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颠倒的世界——《巴黎圣母院》所蕴含的深刻的现实批判意义

雨果作品的核心意义不是浪漫,而是冷峻、犀利地批判,浪漫只是片面的指向其作品的某些故事情节的构设。个人认为,以“现实主义批判文学大师”来定位雨果更为合适。其代表作《巴黎圣母院》创作背景及故事情节虽然源自数百年前中世纪法国,但其对涉及人类社会的政治、经济、人文、法制等庞大运行体系的深沉思考,时至今日,我们仍能从自己所处的社会的诸多痼疾中窥见那个时代残存下来的一块块腐臭的泛黄的污渍,还能窥见隐匿在文明背后的邪恶丑陋的肇始雏影。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黑白颠倒的世界——《巴黎圣母院》所蕴含的深刻的现实批判意义

百度这样定义雨果:

【“法国浪漫主义作家,人道主义的代表人物,法国文学史上卓越的资产阶级民主作家。”】

我觉得不够全面,通读雨果的全部作品,不难体会到历史与社会的使命感时刻如一只沉重的十字架压得作家喘不过气来,不难感受到作家强烈的平民情怀。雨果作品的核心意义不是浪漫,而是冷峻、犀利地批判,浪漫只是片面的指向其作品的某些故事情节的构设。个人认为,以“现实主义批判文学大师”来定位雨果更为合适。

《巴黎圣母院》的故事主线即隐修女居弟尔,一个命运悲惨的妓女与其私生女爱斯梅拉达的分离与偶遇,其余的一干人物和事件以路易十一时期法国社会宏阔的大背景为背书,挥洒敷陈,完成这一饱含血泪的沉郁厚重的交响乐章。

《巴黎圣母院》上演的是一幕黑暗凄惨的悲剧,它由无数个包括政治的,宗教的、法制的、人性的,当然还包括爱情的小悲剧,凝聚为一个恶毒的魔咒,附著于天使般纯洁善良的少女爱斯梅拉达身上,完成作者对黑暗社会制度、伪善神权以及丑陋人性的鞭笞和控诉。

《巴黎圣母院》是一部具有强烈现实批判意义的寓意剧,作品内容和作者所欲表达的深邃的思想自身,就是对以圣殿命名的书名的反讽。现实中的巴黎圣母院令人眩目的圣洁面纱下,掩盖的却是罪恶的渊薮,就像我国古典文学名著《镜花缘》中所描述的“两面国”里的双面人,前面示人以温文尔雅的俊秀面孔,脑后头巾下却隐匿着一张恶煞般丑恶狰狞的鬼脸。同样,圣母院这座集人类文明智慧之大成的气势恢宏、雕饰精美、象征至高无上的神权建筑的地下,却隐藏着一座人间地狱。

【“在这座暗无天日的地狱里,几乎囊括人间所有的阴谋与罪恶:一座大教堂下面,还有另一座相当低矮、黑暗、神秘、又瞎又聋的地狱般的教堂,就在那光辉灿烂、日夜发出琴声与钟乐声的本堂底下,是一座坟墓,它不单是只有屋基,而且还有根须分布地下,形成房间走廊与楼梯,同地上的建筑一模一样。这样,教堂宫殿和监狱就有一半是埋在地底下。地底下的教堂作为它上边一层建筑的地下层,正如岸边的树林和山峦向透明的湖水投下的倒影。在巴黎司法官,在卢浮宫,这种地下建筑都是牢房。那些伸入地底的牢房的梯级,越往下越窄越黑暗,它们被可怕的阴影划分成许多地段,但丁要找地狱,也不可能找到比那些地方更合适的了。一个悲惨的生灵到了那里,就永远同阳光、空气、生命完全隔绝,把一切希望通通抛弃,要出去除非是去上绞刑架或火刑台,有时他们就在地牢里死掉了,腐烂了。那整个牢房,那牢固的监狱,是一把巨大的锁,把囚犯锁在活生生的世界下面。”】

在人物刻画方面,慈悲上帝的代言人,圣母院副主教克洛德·孚罗洛自幼聪颖好学,博闻强记,涉猎各类学科尤其是宗教圣典,无所不精,摒弃一切世俗尘念的庄严教规禁锢了他几乎全部的源自人类天性的欲念,宗教的神圣教旨渐渐成为他生命和精神的绞索,宽大庄严的黑色道袍下掩盖着被法统戕害的扭曲的、丑陋的心灵,宗教法典打造的金身最终遭到他无情地唾弃。对自己崇高信仰的彻底背叛,导致他对社会对人与人之间伦理道德变本加厉地肆意践踏,而这些恶毒的行径都假以上帝的名义。为了得到纯洁美貌的少女爱斯梅拉达,他哀求乞怜、恫吓要挟,极尽猥琐、卑劣之能事,在机关算尽仍然不能奏效的最后,彻底绝望的他竟丧心病狂地将自己心目中的人间天使送上了绞刑架。

作品中的另一个核心人物,——副主教克洛德·孚罗洛的养子卡西莫多,是一个被父母抛弃的先天畸形的弃婴,这是一个外貌集人类所有生理缺陷于一身的怪物,伛胸、偻背,独目,既聋又哑,荣登巴黎的选丑大会“丑大王”宝座。与养父孚罗洛截然相反,凄惨的身世、先天的残疾、丑陋的形象、愚鲁的性情,导致他生活在一个几乎完全与外界隔绝的暗淡孤寂的个人世界里。孚罗洛让他做了圣母院里的敲钟人。他的世界枯寂而单纯,一个人——养父孚罗洛,一座建筑——巴黎圣母院,还有和他朝夕相处的悬挂在圣殿顶上的五口大钟,他孤寂得对自己负责准时敲响的大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依据它们各自发出的只有他能分辨出来的细微音色差异,分别冠以美妙的名字,直至爱斯梅拉达在他眼前出现。然而,就是这个面目丑恶、心地纯真的命运的弃儿,其善良、勇敢、正直的天性与上帝代言人——饱读圣经的孚罗洛卑鄙、伪善、狡诈、凶残形成鲜明对比。

由于原始本能作祟,导致对世事一无所知的卡西莫多一次懵懂冲动,犯下了企图劫持初始谋面的爱斯梅拉达的罪过,导致他被判鞭刑。但恰恰是他在刑场上遭受酷刑后,被冷酷麻木的看客扔各种脏物诅骂,自己因流血曝晒,饥渴难耐、奄奄一息时,天使女孩爱斯梅拉达在众人汹涌的诅咒声中,给他送上甘冽的生命清泉。天使的圣洁之光瞬间照亮了他沉睡荒凉的心灵原野,导致这个人人视之如魔鬼的丑陋的敲钟人,为守护爱斯梅拉达这颗污浊世界里的晶莹珍珠,而不惜亲手葬送已将灵魂出卖给犹大的养父。作品结尾部分,在圣殿底层白骨累累的墓坑里,自杀殉情、已化为骷髅的卡西莫多双臂紧紧地搂抱着爱斯梅拉达的骨骸。

卡西莫多一角,以丑恶外形与纯净的心灵和副主教孚罗洛庄严的外表与丑恶的心灵的巨大反差,冲击人们的常规认知,而这恰恰是作家为鞭笞黑白颠倒的悲惨世界有意设置的艺术形象所要达到的对比效果。

在作品塑造的所有人物中,真正既有美丽外表又有纯洁心灵的,大概只有隐修女居弟尔和爱斯梅拉达这对母女了。爱斯梅拉达纯洁善良的心灵一如她天使般美丽圣洁的外表,每次出场,她都穿着一袭素净的白色衣裙,身旁跟着和她相依为命的小生灵,——一只雪白聪明的小山羊。羊的天性温驯、善良。作家在这个角色身上寄予了他对人类社会最美好的愿望,他不吝天才的溢美之词,尽情讴歌这个寓意圣母的无暇小天使。但最后,天使还是没能逃脱黑压压的群鸦的尖喙利爪,幻象破灭时,仿佛能听到作家沉重绝望的惋叹。

从隐修女居弟尔直线性悲惨的人生经历中,不难看出作家对冷酷黑暗的封建社会制度的批判和控诉,以及对生活在社会底层遭受强权压迫而苟延残喘的苦难百姓的悲悯同情。同作家在其另一部作品《悲惨世界》中塑造的不朽的艺术形象——妓女芳汀一样,居弟尔也是出于生活所迫,在鲜花甫绽的芳龄,便陷入卖身的泥淖。

妓女居弟尔失去爱女后,便失去了整个世界,乃至生存的意义。精神彻底崩溃的她,甘愿将自己囚禁在终年不见阳光的阴冷潮湿的“老鼠洞”里,忏悔自己的并非罪恶的罪恶,诅咒掳走她女儿的埃及女人,诅咒被她误认作埃及人的女儿——美丽的爱斯梅拉达,忏悔、仇恨与诅咒竟成为支撑她活下去的精神支柱。其实,她诅咒的何尝不是造成一切罪恶的元凶——她置身的这个黑暗的社会?然而,居弟尔的直觉与真相同这个善恶颠倒的世界一样,同样是颠倒的,——她失去的女儿恰恰是被她恨之入骨的埃及女人抚养大的,她日夜诅咒的美丽的埃及姑娘正是她日思夜想、梦萦魂牵的亲生女儿。生死关头,真相水落石出,而这个饱受磨难的女人生命苦旅却在钢铁般强权法爪下戛然而止,而她无辜的女儿却被罪恶的魔掌推上了绞刑架。母女猝然而聚,遽然而散,双双香消玉殒,大喜大悲,电光火石,更增强了作品的悲剧力量。绞刑架上娇小柔弱的白衣天使窄小瘦削的肩膀上,还踏上了刽子手一双粗重肮脏的脚,此刻,受难圣母的眼睛在作家的笔下永远的阖上了。

作品中另一个重要角色,青年诗人、悲剧作家比埃尔·甘果瓦的秉性,与人类灵魂工程师应该具备的正义、善良、高尚的品质背道而驰,他孱弱、自私,刚愎自用而又愤世嫉俗,这个外表高尚的青年人,骨子里却深藏着市侩的戾气。穷困落拓时,他被丐帮分子掳至“圣迹区”魔窟,就在绞架上的绳索套进他脖子的生死关头,爱斯梅拉达以牺牲自己作为少女的最重要的名誉——婚姻的代价,将这个曾在黑夜里追踪并觊觎她的剧作家从死神的口中拽了出来,但剧作家在爱斯梅拉达遭遇生死劫难、亟需他援手的关键时刻,却偷偷地弃她而去,溜走的时候,还顺手偷走了与少女相依为命的那只白色小山羊。为了活命,甘果瓦可以抛弃做人的全部尊严,匍匐在国王的脚下,一边吻他精致冰冷的靴尖,一边用世界上最肉麻的阿谀之词摇尾乞怜。甘果瓦最拿手的是悲剧创作,但恰恰以悲剧收获的却是自己的人生喜剧,在爱斯梅拉达被绞死的若干年后,他凭借自己的天才文笔连续创作了数部蜚声全国的经典悲剧,成为国王和上流社会的座上宾。甘果瓦与爱斯梅拉达品行与归宿的天壤逆差,增强了人世间黑白颠倒的悲剧色彩。

作品中还有一个具有社会代表性的重要人物,——王室近卫弓箭队长弗比斯·德·沙多倍儿。这是一个风度翩翩、英武帅气而又放浪形骸、满嘴慌言、惯于寻花问柳的上流社会的公子哥儿,他因职责关系意外地帮助爱斯梅拉达脱了一次险,以至于不谙世事的单纯的姑娘拼命地爱上了他,直至生命的终结。但爱情之于双方的理解和意义却完全是冰火两重天,少女对于爱情的憧憬纯净而执著,弓箭队长却始终只是抱着欺骗玩弄的念头。在两人唯一一次幽会的客栈的房间,就在弓箭队长诱奸姑娘快要得逞的时候,一把裹挟着副主教克洛德·孚罗洛愤怒、嫉妒的匕首插入了他的胸口,差点要了他的性命。自此以后,笃信巫术的弓箭队长就将爱斯梅拉达视作妖女,既恨又怕。就是这么一个品行下流的人物,最后竟成了受人仰慕和尊敬的大富翁。作家在沙多倍儿的人生轨迹上又一次完成了对道德的反动。

让我们最后来看看国家最高权力执掌者国王路易十一和他的僚属。路易十一强横残暴、虚伪狡诈,他对于镇压人民、维护自己王权利益而建造监牢,制作囚笼、绞架和豢养刽子手,还有维持象征皇权的奢靡的宫廷排场的糜费毫不吝啬,而对于付给底层劳动者的一点点工钱却像剜他的心头肉一样百般苛刻。他的臣僚纪尧姆.里姆、雅克.科佩诺尔等是一群心怀鬼胎、凶残冷酷、巧取豪夺的恶犬饿鹰,——而这个国家权力核心,正是整个社会全部罪恶的缘起,是污泥浊水肆意泛滥的总开关。与之相对应的世界的另一极——最肮脏最下贱、相对社会其它阶层数量最为庞大的丐帮,于森严恐怖的严规戒律中,尚蕴含着一丝侠义的温情。

随着《巴黎圣母院》故事情节的纵深演进,作家向我们全景式展示中世纪巴黎从建筑、人文到政治、经济以等组成社会运行各个有机部分的全貌,在这轴徐徐展开的宏阔画卷中,我们看到的却是一幕幕与人类文明背道而驰的野蛮诡诈的黯淡场景。如审理所谓爱斯梅拉达谋杀弓箭队长沙多倍儿一案,结论先行的荒唐行径本来就注定了案件判定结果,却仍要道貌岸然地塞入从巫蛊到人证物证的众多荒唐的所谓证据材料,来维持法律的庄严正义。首先是利欲熏心、昏聩错乱的房东老太婆胡诌沙多倍儿付的房租变成了一枚枯叶及其亲眼目睹爱斯梅拉达媾合夜游修士刺杀情人的证言,后又通过因杂耍需要而训练有素的小山羊,用写有字母的纸片拼出主人痴恋的心上人沙多倍儿的名字,坐实爱斯梅拉达伙同修士鬼魅和巫妖山羊引诱谋杀弓箭队长的荒谬罪名。此后,在以公正的法律的名义建造的刑房里,各种张牙舞爪饮血餐肉的刑具和如狼似虎的行刑者引诱式逼供、屠夫式拷掠,娇弱的女孩终于屈服于虎狼的淫威。更为荒谬的是,真正的凶手——披着圣母院副主教的神圣庄严金色外衣的孚罗洛,竟能自由出入于关押重刑犯的地下监牢,明目张胆地威胁恫吓被他告发的替他顶罪的爱斯梅拉达:只要你顺从我,我立刻可以带你从这里走出去,你将获得永久自由。你的生命现在掌握在我的手上,我可以让你活,也可以叫你死。公理与强权,天地的白与黑又一次颠倒。

在《巴黎圣母院》这部巨著中,这类与人们传统思维龃龉悖逆的场景及人物描写随处可见,如第八卷“金币变成了枯叶”中:

【“观看审讯刑事案是排忧解闷的最好办法,因为法官一般都愚蠢可笑,会让你开心得忘却烦恼。”
“在几张桌子前,坐着穿长袍的人,最里首的一张台子上坐着好几排法官,最后两排隐没在黑暗中。一张张脸呆然不动,阴沉可怖。墙壁上饰有数不清的百合花图案。一个巨大的耶稣塑像在法官们的头顶上若隐若现。”
“我们就要看这些穿袍子的人吃人肉了,场面总是老一套。”……】

理想与现实的背离予读者以强烈的心灵冲击,形成强大的悲剧效应,与这个混沌颠倒的世界的太多匪夷所思的现象不谋而合。书中最具悲剧性的惊心动魄的一幕,莫过于圣母院敲钟人卡西莫多为保护被自己从刽子手手中劫夺过来庇护在院里的爱斯梅拉达,孤身同前来拯救“我们的姐妹”的丐帮血战一节。双方的主观愿望虽然一致,但现实的结果却南辕北辙,生理缺陷导致闭目塞听的卡西莫多误认为丐帮企图抢夺爱斯梅拉达的目的是欲置之于死地,丐帮误认为圣母院与政府沆瀣一气,“我们的姐妹”爱斯梅拉达即将面临交到当政者手中被绞死的危险,所以要从圣母院将她夺回大本营“圣迹区”保护起来。以至于当路易十一得知丐帮大闹圣母院,直接威胁他的统治,派出荷枪实弹的军队前往镇压,驱逐已遭敲钟人重创的群丐后,进入院内搜寻已被判绞刑的爱斯梅拉达时,可怜的的敲钟人又因误会他们是被国王派来保护爱斯梅拉达,而亲自引路带他们前往女孩栖身的房间,——尽管此时爱斯梅拉达已被心怀鬼胎的副主教孚罗洛和她名义上的丈夫甘果瓦于卡西莫多与丐帮混战时偷偷地带走了。但这改变不了正是疯狂爱着爱斯梅拉达、时刻可以为之献身的卡西莫多,亲手把她送进魔掌的事实。这个令人唏嘘的可怕冷幽默,带给读者太多意味深长的具有现实意义的反思,给读者提供了多维度认识社会的特殊视角。

《巴黎圣母院》创作背景及故事情节虽然源自数百年前中世纪法国,但其对涉及人类社会的政治、经济、人文、法制等庞大运行体系的深沉思考和基于人道主义的批判,具有世界意义的普适性。时至今日,我们仍能从自己所处的社会的诸多痼疾中窥见那个时代残存下来的一块块腐臭的泛黄的污渍,还能窥见隐匿在文明背后的邪恶丑陋的肇始雏影。《巴黎圣母院》之所以经典,就在于其洞悉社会的深刻性,坚守正义的思想的普适性、恒久性,无论岁月的邃光穿越多远,人们翻开它,它高举人道的睿智感性的思想光芒,总能照亮、唤醒心底另一片蛰伏的世界,予人以比照自身灵魂、比照现实社会反省的启迪和觉悟。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07/502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