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道远:“颜色革命”的新趋势新特征

“颜色革命”作为美国干涉别国内政、实现政权更迭的典型形式和政治手段,近期呈现出一系列值得关注的新趋势新特征,反映了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的新变化。要清醒认识“颜色革命”颠覆国家政权、造成政治动荡、阻碍国家现代化进程的重大政治危害,牢固树立底线思维和斗争意识,严格落实政治职责,扎实做好青年思想政治工作,加强网络治理和舆论引导,防范重大政治安全和意识形态风险。

 阚道远:“颜色革命”的新趋势新特征

“颜色革命”是21世纪以来美国对其他国家民主输出、更迭政权、实现战略目标的重要手段。从独联体国家和中亚地区蔓延开来的“颜色革命”,在多国造成了社会动荡、国家分裂乃至冲突战争的严重后果,威胁地区稳定和世界和平。近几年,特朗普政府和美国右翼势力大力推动“颜色革命”干涉他国内政、实行霸权主义,增加了我国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的程度,其新动向新变化新发展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牢固树立底线思维和斗争意识,防范重大政治安全和意识形态风险,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坚强政治保障。

一、“颜色革命”的新趋势新特征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的单边主义、霸权主义行径日益显著,在其大力支持和干涉下,数国出现“颜色革命”的苗头和风险。研究发现,除了屡试不爽的“老套路”外,美国助推的“颜色革命”又发明了一些“新花样”,进一步升级换代为“颜色革命”2.0版,呈现出值得关注的新趋势新特征。

1.从借助“街头政治”力量转向破坏宪法程序,直接扶植反对派上台

从近20年“颜色革命”的实践来看,以追求“正义”“民主”“自由”的名义,出资支持代理人,发动街头政治运动,推翻、颠覆原有国家政权,是美国等西方国家的行事规律和固定招数。[1](P29-38)的确,“街头政治”动员力度大、参与度高、冲击力强,舆论影响广泛,会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已经成为“颜色革命”的必经途径和不可或缺的催化工具。然而,“街头政治”的动员期和发酵期较长,一旦执政当局做好了应对政治突发事件的各项准备,采取强有力的管控手段,就会大大增加化解“街头政治”风波的机会,甚至使“颜色革命”中途夭折,难以实现海外势力颠覆政权的目的。因此,美国一方面继续策划、鼓动“街头政治”,激化矛盾、舆论渲染、推波助澜,另一方面则以更加粗暴和赤裸的方式作为替代方案,不惜严重破坏民主程序和宪法秩序,意图直接实现“变天”的政治目标。在委内瑞拉政治风波中,尽管存在现任总统马杜罗竞选舞弊的嫌疑,但是反对派一直拿不出强有力的证据,煽动的“街头政治”旷日持久,逐渐遭到老百姓的反感,恢复社会生活秩序成为大多数人的诉求。而此时,特朗普政府严重干涉委内瑞拉内政,置委内瑞拉宪政和法定程序于不顾,公然纠集多个国家直接承认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为“临时总统”,从政治上舆论上赋予反对派“合法性”,压迫委内瑞拉重新举行大选,使得政局更加扑朔迷离,政治危机持续升级,现政权被推翻的风险随之增加。美国的这一行径是对国家主权和国际法的公然践踏,在处理国内政治和国际关系问题上开了非常恶劣的先例,同时预示着“颜色革命”手段的升级和翻新,那就是美国完全可以把自己倡导的“选举民主”“程序正义”放在一边,只要有利于实现美国战略目标和国家利益,就可以肆无忌惮破坏法律、无视程序。由此,美国推动“颜色革命”的真实面目更加暴露无遗,给世界人民上了一堂生动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教育课”。

2.从利用内部矛盾转向加大政治经济制裁力度,刻意制造社会混乱

美国深谙“堡垒最易从内部攻破”的道理,通过扶植反对派,利用目标国内部经济政治问题,进行刻意渲染和炒作,进而操控舆论和民意,推动“颜色革命”取得成功。被美国利用的这些矛盾和“口实”一般包括经济运行困难、人民生活水平下降、高层领导腐败、政治权利得不到保障等。[2](P159-170)近几年,特朗普政府甚至失去了等待和利用内部矛盾发酵的耐心,奉行了一套更加直接和务实的做法,不遗余力从外部加大政治经济干预力度,最大限度造成实际困难,扼杀目标国经济社会形势好转的机会。美国对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等国进行了严厉的制裁,阻碍它们与其他国家进行贸易、投资等经济往来,禁止国际组织对这些国家的国际援助和人道主义援助,为反对派提供活动资金和各种支持,惩罚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包括限制出境自由和冻结海外资产),进一步恶化这些国家的政治经济环境,刻意制造社会混乱,加速“颜色革命”到来。在此过程中,美国政府或是不断在联合国推动制裁决议,或是与欧盟、美洲国家组织等联合行动,或是干脆一意孤行、单枪匹马,以美国国内法制裁目标国,玩弄单边主义和强权政治。其结果是,一些受制裁国家经济复苏乏力,老百姓生活艰难,执政压力加大,不稳定形势加剧。美国大使馆和驻外机构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不仅向驻在国政府不断施压,还与反对派积极接触,提供政治训练和实际指导,成为煽动“颜色革命”的海外大本营。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一针见血地指出:

【“在这个地球上,不会发生国家政变和‘颜色革命’的唯一国家就是美国,因为那里没有美国大使馆。”[3]】

可以预见,在美国内外协同发力,尤其是加大外部制裁力度助推“颜色革命”的攻势下,委内瑞拉、柬埔寨等国将面临更加复杂的内外环境。

3.从美国积极推动“颜色革命”转向“群狼战术”,联合多国集体施压促变

特朗普上台后,一方面声称“美国优先”,要求减少美国海外驻军和承担的国际义务;另一方面加大推动“颜色革命”和干涉主义的力度,尽管一再主张其初衷是“反对社会主义”、促进民主自由价值观,[4]实质上都是为实现美国战略目标和全球利益扩张铺路。其选择策动“颜色革命”的委内瑞拉、伊朗、柬埔寨等国具有比较重要的地缘政治价值,对美国的国家利益和国际形象意义重大。美国在不遗余力导演多国“颜色革命”的同时,召集、拉拢甚至恫吓其他国家与其组成“统一战线”,加大对目标国政府的孤立和制裁,以更加激烈的多国联合行动确保“颜色革命”成功。特朗普将是否支持其推动的“颜色革命”作为“选边站队”的重要依据,由此判断一国是属于“民主的西方联盟”还是属于其对立面,对不服从美国号令的国家,一律作为另类拉入“黑名单”。在委内瑞拉问题上,美国强压欧盟和美洲国家表态,支持反对派并制裁委内瑞拉政府,策动安理会通过决议,制造国际干预和紧张局势。美国政府甚至公开宣称,在政治干预解决不了问题的情况下,美国还将支持周边国家进行武装干预,不惜发动战争来实现“民主价值观”,穷兵黩武、破坏和平,彻底丢掉了“颜色革命”的最后一块遮羞布。由此可见,在意识形态和国家利益的驱使下,美国及其盟友逐渐发动通过国际联合助推“颜色革命”、实现全球扩张的行动。“颜色革命”将越来越摆脱单纯国内“自然发酵”和个别西方国家助推的状态,而日益成为大国博弈、不同阵营之间冲突甚至是代理人战争的角力场,“群狼战术”可能在国际政治中频繁出现、愈演愈烈,或将引发更大范围的国际冲突。

4.从网络动员转向网络功能“深度挖掘”,最大限度利用网络煽动“颜色革命”

21世纪以来,互联网作为推动“改朝换代”的工具,在“颜色革命”中的“孵化器”“助推器”作用越来越突出。尤其是发展中国家互联网普及率和青年网民人数不断增加,网络巨大的政治宣传功能和政治动员功能一再被“颜色革命”的实践所证实。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更加直言不讳地说:

【“中国将随着信息流通而民主化,我们要利用互联网把美国的价值观送到中国去。”[5]】

埃及、乌克兰、伊朗等国的“愤怒青年”被Twitter、Facebook、YouTube等社交媒体上传播的信息所感染和左右,进行网络集会、网络串联、网络请愿等政治活动,进而演化为直接与政府对抗的暴力行为,不自觉地充当了“颜色革命”的马前卒和排头兵,发挥了意想不到的政治能量。针对多国对互联网的依法治理和管控,美国出台“网络自由”战略,利用技术优势和网络“巧实力”推动政治变革和政权更迭。近几年,伴随互联网技术的革新,美国已经不满足于通过网络进行负面宣传“抹黑”目标国政府和领导人、帮助反对派动员串联和提供网络课程培训等经典做法,而是重点加强对互联网政治功能的“深度挖掘”,变出了若干新招数、新花样。美国出动网络黑客直接侵入目标国内网,进行信息窃取和病毒植入,瘫痪信息网络系统,同时为美国提供战略情报。通过网络游戏、网络视频、网络课堂等各种鲜活载体争取青年受众,隐蔽渗透西方价值观,“播下自由思想的种子,有朝一日结成‘和平演变’的花蕾”,[6](P179)逐步塑造思想文化意识,实行深度影响的网络意识形态战略。通过互联网大数据搜集和分析,精准掌握目标国社会心理和舆论动向,为左右心理、引导舆论提供技术支持,帮助反对派及时调整策略、改进战术。美国支持的基金会和非政府组织设立相关网站,使得反对派能够直接通过网站注册登录,直接与“颜色革命”的幕后推手联系,完成“定制任务”,获得资金支持,更加便捷高效和不露痕迹。长远来看,互联网的跨国性、渗透性以及在“颜色革命”中更广泛地运用信息化手段,将持续增加各国防范“颜色革命”风险的难度。

【本文节选自《“颜色革命”的新趋势新特征及其政治影响——兼论防范重大政治安全和意识形态风险》的第一部分,全文原载《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9年第7期,作者授权察网发布。

参考文献:

[1] 刘明主编.街头政治与“颜色革命”[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6.

[2] [美]杰拉尔德·瑟斯曼.西方如何“营销”民主[M].忠华,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5.

[3] Morales. I could closeUSembassy[N].Express,2013-07-05.

[4] The White House. Remarks by President Trump in 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EB/OL].https://www.whitehouse.gov/ briefings-statements/remarks-president-trump-state-union-address-2/,2019-02-06/2019-02-07.

[5] 国防大学,等.较量无声[Z].北京:国防大学信息管理中心,2013. 

[6] [美]理查德·尼克松.1999:不战而胜[M]. 谭朝洁,孔岩,等译.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88.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颜色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