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50年前英国准备提前归还香港的内幕

必须旗帜鲜明地站在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者一边,捍卫广大劳动者的权益。如上文所述,1967年初的时候香港右派势力还是占据优势地位的,甚至率先发动了反共暴乱。但是由于当时的中央政府在香港的劳资纠纷中旗帜鲜明的支持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者,于是右派的反共暴乱就很快被爱国群众的反英抗暴运动所湮没。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50年前英国准备提前归还香港的内幕

众所周知,英国在香港回归之后仍然一直插手香港事务,像近日英国首相的涉港讲话便受到了中国方面的严辞批驳。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的是,在半个世纪以前的时候,英国不但没有在1997年之后继续干涉香港打算,甚至还一度计划把香港提前归还给中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事情还要从1967年初说起。当时,香港方面爆发了台湾国民党支持的反共暴乱,中国要求港英当局制止暴乱。但是港英当局非但对中国方面的警告置若罔闻,反而联合反共势力镇压左派工人:

【1967年初香港九龙从事塑料制品生产的工人(绝大多数人与台湾国民党有联系和站在国民党反共立场)举行反共大暴乱,他们攻击的对象是有爱国主义思想和亲近大陆的工人,香港同胞称他们为“左派”工人。……为此,我国政府向港英当局提出严正抗议,要求港英政府制止右派工人对左派工人的迫害。……港英当局对我国政府的严正抗议置若罔闻,对左派工人一方进行镇压,不但出动警察和防暴队(装备精良的警察),而且出动了英军,名曰维持治安,实则偏重于镇压左派工人,首先挑起事端的右派工人一方由于得到了广港英当局的偏袒而受到保护,气焰更为嚣张。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东省惠州市委员会编,惠州文史  第11辑,,2002年11月,第113页】

在这种情况之下,香港亲近大陆的广大爱国群众逐渐把斗争矛头由台湾国民党收买的人转向港英当局。在1967年5月人造花厂劳资纠纷事件之后,香港轰轰烈烈的“反英抗暴”斗争爆发了:

【当时工人们只是派出代表,要求资方废除新订立的加重压榨工人的苛刻条款,却遭到资方的拒绝。为了打压相关人员,资方开除了 92 名工人及工人代表,并通过关闭九龙分厂注塑机部等手段,加大对工人的报复力度。……5 月 6 日,港英当局收买一名工人,在人造花厂制造了一起“打人”事件。借此机会,港英当局派出大批军警介入,当场打伤 100 多名工人,拘捕 18 人,史称“五·六血案”。接着,他们又把前往警署提出交涉和抗议的港九树胶塑胶业总工会主席冯金水等 3 名工人代表也扣压起来。此时,港九各界开始出现同情支持工人、抗议警方暴行的呼声,工会也向警方提出了惩凶、赔偿、释放被捕工友等四项要求。然而,港英当局一概不予理睬,相反于 5 月11 日又派出 600 余名武装警察和“防暴队”,进一步对新蒲岗实施血腥镇压。为了表达对港英当局的极大不满,工人们开始走上街头,将矛头直接指向英国政府。
刘炳峰,1967年香港“反英抗暴”的前前后后,,党史纵横,2017年08期】

而当时的中央政府一开始就旗帜鲜明地站在了香港爱国群众一边,明确表示绝不会对港英当局镇压爱国群众的行为置之不理。像6月24日,周恩来总理便借卡翁达总统举行的答谢宴会发表重要讲话,表示:

【“如果英国政府和香港英国当局执迷不悟,不顾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的警告,继续对香港爱国同胞进行残暴镇压,硬要同中国人民为敌到底,那么,他们就必然要受到更大的惩罚,他们应当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严重后果!”】

7月5日,《人民日报》发表的社论更是旗帜鲜明的指出,英帝国主义在香港欠下的血债“要用血来还”:

【香港同胞的反英抗暴斗争,是侵略与反侵略的斗争,是中华民族一百多年来反帝斗争的继续。万恶的英帝国主义在香港干尽了坏事,犯下了数不清的罪行,欠下了还不完的血债。它是香港四百万同胞最直接最凶恶的敌人,是中华民族的敌人。……在香港,我们所要直接打击的对象,是英帝国主义,是一小撮英国殖民主义和极少数死心塌地为英帝国主义效劳的民族败类。那些在敌人营垒中为敌人做过一些坏事的人,他们应当认清形势,弃暗投明,将功赎罪。而对于那一小撮英国殖民主义者和那些罪人恶极、怙恶不悛,甘心充当敌人的刽子手的鹰犬,香港同胞完全懂得怎样去处理他们,那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要严厉制裁这些坏家伙,杀人要偿命,血债要用血来还。“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哪有这个道理!谁要想在香港杀害我爱国同胞,而又不受到应得的惩罚,那是绝对办不到的。
深圳市档案馆编,建国30年深圳档案文献演绎 第三卷,花城出版社,2005.06,第2145页】

不过,由于我方刚开始在行动上尚属克制,港英当局并没有把这些警告当真。其不但没有停止镇压行动,甚至还在7月6日公开进行武装挑衅,杀害我方民兵张天生。在这种情况之下,人民解放军于7月8日下达了反击的命令,当场击毙港英军警42人,我方无一伤亡:

【千钧一发之际,为保护我方民兵安全,我军作战部队立即下达了“开火”命令。一时间,几十挺机枪同时射击,愤怒的子弹一面射向英军驻扎大楼的窗户,一面射向正向我民兵隐蔽地点射击的两路敌人。轻重机枪足足扫射了15分钟后,敌人仓皇撤退隐蔽,藏在稻田里的我方民兵迅速撤回,无一伤亡。当晚我方获悉,这次共击毙香港防暴警察和英军共42人,绝大部分是胸部中弹。于是,香港民众逢人就夸:“解放军真是神枪手,个个都是打中胸部。”此后,英军英警彻底老实了。在随后的几天中,他们再也没敢对示威群众耍威风,英警也不敢再到中英街上去巡逻了。
刘炳峰,1967年香港“反英抗暴”的前前后后,,党史纵横,2017年08期】

这一事件大大激发了香港民众的爱国热情。虽然后来鉴于英国方面基本停止了镇压行动,毛泽东主席在1967年9月时也下令停止了香港的暴力斗争,但是英国当局已经被吓破了胆。于是,其在1969年3月的秘密报告(该报告于2007年正式解秘公布)当中明确提出,应该不晚于80年代早期就英国完全撤出香港的问题和中国达成一致,并且提出如果必要的话1969年就应该提前撤出香港:

【1969年3月,英国内阁下属的香港问题部长委员会起草了一份绝密报告,建议与中国合作解决香港问题。报告指出,“如果不考虑中国对香港的主权,任何解决香港问题的途径都不会成功”。因此,报告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向中国表示,英国会在时机成熟时完全撤出香港。报告还建议迅速与中国进行非正式接触,应在不晚于80年代早期与北京就香港问题达成统一。
这份报告的另一个重要内容是,如果……来自中国的压力持续增大,英国在1969 年就应撤出香港。……这份绝密报告指出,“在当地共产主义者的长期精神压力下,我们或许不得不撤出。”报告还认为,如果有中国在背后支持,则更应该“严肃考虑”撤出计划。因为中国完全可以用一些“经济手段”来搞垮英国在香港的统治,如发动罢工或者断绝香港的食物和水的供应。报告甚至无端臆测说,中国会采取一些“政治行动”,如公开鼓励香港共产党及其支持者的暴力和颠覆行动。报告称,如果出现这种情况,英国根本无法维持在香港的统治,不得不撤出。
南华,英国曾想提前30年归还香港,党史纵横,2007年07期】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1969年起草的报告还明确表示,应该坚决反对在香港举行“自由选举”,因为当时的香港拥护共产主义的人是大多数,只要进行“自由选举”就会导致“带来共产主义”:

【这份报告还揭示了英国政府在香港民主问题上的虚伪性。报告显示, 英国当时坚决反对在香港进行自由选举, 因为他们担心左翼会在大选中获胜。这与英国后来在香港回归前的态度截然相反。按香港总督麦理浩的话说, 当时在香港举行自由选举,“如果共产主义者获胜, 那将是英国统治的终结。而如果是民族主义者获胜, 也将带来共产主义”。
南华,英国曾想提前30年归还香港,党史纵横,2007年07期】

当然,由于当时我国出于打破西方封锁的需要,根本就没有打算提前收回香港,所以报告中提出的提前归还香港的设想也并没有变成现实。但是不管怎么说,英国方面早在1969年就打算提前归还香港,并且认为一旦实现自由选举就会导致香港走向共产主义等事实,的确实实在在的反映了那个年代中央政府和香港爱国人士在香港问题上的巨大影响力。

那么,我们今天可以从中吸取哪些经验呢?个人认为,至少有以下三个方面可以借鉴:

第一是必须旗帜鲜明地站在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者一边,捍卫广大劳动者的权益。如上文所述,1967年初的时候香港右派势力还是占据优势地位的,甚至率先发动了反共暴乱。但是由于当时的中央政府在香港的劳资纠纷中旗帜鲜明的支持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者,于是右派的反共暴乱就很快被爱国群众的反英抗暴运动所湮没。

第二是必须坚决果断地打击帝国主义和汉奸卖国贼势力。假如不是当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对于港英当局的武装挑衅果断还击,一举击毙了多名港英军警,那么很难设想爱国群众会受到巨大的鼓舞,以至于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拥护中国共产党的爱国力量一直占据香港人口的大多数。

第三是必须坚持有理、有利、有节的方针。从上文当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的中央政府在开始时一直保持克制,直到港英当局一再无视警告,甚至采取武装挑衅杀害一名我方民兵时才果断还击。这让帝国主义和汉奸卖国贼势力吃了亏之后也有苦说不出。相反,假如中央政府一开始就武装介入,那么很可能有理也变得没理了。

总之,只要采取正确的方针政策,使得占香港人口绝大多数的广大劳动者站在热爱祖国,支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央政府的立场上,一小撮帝国主义和汉奸卖国贼势力就绝对掀不起大浪。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07/49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