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朱德总司令会认为“内战无英雄”吗?

到了抗战后期的中共七大上,朱德总司令把话说的就更加明白了。其明确指出,抗日战争从头到尾都存在着两条根本对立的路线。即使是在抗战初期国民党相对比较积极的时期,也仍然坚持反人民的制度和立场。也正是由于国民党是反人民的,所以才会导致其抗战必然会走向失败,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战争才能够实现抗战的胜利。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朱德总司令会认为“内战无英雄”吗?

前几天,央视6套播出了2005年拍摄的电影《太行山上》。这部电影整体上对于朱德总司令领导八路军英勇抗战的表现描述的还是不错的,但是其结尾朱德总司令在准备回延安时“以前打的都是内战,这次能赶上抗战,作为一个老兵,也很欣慰”的感慨引发了争议。

有些朋友认为,作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土地革命时代就坚决带领红军同国民党反动派做斗争的朱德总司令不可能说出这种话。这种话既是对中国革命的否定,也是对朱德总司令自身的否定。但是也有一些人认为,印象当中的朱德总司令是一个性格比较随和宽厚的人,既然电影这么拍了,说不定朱德总司令真的和今天的某些人一样,认为“内战无英雄,抗战皆英雄”。

到底哪一种看法是对的呢?笔者个人认为,朱德总司令不大可能像今天某些人一样认为“内战无英雄”,说出“以前打的都是内战,这次能赶上抗战,作为一个老兵,也很欣慰”的感慨。

理由很简单。一方面,从朱德总司令的生平经历上来看,如果要是其认为只要是“内战”,就没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所有的内战都不值得肯定。那他根本就不会参加中国共产党了。

要知道,朱德总司令和大多数中国共产党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还有不一样的地方。他在参加中国共产党以前,已经担任了云南陆军宪兵司令官、云南省警务处长兼省会警察厅长等职务,属于是旧军队里较高级的军官了。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朱德总司令在一开始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时候并不顺利,被陈独秀所拒绝。但是,他并没有放弃,硬是去德国会见周恩来总理,经周恩来等人的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且还去苏联留了学。后来,又在国民党对中国共产党挥起屠刀,中国共产党的处境极为不利的情况之下,参加了南昌起义,并且带领队伍同毛泽东主席在井冈山会师……

试问,假如朱德总司令真的认为“内战无英雄”,在内战中加入哪一方都不值得肯定,那他为什么不留在实力强大的旧军队里享受高官厚禄,非要冒着杀头的危险,拼死拼活的加入一开始并不太欢迎自己的中国共产党呢?

另一方面,朱德总司令在个人性格上的宽厚随和并不等于在根本立场上的软弱动摇。就现存的文字记录来看,朱德总司令对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的坚持是非常坚定的。

正如毛泽东主席选集的第1卷第1篇就是《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样,朱德总司令选集的第1篇《怎样创造铁的红军》也是以阶级分析作为中心的。甚至某种意义上来说,朱德总司令的观点比毛泽东主席更为激进,明确提出了“工农劳苦群众才有资格来当红军”,红军绝不能像资产阶级军队一样鼓吹超阶级的口号,其政治训练就是要“启发和提高指挥员战斗员的无产阶级的觉悟”:

【红军是工农的军队,也可以说是一切劳苦群众的军队。红军的历史任务是夺取政权,建立和巩固工农自己的苏维埃政权,使无产阶级及一切劳苦群众在政治上经济上完全得到解放。为要达到这一历史任务,红军的组织成分必须有充分的阶级性,就是工农劳苦群众才有资格来当红军。……红军的政治训练与资产阶级的军队的政治训练根本不同之点,就是红军完全反对资产阶级把政治训练变成为蒙蔽阶级意识的欺骗工具,变成超阶级的、完全不兑现的花言巧语。红军的政治训练是启发和提高指挥员战斗员的无产阶级的觉悟,使他们认清本阶级的利益,努力于本阶级的政治任务,与敌人作决死的斗争,去达到消灭敌人、解放本阶级的目的。要造成铁的红军,必须使红军全体指挥员战斗员首先完全信仰共产党的领导;了解共产党有指导工农联合的责任;了解无产阶级在革命中的领导作用;了解革命战争的阶级性质是为全中国的工农及劳苦群众谋解放。
中央档案馆编,中国共产党八十年珍贵档案  第一卷,中国档案出版社,2001.05,第272页】

现在,相关的材料仍然保存在中央档案馆当中。试问,写下了如此铿锵有力的文字的朱总司令,怎么可能认为自己所指挥的红军进行的土地革命战争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内战”呢?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这些材料都是在抗日战争爆发以前,是不是在抗战爆发以后国共第二次合作的条件之下,朱德总司令的观点发生了变化,所以才会说出“以前打的都是内战,这次能赶上抗战,作为一个老兵,也很欣慰”这种感慨呢?

遗憾的是,这种猜测同样不符合历史的事实。只要我们打开《朱德选集》就会发现,朱德总司令在抗战之中的绝大多数讲话都是在猛烈的抨击国民党反动派反人民的片面抗战路线与其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种种罪行,强调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战争才能够夺取抗战的胜利。

比如说,在七七事变两周年时朱德总司令所写的《八路军抗战两年来的经验教训》一文,就明确强调了只有像那些八路军控制的边区那种“党政军民团结一致的地方”抗战才能够胜利,而不断挑起反共摩擦的国民党,只不过是“日寇的应声虫”:

【凡是在党政军民团结一致的地方,我们就能胜利;凡是在发生磨擦的地方,我们就要遭受不必要的挫折。冀察晋边区之能连续粉碎敌寇数度疯狂的围攻,晋冀豫边区之能成为华北抗战最坚强的铁的堡垒,晋西北根据地之能继续巩固与发展,这是靠了什么呢?就是靠着党政军民的坚强的团结。……相反地,如果不积极去巩固与扩大抗战的力量,反而作日寇的应声虫,提出“溶共”“限共”的口号;如果歧视抗日政府,忽视他们过去和现在的伟大作用,而加以撤除;如果不去积极动员民众,反而去限制抗日的自由;如果纵容一些军队不守群众纪律,甚至在友军将士前线喋血之际进攻其侧背;这些就无异于放下自己最锐利的武器,用自己的刀砍去自己的手,怎能令全国人士不怀疑这些人是急于私利、忘却公义的分子呢?华北的某些地方,就是因为发生了这种问题而遭受了不必要的挫折。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档案馆编,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一九二一~一九四九)第十六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06,第434页】

到了抗战后期的中共七大上,朱德总司令把话说的就更加明白了。其明确指出,抗日战争从头到尾都存在着两条根本对立的路线。即使是在抗战初期国民党相对比较积极的时期,也仍然坚持反人民的制度和立场。也正是由于国民党是反人民的,所以才会导致其抗战必然会走向失败,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战争才能够实现抗战的胜利:

【我党中央在抗战一开始就指出,如果没有全面的人民战争,就不可能进行胜利的抗战。但国民党当局既然继续保持反人民的制度和立场,因此就不能进行这样的人民战争,这就给了日寇进攻以很大的便宜。日寇就是利用了国民党战场上的这种弱点,仅仅在十五个月内就打到了广州、武汉,囊括华北、华中的大片土地和华南的要地。……反人民的政治制度,失败主义的单纯防御的战略,就使得国民党手中的几百万兵,在十五个月之内,遭受到很大的牺牲;这种笨拙的战略,就使得前线将士英勇的奋斗不能获得应有的战果。
可是,就在这第一阶段,与敌人的进攻方向相反,我伟大的人民军队——八路军和新四军向着敌后挺进,这种挺进是在敌人战略进攻阶段上我方的反进攻。就是说:当敌人向我进攻,而国民党军队大批退却的时候,八路军和新四军则以无比英勇的姿态向敌后反攻,取得不断胜利,牵制敌人,建立战略根据地,创造了解放区,并在精神上振奋了全国人民抗战的意志,在事实上证明了亡国论是错误的,而人民战争必将获得最后胜利。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档案馆编,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档案文献选编,中共党史出版社,2015.12,第238页】

其实,我们也不用费心费力的从《朱德选集》和中央档案馆当中查找资料。年纪大一点的人应该还记得,50到90年代的初中语文课本当中始终选有一篇朱德总司令的名作——《回忆我的母亲》。这篇写于抗战时期的文章对抗战强调的并不多,反倒是旗帜鲜明的把阶级分析和追求广大劳苦大众的解放作为了重点:

【母亲同情贫苦的人——这是朴素的阶级意识,虽然自己不富裕,还周济和照顾比自己更穷的亲戚。她自己是很节省的。父亲有时吸点旱烟,喝点酒;母亲管束着我们,不允许我们染上一点。母亲那种勤劳俭朴的习惯,母亲那种宽厚仁慈的态度,至今还在我心中留有深刻的印象。
但是灾难不因为中国农民的和平就不降临到他们身上。庚子年(一九零零)前后,四川连年旱灾,很多的农民饥饿、破产,不得不成群结队地去“吃大户”。我亲眼见到,六七百穿得破破烂烂的农民和他们的妻子儿女被所谓官兵一阵凶杀毒打,血溅四五十里,哭声动天。在这样的年月里,我家也遭受更多的困难,仅仅吃些小菜叶、高粱,通年没吃过白米。特别是乙未(一八九五)那一年,地主欺压佃户,要在租种的地上加租子,因为办不到,就趁大年除夕,威胁着我家要退佃,逼着我们搬家。在悲惨的情况下,我们一家人哭泣着连夜分散。从此我家被迫分两处住下。人手少了,又遇天灾,庄稼没收成,这是我家最悲惨的一次遭遇。母亲没有灰心,她对穷苦农民的同情和对为富不仁者的反感却更强烈了。母亲沉痛的三言两语的诉说以及我亲眼见到的许多不平事实,启发了我幼年时期反抗压迫追求光明的思想,使我决心寻找新的生活。】

试问,写下了如此情真意切的文字的朱德总司令,怎么可能对自己参加的土地革命等追求劳苦大众解放的国内革命战争感到后悔,说什么“以前打的都是内战,这次能赶上抗战,作为一个老兵,也很欣慰”呢?

当然,笔者并不想苛责《太行山上》的主创人员。十几年前正是“告别革命”等历史虚无主义大行其道的时刻,朱德总司令的《回忆我的母亲》便是在那个时期退出了课本。宣传“女八路爱上美国大兵,情愿为美国大兵而死”的《黄河绝恋》这种抗战神片尚且不少,像《太行山上》这样充分肯定八路军在抗战当中的作用,只是个别语句具有“告别革命”倾向的影片,在当时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不过,十八大以来情况已经有了变化。中央注意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朱德总司令的《回忆我的母亲》也回归了新版的初中统编教材。因此,我们更应该吸取过去一个时期内的教训,不能把那时文艺作品当中流行的一些历史虚无主义倾向当做事实。笔者也希望,未来拍摄关于抗战等近现代革命史题材的影视作品时,要注意尊重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当时的看法,不要再把他们一直反对的观点强加到他们头上。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07/50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