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蒙 | 政宣武攻双报捷,稳定民心驱“蒋钞”——解放战争后期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的货币决战(三)

向解放区进攻的国军对待解放区人民比日寇还凶残,抗战胜利不久晋冀鲁豫解放区禹县以北之盱花台区被国军包围,国民党军队当场枪杀我区长以下政府工作人员22人。该县文殊店区被国民党军占领后,有40余名妇女被强奸,50余头牲畜被抢走。自1946年国民党军队重点进攻开始,国民党党政军民机关组成的征派机关——军民合作站,向各村征派灯料、柴、菜,猪、鸡蛋、油等军用日用品,按官价给钱(低于市场价二分之一),也因此带来巨额的法币。以晋冀鲁豫解放区为例,郓城、巨野两县,在不满三个月中,至少发出法币十五万万元以上。

“没有枪杆子是没有货币市场的,仅有军事政治的优势还不等于货币占优势,要货币占优势必须有物资的支持,与统一的货币政策指导。”共产党人对货币的认识与“真理在大炮射程范围之内”,有异曲同工之妙。货币的本质是流通,必须有强大的军事开疆辟土打开流通市场;有了市场还必须有足够的物资支持;有了物资必须有正确的货币政策指导,三条缺一不可。

阿蒙 | 政宣武攻双报捷,稳定民心驱“蒋钞”——解放战争后期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的货币决战(三)

法币(图片来源于网络)

初战

对于离大后方近的长江下游一带,国民党政权拼命压低日伪发行的伪“中储券”币值。伪“中储券”发行额为46618亿余元,实际流通还远远超过此数。除伪中储行清理债权收入外,其各行处库存黄金、白银和全部资产的收入,以及两区物价水平,则伪“中储券”与法币的兑换率,估计约为80:1,而国民党政府压低至200:1。国民党政府仅从兑入41401亿元的伪“中储券”中就赚取黄金30万两。(1) 一时之间党国大员“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到南京、上海等地利用法币与伪币的币值差大肆收购资产,大发横财。

在远离大后方的华北,国民党又创造了战争史的奇迹——在侵略者投降后宣布侵略者发行的货币合法流通,放任侵略者套取本国人民财富,其目的是为了防止靠近日占区的解放区货币抢占市场。抗战结束初期,国民党宣布日伪发行的联银币与法币等值使用。原本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传出后,敌占区商民纷纷抛出伪钞购进货物,形成伪钞一度狂跌。青岛洋布价每匹高达十万四千五百元,益都小麦每斗价达五千元以上,某些商号甚至拒收伪钞。为了等待、配合国民党接收,防止解放区货币抢占市场,日寇廉价大量抛出物资。青岛九月一日洋布每匹落价至八千三百元,小麦每斗跌至三千元。(2) 物价的下落也就意味伪钞币值的上涨,正常情况都是战败国币值一落千丈,伪币没有出现此种状况是由于国民党的“配合”——让日寇发行的伪币继续流通,“投之以李”日寇抛出物资提高伪币币值等待蒋介石政权的接收,防止解放区货币占领市场。在山东解放区国民党用飞机运来大量法币,又在济南大量印刷面值一千元、伍佰元新法币,但因为前期与日寇合流的无耻行为以及抗战八年滥发法币引发的巨额通货膨胀,法币在敌占区人民面前还不如伪币,人民拒绝使用法币。国民党为了维护法币的信用只得改变货币政策,强压伪钞。最初宣布法币一元折伪钞五元,接着宣布法币一元折伪钞十元,1945年11月又宣布法币一元折伪钞二十元,同时宣布伪钞在十二月底以后停止使用。敌占区物价飞涨(1945年10月底七天内金价由十八万涨至四十二万元),(3)结果商人存货,不存法币、伪钞 。

大量印刷法币是为了套取根据地物资。抗战胜利后,国共进行了和平谈判,解放区干部对和平过于乐观而产生了“和平思想”,没能继续坚决执行抗战时期的财政经济、货币政策。在货币政策上产生“向法币看齐”“高物价政策”等错误观念。解放区内大量农产品被套取。国民党特务也到处散播“八路军印刷一万五千元一张大票,同伪钞一样。八路军快败了”“八路军被赶到苏联去了,票子不能用了”等谣言。造成人心不安,老百姓对本币(解放区货币)采取怀疑态度(存货不存钱,或以货易货)。国民党军事行动也与其货币政策相配合。

阿蒙 | 政宣武攻双报捷,稳定民心驱“蒋钞”——解放战争后期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的货币决战(三)

淮海战役期间我军给从包围圈里逃出的大娘饭(图片来源《淮海战役图片集》)

向解放区进攻的国军对待解放区人民比日寇还凶残,抗战胜利不久晋冀鲁豫解放区禹县以北之盱花台区被国军包围,国民党军队当场枪杀我区长以下政府工作人员22人。该县文殊店区被国民党军占领后,有40余名妇女被强奸,50余头牲畜被抢走。自1946年国民党军队重点进攻开始,国民党党政军民机关组成的征派机关——军民合作站,向各村征派灯料、柴、菜,猪、鸡蛋、油等军用日用品,按官价给钱(低于市场价二分之一),也因此带来巨额的法币。以晋冀鲁豫解放区为例,郓城、巨野两县,在不满三个月中,至少发出法币十五万万元以上。⑷

国军在市场上半抢半买。强迫各县镇原有商号重新登记后,一律强迫营业。买东西随便少给钱,几十斤的大猪就给一两万法币(济宁解放区一石小米3000冀钞,1946年1冀钞:4或5法币),见东西就买。据八分区的材料,1946年自内黄和韩村向清丰一带两路进攻的敌人,在十七天内每个国军士兵即奖了法币十二万元,如按二万人计,即有二十四万万元,所以不论城市和乡村,只要是“蒋军”住过或路过的地方,就留下大量法币。还利用随军商人用法币在占领区大量收买盗取重要物资,如粮(米、麦为主)、棉、土布、木料、牛等。将美国香烟、白糖等高价卖出,以此支持法币币值。

国军利用军事手段抢占解放区集贸市场,占领物资集散地,杀害我解放区工商局干部。寿张县工商局干部宋为收同志,国民党军队进犯冀鲁豫解放区时,在黄河南小路口一带坚持斗争,被还乡团捕去杀害。抢占集市后利用地方的恶霸、流氓恢复封建的包集制,掌握市场交易,强迫使用法币,破坏原来经济秩序。

对冀钞严厉取缔,宣布使用冀钞千元以下没收,千元以上者枪毙。晋冀鲁豫五分区青梱集两个商人用冀钞被枪毙,曹县两家商号因为使用冀钞被封。为了法币流通不论是国军,还是党政人员或还乡团,到处检查,禁止冀钞流通。

利用摊派讹诈,迫使群众物资上市和紧缩筹码,这是国民党政府支持法币的又一种办法。据五分区的报告,自1946年9月至年底。敌占区每亩地巳派款万元以上(柴草实物除外),派差出车每次至少花一、二十万元,才能被放回来。凡是国军住过的地方,每家都被罚过,最少十万元以上,多者二百余万元。在年底时五分区敌占区已有百分之二十以上的群众陷于饥寒状态(严重的地区则达百分之五十上)。穿着夏衣过冬,在草堆上睡觉。还有数不清的苛捐杂税。如包集收税,招待费(每次十万元以上),借款、慰劳捐(大商号五万、小商号一万)。照相费(巨野每人要照相办理身份证一千元)。⑸ 法币在解放区的全部发行过程,就是残酷的掠夺过程,是蒋介石对解放区全面进攻一部分。解放战争初期解放区财政、金融政策也犯了很大的错误。

以晋冀鲁豫解放区为例。抗战胜利解放区人口面积扩大,但财政收入并未作正比例增加,而军政开支则因人员增多和一部分干部要求提高待遇而加大很多。财政入不敷出,不得不依靠透支解决困难;发行用途除透支外,其余未能很好投入生产,致使本币购买力日趋降低。

在贸易政策上,国共和谈,根据地财经干部产生不切实际的“和平思想”。因之对外统治采取放任,对内市场取消管理,并一度取消管理机构,致使解放区物资无计划的外流,由于国民党区物资困难,物价高昂,国统区一般工业原料限制外出,入超空前增多(主要是奢侈品、消耗品等大量输入),以致解放区对国统区形成大量的贸易入超。各解放区公营公司、商店、机关、部队、生产部门的巨大资金,几乎全部经营商业,因而到处争先恐后吸收各种物资,光买不卖,抱着屯积居奇、制造高价、投机盈利思想,造成市场上求过于供。

货币政策上,以为和平将要到来,本币将要收回,若收回时本币法币定为一比一的比值,群众实在吃了大亏。为了避免群众损失,而印刷大额钞并在短期发行,对本币的独立性产生动摇。美帝国主义为了推销货物寻找市场及支持法币,美货必然会大量流入解放区,因此估计法币趋势上涨,本币市场可能缩小。“蒋区”物价高,商人多带法币换成本币再吸收物资,致使冀钞币值下跌,法币币值升高。1946年8月冀钞、法币之比为1:3或1:4。九月则为1:0.25(晋冀鲁豫三五分区)。⑹

边区干部对于冀钞信心不足,自己使用法币,甚至部队在解放区也使用法币。右倾怯敌情绪,对于游击区工作不敢坚持斗争,放任交给国军,产生了很坏的政治影响,老百姓说:“看八路也不是占地盘、坐天下的派头,连票子也花不开。”法币在解放区大量流通。

国民党还在平津等地大量伪造解放区货币,破坏我解放区金融。以晋冀鲁豫解放区为例,国共和谈期间国民党方面在安阳一地发行的假票达25万万之多;1947年2月下旬,冀南银行在邯郸进行了10天的统计,几乎每一宗的收入款项中都能发现假票,而且数量很大,平均占所收款总额的1.5%。到1947年底时,冀南银行总行收缴的假票种类多达93种,其中冀钞63种、鲁钞(晋冀鲁豫解放区山东部分发行的货币)30种。

由此带来解放区物价暴涨。第一次始于1946年四月下旬,至五月上旬涨到顶点,二十天左右的时间,一般物价均上涨一倍至一倍半,盐每斤由八十元涨到四百元,麦子由七百元涨到四千元,土布每尺六十元涨到四百元,棉花每斤由二百六十元涨到二千元;第二次始于麦收后的六月下旬,第二次敌进攻时,根据晋冀鲁豫一、六、七三个分区统计,面粉、布、盐平均上涨指数为百分之二百六十五点七,即一倍半强。 上涨规律由战区逐渐向后方波动,时间一般是七天至半月即平稳至七月下旬末才稍现稳定。涨价不是曲线,而是直线式的、跳跃式的暴涨。解放区物价的暴涨说明战争初期国民党货币战手法虽然很无耻但是有效,国民党政权不是没有明白人,“拳打南山猛虎,脚踩北海蛟龙”,打败一头猪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出现的问题不仅仅是晋冀鲁豫解放区存在,很多解放区都存在。

阿蒙 | 政宣武攻双报捷,稳定民心驱“蒋钞”——解放战争后期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的货币决战(三)

1946年8月15日冀南银行在邯郸召开经理会议,参加会议同志合影。(图片来源于 《冀南银行》)

高筑墙

面对严重的经济危机,冀鲁豫边区行署、军区和第7纵队联合发出紧急通知,决定采取5项措施平抑物价:一是财政部门要努力开源节流;二是冻结党政军民机关存款,停止瑞华银行发放贷款;三是公私企业停止到市场收购物资;四是机关、部队、合作社、公营商店及部队供给部门停止在市场上收购物资;五是严格市场管理。这些措施实施后,到8月下旬,有效地制止了物价的继续暴涨。行署又发出通知,解除冻结存款,恢复了商业正常经营。这只是暂时的解决物价暴涨的手法,想要赢得货币战的胜利必须改正以往错误的财政、货币政策。

同年8月27日晋冀鲁豫解放区副主席戎伍胜(赖勤同志牺牲后任冀南银行行长,还任晋冀鲁豫解放区财政厅厅长、财经办事处副主任等职,极有能力的复合型人才,又名戎子和。)在第二届扩大的区行经理会议上决定:“扩大本币市场,缩小法币市场,对法币采取坚决打击的方针。货币市场大体上有三种形式:“①本币市场;②法币市场;③混合币市场。对这三种货币市场,我们采取不同的办法;对法币占优势的市场,采取平衡;对法币本币平衡的市场,争取本币占优势;④对本币占优势的市场,争取彻底肃清法币。法币不准在市场行使,为了便于商民贸易“在邢台、邯郸、南宫、济宁等内外贸易中心地,交易所继续试办,这主要是在寻求有利地位,创造一些经验。”但“交易所,必须由银行掌握,在某些地区,可以与工商局配合。在没有交易所的地方,可以通过银行挂牌兑换,牌价不要离市价太远,要适合实际,不使造成黑市。”⑻货币本身是不会作战的,必须借助贸易进行。戎伍胜决定银行与工商局互相配合进行货币战,必须指出:解放区工商局担负着解放区除财政部门以外的全部财经任务。包括公私营工商业的领导和管理、农村集市贸易管理、货物出入境管理、稽征工商业税、武装缉私、银行业务(钞票印制、金库、信贷和统一市场货币)等任务。规定:解放区内部工商、农业税收一律收冀钞;解放区部队、政府、公营单位在解放区内部不得使用法币。

1946年9月13日国军全面进攻解放区,晋冀鲁豫党、政、军机关主动撤离菏泽。边区工商局第一步撤到了郅城县北部农村,后北渡黄河,先后住在寿张、阳谷、朝城一带的农村,继续领导指挥全边区的经济斗争。9月16日发出《关于目前对敌经济斗争的补充指示》,明确指出:加强黄河南地区的斗争。组成黄河南北两套班子,积极开展游击战争,坚持做到“县不离县、区不离区”。武装保卫冀钞市场。

美国学者肯尼迪在其著作《大国的崛起》中说,“大国的崛起靠的是高关税、高劳动生产率和高储蓄率。”高劳动生产率即高效的创造财富;高储蓄率即多积累,少消费;高关税即意味着高贸易壁垒,保护本国民族工业的发展。

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解放区全面开始“统货”——解放区内部统一货币,排除法币。“统货”第一条即是对解放区能生产的商品、非生活必需品征收高额关税,如布匹、香烟、白糖等;对解放区必需的药品、军工原料、武器等免税进口。解放区出产的粮食严控出口,必须出口的征收50%的“关税”。1947年1月3日晋冀鲁豫党委根据已经损失4000万斤粮食的严重情况,作出了护粮决定,规定恢复抗战时期发动群众户藏粮或小组藏粮办法和随征随用办法,“深挖洞,广埋粮,不给鬼子留下一颗粮。” 把护粮斗争作为游击区主要任务之一。决定:凡征起之公粮,一定要坚持秘密分户或小组存放,由群众自己秘密埋藏(能做到与民粮混合存放更好)。⑼ 这一斗争的开展,大大减少了公粮和民粮的损失。

为了不让国统区奢侈品、假币入境,加强缉私工作。解放战争初期我解放区与国军占领区犬牙交错,以齐禹县工商局为例其所辖地区从铁匠庄、豆腐窝,北边从油坊、华店,西至袁营、菩镇等地,长达200 余里。尤其东边和北边的一、二、四区是缉私的重点。在这么长的封锁线上,单凭工商人员力量是不够的。由工商干部牵头,各区组织缉私力量,在边沿区划分了封锁线,并设立检查站,成立缉私队。在民兵中选择优秀分子组成一只半脱产的武工队进行缉私,保护我根据地物资不被敌人抢掠和套购,打一场反资敌的人民战争。四区区委书记倪建华同志,经常带领干部和民兵主动出击,进行缉私活动。

根据群众缉私提奖30%的规定,所得奖金除按事务所标准交伙食费外,50%按人分配,40%以旺补淡,10%评奖分配。滑县工商局丁栾事务所所在地的丁栾集民兵,刚开始发动不起来。后来看到小上官村缉私组连续查获十多起走私漏税案件,本村和个人获得了一定的经济利益。工商局还从所得提奖中为上官村民兵购置了新服装。区武委会看到通过缉私活动活跃了民兵工作,也很高兴。又给小上官村缉私队补发了四支枪和一部份子弹、手榴弹。丁栾集民兵看着别的村的民兵拿着新枪、穿着新衣服还能获得经济利益,缉私的积极性也增强了。缉私队不仅缉私还担负战斗任务。

一次缉私中,大夫营的民兵缉私队被国军包围。李继厚同志在战斗中临危不惧、英勇战斗,在突围时,不幸中弹,右臂被打断后以致终生残废。1948年6月间,敌军王三祝3000余人奔袭我长垣县城,为了使县直机关安全转移,晋冀鲁豫沙区工商局缉私队在县城阻击敌人,经激烈战斗后撤到城北十余里的落陈屯又被敌人包围。指导员阎英带部队继续保护县直机关转移,队长李改生带领一个分队坚守住一座大院,与敌浴血奋战数小时,最后除少数人冲出重围外,李改生等同志全部壮烈牺牲。

禁止非生活必需品入境,我方必须有替代品。晋冀鲁豫裕华烟厂在聊城东关太平街,是我解放区最大烟厂,所产金钟牌纸烟驰名全区。其原料大多来自敌占区,为了与国民党政权争夺原料,也为了销路,制作了一个非常优秀的广告。

【“八月里菸叶黄,指望菸叶换食粮;蒋美烟多汹涌,本地菸叶要遭殃;叫老乡不用愁,这边菸叶销路畅;本公司要收买,扶持生产是主张;称公道现钱交,一般价格要高昂;老乡们你想卖,有句话儿听端详;不要晒好好薰,薰得菸叶发金黄;卷成烟味道好,抵制敌烟有力量;本公司住聊城,太平大街运河旁;啥时送啥时收,早晚不误多相当。”】

收菸叶的地点、烤烟方法等与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结合在一起,极其优秀的公关策划。

对于国民党伪造的解放区货币,各解放区在抗日战争时期都有成熟的反假币经验。除了加强缉私,印刷时在钞票上设立暗记。设立反假币训练班,提高政府工作人员鉴别假币的能力;在集贸市场由工商、银行工作人员教给群众如何鉴别假币。对于误收到假币的群众先教育后没收;对于故意携带假币搅乱我金融工作的按数额处以徒刑直至枪毙。同时加强对群众的教育工作,使群众认识到法币的危害。

阿蒙 | 政宣武攻双报捷,稳定民心驱“蒋钞”——解放战争后期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的货币决战(三)

冀南银行发行的冀钞(图片来源于网络)

统货

地道不仅能藏粮食,也使党在游击区的工作能够坚持下来。农村中的集市贸易成交量大,为了本币占有优势必须掌握集市;掌握集市必须把交易所控制在党领导下,交易所通过本币成交是物质支持本币的有力武器,交易所是党深入群众的下层经济机构,它是一切商品交换的咽喉。

晋冀鲁豫解放区五分区是深入敌后的一个游击区,国军反复扫荡,许多主要市场都成了法币本位。解放区财经人员在集贸市场摆两张桌子,简易的交易所便建成了。在集贸市场上用法币在市场上兑冀钞,规定:农产品棉、粮交易必须通过冀钞交易;法币不合法,禁止流通,征款税收一律用冀钞,并在各个集市上设帐桌(即交易所),自1946年正月15日开始,一切交易经交易所,非冀钞不准成交。群众存的冀钞便大量上市,砖庙集第四个集时估计市场有20万冀钞。

占领集市后必须对集市加以改造,其中以交易员为重点,交易员又称牙纪或斗官。民主政府成立以前归行会管理。旧牙纪人员多由一些游手好闲的人担任,其间不少是地痞流氓。这些人把持集贸市场交易,除了收取行佣(交易费)外,还进行投机倒把,欺行霸市,敲诈勒索,买空卖空。解放区占领集市后先撤换了一批人,在集市上正式成立交易所,负责管理集市交易。交易员由交易所主任呈县工商局选任。交易费规定:粮食、棉花、土布按交易额抽5%。牲口按交易额抽1%。各项手续费,除土布由买方交纳外,其余均由卖方交纳。交易费70%归各行人员分配(包括司帐员、管理员、交易员)。集市内交易,均由买卖双方自由成交,交易员不得强买强卖。降低交易成本,等于活跃市场也等于扩大本币流通范围。游击区集贸市场还需注意国军的扫荡,国军、还乡团抓我工商局干部时,便转入地道继续与敌人战斗。

晋冀鲁豫解放区成武县工商局局长刘升同志(兼任县长)在成武县境内带领群众与游击队坚持斗争。1948年5月22日凌晨,刘升同志带领20余人插到成武县与单县边境的王庙村,上午8时被敌人包围。刘升同志与朱区长被迫转入地道坚持斗争。由于国民党特务的告密,敌人找到了地道的出入口,放火、放烟,转入地道斗争的同志们顽强抵抗,击毙数名国军。到下午两点左右,大部分同志壮烈牺牲,其余的同志也已弹尽粮绝,冲出地道与敌人拼杀,周化宇、朱广彬、王瑞林等同志当场壮烈牺牲,刘亚民同志自杀。刘升同志身负重伤被俘,敌人把他押到成武县城,用棍棒打、灌辣椒水、坐老虎凳,受尽各种酷刑,宁死不屈,敌人无计可施,最后秘密将他活埋。因为党政干部不怕牺牲坚持在敌占区工作,群众看着八路不走了,只用了三天时间,即由法币市场变成冀钞市场。敌占区只要开展地道作战,党的工作都能坚持下来。

大力开展贴近群众的宣传教育工作,把宣传法币危害与诉苦活动结合起来,启发教育群众。首先计算“蒋匪”军进占以来一、二年匪钞物价涨了若干倍,现在咱们这里有多少匪钞,群众吃了多少哑叭亏;如不禁止,群众又将吃多少亏。再进而结合群众运动的发展,在诉苦当中,诉说匪钞跌价自己吃了多少亏,划分阶级时,把匪钞划到“蒋匪”、奸霸、地主方面去,把冀钞划到贫雇阵营中来。现实教育了人民,国军在解放区的烧杀抢掠,使老百姓认识到“蒋该死活不长”,都拿“蒋军”和日本鬼子比。群众说:

【“老蒋是大恶霸,他的兵杀咱,他的票骗咱,匪钞是恶霸逃跑的路费,村里的小蒋介石欺负咱,穷人要和老蒋小蒋的一切分家。八路军政府为咱穷人,八路军的票子也为咱穷人做生产跑生意。”】

晋冀鲁豫党组织随即抓紧机会向群众宣传“这地方是解放区的,我们决不搬走,敌占不长,谁要用法币仇货,谁就犯法”。在实际排法过程中,各区采用各种不同的办法机动灵活的排法。

晋冀鲁豫解放区八分区统货与群众利益结合起来的方法。所属六个县,在1947年一月间曾有五个县城(濮、观、清、南、内)被国军一度侵占,这几县都是老区,除少数奸商和唯利是图的商贩外,大部群众都珍重冀钞,仇恨法币、只是被胁于敌人的暴力淫威,不敢不用他的票子。这些地方很快就被我军收复后即布告禁止使用“蒋币”,在旧历正月十五进行统货时,规定了五天的兑换期,并限自旧历正月十五日至二十日按规定价格(本币一元比“蒋币”十元,当时黑市为一比五)自行向银行兑换。同时宣布准予自由组织输出法币,换回有用物资。群众由于牌价太低,虽明知“蒋钞”不合法,也不去兑换,在五天中六个县份每县兑入数至多不超过三百万元。

儒家最推崇中庸,因为中庸最难。纠正了过去对法币的姑息态度,却又产生了过“左”的偏向,把对法币的敌性观念,迁怒到手持“蒋钞”的群众身上。如大桑树的统货,上午宣布禁止流通,下午即进行没收,共没收了二百多万元,群众一哄而散。濮阳进行统货也规定五天的兑换期,当时黑市为一比五,而牌价第一天就定为一比十,第二天又复涨至一比十二点五,结果虽兑了一千四百二十九万五千元,但却大部是中小商人与基本群众的。采用翻箱倒柜包围搜查道口等办法,八分区在楚旺集上使用跟踪追击的方法。初一宣布禁止使用,群众便拿到暗室成交,即跟着没收,群众吓跑到野外交钱,又追至野外没收,群众便拿回乡村,又追入乡村没收了两宗,便不见了“蒋钞”。宣布统货胜利,其实群众把法币藏起来,甚至埋在地下。这时便有投机商人到乡下收买,形成“蒋钞”黑市,结果商人沾了光,群众感激商人,却对政府不满,产生了极坏的政治影响。

黑市被发觉后,八分区党委研究认为既有黑市,必有法币,结论是法币肯定没有肃清,于是带领各县区党群干部,深入每一个村子开群众大会,宣传号召如有遗留的法币,可由各村自己集合起来,绝不没收或强制兑换,由银行负责开具携带证,带赴“蒋区”换回有用物资。

清丰县五区仙庄集附近各村,以村为单位,把该村各户所有的“蒋钞”,如数交给该村的负责干部,由该干部分户登记数目,集中起来总共是七百三十万元,交给该集的福聚恒草帽辫庄,到河南禹州运回中药出售,售得冀钞算成帐,按“蒋币”二元折本币一元,仍由各村各户照原交“蒋币”数折价领回,群情欢腾。 福聚恒辫庄除川资运费开销外,因为该号也有“蒋钞”,这买卖算是捎带的不另抽手续费与酬谢。

清丰县三区王毛集附近各村是全村开群众会,各户自动报出所存“蒋币”数额,自愿的结合小组,各组再选举老诚可靠有办法的人到清化贩回农民必需的竹货,计有王毛集三个组,王毛孙四个组,大王家五个组,柿园七个组,共集中了“蒋钞”五百多万元。据王毛孙村王秀夫组之调查,该组共十二家,集合法币二十七万元,选举孙贵胜、孙培强、赴清化推运竹货,推回粪条八十三个、鞭杆一百五十根、竹筛子二十二个、笆子一百个、筷子十二把,竹箅子五捆(因带的“蒋钞”少),来回化时十人天,到家共卖冀钞十三万五千四百五十元,除在家赶集卖货开销本币四千元外(来回路费是在二十七万元“蒋钞”内开支的),净得冀钞十三万余元,约“蒋币”二元折合本币一元,较当时黑市价一比五多得二倍半,若以我银行兑换价一比十则多得五倍。⑿

这样在乡村里把所有遗留的“蒋钞”一点一滴的都集中起来,组织输出,既换回了有用物资,又结合着群众利益,而最终把“蒋钞”全部彻底的肃清了。八分区总结:

【“分期分阶段统一货币的办法,是姑息法币,片面和表面的为群众设想,不可能迅速而彻底的肃清‘蒋币’。突击性的禁用、清剿、围歼、强制兑换及没收等硬打强压办法,至多也只能使‘蒋币’流入农村,埋到地下,也不能彻底肃清。最有效的作法是结合群众利益,为群众想办法,替残存‘蒋币’谋出路,具体帮助组织输出,才是正确的群众路线,才能把‘蒋币’迅速而彻底的肃清。”】

在“排法”中,共产党人利用阶级分析法这个法宝,分析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对待不同人群持有的不同态度。中小商人及基本群众,在政治上依靠党,所以在经济上他们是冀钞的社会基础,这些人所存的“蒋钞”,大都是在敌人武力统治下,被迫使用,或为生活所迫不得已而从事经济活动落于手中者,故他们手中所持有之“蒋钞”是受敌人经济蹂躏后的标志。对这些人采取多加教育,启发他们的政治觉悟,使之成为反“蒋币”斗争中之有生力量。而反动地主与投机商人。他们在政治上依靠国民党,在经济上也依靠“蒋钞”发财,贩卖仇货,盗取群众物资之狗腿子等都是于他们有利的,这些人是法币的社会基础,国军走后他们是变天思想的传播者,是支持“蒋钞”黑市,散布“蒋钞”影响的力量。做法上对前后两种人要有严格的区别,处理时对前者要宽,对后者要严。发动群众控制这些地主投机商人。

冀鲁豫道口镇的方法是“连打带吓唬”。先沿街贴布告、条示、标语、召开商人大会,老百姓手中的法币毕竟是少数,大多数集中在商人手中。说明解放区的统货办法、兑换期限、牌价及违法之罚则,并准自由携带外出,使得家喻户晓。期满后,组织工商、民兵、妇女组织、儿童团上街检查。第三天召开二次商人大会,严厉重申肃清法币之决心,并揭发了某些奸商秘密以“蒋钞”成交的鬼办法,法币开始外流,到统货期限结束后,派人在城门、河口站上岗、到各商号里翻箱倒柜,实行了一次清剿。午后召开第三次商人大会,当众处罚了违法商人,并叫他在大众面前悔过,于是一般商人自知理亏,面面相视急于寻找出路,这时工商局又及时宣布了对违法使用法币的商人特别宽大,准于开证携带外出一天。商人们在这一场宽猛相济、先礼后兵、一打一拉的战斗中,弄得头昏眼花,只能躲避不能还手,解放区闪开一条大路,这时候商人顾不得三七二十一,一天登记1.3亿多元,拿起证件带出法币抱头鼠窜,道口镇完全成为冀钞市场。

坚持了正确的财政、货币政策,在1947年上半年解放军陇海线出击军事胜利的影响下,以及党的政策教育下,群众由以前的“法币正统观念”转为“蒋非法”“‘蒋钞’必败”,其信用立即降低,迅速外流,首先是河北的广大地区在一个多月中完全驱逐了“蒋钞”,恢复了冀钞本位。四分区的游击区滑县一带,清明节妇女上坟,手持“蒋钞”,以作冥票。在河南(黄河以南)虽因统货未久,敌人即二次进攻,“蒋钞”复来,但群众对目前战争特点已经有了经验,对“蒋钞”必败前途有了新的认识,因此在敌人进攻情形下,有些中小商人却拒用“蒋钞”,人民在市场上以货易货也不使用法币,将冀钞藏入地下。许多敌人统治比较薄弱的市场,也由将“蒋钞”本位变为混合市场。四月份后“蒋钞”即开始狂跌,大量回缩,许多市场由于没有本币,而变为空白市场,以物易物现象普遍发生,粮食成了主要交易媒介,“蒋钞”变成了“随要溜”(到手即用出,不敢停留);晋冀鲁豫七分区一个商人,敌人强迫给他“蒋钞”后,马上报告银行。本币信用迅速提高,群众要求增发票子。

阿蒙 | 政宣武攻双报捷,稳定民心驱“蒋钞”——解放战争后期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的货币决战(三)

刘邓大军越过黄河挺进中原(图片来源于网络)

1947年下半年虽然出现了六次大拉锯,却出现了“蒋军”来“蒋钞”不来的奇迹,迫使蒋军不得不放弃用法币征购当地物资的作法,改为明抢。“哔啦啦(“蒋钞”),脱不了瞎,别看烂(冀钞)有人换。”国军买东西付给商人法币,商人说:“老总,这东西俺不要钱了,送给你。”宁肯不收钱也不要法币。四分区一个群众用十四两法币(十元的),在集上换1斤棉花(法币大票5000元1斤),群众就互相宣传说“法币越来越不行了,再往后用法币买棉花也得1斤换1斤。”群众怕吃亏有法币就自动的很快往外推。

冀钞币值对法币币值提高极快,在恢复区一般都由1946年敌占时的1:1.5 到1:3 ,很快压到1:8-1:10,在游击性较大的敌后市场,也都压到1:5 (三分区)或1:7 (五分区)在四分区更由于法币很快压低,大量外流,引起了敌占区物价暴涨2/3,我区则物价下跌,市场很快得到稳定。⒀ 在金乡、马庙一带游击区,甚至法币无人使用。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最主要的是国民党军所到地区发行的法币只是以军费发行,无物资支持,经济组织只是为了赚钱,不同于解放区的银行、工商局是为人民服务的。又带来另一个问题巨野、嘉祥一带,群众对“蒋币”与本币都不信任,而是以银元为计算单位。

中国是一个银本位的国家,人民对金银尤其是银元的货币属性极为认同,一个地区流通两种货币影响本币的流通。尤其是一些投机商人炒作金银,从而带动物价的暴涨、暴跌,这都危害了解放区的金融安全。如何解决禁止银元流通的问题?法币在货币战战中节节败退,1948年8月国民党宣布货币改革发行金圆券,解放区如何对待金圆券呢?

请看终结篇《货币大决战之凯歌》。

资料来源

⑴《中国近代金融史》中国近代金融史编写组编辑中国金融出版社1986年出版第291页

⑵《中国革命根据地北海银行史料卷2》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中国人民银行山东省分行研究所合编,山东人民出版社1986年出版第12页、13页

⑷⑸⑹⑺《冀鲁豫金融史料选编(上)》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中国人民银行山东省分行研究所合编中国金融出版社1989年出版第574页、第575页、548页、第581页

⑻⒀《冀南银行》中国人民银行河北省分行编1989年12月出版第375页、383页

⑼⑽《中共冀鲁豫边区党史资料丛书-财经工作资料选编(下)》中共冀鲁豫边区党史工作组财经组编山东大学出版社1989年出版第880页、第225页

⑾⑿《冀鲁豫金融史料选编(下)》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中国人民银行山东省分行研究所合编中国金融出版社1989年出版第85页、86页

【阿蒙,察网专栏作家。原标题为《货币大决战之破阵》。】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货币大决战之破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