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发明,在中国确实不值得一提

有人说,四大发明与科学无关,属于比科学低一个层次的技术。技术发明与科学无关?说这话的人,绝对属于宗教狂热分子,完全没有科学头脑!比如火药吧,其中的配比,是不是经过科学实验得来?这个过程本身,是不是科学行为?比如导航罗盘吧,其中更是融天文地理等于一炉,学问大着呢!肆意否定、贬损四大发明的,多是狂热的宗教徒:希腊罗马教徒。在狂热的宗教徒那里,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在他们看来,所有的高大上的东西一定是西方的,那是必须的。

近几天,因为某大学的一件事儿,“四大发明”炒得很火。有人甚至宣称:“四大”是否由中国发明、是否很牛,属于学术探讨。

我以为,这不是学术探讨问题,而是是否好好读过书、是否有基本的逻辑思维能力的问题,是否希腊罗马教教徒的问题。

我以为,四大发明,确实不值得一提。但是,有人说四大发明的知识产权不属于中国,那就有点胡言乱语了。

有人说,欧洲人发明的、后来广泛使用的是黄火药,中国发明的是黑火药,所以,火药的发明权不属于中国。按照这个逻辑,如果量子计算机普及了,那么,当今的计算机便不够格叫计算机?如果儿女的身高、长相,与父母不一样了,是不是可以不认父母?

有人说,中国的指南针不具备导航功能,西方人用于导航。这就太无知了。如果连中国年龄稍长普通渔民熟知的针经都没听说过,连这方面的基本读物都没学习过,就敢于跑出来高谈阔论天下事,那就不只是无知的问题了。

有人说,中国是雕版印刷为主,活字印刷并未普及;而西方人的活字印刷术是独立发明的。中国古人酷爱一边读书一边享受书法美,所以热衷于雕版印刷书籍。这丝毫不影响活字印刷的祖师爷是中国,道理很简单,今人酷爱书法家的原作,丝毫不影响电脑和电子打印机的发明权。

有人说,古埃及人就发明了纸,叫做莎草纸。莎草纸与中国发明的纸,是有着本质区别的。道理很简单,兽皮也可以御寒,棉衣也可以御寒,但是,兽皮能叫做衣服吗?

除此之外,还有更奇特的逻辑。

有人说,四大发明与科学无关,属于比科学低一个层次的技术。

技术发明与科学无关?说这话的人,绝对属于宗教狂热分子,完全没有科学头脑!

比如火药吧,其中的配比,是不是经过科学实验得来?这个过程本身,是不是科学行为?

比如导航罗盘吧,其中更是融天文地理等于一炉,学问大着呢!

肆意否定、贬损四大发明的,多是狂热的宗教徒:希腊罗马教徒。

在狂热的宗教徒那里,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在他们看来,所有的高大上的东西一定是西方的,那是必须的。

我一直认为,所谓的“四大发明”,在中国历史上,不值得一提。因为,古代中国太发达了。中国古代在天文历法、水利学、城市建设等各个方面取得了重大成就,社会、经济、军事、工业、农业、商业、教育水平,和百姓生活质量,都大大领先于世界。因此,当今的西洋专家们,动不动便称古代中国为世界经济的发动机。

中国古代的重大发明创造,远不止于“四大”,而且这“四大”在古代中国的发明创造中,排不上号,至少排在很后面。

中国人的发明,涉及衣食住行,涉及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一分钟也离不开。

不信?咱只说吃的:

1、米饭、米酒、包子、油条、饺子、面条、豆腐、豆浆……

2、中国菜、中国汤、中国羹、中国调料……

3、锅、碗、瓢、盆、碟子、汤匙、筷子……

4、中国培育出的无以计数的农作物,从主粮,到菜蔬,到零食,到瓜果……

今天,中国人无论到了哪儿,只要是脑袋没有问题,都会念念不忘中国美食。

今天的中国人跑到西方,如果没法混,只要开个餐馆,就能养活一家人。

中国美食,是不是一项伟大的发明?

与美食相关的瓷器,赚尽了西方人的银子,是不是一项伟大的发明?

仅就饮食而言,西方人的科学精神、工匠精神体现在哪?就那长面包、短面包?就那撒把盐煮的冒血丝的玩意?

茶叶,不仅赚尽了西方人的银子,还为美国的诞生做出了直接贡献。如今,某些洋奴,拒绝喝茶,把喝咖啡当先进生活。事实上,咖啡,也与西方人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而是西方人从埃塞俄比亚学过去的。

“丝绸之路”这个词儿,如今很火爆。必须知道,这个词儿,是洋大人创造的,主要指自汉朝以来,中国联通欧洲的贸易之路。

号称自古玩“商业文明”的欧洲人,为什么偏偏称之为“丝绸之路”呢?原因很简单:中国出口到欧洲的是丝绸,从欧洲进口的是黄金。

据欧洲人说,想当年,欧洲人用黄金,换取换取同等重量的中国丝绸。即一克丝绸价值一克黄金。

当然,中国出口到欧洲的,远不止丝绸。

比如,中国生产的铁,在欧洲也能卖出好价钱。不是说欧洲是“工业文明”吗,怎么,连铁也要从中国进口啊?

嗯,欧洲确实是商业文明,啥都不会做,一切靠买。

所以,这条商道,只能叫做“丝绸之路”,如果称为“黄金之路”,欧洲人脸上总归不太好看吧。

代表古代欧洲自古科学的,难道就是:挖金矿、炼黄金、造金币,用黄金换取一切?

直到16世纪,西方的国王贵族都是文盲,而中国城乡书声琅琅,到处是书店图书馆。难道,欧洲的文盲,充满了科学精神?

19世纪时,西方人只能靠卖奴隶抢劫为生,而中国人吃得好穿得好还有闲钱耍。难道,贩卖奴隶欧洲人,充满了科学精神?

19世纪时,西方人与中国人做生意,总是赔得一塌糊涂,只能靠向中国贩毒。难道,武装贩毒欧洲人,充满了科学精神?

直到鸦片战争爆发那一刻,在中国面前,代表欧洲的“自古科学”的,一是白银,二是鸦片。

1795年,乾隆皇帝在给英王信中说:“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藉外夷货物以通有无”。某些人以为乾隆皇帝是 “闭关自守”吹牛皮,此乃大缪。有洋大人编写的《剑桥中国晚清史》为证:

【“1760年以来,外国人通过广州参加中国贸易已经完全有了基础,但是它并不意味着外国对中国的入侵已达到了使欧洲的海上贸易和中国国内的内陆贸易进行接触的程度。的确,后者在产品的数量和质量上往往超过欧洲的商品。中国从外国得到的是原棉、白银以及通常是销路不佳的毛织品,而输出的则是昂贵的茶叶、丝绸、瓷器、漆器和其他手工业产品。1840年以前,这类贸易在中国国内增长仍然无法统计。”】

看见没?1840年时,中国产品在数量和质量上都超过欧洲的商品;中国出口的是工业制品,进口的呢,是欧洲人送来的白银、原材料。

于是,欧洲人推出了代表科学精神和工匠精神的经典产品:鸦片,即毒品。

随后,又用上了枪炮,政府组织的武装贩毒,于是,欧洲人胜利了。

至今,最能代表西方的科学精神的,大约就是枪炮了。

近些年来,为了证明西方自古高大上、中国自古不科学,学术界、舆论界一直在炒作一个著名的“李约瑟难题”,具体内容是:

【“广义地说中国的科学为什么持续停留在经验阶段,并且只有原始型或中古型的理论如果事情确实是这样,那么在科学技术发明的许多方面,中国人又怎样成功地走在那些创造出著名‘希腊奇迹’的传奇式人物的前面,和拥有古代西方世界全部文化财富的阿拉伯人并驾齐驱,并在3~13世纪之间保持着一个令西方望尘莫及的科学知识水平?中国在理论和几何学方法体系方面所存在的弱点,为什么并没妨碍各种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的涌现?中国的这些发明和发现往往远远超过同时代的欧洲,特别是在15世纪之前更是如此。欧洲在16世纪以后就诞生了近代科学,这种科学已经被证明是形成近代世界秩序的基本因素之一,而中国文明却未能在亚洲产生如此相似的近代科学,其阻碍因素是什么?另一方面,又是什么因素使得科学在中国早期社会比在希腊或欧洲中古社会中更容易得到应用?最后,为什么中国在科学理论方面虽然比较落后,却能产生出有机的自然观?”】

不知何时,这些话被它归纳为“李约瑟难题”五个字。在《社会科学大词典》中,对这五个字是这么定性的:

“科学史研究中的一个概念。也称中国近代为什么没有发生科学革命的原因。”

竟然是个“概念”,貌似和“哥德巴赫猜想”类似的大课题啊!

这五个字,和前些时某洋大人的伪学术“X细胞”一样,仅2018年,在国内中文期刊上,就刷出了10篇“论文”。

四大发明,在中国确实不值得一提

李约瑟的这段话,大致是这么个逻辑和内容:

1、(似乎,或者假设)中国古代只有经验,没有科学(理论);

2、(如果1成立的话)中国凭什么超越希腊(基于假设:古希腊理论超牛)?

3、(不知怎的,1已经成立了)中国凭什么超越希腊阿拉伯(基于假设:古希腊理论超牛,而阿拉伯又继承了古希腊的一切)?

4、(1已经成立了)中国凭什么直到15世纪以前,一直远远领先于欧洲?

5、(1已经成立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制约了中国的科学发展?

6、(1已经成立了)为什么中国科学成果应用大大领先于世界(因为存在着中国社会一直比西方繁荣的事实)?

7、(1已经成立了)中国的有机的自然观,又是如何产生的?

不难看出,李约瑟通过一个“广义地说”,和一个“如果事情确实是这样”,做出了这样一个假设性的结论:中国自古没有科学,或者中国科学千年停滞,始终原始。

这就是说,李约瑟的学术套路是:先假定中国自古没有科学,然后,基于这个假设,通过大胆地联想与夸张的推理,弄出了一个“难题”来。

其实,李约瑟同时还有一个隐秘的假设:古希腊文明不仅存在,而且几何学超级牛,比中国牛得多。

李约瑟说中国没有科学,指的是,和古希腊相比,“中国在理论和几何学方法体系方面所存在的弱点”。

更加奇妙的是,李约瑟一边说中国没有科学理论,一边又说中国有“有机的自然观”!这个“有机的自然观”是啥?不就是有机的自然哲学吗!有机的自然哲学,不就是先进、科学的自然哲学么!其本身难道不是科学的理论?

前面弄清了李约瑟难题的立论基础,我们再来看,鼓吹“西方自古牛逼、中国自古不行”的“专家”们,平时在忙乎啥。

我总在说,若要谈中国古代如何,请先读几遍二十四史之后,再开口。当然,仅读过二十四史,是远远不够的。

遗憾的是,近些年来,似乎是越不读书而敢于胡说八道的人,越是得势,越是红得发紫。

比如,一位整天混江湖的“学人”易某天,连《史记》、《汉书》都没有读过,就跑到电视台开讲坛,大讲汉史,讲汉高祖,宣称汉高祖刘邦是家里兄弟中的老幺,没有弟弟。

事实如何呢?

《史记.楚元王世家》一开篇就说:“楚元王刘交者,高祖之同母少弟也,字游。”

《汉书.楚元王传》一开篇就说:“楚元王交字游,高祖同父少弟也。”

瞧,在《史记》、《汉书》中均专门有一卷专门为汉高祖的这个弟弟立传。

如果读过一遍《史记》、《汉书》的人,会不知道这个?

如果读过两遍以上的《史记》、《汉书》的人,会不牢记这个?

这样的不读书的著名“学者”,这些年来,竟混得风生水起,不仅在写中外比较的史书,大搞签名售书,而且到处混热闹场所,宣称中国自古不科学。

这样的专家教授为数不少,关于中国自古不科学的谬论,几乎要变成真理了。

中国自古不科学?

这个世界上,唯独中国有官修的连绵二千年的科技发展史!

翻开二十四史,连篇累牍地关于天文历算的记载,这些内容是不是科学?连篇累牍的关于水利工程的记载,是不是科学?连篇累牍的关于食货的记载,是不是科学?

天文学、数学、水利学、农学等等,不是科学?

中国的历算、水利、农业持续进步,不是科学的进步?

那么,这个世界上,除了中国,有哪一个国家,有持续不断的、官方修订的科技发展史的记载?

答案只有一个:没有!

既然只有中国有正儿八经的科学史,为何反倒说中国自古不科学,自古不重视科学?

没读过《史记》《汉书》的“学者”如此说,也就罢了!

难道,说这些话的“专家”,都没有读过二十四史?

如果连二十四史都没有读过,又凭什么敢信口开河?

某些不学无术的专家,一边胡说中国自古不科学,一边把一个靠行贿、欺诈混江湖的利玛窦吹成神仙一般。

因为对西方历史的无知,不学无术的专家们宣称,利玛窦给中国带来了西方先进的天文学知识。事实上,西方自古就没有天文学,直到中国明朝灭亡,整个欧洲,连天文台都没有!而且,荒唐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连罗马帝国的儒略历的历史,都是伪造的!

如此不堪的西方,哪来先进的天文学知识?利玛窦之流到了中国,除了当小学生,便是当小偷,偷偷地把中国的一切知识,运到西方。其结果是,引发了西方的启蒙运动---全面学习、模仿中国的运动。

明朝末年,西洋和尚利玛窦手捧《几何原本》,到中国来推销,遭到中国的士大夫冷遇。

这到底为什么?因为,一方面,这很可能是从中国抄袭的;另一方面,千年前唐代国子监的数学教材“算术十经”,就比这高深多了。

要说清算术十经,太复杂。

宋代学者沈括,比利玛窦早五六百年。为了论述简便,我直接引用的沈括《梦溪笔谈•技艺》中的三段话:

【“造舍之法,谓之《木经》,或云喻皓所撰。凡屋有三分。自梁以上为上分,地以上为中分,阶为下分。凡梁长几何,则配极几何,以为榱等。如梁长八尺,配极三尺五寸,则厅堂法也,此谓之上分。楹若干尺,则配堂基若干尺,以为榱等。若楹一丈一尺,则阶基四尺五寸之类。以至承拱榱桷,皆有定法,谓之中分。阶级有峻、平、慢三等,宫中则以御辇为法:凡自下而登,前竿垂尽臂,后竿展尽臂为峻道;(荷辇十二人:前二人曰前竿,次二人曰前絛,又次曰前胁;后一人曰后胁,又后曰后絛,未后曰后竿。辇前队长一人,曰传倡;后一人,曰报赛。)前竿平肘,后竿平肩,为慢道;前竿垂手,后竿平肩,为平道;此之谓下分。其书三卷。近歳土木之工,益为严善,旧《木经》多不用,未有人重为之,亦良工之一业也。”
“审方面势,覆量高深远近,算家谓之“叀术”, 叀文象形,如绳木所用墨斗也。求星辰之行,步气朔消长,谓之“缀术”。谓不可以形察,但以算数缀之而已。北齐祖暅有《缀术》二卷。”
“算术求积尺之法,如刍萌、刍童、方池、冥谷、堑堵、鳖臑、圆锥、阳马之类,物形备矣,独未有隙积一术。古法,凡算方积之物,有立方,谓六幂皆方者。其法,再自乘则得之。有堑堵,谓如土墙者,两边杀,两头齐。其法并上下广,折半以为之广以直高乘之,以直高以股,以上广减下广,余者半之为勾。勾股求弦,以为斜高。有刍童,谓如覆斗者,四面皆杀。其法倍上长加入下长,以上广乘之;倍下长加入上长,以下广乘之;并二位,以高乘之,六而一。隙积者,谓积之有隙者,如累棋、层坛及洒家积罂之类。虽似覆斗,四面皆杀,缘有刻缺及虚隙之处,用刍童法求之,常失于数少。余思而得之,用争童法为上位;下位别列:下广以上广减之,余者以高乘之,六而一,并入上位。假令积罂:最上行纵横各二罂,最下行各十二罂,行行相次。先以上二行相次,率至十二,当十一行也。以刍童法求之,倍上行长得四,并入下长得十六,以上广乘之,得之三十二;又倍下行长得二十四,并入上长,得二十六,以下广乘之,得三百一十二;并二位得三百四十四,以高乘之,得三千七百八十四。重列下广十二,以上广减之,余十,以高乘之,得一百一十,并入上位,得三千八百九十四;六而一,得六百四十九,此为罂数也。刍童求见实方之积,隙积求见合角不尽,益出羡积也。履亩之法,方圆曲直尽矣,未有会圆之术。凡圆田,既能拆之,须使会之复圆。古法惟以中破圆法拆之,其失有及三倍者。余别为拆会之术,置圆田,径半之以为弦,又以半径减去所割数,余者为股;各自乘,以股除弦,余者开方除为勾,倍之为割田之直径。以所割之数自乘倍之,又以圆径除所得,加入直径,为割田之弧。再割亦如之,减去已割之弧,则再割之弧也。假令有圆田,径十步,欲割二步。以半径为弦,五步自乘得二十五;又以半径减去所割二步,余三步为股,自乘得九;用减弦外,有十六,开平方,除得四步为勾,倍之为所割直径。以所割之数二步自乘为四,倍之得为八,退上一位为四尺,以圆径除。今圆径十,已足盈数,无可除。只用四尺加入直径,为所割之孤,凡得圆径八步四尺也。再割亦依此法。如圆径二十步求弧数,则当折半,乃所谓以圆径除之也。此二类皆造微之术,古书所不到者,漫志于此。”】

第一段,讲的是“几何”知识的应用问题,简要介绍了宋代流传的一部房屋建筑学专著《木经》,即几何学成熟地应用于实际的书。

换句话说,宋朝的普通木工,都精通某些人以为高大上的几何学。

第二段,讲的是当今的“数学”问题,说的是:最晚在宋代,数学已经细化为两大专业:一为“审方面势,覆量高深远近”的叀术,为几何学;一为“不可以形察,但以算数缀之”的缀术,为代数学。

换句话说,中国数学早已进入高大上的轨道了。

第三段,讲的是各种复杂的几何学问题:刍萌为楔形体;鳖臑是底面为直角三角形的一种锥体;阳马为四棱锥;立方为正方体;罂为腹大口小的容器;隙积术则是研究高阶等差级数求和的问题-----用代数学解决几何问题----在算术十经中,这种趋势就越来越明显。

这就是说,中国的数学,早已大大超越“几何学”,进入数学发展的新阶段了。这,不正是世界数学发展的方向吗!

古人著述,皆惜墨如金,所以,西洋人称为“皇冠上的明珠”的“毕达哥拉斯定理”,沈括懒得谈,因为太小儿科了,宋朝私塾里的孩童都懂。

直到利玛窦去世,欧洲人都还没有人涉及沈括研究的“隙积术”问题呢!

明朝中国,需要利玛窦来推销的“几何学”?在中国,利玛窦除了好好学习,当小学生,还能干什么?

利玛窦还跑到中国推销笔算技巧呢!要知道,当时中国私塾的幼童,都会用算盘玩加减乘除了。

知道算盘吗?

四大发明,在中国确实不值得一提

发明算盘,就是一项极其伟大的数学成就,怎么评价,都不过分。在专家们的刻意忽视下,这项成就几乎被彻底湮没了。

在电子计算器普及前,这就是计算机需要怎样的数学理论基础,才能发明这样的计算工具!

就在三十年前,在儒家文化圈,典型如中、日、韩,人们主要依靠算盘,轻松高效地进行复杂的计算工作。一个小学没毕业的人,也可以完成西方高中、甚至大学生才能做的计算工作。

古代中国数学如何?

数学不行,还要高谈什么“科学”,那一定是脑袋有问题!

据说,西方“科学”,喜欢玩“实证”,据说凡是未经实证的都不是科学。所以,西方热衷于玩据说是非常高大上的“双盲实验”。

现在,我们来点“实锤”。

遗憾的是,一旦来真的,古代西方立马不好玩。

耍嘴皮子,吹嘘西方古代几何学如何牛,很容易;拿出能验证西方在几何学牛逼的实证,那就难了!事实上,什么欧几里得,什么亚历山大里亚,纯属子虚乌有的神话故事,只有不读书的专家学者当真。

耍嘴皮子,贬低中国古代几何学如何差,很容易;否定中国古代几何学的客观成就,那就难了。

根据史书记载、现实的历史遗存,可知,最晚在春秋战国时期,我们的祖先,便广泛使用“几何学”来治理国家、发展生产、改善生活了。

绘制地图、统计人口,合二为一,即为版籍,是治理国家的基础。

兴建水利工程,以利于灌溉,改善交通,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基础。

实现这两项,仅仅捧着《几何原本》吹牛皮是不行的,那得真功夫。

先说地图。

中国有个著名的成语:图穷匕首见。这个图,指的就是地图。

《汉书.地理志》曰:

【“昔在黄帝,作舟车以济不通,旁行天下,方制万里,画野分州,得百里之国万区。......而太昊、黄帝之后,唐、虞侯伯犹存,帝王图籍相踵而可知。......秦遂并兼四海。以为周制微弱,终为诸侯所丧,故不立尺土之封,分天下为郡县,......汉兴,因秦制度,崇恩德,行简易,以抚海内。至武帝攘却胡、越,开地斥境,南置交阯,北置朔方之州,兼徐、梁、幽、并夏、周之制,改雍曰凉,改梁曰益,凡十三部,置刺史。”】

中国从黄帝时代,便开启了划野分州,随即诞生了图籍,即地图和人口统计数据,实现了规范的社会治理。秦朝据此设郡县,汉朝据此设十三州、置刺史。

唐贾耽《进九州图并别录通录表》:

【“臣闻楚左史倚相能读《九邱》,晋司空裴秀创为六体;《九邱》乃成败之古经,六体则为图之新意。”】

最晚在三国以前,中国便已经有了高度成熟的地图学理论。至于沈括所说的古已有之的飞鸟图,其实就是基于古代天文地理一体的画野分疆理论而制作地图的方法。

1、战国时期

四大发明,在中国确实不值得一提

秦国的放马滩地图

2、汉初

四大发明,在中国确实不值得一提

马王堆汉墓的等高线地图

3、宋代

四大发明,在中国确实不值得一提

禹迹图

地图绘制,需要怎样的科学基础?

第一,动辄数万平方公里,甚至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地图,是测绘出来的吧?

第二,等高线地图,测绘也还比较复杂吧?

第三,地图有比例尺、坐标图吧?

如此等等。

面对这些问题, 某些不读书的专家学者不妨说说,完成上面的地图,需要怎样的“几何学”理论与实践?

再说水利工程。

《史记.河渠书》说:

【“自是之后(指大禹治水之后),荥阳下引河东南为鸿沟,以通宋、郑、陈、蔡、曹、卫,与济、汝、淮、泗会。于楚,西方则通渠汉水、云梦之野,东方则通沟江淮之间。于吴,则通渠三江、五湖。于齐,则通菑济之间。于蜀,蜀守冰凿离碓,辟沫水之害,穿二江成都之中。此渠皆可行舟,有馀则用溉騑,百姓飨其利。至于所过,往往引其水益用溉田畴之渠,以万亿计,然莫足数也。”】

司马迁说,自大禹治水以来,中国的各种水利工程不断。在春秋战国时期,从南方的吴国、楚国,到东方的齐国,从北方的三晋,到西边的秦国,到处都有大型的、卓有成效的水利工程。

1、战国时期

四大发明,在中国确实不值得一提

都江堰工程

2、秦朝

四大发明,在中国确实不值得一提

秦始皇组织完成的灵渠工程

3、隋唐

四大发明,在中国确实不值得一提

大运河

实施如此规模浩大的工程,需要怎样的科学基础?

第一,开工前,要不要做好地质地貌的勘测?

第二,设计前,要不要准确掌握各地地势、各大水系的水位高低?

第三,决定上马前,要不要做好工程量的估算?

如此等等。

针对这些问题,某些不读书的专家学者不妨说说,完成上面的工程,需要怎样的“几何学”理论与实践?

上面的例子,无须进行“双盲实验”了吧?

那么,请问:古代中国数学,行不行?

古代中国的科学,是基于实践验证的东西,是为了更好地为人类服务的科学,既不是吹牛皮吹出来的,更不是用来吹牛皮的。

请鼓吹“李约瑟难题”、西方自古科学的专家,尽快给出同时期西方的同类图片、实物、文献,不要老是捧着来历不明的《几何原本》吹牛皮。

如果坚持让不读书的专家拿出西方古代的实证来,那才真的成了:李约瑟难题!

如何基于实证来造谣?嗯,这才是“叙拉古之惑”

意料之中的是,不读书的专家又要开始玩套路了:中国自古科学,鸦片战争中,怎么被洋大人打成那个熊样?

不读书的专家,都是希腊罗马教徒,狂热的宗教徒的逻辑水平自然是低于小学生,尽说一些智商堪忧的话!

有一位科学院院士的孩子,念中学时,数学总是考不及格。遇上这种事儿,按照不读书的专家的逻辑,便是:这孩子的父亲,一定数学很差,根本不是科学院院士。

有一位武林高手,因为连拉了几天的肚子,昨天被人给打败了。遇上这种事儿,按照不读书的专家的逻辑,便是:这人不是武林高手,从来就是一个弱不禁风的人。

可见,不读书的专家,满脑袋浆糊。

鸦片战争后,中国人受西方欺负的历史,不过百余年。在漫长的中华文明史中,仅仅是一会儿的功夫。

凭这一会儿,就能断定中国自古不行?就能断定西方自古牛逼?

没人否认当今中国还有待继续发展,没有否认当今西方还有许多强于中国的地方。知道这一点之后,我们应该承认:我们愧对祖宗,我们要自强不息,努力奋斗,不辱祖宗的荣光!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生民无疆”,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四大发明

原标题:四大发明,在中国确实不值得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