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新民:毛泽东与“鞍钢宪法”

随着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快速发展,苏联专家在鞍钢执行的“马钢宪法”越来越不适应当时的情况。鞍钢干部职工对其引发的官僚主义很不满意。具有强烈创新精神的鞍钢人,实际上一直在设法突破“马钢宪法”的束缚。“一五”期间,鞍钢在技术创新方面取得丰硕成果。“两革一化”(技术革命、技术革新和合理化建议)活动不断深入,年平均提合理化建议19246件,创造价值939.5万元。实践证明了鞍钢探索的管理经验和群众性的“两革一化”活动的正确性,鞍钢上上下下因此而备受鼓舞。“一五”结束后,鞍钢作为中国最大的工业企业,形成了“两参一改三结合”的独特模式。“两参”就是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工人群众参加企业管理;“一改”就是改革企业中不合理的规章制度,建立健全合理的规章制度;“三结合”是指企业领导干部,技术人员与工人群众相结合。毛泽东之所以如此重视鞍钢的经验,是因为他一直在探索一种能够调动各方积极因素、特别是能调动广大工人积极性,而不同于苏联“一长制”的企业运行模式,以加快建设速度,迅速壮大国家实力。

胡新民:毛泽东与“鞍钢宪法”

实现国家工业化,是中国近代以来无数仁人志士梦寐以求的理想,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各族人民实现国家独立和富强,使中国可以自立于世界之林的必由之路。早在新民主主义时期,毛泽东就指出,中国现代化的根本途径是工业化,变农业国为工业国。

1953年9月25日,《人民日报》正式公布了由毛泽东提出的过渡时期的总路线,主要内容是:要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基本上实现国家工业化和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1981年6月27日,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作出的论断是,过渡时期总路线“反映了历史的必然性”,“历史证明,党提出的过渡时期总路线是完全正确的。”

新中国成立后,苏联是唯一愿意对中国提供经济援助的大国,苏联只用了十二年就从一个半农业国变成欧洲第一、世界第二的工业强国的经验,也激起了中国强烈的学习愿望。因此,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在计划经济体制和工业化建设布局等方面,模仿过苏联的不少做法。但一贯注重国情、注重实事求是的毛泽东,当时实际上在经济建设的其他很多重要问题上,特别在政治、文化、社会建设方面,并没有照搬苏联经验。而且,他很快便觉察到了苏联经验的弊端一面,从1956年前后,开始全面探索符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

1960年3月,毛泽东高度评价鞍山钢铁公司在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上的探索,并把他们的经验称为“鞍钢宪法”。用“宪法”这样一个词来形容鞍山钢铁公司创造的企业管理办法,表现了毛泽东对它的高度欣赏和充分肯定,也表达了毛泽东对探索一条适合中国实际的工业管理方式的迫切心情。

毛泽东一直非常关心鞍钢的发展

钢铁工业是衡量一个国家工业发展水平的标志。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世界各国,对此都有深刻体会。作为大国领袖的毛泽东,体会更深。他一直思考着如何尽快把中国的钢铁工业搞上去。对于后来被誉为“中国钢铁工业的摇篮”“共和国钢铁工业的长子”的鞍钢,毛泽东格外关心。

鞍钢始建于1916年,前身是日伪时期的鞍山制铁所和昭和制钢所。1948年鞍钢成立,是新中国第一个恢复建设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和最早建成的钢铁生产基地。

《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指出:

【“1953年12月26日,鞍山钢铁公司的三大工程——大型轧钢厂、无缝钢管厂、七号炼铁炉举行开工生产典礼。这是我国重工业建设中首批竣工投入生产的重要工程,大大加强了以鞍钢为中心的东北钢铁基地,在我国社会主义工业化的起步中具有重要意义。”】

东北的工业曾在解放战争中遭到特别严重的破坏。鞍钢和其它几家钢厂,如本溪、抚顺等一样,全部停产,高炉、电炉冻结。来自军队和农村的负责接管工业的干部,坚决按照毛泽东和党中央的战略决策,抓住重点,边干边学,先从鞍钢着手,恢复东北工业。东北工业部处以上干部深入到鞍钢的工厂、矿山,向工人、技术人员等一切内行的人学习,包括向原国民党资源委员会中的专家以及尚留在鞍钢的几位日本技术人员请教。1949年7月鞍钢就恢复了生产。毛泽东知道这个消息后,很高兴,即委派李富春代表党中央到鞍钢亲送“为工业中国而斗争”的锦旗,表示祝贺。毛泽东极为重视鞍钢的恢复和改建。在他1949年12月出访莫斯科时,签订的苏联帮助中国建设的工程项目中,鞍钢列于榜首。1949年底,中央派李富春率老解放区技术干部10人组成中国代表团,与苏方经过充分协商,于1950年3月签订了苏联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恢复和改建鞍钢技术援助议定书》。

1950年2月,毛泽东访苏回国途经东北,得知鞍钢等东北钢铁企业生产的钢材已经开始向全国供货时,非常高兴,对身边的同志连声讲道:“鞍钢出了钢材,还要出人才。”在1952年创造生产新纪录运动中,鞍钢炼钢厂创造了超过当时资本主义国家水平的缩短每炉炼钢时间和炉底面积利用系数的新纪录,全厂职工于1952年12月2日写信向毛泽东作了报告。毛泽东于12月14日回信:

【“我很高兴地读了你们十二月二日的来信。祝贺你们在平炉炼钢生产上的最新成就。你们以高度的劳动热情和创造精神,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之下,创造了超过资本主义各国水平的炼钢时间和炉底面积利用系数的新纪录。这不仅是你们的光荣,而且是我国工业化道路上的一件大事。希望你们继续努力,为完成1953年度炼好优质钢的新任务而奋斗!”】

1951年12月13日,李富春给周恩来和毛泽东写报告,请求动员全国有关方面的力量帮助鞍钢建设三大工程,即鞍钢无缝钢管厂、大型轧钢厂和第七号高炉的建设工程。毛泽东于17日亲笔批示:

【“完全同意,应大力组织实行。”】

在毛泽东的批示精神鼓舞下,全国各地派遣了大批有经验的干部到鞍钢担任厂矿领导工作,有力地加强了鞍钢生产建设的领导。因此,鞍钢三大工程建设以近似跃进的速度建成。在三大工程即将投产之时,鞍钢全体职工写信向毛泽东报喜。毛泽东亲笔回信:

【“你们1953年12月21日来信收到了。鞍钢无缝钢管厂、大型轧钢厂和第七号高炉的提前完成建设工程并开始生产,是1953年我国重工业发展中的巨大事件。我向参加这项工程的全体职工、鞍山钢铁公司全体职工和帮助鞍山建设事业的全体苏联同志致以热烈的祝贺和深切的感谢。我国人民现正团结一致,为实现我国社会主义工业化而奋斗,你们的英勇劳动就是对于这一目标的重大贡献。希望你们继续努力,学习苏联先进经验,发挥你们的智慧和力量,争取更大的成就。”】

胡新民:毛泽东与“鞍钢宪法”

我国第一座无缝钢管厂——鞍钢无缝钢管厂投产

“鞍钢出了钢材,还要出人才。”鞍钢人在劳动中表现出来的社会主义积极性和技术创新精神引起了毛泽东的高度关注。

1948年11月,辽沈战役胜利结束。在鞍钢炼铁厂修理场担任配管组副组长的孟泰,不顾刮风下雪,跑遍厂区,并动员本组十几个伙伴,战冰雪,斗严寒,搜集废旧材料和零备件,在短短几个月内,就搜集了千种材料,上万种零备件,堆满了整整一间屋子,这间屋子就是后来誉满全国的“孟泰仓库”,为修复被战争破坏的几座高炉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1950年9月25日,孟泰作为出席全国工农兵劳动模范代表会议的主席团成员,在中南海怀仁堂受到了毛泽东和中央其他领导人的接见。1959年10月,他又参加了全国社会主义建设先进集体和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并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的光荣称号。毛泽东在接见他时对他说:

【“一个劳动模范首先要起三大作用,就是带头作用、骨干作用、桥梁作用。通过你们的作用把大家都带动起来。”】

孟泰说:

“我一定要把主席的话贯彻下去。”】

2016年10月21日,《工人日报》刊文报道:

【“孟泰是新中国第一代全国劳动模范。在‘孟泰精神’的鼓舞和带动下,鞍钢学先进、争先进蔚然成风。新中国成立以来,鞍钢累计产生各级劳模5700多人,其中有156人获得全国劳动模范和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光荣称号。”】

1953年,鞍钢机械总厂26岁的青年技工王崇伦创造了“万能工具胎”等胎具,解决了矿山凿岩机零部件加工中“拦路虎”的重大生产关键问题,被誉为“走在时间前面的人”。他一年完成四年的任务,成为全国著名的劳动模范。1954年9月,他作为辽宁省人大代表到北京参加全国第一届人代会,又被选为主席团成员,并在讨论宪法草案时作了大会发言。毛泽东对王崇伦的发言听得很认真,带头给他鼓掌。发完言后,毛泽东特别亲切、热情地把他叫到自己的跟前,握着他的手和他交谈,问他:

“你的‘万能工具胎,是什么样?你们鞍钢的生产很好吗?”】

王崇伦用手比划着告诉毛泽东:

“鞍钢工人当家作主了,生产热情特别高,钢铁产量早就突破了历史最高水平。现在,我们正在为完成第一个五年计划而奋斗!”】

毛泽东说:

“好啊,你们干的不错,你为国家作出了很好的贡献。”“你回去,要带动大家学技术、搞革新,为国家的工业化建设多作贡献。”】

胡新民:毛泽东与“鞍钢宪法”

1954年9月27日,工业劳动模范王崇伦(中)和农业劳动模范李友秀(左)和毛泽东在一起

毛泽东对鞍钢的技术专家很尊重。王之玺是著名冶金专家,恢复鞍钢的功臣。在1956年召开全国先进生产者代表会议时,毛泽东和中央其他领导人宴请一部分先进生产者代表。毛泽东向坐在旁边的王之玺仔细了解鞍钢的生产情况,并特地询问了转炉炼钢的工艺过程,询问了转炉和平炉各自有什么优点和缺点等问题。王之玺作了详细介绍。毛泽东认真听取后,对于当时钢铁冶炼界争论的“发展平炉好还是发展转炉好”的问题,没有发表任何评判性的意见。毛泽东的这种虚心请教、尊重知识、尊重专家的态度,使王之玺深受感动。

到1957年“一五”计划的最后一年,鞍钢生产钢291.2万吨,成为中国最大的钢铁基地。这一年,全国共生产钢535万吨,与刚解放时的15.8万吨相比,已有天壤之别。

毛泽东把鞍钢经验称之为“鞍钢宪法”

新中国成立初期,在工业生产的组织管理方面模仿苏联的办法,对快速恢复生产,医治战争创伤起到了很大作用,但水土不服的情况也日益显现。

1953年鞍钢的三大工程,都是由苏联提供设计及成套设备,由我国自行建设安装的。当时根据两国有关协议,大量的苏联专家参与到中国各个领域的建设。苏联为中国的工业化作出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是毫无疑义的。但是,苏联专家奉行的“马钢宪法”的企业管理模式,也与中国国情渐行渐远。“马钢宪法”是当时苏联最大的钢铁联合企业马格尼托哥尔斯克冶金联合工厂的管理办法,即实行集权化管理,搞物质刺激,依靠少数专家和繁琐的规章制度,不搞群众性的技术革命。这一管理规范在苏联得到了高度认可。

随着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快速发展,苏联专家在鞍钢执行的“马钢宪法”越来越不适应当时的情况。鞍钢干部职工对其引发的官僚主义很不满意。具有强烈创新精神的鞍钢人,实际上一直在设法突破“马钢宪法”的束缚。“一五”期间,鞍钢在技术创新方面取得丰硕成果。“两革一化”(技术革命、技术革新和合理化建议)活动不断深入,年平均提合理化建议19246件,创造价值939.5万元。实践证明了鞍钢探索的管理经验和群众性的“两革一化”活动的正确性,鞍钢上上下下因此而备受鼓舞。“一五”结束后,鞍钢作为中国最大的工业企业,形成了“两参一改三结合”的独特模式。“两参”就是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工人群众参加企业管理;“一改”就是改革企业中不合理的规章制度,建立健全合理的规章制度;“三结合”是指企业领导干部,技术人员与工人群众相结合。

鞍钢的经验引起了辽宁省委的重视。省委有关负责人于1959年9月开始到鞍钢蹲点总结经验,鞍山市委负责人也参与其中。经过几个月调研,写出调研报告。几经修改后,以中共鞍山市委的名义,报辽宁省委并由省委转报中央。

胡新民:毛泽东与“鞍钢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