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水荒,慌香港

校长今天聊香港供水的话题,绝不是像某些媒体唯恐天下不乱那样,认为断水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样的馊主意只会伤害到香港普通民众,而那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家伙是不会在意的。校长想说的是,从供水问题这么一个局部就可以看到,香港、内地不可分割、血浓于水的联系,那些妄图自治的家伙就是痴心妄想!1979年,越南不听话,邓小平同志访美时,同卡特总统讲了一句话:小朋友不听话,要打屁股了。这句话放在今天,对那些穿上黑衣六亲不认的闹事者,同样共勉!

前两天,侠客岛访郑永年关于香港问题将如何收尾的一篇文章中,“香港断水”的一句玩笑被部分媒体强行解读为“断水就能解决香港问题”,这个歪曲解读姑且不提,香港的供水问题,真有那么严峻吗?

一、香港水荒简史

为什么今天站在香港街头起事的黑衣人里,鲜见年长者的身影?50年代生人的老香港,也许会同你这样讲:尼班烂仔都未经历过“楼下闩水喉”噶艰难,又点会识得珍惜当下?(一帮烂仔从小就没吃过 “楼下闩水喉”的苦,又怎么识得当下不易。)

60年前的香港不像今天这般魔幻,五、六层者十不见一,多数家庭的供水系统因此被设定成自下而上的方向。于是每逢大旱,全城抢水便成了家喻户晓的场面,突发性的集中用水又往往导致水压难以照顾“高层”,就有了开头那句跪求楼下“高抬贵手”的——“楼下闩水喉”。

香港水荒,慌香港

上述切片发生在60多年前,那个当时人口还只有250万的香港。如今(截止2019年8月13日)香港全年总人口已经超越了752万,尽管楼市和“逆天”的供水系统早已经在地产大亨们一通拆旧换新中得到了改善,我们不禁还是好奇:如果哪天水断了,香港还闹得起吗?

香港正式用上自来水,是1864年的事。在那之前,因为缺少河流和地下水资源,港人吃水只能靠天吃饭(井水+山涧水),每逢大旱水荒必至。1902年,大旱,每日限制供水1小时。1929年的百年大旱,6塘5干,港府施行“计划经济”,所有人只能去固定水站取水且水量定额,史称“七级制水”。正是这波操作,直接导致了7万多的香港居民的退港还乡。

香港水荒,慌香港

▲ 1963年香港水荒,市民排队取水场景

眼见同胞深陷苦难,隔壁临省主动递出“三不”的橄榄枝,欢迎港府派船赴珠江口取淡水——不定时、不定量、不收费,算是解了香港这次燃眉之急。然而悲剧似乎总爱跟香港“不期而遇”,1962年底开始,香港出现了自1884年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严重干旱,持续9个月滴雨未降。港府再次制水,改为每四天供水一次,每次只供4小时。各行各业争相掀起停工裁员浪潮,这一次,因为没水喝而远走他乡的人数达到了20万。留下的300万人,则开始了一场和死神抢水的赛跑,取水队伍不分昼夜,唯一值得称道的是彼此都讲排队秩序。

为了争相买到更大一点的水桶,人们甚至甘愿拿出近半的工资。以日常消费品为例,当时一碗叉烧饭售价5分钱,小水桶售价却可翻百倍,而大号水桶则卖到千倍价格还不愁市,这对当时工资不过100多港元的普通文员来说无疑是沉重的包袱。“月光光,照香港;山塘无水地无粮;阿姐担水去,阿妈上佛堂;唔知几时没水荒”的歌谣,勾勒出的正是那个时期香港水荒的真实写照。

事后看,促成这次供水危机的原因,除了天灾,更有人祸。

香港水荒,慌香港

▲ 1963年香港水荒,市民排队取水场景

港英政府:解渴一时爽,一直解渴一直爽

香港的供水危机,不是没有人预见到,这事本就该未雨绸缪。早在1950年,香港商会、港九工会等企业家各界精英上书内地希望能帮忙解决并引起中央高度重视,但事情却没有按人们的预期进行,时任港英政府总督葛量洪对此事迟迟不予表态,香港人没能等来大陆的援水。

一来,担心饮水外借会引起殖民政府对香港权力边界的改变,主观意愿上坚持主张“食水独立”。

二来,打起了引水多元化的主意。为保“食水独立”,当时的香港政府除了向北看,也在向东看。美国积极介入香港的海水淡化项目,甚至提出愿为海水淡化项目提供经费,希望港府能把建造工程承包给美国公司。一方面是出于战略考虑:不希望香港因为用水日益亲中;另一方面则是商业考虑,美国希望抓住全球海水淡化市场的机遇,香港是重要的一步。因此对港英政府来说,缺乏客观层面立刻同意大陆的紧迫性。

香港水荒,慌香港

▲ 东深供水工程示意图。图/香港水务署

于是引水工程被一拖再拖,也成为了助推1963年那场供水危机的受灾范围的人为因素。这样的情况,直到新任港督换届(柏立基),各家商会强烈反映后才终于有了改观。

兹事体大,周总理于1960年12月8日访非回国途中亲自听取广东省委一把手汇报,同意选取东莞市桥头镇的东江河作水源地的方案,代号“东深供水工程”,从中央财政急调3800万经费支持,4万人马火速动工。就这样,一边是“泥腿子”的落后生产力,一边是英国水利专家“工程想完,至少三年”的冷嘲热讽,千军万马开山劈地历时11个月,完成打脸。

香港水荒,慌香港

▲ 港英政府与广东政府就供水问题达成协议,每年由深圳水库向香港供水50亿加仑(约合2270万m³)。至于价格,由于英政府坚持付费,因此定了一个象征性的价钱,即每千加仑仅收人民币1毛,聊胜于无。(图/香港水务署)

54年后的今天,当香港闹事者频频冲上街头时,他们也许不知,如果没有当年内地这次8级水站联合抬水(逐级抽高46米后逆势回流83公里注入深圳水库,再通过3.5公里人工管道完成到港输水),今天喊渴了喝不上水是种怎样的“民主自由”。

当然,二战结束后世界迎来一段平稳时期,随着人口流入和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香港对用水量的需求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所以根据需要,“东深供水工程”又进行过3次扩建和一次大规模改造。

香港水荒,慌香港

二、香港对大陆的依赖:数据里透着的饥渴

作为香港供水系统唯三的来源,本地收集的雨水、从广东引入的东江原水、以及冲厕用海水分别占了全港总用水量(12.58亿m³)的26%、52%和22%(2017年数据)。到了2018年,供给香港的淡水已经占了香港自身淡水总量约70-80%。也就是说单靠香港本土的两项水源,一直就无法满足人口的增长。

香港水荒,慌香港

▲ 香港近十年雨水收集量/中国水网

考虑到降雨量无法稳定量化。早在1960年,港府就已意识到靠雨水的致命短板,于是向广东买水就是最直接的方法:第一次提高增量时间隔了5年,购水量翻了1.2倍;第二次提高增量时隔11年,购买量翻了近25倍;第三次提高增量时隔11年,再翻近3.7倍。

1960年起,每年供应淡水2270万m³;

1965年起,每年供应淡水6820万m³;

1976年起,每年供应淡水1.68亿m³;

1987年起,每年供应淡水6.2亿m³;

1989年起,香港再次提出增加供水

……

而彼时双方协商的水价也远不再是当年可以企及的,其中包含了运营成本、人民币兑港币汇率、以及粤港两地物价变化等诸多因素的综合考量。从1960年起的数据今天已经无从查起,也许也只有在拾起部分残片后,才能隐约感受到香港的求生欲和东江水的绝望。

东江取水量告警!给,还是不给,将是大问题。

香港水荒,慌香港

▲ 2008年购买东江水的新供水协议的财务委员会讨论文件 / 豆丁网

香港水荒,慌香港

香港水荒,慌香港

▲ 香港水务署于2017年拟定的未来三年,东江水供港价格/香港商报

在2009至2014年的6年里,香港每年分别支付29亿港元、31亿港元、33亿港元、35亿港元、37亿港元和39亿港元用于购买东江水,逐年以两亿左右的涨幅递增。

在一幅“弱水三千,一瓢全饮”的豪掷之下,依旧掩盖不了这样一个事实:早在2010年东江的年度可取水量就已极近取水量上限(107亿m³)。那时的对港供水已达102亿m³,根据香港水务署的推算,到2020年由于本地人口上升香港恐会再度回到水不够用的老问题上。

是的,再继续下去,东江水就告急了。不仅事关香港,更关乎到珠三角城市群自身的生存与发展。

为了保障“特殊使命”,东江沿线近些年一定程度上牺牲了发展速度的代价,放弃了高耗水和污染合作项目数百。而深圳、东莞、广州南沙等地缺水发展;番禺、顺德无应急备用水源 “裸奔”都时不我待地预感到了即将因缺水开裂的伤口。为此,今年8月,国家发改委甚至正式签署重磅批文,专门解决珠三角的用水保障问题。

香港水荒,慌香港

那么,在这份2012-2030年的规划全部落实之前,东江的水,给,还是不给?这将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只能说,港人要尽早建立起自谋生路的念头。毕竟,能够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香港水荒,慌香港

▲ 注意最后一句

海水淡化,救得了香港吗?

从上面的图表不难看出,香港还能凭借之前签下的协议“续命”到2020年。摆在面前的方案中,最现实的便是发展海水淡化。

香港特区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曾在博客中提到,气候变化令极端天气的出现越来越频密,香港天文台台长也曾预计香港未来仍会出现极端干旱的情况。极端天气影响的除了本土集水量,还会影响那70%-80%的东江水。

这样的背景下,香港作为珠江三角洲经济区的一员,积极探索其它水源,既是责任也是挑战。

香港水荒,慌香港

▲ 香港小榄乐安排海水淡化厂

值得欣慰的是,香港有过建立世界最大规模海水淡化厂的经验——1975年建立的屯门区乐安排海水淡化厂。不过石油危机爆发后,因为生产成本急剧上升,最终于1982年停工。不过,近年来以透析法为代表的海水淡化技术发展迅速,每立方米水生产成本,也从40年前的35港元降至现在的12港元,虽仍高于现时东江水约8元/立方米,但曾俊华认为,这一成本大致上已可以接受。现在,按特区政府的规划,明年初将会完成将军澳海水化淡厂的策划和勘查,计划于2020年投产。初期年产水量只占香港淡水用量的5%至10%,远期年产量相当于香港淡水用量的一半。

香港水荒,慌香港

三、结语

校长今天聊香港供水的话题,绝不是像某些媒体唯恐天下不乱那样,认为断水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样的馊主意只会伤害到香港普通民众,而那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家伙是不会在意的。校长想说的是,从供水问题这么一个局部就可以看到,香港、内地不可分割、血浓于水的联系,那些妄图自治的家伙就是痴心妄想!

1979年,越南不听话,邓小平同志访美时,同卡特总统讲了一句话:小朋友不听话,要打屁股了。

这句话放在今天,对那些穿上黑衣六亲不认的闹事者,同样共勉!

香港水荒,慌香港

(图片来源:@人民日报)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蒋校长”,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香港水荒

原标题:香港水荒,慌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