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本投降仪式状况看战前战后蒋政府对日态度

蒋介石和何应钦都曾经留学日本,蒋介石在决心进行抗战之前和抗战胜利以后对日本都表现出暧昧态度。从何应钦在日本投降仪式上表现出的态度更加恭敬,更加像递交投降书的一方的表现,透视出了当年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对日本的基本态度。

【本文为作者千钧棒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前几天,是日本投降74周年纪念日,当天,很多媒体贴出了下面这张记录投降仪式状况的图片,从图片上看,中方代表笔挺站立,两位日方代表低头弯腰,毕恭毕敬地递交投降书。

然而,这是一幅画,不知道画的作者是为了突出中国作为战胜国的凛然正气的考虑还是其他考虑,而接受投降的仪式的真实状况不是这样的。

从日本投降仪式状况看战前战后蒋政府对日态度

一、真实的受降场景如何

真实的历史照片是这样的。

下面两张照片分别是从左右两侧拍摄的,虽然角度不同,侵华日军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向中方代表何应钦呈递投降书时,日方代表的站立笔挺与何应钦的近似于哈腰接过投降书形成了鲜明对比,如果仅仅是从照片上看,真的是搞不清谁是投降一方的代表。

从日本投降仪式状况看战前战后蒋政府对日态度

从日本投降仪式状况看战前战后蒋政府对日态度

请注意照片中的细节,在两张照片中,何应钦几乎是身体前倾15度,而小林浅三郎基本上是身体直立,另外,在第一张照片中,小林浅三郎递交投降书时候的手是弯曲的,而何应钦伸直了手去接,这个细节,恐怕是不能用何应钦身体相对于小林浅三郎矮小能够解释清楚的。

再请看看日本一般的表达谢罪和非常感谢的礼仪。

从日本投降仪式状况看战前战后蒋政府对日态度

据说日本是所谓的礼仪大国,他们跟中国一样,通常通过鞠躬来表示敬意等,鞠躬的等级根据对象的不同分为15度、30度、45度等,最高级别的就是45度的最敬礼,它是在一些比较重要场合才会用的,有表达谢罪和非常感谢的意思,或者送别重要客人也会用到,是最高级别的礼仪,只有非常大的事件才会用到这个。

按照日本递交投降书这种表达谢罪的场合,小林浅三郎应该身体前倾45度才对,而他身体基本上直立,也不是日本军人之间低头行礼喊“哈依!”的那一种礼仪。他的肢体语言起码仍然体现了日本军国主义者的那种傲慢。

反观何应钦,就有些点头哈腰的味道了。众所周知,何应钦是国民政府内部的铁杆亲日派,对上述情况最起码的解释就是何应钦在这个时刻还是不忘记给日本主子一点面子。

二、蒋介石积极反共消极抗日,罪行累累

如果仅仅是何应钦本人的个人行为也就算了,但是联系到全面抗战前后和抗战胜利前后国民党蒋介石政府的表现,就不难看出,何应钦的肢体语言表现出与蒋介石国民党政府对日态度的一贯性。

日蒋汪之间虽然有矛盾,但是在反共方面却是高度一致的,由于这一个共同点,日本方面曾经多次诱降蒋介石政府,但是不会诱降中共;汪伪政权建立的汉奸军队“和平军”打的旗号就是“和平、反共、救国”;蒋介石政府即使是在抗战最艰难的时刻,还在纵容国民党顽固派掀起反共高潮。

蒋介石和汪精卫都恐日,都曾经认为抗日必亡,唯一不同的是,汪精卫最终投降日本,成为了千古罪人,而蒋介石最终还是没有迈出这一步,而是在共产党促进和平解决西安事变以后,逐步走上了国共合作抗日的道路。国民党的正面战场发挥的积极作用我们不会抹杀,但是国民党的正面战场的一溃千里也是事实,以至于国粉的美化蒋介石和国民党的时候只能拿国军的巨大的死亡人数作为功绩吹嘘。

自由派公知们对被他们吹捧为“民族英雄”的“委座”在全面抗战之前的下列讲话,他们选择性失明。

“炮不如人,教育训练不如人,机器不如人,工厂不如人,拿什么和日本打仗呢?若抵抗日本,顶多三天就亡国了”。(1931年9月)
“政府现在既已此案诉之于国联行政会,以待公理之解决,故以严格命令全国军队,对日避免冲突,对于国民亦一致告诫,务必维持严肃镇静之态度”。——国民政府《告全国民众书》(1931年9月)
“如果日本能担保中国本土十八行省的完整,则国民政府可同意与日本协商,或可在不损我国尊严之前提下让出东北”。——国民政府密使许世英赴日本谈判转述蒋的口信(1931年10月)
“中国亡于帝国主义,我们还能当亡国奴,尚可苟延残喘;若亡于共产党,则纵肯为奴隶亦不可得”。——蒋介石在南昌的讲话(1931年8月22日)
“我国民此刻必须上下一致,先以公理对强权,以和平对野蛮,忍辱含愤,暂取逆来顺受态度,以待国际公理之判决”。——蒋介石在南京国民党党员大会上的讲话(1933年9月23日)
“我们要以专心一致剿匪,要为国家长治久安之大计,为革命立根深蒂固之基础,皆不能不消灭这个心腹之患,如果在这个时候只是好高骛远,奢言抗日,而不实事求是,除灭匪患,那就是投机取巧……无论外面怎样批评谤毁,我们总是以先清内匪,为唯一要务,如果不是这样,那就是本末倒置,先后倒置”。——蒋介石对剿共高级将领训词(1933年4月7日)
“外寇不足为虑,内匪实为心腹之患,如不肃清内匪,则决不能御外侮”。——蒋介石对围剿红军将领训话(1933年4月10日)
“日本终究不能作我们敌人,我们中国亦究竟有须与日本携手之必要”。——蒋介石文《敌乎?友乎?中日关系之检讨》(1934年12月)
“奢言抗日者,杀无赦”。——蒋介石在中日签定《何梅协定》后的讲话(1935年底)

联系到“国粉”的猪队友蔡英文为了选战而曝光的那些蒋介石的密令的原始档案,足以把自由派公知中的“国粉”给蒋介石涂抹的脂粉洗得干干净净。

三、抗战胜利后蒋介石不积极查办战争罪犯,反倒纵容利用

之前的事情咱们可以暂时撇开不说,那么抗战胜利以后,蒋介石的对日态度就耐人寻味了。

首先是对冈村宁次等日本战犯和对周佛海等大汉奸的态度。

冈村宁次(1884年5月15日--1966年9月2日),侵华日军战犯,百团大战后调任华北方面最高司令长官,指挥对八路军各抗日根据地进行了残酷的大扫荡。抗日战争末期任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昭和军阀的三羽乌的第三位。

1945年日本投降后,率侵华日军向中国政府投降,于9月9日在南京签署投降书。后被中国国民党政府委任为中国战区日本官兵善后工作总联络部长,协助组织日军和日侨遣返事宜。后被国民党政府聘为军事顾问。1949年1月回国。1950年被台湾当局聘为"军事实践研究院"高级教官。1955年起任日本归国军人组织战友联盟副会长、乡友会会长。死于东京。

臭名昭著的“三光政策”就是冈村宁次提出的战略,“三光”政策又称“三光”作战。简要概括为“烧光、杀光、抢光”,即“三光”。

如果说仅仅是因为冈村宁次多次“扫荡”八路军,蒋介石认为其对于国民党有功的话,那么从冈村宁次的经历看,他双手也沾满了国军抗战将士的鲜血。

冈村宁次1935年3月调任参谋本部第2部(情报)部长。1936年3月晋升为陆军中将,并就任第2师团师团长。1937年1月与加藤结婚。4月,率第2师团赴东北。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发生,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1938年7月由中国东北调至华中,担任日第11军司令官,指挥进攻武汉等。1940年3月 回国任军事参议官。转年4月,晋升为陆军大将。1941年7月就任日华北方面军司令官。此后,指挥日伪军对华北各抗日根据地进行了多次“扫荡”作战。1941年12月8日日本联合舰队偷袭美国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1942年6月日军在中途岛战役中受到重创,太平洋战场主动权转入盟军之手。1944年1月为了加强中国大陆的日军与南洋日军的联系,日大本营制定打通平汉、粤汉和湘桂铁路的“1号作战”具体计划。4月一5月,冈村指挥华北日军发动河南作战一占领郑州、洛阳。1944年8月转任日第6方面军司令官,指挥日军进攻广西。11月,相继占领桂林、柳州、南宁等地。1944年11月下旬就任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指挥除东北和台湾之外的全部侵华日军。1945年3月下旬至4月底命令以日第12军为主力,发动老河口作战,并占领豫西鄂北一些重要城镇。1945年4月下旬至6月上旬令第6方面军发动芷江战役,遭到挫败。

蒋介石对冈村宁次的态度,不能说与何应钦在日本投降仪式上的态度没有关系。

周佛海在中共“一大”后居然叛党而去,成为蒋介石的亲信和国民党内的“状元中委‘。抗战期间,他又叛蒋投日,成为汪伪政权的“股肱之臣”。在抗战胜利之时,他摇身一变,由臭名昭著的大汉奸,变成了国民党的接收大员。

1945年日本投降后,周佛海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上海行动总队司令。后在舆论压力下被捕。

1945年9月30日,周佛海等被押送重庆。次年9月押到南京。

1946年10月21日,南京高等法院第一法庭对周佛海进行公审。11月7日,国民党南京高等法院以“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罪行,判处周佛海死刑。

1947年3月,蒋介石发布特赦令,以“响应反正”、“戴罪图功”,“以观后效”为由,将周佛海“减为无期徒刑”。

1948年2月28日,周佛海因心脏病死于南京老虎桥监狱中。

正义人士与“国粉”等自由派公知最大的不同是,正义人士尊重历史,用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看待和评价历史,不会像自由派那样玩“预期理由”的诡辩术,不会把并没有发生的事情当成论据。蒋介石和何应钦都曾经留学日本,蒋介石在决心进行抗战之前和抗战胜利以后对日本都表现出暧昧态度。从何应钦在日本投降仪式上表现出的态度更加恭敬,更加像递交投降书的一方的表现,透视出了当年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对日本的基本态度。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08/50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