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工队与西洋特种部队有怎样的不同

把根扎在敌占区群众之中,不靠尖端的装备而靠最普通最广大的穷苦百姓,这是西洋特种部队无法做到甚至无法理解的。这是武工队与海豹呀贝雷帽呀等等西方特种部队最大的区别,是古今中外找不到第二家的,尽管它老土老土的土的掉渣。​

关于武工队,有人说相当于海豹六队,有人说相当于绿色贝雷帽,还有人说相当于加里森敢死队。前几年有一个著名的演员兼导演,就说要把武工队拍成一部中国的加里森敢死队,说明在很多时髦的影视编导和观众心目中,武工队似乎就是加里森敢死队或海豹小队那样的特种部队。这十分的不准确。

武工队与海豹小队或加里森敢死队等西洋特种部队的确有很多相同之处,这勿庸置疑,但区别还是很大的,有些区别是本质上的。

武工队与西洋特种部队有哪些不同呢?

第一个不同,是人员的组成不同。根据武工队深入敌区工作的需要,对其成员能否准确地掌握政策要求得较高,又加之武工队属军分区政治部领导,因而其组成的骨干主要以政工干部为主,这是全军一律的。如冀中七分区武工队长张英是第二游击总队政治部敌工科长,指导员崔希哲是军分区政治部敌工科长,九分区武工队长兼政委杨寿增是十八团三营的教导员,冀南一分区武工队长兼政委刘大坤是该分区的政委,六分区德故武工队长王澄是该分区政治部的锄奸科长,副队长曹荫怀是该分区政治部的宣教科长,晋绥三分区武工队长谢允中是八团政治处的民运科长。小一些的武工队长,比较著名的安正福、王栋、李彩五、李继初、高云贵等,则全都是主力部队中连的指导员调任。有没有不是政工干部担任武工队长的呢?有,但从本人搜集到的武工队资料中看,武工队的领导由非政工干部担任的极其罕见。

武工队与西洋特种部队有怎样的不同

冯志在小说《敌后武工队》中塑造的武工队小队长魏强,是由指导员调任,这与当时的情况是相一致的。可惜的是,在崇洋媚外的心理作用下,和都梁、冯小刚等恶贬政工干部的倾向同出一辙,几乎所有改编版本的魏强,都被改成了连长。这一改,就把性质改了,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以政工干部为主组成对敌渗透的小分队,这是只有中共党领导的人民武装才会有的情况。而海豹六队、绿色贝雷帽等等,显然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情况的。

第二个不同,是作战任务的不同。武工队的根本任务,是逐步恢复与开辟游击根据地。恢复和开辟根据地,是一个系统工程。其标志,就是建立政权组织。当然这主要是县、区党组织主抓的事。武工队在这当中,主要起到用刀把子给予支持的作用。比如铲除对我建党建政造成危害的叛徒、汉奸,打击对我造成阻力的伪军、伪警察、伪情报站,警示或处死不听我招呼的村长、乡长,或选派我地下党员充当伪村长、伪乡长、伪驻村情报员等,在不能公开建政的情况下利用敌人的班子为我办事,形成表面事敌暗中助我的两面政权。这些工作,不是三天两早上就可以解决的,因而武工队负责恢复或开辟哪个地区,往往会用一年两年的时间长期在这个地区与敌周旋。

老电影《粮食》中,由著名演员张平饰演的伪村长,《平原游击队》中,由老演员吴必克饰演的伪情报员,就是我党在敌后经营的两面政权的代表人物。到了1944年,华北敌后的村级政权,几乎全是这样的两面政权,这就为建立根据地做好了充分的前期准备。

西方那些个绿色贝雷帽、海豹六队等等,也可能会物色类似我敌后两面政权那样的人物并加以培养,但绝对不会像我华北敌后那样普遍和全面,因为他们用不着。他们往往是针对某一项单独的任务而派出,如营救人质、刺杀敌要员、袭击敌司令机关、破坏敌重要设施等,讲究的是快打快撤,时间往往用小时甚至用分钟来计算。你几时见过他们要长期扎根在群众中间在敌区建立根据地。这又是一个很大的不同。

第三个不同,是所依赖的要件不同。西方特种部队往往独立作战,大不了也可能会寻求作战地反对派的支持,而绝对不会有当地百姓广泛的支援与配合,更绝对不会和最广大的敌后群众融为一体打成一片。他们更看重尖端的特工装备,比如运载工具、通信手段、野外生存器材等。而武工队是在党领导的人民战争这个大背景下作战,故而特别强调依靠群众和当地党组织。刘伯承在《武工队在敌后活动的战术问题》一文中,就曾说:

【“武工队是以政治进攻为主,那么在组织上就要想到政治人员如何加强……五分区的武工队三十余人分布于八十余里,人少,需要一部分本地干部参加领导,以加强对群众的领导和军民的血肉结合……武工队的基本问题就是在当地生根,在政治上与群众结合,也要在组织上结合。”】

罗瑞卿也曾说过,

【“要吸收更多的地方干部,与当地群众有联系的干部参加武工队。太行区的武工队在这方面是很差的,必须改造。如X分区五个武工队。全是军队的连排干部,没有吸收地方干部参加……由于他们缺乏地方性,与群众没有联系,所以工作也难于开展。”】

在小说《敌后武工队》中,武工队第一小队的指导员是由区委的委员刘文彬担任,这是十分符合当时的情况的。

武工队与西洋特种部队有怎样的不同

因为地方党与群众成为他们必须的依赖,武工队员也就与当地群众完全地打成了一片,也是一头的高粱花子,也是一脚的泥巴,也和群众睡同一个土炕,吃一样的糠菜窝头,从组织上到感情上到穿戴上都融成密不可分的有机体。就像老电影《地道战》中汉奸司令那句话:

【“共产党的军队和国民党的军队大不一样,他们谁是军队,谁是老百姓,你就在有天大的本事也分不清楚。”】

把根扎在敌占区群众之中,不靠尖端的装备而靠最普通最广大的穷苦百姓,这是西洋特种部队无法做到甚至无法理解的。这是武工队与海豹呀贝雷帽呀等等西方特种部队最大的区别,是古今中外找不到第二家的,尽管它老土老土的土的掉渣。

要问武工队相当于什么,武工队就相当于武工队,古今中外军事史上,找不到任何一个组织能够和它相当。

武工队是不是特种部队?当然是。肯定是。但这支特种部队是中共领导下的、人民战争背景下的、抵御外侮的敌后抗战环境下的特种部队,不是什么海豹、贝雷帽、加里森那样的特种部队。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牛戈文草”,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武工队与西洋特种部队有怎样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