举行朝鲜人民革命军和东北抗日联军军政干部会议时,我初次和杨靖宇见了面。南牌子是一个具有深远意义的地方。
濛江县有一片原始地带,人们管它叫牌子。
牌子的特点是树木茂盛,泥沼特别多。
牌子树林地带按方向不同分为东牌子、西牌子和南牌子。1937年冬天,我们进行军政学习的地方是东牌子附近。同杨靖宇等东北抗日联军干部一道召开重要会议,讨论清除热河远征后果问题的地方,是南牌子。南牌子这个地方地势险恶,到处都有眨眼间就把人和马吞噬掉的泥沼,部队隐秘地集结起来举行会议,是再好不过的地方。南牌子会议又名濛江会议,是因为南牌子在濛江县境内。
要扭转革命面临的困难局面,就要及时制定对付敌人攻势的新战术,并采取措施清除左倾冒险主义招致的后果。为此,朝鲜人民革命军和抗日联军第一军各部队,决定在南牌子搞一次聚会。
那时,我急切地等待杨靖宇的到来,因为他的部队在热河远征中遭受了最严重的损失,而且他来濛江的路途又非常艰难。杨靖宇也是相逢心切的。
我们先派了一批人去接杨靖宇的部队,还为他们充分准备了食宿条件和供他们换用的衣被。
这是困难时候的相逢,我和杨靖宇都格外激动。
杨靖宇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眼就吸引了我。
人值千金,眼值八百。我一看杨靖宇的眼睛,就知道他是一个忠厚而热情的好汉。
我们烤着篝火交谈。他烤暖了身子,突然谈起第一军里的朝鲜同志。他说,第一军里有许多朝鲜人,都是有名的战将。可是他们没能都来。他一再痛心地说,失去了许多好同志。
他为失去那些朝鲜同志那样难过,使我不得不反过来安慰他了。
谈完了话,我就把杨靖宇一行领到宿营地去。第一军战友们看到井然有序的帐篷,都惊叹不已。他们不敢相信这是为他们搭好的帐篷。
当我把杨靖宇领到为第一军干部准备的指挥部帐篷时,他很激动地说,我早就听说金司令的部队好客,但做梦也没想到在这么个山沟里会受到这样的款待,特别是这个冬天是多么严峻的冬天啊。他这样说着,却不肯跨进去。我劝他快进帐篷,好解解几个月的疲劳,晚上再好好睡一觉。他说,那怎么行,还没有向贵部战友们打招呼,怎么能先想到休息哪。我听了心里想,确是一个不同一般的人。以前,也有许多友邻部队的客人来过,但像杨靖宇这样,还没有卸下行装就先要向我部人员打招呼的人,却是很少见的。
我听了杨靖宇的要求,带他到了我们部队驻的密营。我们的密营和第一军战友要驻的密营只隔一个山脊。我们部队全体指战员接到了我的通知,在密营前列队迎接了杨靖宇。
杨司令说:我们多次远征热河,各部都遭受了严重损失。但贵部毫无损失,保存了力量,这都是因为金司令有主见,领导有方;而我,却几乎失去了所有的部下。在远征热河的路上,他们一直吃不饱,穿不暖,睡不好,都在半路上倒下去了。一想到他们,我就禁不住流泪。今天要是我能把他们都带到这里来该多好。说着,便掉下了眼泪。
我望着他为牺牲的战士流泪,十分感动。他确实是一个爱兵如子的人。
我备一席便宴为杨靖宇洗尘。所谓便宴,不过是几样干菜和几杯水酒而已。他把手枪和挎包解下来放在一边,说他好久没有松过皮带了。同杨靖宇一道来的徐哲[时任第一路军总部军医处长,后为朝鲜劳动党政治局委员、朝鲜人民军大将],悄悄地对我耳语说:“这是破例的,杨司令任何时候都军容严整,注意保持军人的威严,今天却完全打破了常规。”
虽然是初次见面,杨靖宇却侃侃而谈,讲了许多话。我听到他曾经在工业学校学过纺织印染,不禁十分惊讶。如今的抗联司令当年却学纺织印染,这多有意思啊!他说他学纺织印染,是为了给世世代代穿不暖、过着苦日子的中国同胞做漂亮衣服穿。我认为这是阶级意识的表现。
为被压迫剥削的人民群众闹革命的决心,正是从这种阶级意识出发的。
杨靖宇早在十几岁的学生时代,就对学校当局不公正的措施提出过抗议。只从这一事实,就能说明他是一位刚正不阿、正气凛然的人。
杨靖宇来到南牌子时,他的部队已经所剩无几。他说,一想起在热河远征中受到的损失,就心痛欲裂。
杨靖宇的部队不但在远征中遭受了严重损失,而且在从集安[辑安的现名]向濛江转移的路上,也经历了千辛万苦。敌人甚至出动飞机和大炮等重武器,不停地追击他们,不让他们有一刻喘息的机会。有时,整个部队被包围,只有孤军苦战。天上是飞机轰炸扫射,前面是程斌喊话劝降,四面八方的敌人都在猛烈地炮击,不断地压缩包围圈,真是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杨靖宇说,第一军里的朝鲜人指战员特别英勇善战,他一再赞扬在最激烈的外岔沟战斗中英勇奋战的朴先锋(第一路军警卫旅三团团长,1938年10月18日在外岔沟战斗中牺牲。朝鲜平壤大城山革命烈士陵园有他的半身铜像]团和朴成哲[时任第一路军总司令部机枪连指导员,现为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名誉副委员长)的连队。他说,在外岔沟战斗时,他甚至下过殉国的决心。
在外岔沟突围中,起了决定性作用的是朴成哲的连队。朴成哲连队的敢死队员冒着生命危险,打开了突破口。朴成哲拯救了杨靖宇的部队,立下了特殊的功勋。
杨靖宇说,要是没有朝鲜人,他的部队就难以突破重围,就难免全军覆没。要是中朝两国共产主义者没有组成抗日联军,而是各自行动,他也就不会来南牌子见我了。他对我们把培养的大批朝鲜人干部派到他的部队去,表示了由衷的感谢。
我记得,我们在南牌子开了十几天的会。
南牌子会议对热河远征的左倾冒险主义的实质及所造成的严重后果,进行了尖锐的批判,认真研究了清除其后果的措施。
会议还就朝鲜人民革命军针对敌人的大规模攻势,挺进以白头山为中心的国境一带积极进行军事政治活动的问题,恢复和整顿被破坏的祖国光复会组织,更加积极地开展群众政治工作的问题和在革命斗争中坚持自主立场的问题,进行了讨论并作出了决定。
会议把我们人民革命军的各部编为方面军[六师被编为第二方面军,金日成任指挥,全军约三百五十人],任命了各部的指挥员,划分了各部队的活动区域。
在南牌子,我们用我们的队员给杨靖宇和魏拯民组编了新的警卫团,补充了许多人员,任命了指挥员,还给杨靖宇配备了一个传令兵。通过警卫团的改编,朝中两国共产主义者的友谊进一步加深了。
南牌子会议结束后,各部队向所分担的作战地区开拔了。与杨靖宇的离别,跟相逢时一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和他以两国革命者的名义约定:一定要转祸为福,成为胜利者时再会。
可惜,此后我没能再见到杨靖宇。】

1940年2月23日下午,杨靖宇被围困于江县保安村(现靖宇村)外的树林中,忍着病痛、饥饿和严寒,顽强与敌战斗,壮烈牺牲。时年35岁。牺牲后,头颅被割下,腹部被剖开,胃中竟无一粒粮食,仅有树皮、草根和棉絮。

1949年5月,郭沫若为其题词:“头颅可断腹可剖,烈忾难消志不磨,碧血青蒿两千古,于今赤旗满山河。”

1958年2月23日,其遗骨被安葬于吉林省通化市杨靖宇陵墓,并举行了隆重的公祭仪式。毛主席和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崔庸健等送了花圈。

金日成曾说过:“我国人民将永远不会忘记杨靖宇在共同的抗日斗争中所建树的丰功伟绩。”

(二)解放战争时期,朝鲜同志曾经我们给予无私援助

东北解放战争时期,以金日成同志为首的朝鲜劳动党和朝鲜政府以及朝鲜人民军和广大朝鲜人民,在朝鲜刚刚解放百废待兴的困难情况下,对中国东北解放战争乃至整个中国解放战争进行了大量无私的支援。

周保中将军是金日成同志东北抗日联军时期的老战友,时任东北民主联军副司令员,他的夫人王一知也是抗联老战士。东北解放战争期间,周保中将军和夫人王一知多次访问朝鲜,向金日成同志通报东北战场情况,提出支援东北民主联军作战的各种要求等,金日成同志均积极帮助办理。

毛主席说过:五星红旗上染着朝鲜烈士的鲜血

1943年10月5日,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野战演习后,部分干部摄于北野营。第一排:巴达林、张寿、王一知、周保中、金日成、什林斯基。第二排:张光迪、冯仲云、王效明、王明贵、彭施鲁。第三排:杨清海、徐哲、姜信泰、金光侠、隋长青。第四排:安吉、朴德山、崔勇进、陶雨峰、金京石

毛主席说过:五星红旗上染着朝鲜烈士的鲜血

1950年代,金日成首相(右2)访华时,到家中看望周保中(右一)

1947年,吉林省军区司令员周保中做过统计:“参加中国东北民主联军正规部队的朝鲜人有12万人,加上参加地方部队的朝鲜人,先后共有25万人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

另据统计,在3年东北解放战争中,仅延吉地区6县市在前线牺牲的革命烈士2912人,其中朝鲜官兵占90%。

在中国东北解放战争中参战的朝鲜人主要由三部分组成:一是朝鲜义勇军和由其改编的东北民主联军和东北人民解放军。二是从苏联回到中国东北的第88国际教导旅中的朝鲜官兵。三是其他朝鲜人组成的地方部队。

当时的朝鲜义勇军分三路挺进东北:

1、1945年9月,275名在延安朝鲜军政大学学习的朝鲜学员和40余名在延安的朝鲜干部,在武亭同志的率领下从延安出发,随大军挺进东北。

2、从太行山、河北、山东来的朝鲜义勇队的干部战士,大约500余人。

3、1945年9月,冀、热、辽的朝鲜义勇军工作队韩清来到沈阳,组织了由1000多名朝鲜青年参加的部队。

1945年11月10日,这三路义勇军在沈阳汇合,召开了“东北朝鲜义勇军部队”成立大会。武亭任司令员,下辖1、3、5、7共四个支队。到1946年,第1支队扩大到5000余人,第3支队扩大到3000余人,第5支队扩大到6000余人。这些队伍后来编入东北民主联军。

这些由朝鲜同志组成的部队,是在特殊的历史环境下建立的既有国际性又有民族性的战斗部队。他们立场坚定,作战勇敢。

这样的部队在东北解放战争中的战斗任务和历史作用有7个方面:配合苏联红军接收日伪政权;维持地方社会治安,镇压反革命暴乱;开展建党工作;开展建军工作;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培养民族干部;清剿土匪;参加东北解放战争。

很多由朝鲜同志组成的地方部队在战争中升级为民主联军主力部队,直接参加了“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役、解放长春战役、四平战役、辽沈战役等东北解放战争中的重要战役。朝鲜官兵以其英勇善战和不怕牺牲战斗精神,成为解放东北的骨干力量,很多朝鲜人部队还进关南下参加了全国的解放战争。随同大军南下的朝鲜人部队有独立编制的,也有与中国人部队混编的,主要参战部队是以朝鲜官兵为主的第4野战军43军156师。

156师是一支朝鲜人和中国人混编的部队,朝鲜人占大多数。156师从喜峰口入关,参加了平津战役;再从河北省马头镇出发南下,参加了强渡长江战役;然后战大冶、阳信,解放江西武宁县城,会师南昌城下,参加江西剿匪。156师在参加关内解放战争中可谓功勋卓著,涌现出很多英雄集体和3000多名英雄人物。在江西首届群英会上,156师许多官兵被授予“人民英雄”称号,其中一半以上是朝鲜官兵。

许多朝鲜战士在东北解放战争中的英雄事迹,至今仍在传扬,如被称为“中国的马托洛索夫”的赵星斗,被授予“猛虎英雄”称号的韩哲赫等。

(三)金日成亲自领导朝鲜军民支援中国人民的解放战争,做了大量工作

1、1945年11月在敌人对中国安东市狂轰滥炸的情况下,金日成冒着生命危险跨过鸭绿江到安东与当时主持党政军工作的萧华研究对策,并说:“哪怕形势再危险,再困难,也要帮助中国同志。”

2、1946年11月7日,在审议有关中国东北问题的协议草案时,金日成说:“无论身处如何逆境,我们都要坚决支援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

3、金日成在赠送10万件武器装备给东北民主联军时说:“现在我们把中国革命当成我们朝鲜革命面临的最重要任务,从缴获的物资中我们只留下极少量,然后尽量送给中国人。现在我们拿到的火药、导火索、雷管和布匹、盐、医药品等军需物资,全部送给中国东北地区。”

4、1947年1月2日,金日成在会见中国特使王一知时说:“我国人民需要再次勒紧腰带,坚持到底,把从敌人手中缴获的物资,包括我们国内生产的一切战略物资,全部送到中国东北。”

5、金日成回忆录《与世纪同行》中记述:“1947年夏天,我下达了紧急命令,命所有制鞋厂立即停止其他一切鞋类的生产,马上专门生产供给中国战友的军鞋。”

6、金日成在与平壤学院院长、朝鲜保安局长谈话时指示:“虽然我们的条件也很紧张,但是我们要尽量克服,帮助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

7、金日成在1949年2月接见东北民主联军中的朝鲜师164师师长王效明时说:“支援中国革命到底,这是我们始终如一的立场,我们帮助中国一定要帮到底。”

8、金日成在1952年5月12日视察朝鲜人民军时说:“朝鲜青年几乎参加了解放中国的各大战役。在解放中国东北的战斗中,有很多朝鲜青年用肉体挡住了敌人的火力。”

李克勤后记:中朝两国关系的定位应该是友谊、合作、互助。

1949年至1950年间,根据国际国内形势以及朝鲜党的要求,中国决定将编制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战斗序列中的3个朝鲜师送回国,他们分别是156师、164师和166师。

1949年7月20日,驻守长春的164师整编齐装离开长春,经朝鲜会宁抵达朝鲜罗南,编为朝鲜人民军第5师。同月,驻守沈阳的166师整编齐装从沈阳出发,7月25日进入朝鲜新义州,最终转移到黄海道的安州,编为朝鲜人民军第6师。已经随四野大军南下的156师以及其他部队中的朝鲜人官兵,在郑州经过整编集训后,编为独立15师及1个团和1个独立大队,携全部武器于1950年3月底出发前往朝鲜元山。4月18日抵达元山后独立15师编为朝鲜人民军第7师,另一个团4月初出发前往黄海道松林,编为朝鲜人民军第18团,独立大队则前往平壤编入机械化步兵团。在这批回国的朝鲜官兵中,立过大功者有2000多人,由东北军区或由东北人民野战军总部授予个人“英雄”称号的有100多人,而且80%是中共党员。

送3个朝鲜师回国,从朝鲜同志支援中国同志,转变为中国同志支援朝鲜同志。

所以,后来毛主席发动抗美援朝运动,也是顺理成章的。

了解了历史,对于中朝两党两军和两国人民的友谊、合作与互助,就自然想得通了。

搞历史虚无主义的人前些年通过网络媒体,除了大肆捏造各种莫须有的罪名,污蔑、诋毁、谩骂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之外,也用同样的手法对待毛主席的战友、朝鲜人民的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历史虚无主义思潮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后果,有些不太注意独立思考的人,也跟着一起在网络媒体上瞎起哄。的确还有这样的一些人,一方面对毛主席抗美援朝的决策,持否定意见;另一方面,又摆出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派头,好像朝鲜人民欠他多少似的,要人家朝鲜领袖还他的债。尤其令人无法容忍的是,他自己不懂历史,还对金日成同志评头论足,一副不屑一顾的嘴脸。奉劝这样的人——请收起对金日成同志的傲慢与偏见!

历史资料请参考:吕明辉著《朝鲜支援中国东北解放战争纪实》,吉林白山出版社2013年版

【李克勤,察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济学”,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毛主席说过:五星红旗上染着朝鲜烈士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