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投降日,看《终战诏书》里令人发指的文字游戏

不知是出于多年“脱亚入欧”而不得的自卑心理作祟,还是出于对甲午战争以来中国积贫积弱的鄙视心理,经过长达四五天的讨论,日本军国主义政府还是决定把“米英鬼畜”(日本军国主义对美国、英国的称呼)放到“支那”和苏联之前。好好的一个投降公告,第一句话的短短几十个字里还要做了这么多的“文章”。事实上,在战时严格新闻管制的日本,别说一般民众,就是大多数军人和官僚,也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四国共同宣言”,纯粹是抛媚眼给了瞎子看。

日本投降日,看《终战诏书》里令人发指的文字游戏

八月十五日,是日本投降日。七十四年前的八一五,中国人民历经了十四年的艰苦抗战,在全世界反法西斯盟国的支援下,终于迫使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宣布投降。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发表全国广播讲话,宣读了《终战诏书》,正式接受美、中、英、苏四国共同发表的《波茨坦公告》,向同盟国无条件投降。

然而,围绕着《终战诏书》的起草和发表,却发生了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比如裕仁天皇过于文言的讲话不接地气,导致日本一般民众根本就没有听懂他老说了什么;又比如日本内阁对逐字逐句地讨论修改了四五天,最后却几乎没有一字提及“战败”“投降”。

这么一份可能是日本历史上最重要的正式文书,在扭捏宣布投降的正文第一段中就隐藏了多个不怀好意的文字陷阱,而其针对对象恰好就是英勇抵抗了日本法西斯十四年的广大中国人民。为了便于读者了解,我们先把这段文字和其不同版本单独列出来看看——

日文原版:朕ハ帝国政府ヲシテ、米・英・支・蘇四国ニ对シ、其ノ共同宣言ヲ受诺スル旨通告セシメタリ。

日文复文:朕使帝国政府、对米、英、支、蘇四国、旨通告受诺其共同宣言。

中文版本:朕已饬令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愿接受其联合公告。

这里特别要注明一下的是,“复文”是日语中的一种术语,指将日文的“汉文训读体”(文言文)书写的文本还原成汉文。《终战诏书》原文就是用的这种文绉绉的“汉文训读体”,所以复文文本最能体现日文原文的文义。

日本投降日,看《终战诏书》里令人发指的文字游戏

仍然称呼中国为“支那”

我们可以看到,虽然已经决定无条件投降,但是裕仁在《终战诏书》的日文文本中仍然公开称呼中国为“支那”。“支那”这个词作为中国的代称之一,原本只是中性化的词义,但是经过侵华战争时期日本军国主义的宣传,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了对中国极端贬义的蔑称。裕仁为首的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哪怕死到临头,仍然要在投降公告中占中国这点口头上的便宜,可以说是无耻至极。

这时候,有的人可能要跳出来说:当时的日本就是称呼中国为“支那”啊,这有什么不对啦?

那么,日本真的是不知道“支那”是什么意思的“傻白甜”吗?我们且看看日本政府当时发布的中文版本又是怎么说的——

朕已饬令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愿接受其联合公告。

对比原版,我们不难发现——日本官方发表的中文版本文书中,已经不动声色地将“支那”改为了“中国”。如果起草《终战诏书》的日本官僚没有意识到“支那”的敏感性,又何必在发布中文版时多此一举,把“支那”改回“中国”呢?

这里顺便说一下《终战诏书》的起草过程。1945年8月10日,由日本天皇裕仁以口语口述,内阁书记官长迫水久常记录并起草了初稿。后来经过了汉学家川田瑞穗、田尻爱义的润色,又交由日本内阁会议全体讨论修改之后,才形成了8月15日日本全国广播放送的终稿。可以说,其中的日文、中文两版文本,都是经过同一批具有深厚汉学功底的日本官僚反复斟酌决定的。

写到这里,我们好像看到了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坐在了日本皇居的“玉座”上,正对着NHK的麦克风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总算被儿子打了,现在的世界真不像样……”于是也心满意足的得胜的走了。

直到1946年,日本才通过外务省公文《关于避免支那称呼事宜》正式禁止了这一蔑称——“查‘支那’之称素为中华民国所极度厌恶者。鉴于战后该国代表曾多次正式及非正式要求停止使用该词,故一律不得使用该国所憎恶之名称。”

调整美中英苏四国的顺序

第二个幺蛾子还是出在这短短的正文的第一段文字,文中调整了发表《波茨坦宣言》的四国顺序。

朕ハ帝国政府ヲシテ、米・英・支・蘇四国ニ对シ、其ノ共同宣言ヲ受诺スル旨通告セシメタリ。

裕仁讲话里提到的“共同宣言”指的是美、中、英、苏共同发表的《波茨坦宣言》。众所周知,1945年7月,苏、美、英三国首脑和外长在德国波茨坦举行会议,会议后发表《波茨坦宣言》,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中国虽未参加会议,但在公告发表前也通电征取了中国的同意,以美、中、英三国政府公告形式共同发表。苏联则是出于各种考虑,到了8月8日之后才宣布加入该公告。

所以名为《终战诏书》的日本无条件投降公告,所提及战胜国的正确顺序应该是美、中、英、苏,而非“美、英、支、苏”。

不知是出于多年“脱亚入欧”而不得的自卑心理作祟,还是出于对甲午战争以来中国积贫积弱的鄙视心理,经过长达四五天的讨论,日本军国主义政府还是决定把“米英鬼畜”(日本军国主义对美国、英国的称呼)放到“支那”和苏联之前。好好的一个投降公告,第一句话的短短几十个字里还要做了这么多的“文章”。事实上,在战时严格新闻管制的日本,别说一般民众,就是大多数军人和官僚,也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四国共同宣言”,纯粹是抛媚眼给了瞎子看。

我们这里再将《波茨坦宣言》的中、英、日三种语言的文本作为对照,和上面的《终战诏书》比较一下,看看正确的文章第一句话应该怎么写!

余等:美国总统、中国国民政府主席及英国首相代表余等亿万国民,业经会商,并同意对日本应予以一机会,以结束此次战事。

We-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the President of the National Government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nd the Prime Minister of Great Britain, representing the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our countrymen, have conferred and agree that Japan shall be given an opportunity to end this war.

吾等合衆国大統領、中華民国政府及「グレート・ブリテン」国総理大臣ハ吾等ノ数億ノ国民ヲ代表シ協議ノ上日本国ニ対シ今次ノ戦争ヲ終結スルノ機会ヲ与フルコトニ意見一致セリ。

日本投降日,看《终战诏书》里令人发指的文字游戏

第二历史档案馆馆藏《波茨坦宣言》中文抄录副本

日本投降日,看《终战诏书》里令人发指的文字游戏

《波茨坦宣言》英文版

 

 

 

 

 

 

附:
《终战诏书》中文版全文

 

 

 

 

 

朕深鉴于世界大势及帝国之现状,欲采取非常之措施,收拾时局,兹告尔等臣民:

朕已饬令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愿接受其联合公告。

盖谋求帝国臣民之康宁,同享万邦共荣之乐,斯乃皇祖皇宗之遗范,亦为朕所眷眷不忘者;前者,帝国之所以向美英两国宣战,实亦为希求帝国之自存于东亚之安定而出此,至如排斥他国之主权,侵犯他国之领土,固非朕之本志;然交战已阅四载,虽陆海将兵勇敢善战,百官有司励精图治,一亿众庶克己奉公,各尽所能,而战局并未好转,世界大势亦不利于我。加之,敌方最近使用残酷之炸弹,频杀无辜,惨害所及,实难逆料;如仍继续作战,则不仅导致我民族之灭亡;并将破坏人类之文明。如此,则朕将何以保全亿兆赤子,陈谢于皇祖皇宗之神灵乎!此朕所以饬帝国政府接受联合公告者也。

朕对于始终与帝国同为东亚解放而努力之诸盟邦,不得不深表遗憾;念及帝国臣民之死于战阵,殉于职守,毙于非命者及其遗属,则五脏为之俱裂;至于负战伤,蒙战祸,失家业者之生计,亦朕所深为轸念者也;今后帝国所受之苦固非寻常,朕亦深知尔等臣民之衷情,然时运之所趋,朕欲忍所难忍,耐所难耐,以为万世之太平。

朕于兹得以维护国体,信倚尔等忠良臣民之赤诚,并常与尔等臣民同在。若夫为情所激,妄滋事端,或者同胞互相排挤,扰乱时局;因而迷误大道,失信义于世界,此朕所深戒。宜举国一致,子孙相传,确信神州之不灭。念任重而道远,倾全力于将来之建设,笃守道义,坚定志操,誓必发扬国体之精华,不致落后于世界之进化,望尔等臣民善体朕意。

裕仁

昭和二十年八月十四日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中国历史研究院”,原标题为《【日本投降日】看<终战诏书>里的文字游戏》,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日本投降日】看《终战诏书》里的文字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