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远超:孰是孰非?——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创立研析

围绕究竟谁是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创立者的争议再起波澜,媒体上两篇文章观点对垒分明。研究表明:毛泽东同志作为‘八七’紧急会议后中央派赴湖南改组省委执行中央秋暴政策的特派员、事实上的湖南省委的中心、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书记,对于组织发动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指挥机构、兵员组织、军事行动、暴动日程等一系列要件以及全过程负有全权指挥的重大责任,是在暴动中第一次举起中国共产党旗帜、创建肩负秋收起义使命主力部队——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主要领导人。

【本文为作者安远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安远超:孰是孰非?——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创立研析

在热烈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2周年之际,有两篇文章引人注目。一篇是2019年7月26日《中国纪检监察报》登载的井冈山市纪委监委颜芳明、罗芹、刘清撰写的《第一面军旗的诞生》。一篇是2019年8月1日《人民政协报》登载的九江市政协文史委何仁美撰写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成立前后》。这两篇文章,在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创立等重要观点上,迥然不同。

前一篇文章写道:

【“党的‘八七’会议曾明确指出,秋收起义要和南昌起义一样,使用国民党的旗帜以团结国民党左派。”“8月中旬,毛泽东回长沙搞调研时,亲眼目睹长沙的国民党军队已经站在了反革命的立场上,他们疯狂镇压工农革命,残忍杀害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通过深入调研,毛泽东发现人民群众对国民党的看法有了根本改变,认为秋收起义应‘高高打出共产党的旗子’。于是,他以湖南省委的名义写信给中央,提出不能再打‘国民党左派的旗子’‘国民党的旗子已成为军阀的旗子,只有共产党的旗子才是人民的旗子’。”“旗帜就是方向,旗帜立起来了,革命才有希望,军队才知所趋赴。9月初,毛泽东到达江西萍乡安源,在张家湾召开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军事会议,决定正式组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并对起义部队的番号、旗帜做了统一规定。根据前敌委员会的指示,制作军旗的任务落在了师部参谋何长工、参谋处处长陈树华和副官杨立三身上。”】

后一篇文章写道:

【“警卫团进驻修水后,领导层根据中共中央‘军事方面,乡村用农民革命军,城市用工人革命军,简称农军、工军,合称工农革命军’的决定,经与驻铜鼓的浏阳工农义勇队会商,于9月初在修水的山口镇(距修水、铜鼓县城各60里)召开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建军编师大会。”“会议决定组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

对于92年前揭竿而起、大义凛然、英勇悲壮、惊天撼地的这桩往事,两篇文章的主要看法可谓泾渭分明、大相径庭。前一篇文章认为创立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主要领导人,是时任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候补委员、由党中央赋予领导秋收起义等重任的中共中央特派员、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书记毛泽东;后一篇文章则认为是警卫团的领导层,具体是谁,却语焉不详,究竟是难于启齿,还是因为其他缘故,不得而知。

穿越历史风烟,聆听往昔回声,洞察事实真相,在亲历者远去的当今,现存的大量资料可为我们的思考提供佐证。

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毛泽东同志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中国各族人民的伟大领袖”。这是党和人民对中华民族最优秀儿子名副其实的崇高赞誉!

在毛泽东同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数十年革命生涯中,他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客观实际相结合,为加强党的建设,创立人民军队,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生政权,建树了光昭日月、彪炳千秋的丰功伟绩!他亲自领导发动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是在中国共产党的旗帜下,坚持以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开展革命军事斗争的光辉起点。

(一)毛泽东同志的诗词

92年前,在硝烟弥漫、烽火连天的战斗间隙,时任中共中央特派员、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书记的毛泽东同志正义在胸、视死如归、豪情万丈、奋笔疾书的《西江月·秋收起义》,是深受残酷剥削压迫的千万工农充满义愤激情,冒着枪林弹雨,高呼“红色领带系在颈、只顾革命不顾生”雄壮口号,踊跃奋起、猛烈冲杀、推翻罪恶反动政权壮烈情景的生动纪录、真实写照。

【“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匡庐一带不停留,要向潇湘直进。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秋收时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

试问:如果没有组建工农革命军,竖起第一面军旗的呕心沥血地精心筹划,战火纷飞中纵横驰骋的亲身经历,能否写得出这首洞察全局、高屋建瓴、大气磅礴、雄浑奔放、蕴含大无畏英雄气概、抒发时代最强音、被世人誉为“千秋暴动第一诗”的高亢战歌?

(二)毛泽东同志的回忆

83年前,冒着生命危险进入陕甘宁革命根据地的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在保安“非常原始”,“四处简陋,空无所有,只挂了一些地图”的窑洞内,夜幕降临,蜡烛毕剥着火花,采访了“生活和红军一般战士没有什么两样”的毛泽东同志,记录下他对秋收起义的珍贵记忆 。

【“我被派到长沙去组织后来被称为‘秋收起义’的运动。我在那里的纲领,要求实现下面五点:(1)省的党组织同国民党完全脱离;(2)组织工农革命军;(3)除了大地主以外也没收中、小地主的财产;(4)在湖南建立独立于国民党的共产党政权;(5)组织苏维埃。第五点当时受到共产国际的反对,后来它才把这一点作为一个口号提出来。”
“九月间,我们通过湖南的农会已经成功地组织了一次广泛的起义,工农军队的第一批部队建立起来了。新战士有三个主要来源:农民本身,汉阳矿工,起义的国民党部队。这个早期的革命军事力量称为‘工农第一军第一师’。”
“这支军队经湖南省委批准建立,但湖南省委和我军的总纲领,却为党中央委员会所反对”。[1]】

试问:在8月23日《中共中央关于秋收起义中建立政权和土地问题复湖南省委函》中依旧主张“我们仍然要以国民党的名义”的情况下,除了毛泽东同志,还有谁能够在刀光剑影中挺立历史潮头,纵横捭阖,睥睨四野,以“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的气概,成竹在胸地逆势而为,提出英明决断,以工农革命军赤旗为导引,率领饥寒交迫的工人、农民、士兵们浴血向前呢?

(三)毛泽东同志的论断

92年前,毛泽东同志之所以敢于和善于在秋收暴动前提出为中共中央多数同志不理解不认识的五点纲领,要求打出共产党的旗帜,是基于他对水深火热中的劳苦大众同地主阶级和买办资产阶级利益之间不可调和矛盾的深刻认识,是基于他对开辟出一条既同于俄国十月革命又别于俄国十月革命的中国革命道路的独特研判,是基于他对中国社会和全人类必然发展趋势的高瞻远瞩。秋收起义前,毛泽东同志的一系列重要论断构成了他殚思竭虑、筹划领导秋收起义的思想理论根基。

1921年1月2日,毛泽东同志在长沙文化书社主持召开新民学会长沙会员大会。他指出,

【“激烈方法的共产主义,即所谓的劳农主义,用阶级专政的方法,是可以预计效果的,故最宜采用。”】

1921年11月21日,毛泽东同志在《劳工周刊》湖南劳工会纪念特刊号上发表《所希望于劳工会的》一文。他指出,

【“劳动组合的目的,不仅在于团结劳动者以罢工的手段取得优益的工资和缩短工作时间,尤其在于养成阶级的自觉,以全阶级的团结,谋全阶级的根本利益。”】

1922年5月1日,毛泽东同志在长沙《大公报》发表《更宜注意的问题》一文。他指出,

【“请注意到劳工的三件事,一、劳工的生存权,二、劳工的劳动权,三、劳工的劳动全收权。”】

1923年4月10日,毛泽东同志在《新时代》创刊号发表《外力、军阀与革命》一文。他指出,

【“外力和军阀勾结为恶,是必然成功一种极反动极混乱的政治的。”】

1925年11月21日,毛泽东同志填写《少年中国学会改组委员会调查表》。他指出,

【“本人信仰共产主义,主张无产阶级的社会革命。”“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打倒买办、地主阶级(即与帝国主义、军阀有密切关系之中国大资产阶级及中产阶级右翼),实现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及中产阶级左翼的联合统治,即革命民众的统治。”[2]】

1925年12月1日,毛泽东同志在国民革命军第二司令部编印的《革命》第四期发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他指出,

【“中国无产阶级的最广大和最忠实的同盟军是农民”。“工业无产阶级是我们革命的领导力量。”[3]】

1926年3月18日,毛泽东同志在广州国民党政治讲习班纪念巴黎公社五十五周年集会上发表讲演。他指出,

【“马克思说:‘人类的历史,是一部阶级斗争史。’这是事实,是不能否认的。”“其实四千多年的中国史,何尝不是一部阶级斗争史呢?”】

1926年9月1日,毛泽东同志为《农民问题丛刊》撰写题为《国民革命与农民运动》的序言。他指出,

【“即使在革命党里面,还有许多人不明白。他们不明白经济落后之半殖民地革命最大的对象是乡村宗法封建阶级(地主阶级)。”“农村封建阶级,乃其国内统治阶级国外帝国主义之唯一坚实的基础,不动摇这个基础,便万万不能动摇这个基础的上层建筑。”[4]】

1927年3月5日,毛泽东同志撰写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一文在中共湖南区委机关刊物《战士》周报连载。他指出,

【“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农村革命是农民阶级推翻封建地主阶级的权力的革命。”[5]】

1927年4月19日,毛泽东同志在汉口出席国民党中央土地委员会第一次扩大会议。他指出,关于解决土地问题的意义,(1)解放农民,(2)增加生产,(3)保护革命,(4)废除封建制,(5)发展中国工业,(6)提高文化。

1927年8月7日,毛泽东同志出席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的紧急会议。他指出,

【“秋收暴动非军事不可,此次会议应重视此问题,新政治局的常委要更加坚强起来注意此问题。”“以后要非常注意军事。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6]】

1927年8月18日,毛泽东同志在长沙市郊出席中共湖南省委会议。他指出,

【“实行在枪杆子上夺取政权,建设政权。”】

1927年8月20日,毛泽东同志以中共湖南省委名义写信给中共中央。他指出,

【“我们不应再打国民党的旗子了,应高高打出共产党的旗子。国民党旗子已成军阀的旗子,只有共产党旗子才是人民的旗子。”[7]】

试问:如果没有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科学理论作指导,如果没有以深厚的思想文化积淀作基础,如果没有以对国情民情军情等熟稔作保证,如果没有对受苦受难的穷苦百姓的深切体悟与真挚同情,如果没有对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满腔热情和自我牺牲精神,如果没有精骛八极、心游万仞的博大情怀……(所有这些必备的优秀品质,惟有中国共产党内的毛泽东同志一一具备了)怎么能够开天辟地般组建工农革命军,史无前例地树立起战火中飞扬的红旗?

(一)中央档案馆保存的秋收起义亲历者向中共中央的报告

1、曾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团长苏先俊《关于浏阳、平江、岳阳作战经过报告书》(1927年9月17日)(原载《中央政治通讯》第十二期):

“第一期”,“一、名称:中国国民党湖南工农义勇队第四团队。二、实力:……”。

“第二期”,“一、名称: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独立团。二、实力:……”,“平江部队在修水与警卫团合编为江西省防军第一师第一团,余洒度为师长,钟文璋任团长,先俊所部则改名为第三团”。

“第三期”,“一、名称: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二、实力:……”,“三、作战经过:九月七日接安源同志通告,知湖南革命委员会已组织成立,并决调各处军队进攻长沙,十日毛泽东同志来铜鼓,即组织前敌委员会,以泽东同志为书记,先俊等为委员”。[8]

2、曾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师长余洒度《警卫团及平浏自卫军合并原委参加此次两湖战役报告略书》(1927年10月19日)(原载《中央政治通讯》第十二期):

【“……乃绕道至修水,适逢平江之余贲民部(有枪约三百枝),即相约在修水整理。”“到修水即召集两部负责同志会议,商统一事,诸同志均以军事统一不可缓,乃决议将警卫团改为第一团,浏阳苏先俊(原驻铜鼓)部改为第三团,余贲民即分补两团,为灰色态度起见,改用江西省防军第一师名义,度即被指为师长,贲民为副师长。”“九月八日得先俊兄转来萍乡举动决议”。[9]】

3、曾任中共浏阳县委书记潘心源《秋收暴动之始末》(1929年7月2日)(原稿存中央档案馆):

【“阴历八月初,(日子不记得了)毛泽东同志召集安源会议”。“阴历十日晚上,下令暴动”,“改编军队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三团”。“余洒度在毛泽东未到铜鼓以前,便收容邱某一团土匪军队,再把浏阳义勇队编为一团,他与平江义勇队合编一团,共三团,自称师长。毛泽东到铜鼓后,便命令他开往铜鼓”。[10]】

(二)《星火燎原》等书中秋收起义亲历者的回忆

1、罗荣桓《秋收起义与我军初创时期》:

【“党为了挽救革命,粉碎反动派的进攻,决定首先在这些有着雄厚、广大的农民运动基础的省份,发动秋收起义,并且派毛泽东同志到湖南去领导当地的起义。”“应该特别提到秋收起义中主要的一支部队,这就是毛泽东同志在湘、鄂、赣三省边境收集起来的部队。原武昌国民政府警卫团是这支部队的骨干,其余的就是平江、浏阳的农民义勇军,萍乡的工人自卫队,通城、崇阳的农民自卫军,以及醴陵的起义农民。警卫团开始以江西省防军暂编第一师的名义,驻扎在修水县城。”[11]】

2、杨立三《秋收起义中的第一团》:

【“这时候,得悉南昌起义的部队于我们到达奉新城的那一天,已撤出南昌向南行动了。团长卢德铭同志认为已追赶不及,不得不放弃与大军会合的企图,折向西进,到达邻接湘、鄂两省之修水县城。与江西朱培德交涉,以江西省防军暂编第一师的名义,取得在修水暂时休整的机会。”“大概经过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党发动了秋收起义,我们第一团受命向平江出动。”“师部新制了一百面大红旗,于阴历八月十四日由修水城出发”。[12]】

3、刘先胜《武装起来的安源工人》:

【“不平常的一九二七年的中秋节就要到了,刘昌炎同志派人来,把我们几个党员找到一间僻静的小房里,传达了上级党的指示:党在当前最主要任务是在广大地区发动农民暴动”。“党要求安源工人立即行动起来,参加秋收起义。会后,很多人说:党中央毛委员来了,党的湘东特委也搬到安源来了”。“中秋节的前几天,接到上级的通知:矿警队二百多人,工人纠察队六百多人和临时用梭镖、大刀、竹竿武装起来的工人,一共三千多人,再加上萍乡的农民自卫军,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九月十日,正是中秋节,营长来到我们连里,问了部队情况,就交给我一面红旗。旗杆上面有白铜枪尖,红旗边上一排黑字:‘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第三营第八连’。”[13]】

4、陈伯钧《毛委员率领我们上井冈山》:

【“我们独立团在铜鼓修整近一月。这期间,我党领导的原国民政府警卫团和我们联系上了。”“这两支部队会合后,立即在铜鼓、修水之间的山口镇,召开了‘山口会议’。独立团原来只有一、二两个营,会后补充我们一个营,编为第三营。”“正在这个时候,部队中发生了一件激动人心的大事情:毛委员——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毛泽东同志,从安源来到了我们部队!”“记得正是旧历八月十五中秋节,团部召集排以上干部,在肖家祠堂举行会餐。饭前,毛委员和全体干部见了面,并且讲了话”,“号召我们举行秋收起义”。“过了中秋节,我们就出发了。部队正式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下辖三个团”。[14]】

5、韩伟《毛委员教我们用兵作战》:

【“一九二七年八月七日,党中央在汉口召开了紧急会议,毛泽东同志在会上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著名论断”,“会后,毛泽东同志来到湖南,领导了湘赣边界的秋收起义。参加起义的有前武昌国民政府警卫团,江西萍乡、安源工人武装和湖南平江、浏阳、醴陵等县的农民自卫军。这些队伍在修水、铜鼓、平江、浏阳一带集合,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下辖三个团。”[15]】

6、何长工《秋收起义和引兵井冈山》:

【“在修水县开了一个团党委扩大会议,决定在团长卢德铭去找党中央联系未返期间,由余洒度代理团长。”“我们开到修水,朱培德曾派人来和我们联系,我们想在与敌斗争中学些军事,做点统一战线工作,朱则妄图用威胁利诱的方法,软硬兼施,拖延的措施,用谈判来赢得时间。而后,他们来了5个人,经常在我们这儿转,有时给我们讲:‘你们这里有很多人才,北伐有功,有的还是我们的老同学。’用这些话来拉拢麻痹我们。其实他们也知道我们这里有很多共产党员,妄图将我们改编为江西省防军。我们采取拖延政策,谈而不破,闹而不打。他们妄图诱惑我们开到涂家埠点名发饷,正式改编,借此机会解除我们的武装,但这一条一网打尽的毒计未能得逞。”“等到8月,月亮圆了,我们才独树一帜,举行起义了,把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旗子、番号都做好刻好发下去了。”[16]】

7、谭政《三湾改编前后》:

【“秋收起义部队有4个团”。“在修水,部队进行休整。当时部队的番号叫:‘江西省防军暂编第一师’,是派宛希先到朱培德那里联系改的。宛希先到了南昌,我们的部队已经开始行动,举行秋收起义,打出了红旗。”“那天是阴历8月15日中秋节。部队有一面红旗,是镰刀斧头旗,少数人带有红袖章,我带一个。”[17]】

8、陈士榘《随警卫团参加秋收起义》:

【“为了保存革命力量,警卫团决定改以江西省防军第一军的名义,立即造了全师花名册并派人到南昌请朱培德收编。同时又刻了关防印信及征税收据。在此情况下,部队进行了整编,成立了师部,余洒度为师长。”
“秋收暴动前,部队发给每人一条红布,系在脖子上,作为起义的标志,当时我们带上红布条,都喊着‘要把红布系在颈上,只顾革命不顾生’的口号,将江西省防军第一师第一团番号改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将国民党青天白日旗改为镰刀斧头红旗,我们都为自己成了工农革命军的战士而自豪。”[18]】

9、张宗逊《回忆警卫团参加秋收起义》:

【“在修水,通过党组织,与铜鼓的苏先俊、萍乡的王新亚组成了1个师。为了暂时在江西立足,部队的番号叫‘江西省防军第一师’。”“‘江西省防军第一师’这个名,是我们自己立的,为的是‘灰色’起见,好开展自己的活动。事实上,我们是自己指挥自己。”[19]】

10、吴开瑞《工农革命军第三团在秋收起义中》:

【“秋收起义工农革命军第三团前身是浏阳县工农义勇队”。“1927年7月,根据中共湖南省委的指示,离开浏阳,到达平、修、铜交界的长寿街驻扎。在此,接到中央指示,部队番号改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独立团”。
“潘心源同志就在高安召开了整顿思想的干部会议。会上斗争激烈。苏先俊闹个人英雄主义,不服从党的领导,受到了严厉的批评。会议决定今后大事,一律由团部党委讨论通过,才能执行,不能由团长一人独断。这一决定加强了党的领导,巩固了军队。为了明确今后行动的方向,会议决定由潘心源去湖南省委请示汇报”。
“驻铜鼓不久,得知武昌警卫团到了铜、修2县之间的山口。苏先俊骑着马,挂着手枪,带两个人前往山口,与警卫团联系上了。他回来没有作传达,只说那里土布多,只得等潘心源回。我们部队出路如何,上级没有指示,自己没有一个决定,方向不明。1927年9月,快要过中秋节时,毛泽东同志经过艰难险阻来到了铜鼓。”在中秋节聚餐宴会上,“毛委员作了重要讲话,传达了党中央八七会议精神以及省委、安源市委有关秋收暴动的部署,并宣布我们部队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20]】

11、王耀南《秋收起义中的红色爆破队》:

【“1927年9月初,毛泽东同志来到萍乡安源,在张家湾主持召开了有地区党的负责人和军事负责人参加的安源军事会议。在这次会议上,讨论、研究决定了湖南省委关于秋收起义的决定,组建了我党的第一支武装即‘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21]】

12、易锚《醴陵秋收起义前后》:

【“领导这次起义的是以中央特派员身份的毛泽东和中共湖南省委。毛泽东同志并到安源召开军事会议,布置起义的各项工作,将武汉警卫团,平江、浏阳起义军,安源工人武装和萍乡、醴陵等县的农民队伍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全军统率4个团,约8000人,作为秋收起义的主力军。”[22]】

13、张明生《中国革命委员会湖南醴陵分会成立经过》:

【“我14岁在安源煤矿做工。”“1927年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随后调江西省萍乡训练纠察队。9月,又投入湘赣边界秋收起义战斗。在安源参加了毛泽东部署有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军事行动会议,将安源路矿纠察队,加上萍乡、醴陵的农民武装,合编为1个团,叫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确定王新亚为团长,我为党代表,胡承祚为副团长。”[23]】

14、慕容楚强《红旗插上浏阳城》:

【“不久,我们就接到毛泽东同志的指示,我们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三团,还限令在9月11日起义,先打浏阳,然后与一、二团会师攻长沙。”[24]】

(三)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党史军史文献研究等部门的权威定论

1、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档案馆编《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

中共中央1927年11月14日《政治纪律决议案》,

【“毛泽东同志为‘八七’紧急会议后中央派赴湖南改组省委执行中央秋暴政策的特派员,事实上是湖南省委的中心”。[25]】

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传》:

【“毛泽东最初把准备发动起义的重点放在湘南。”
“八月九日,毛泽东出席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第一次会议,批评湖南省委和共产国际赴长沙巡视员提出的‘由湘南组织一师与南昌军力共同取粤’的计划。”“他强调说,湘南暴动‘纵然失败,也不用去广东,而应上山’。会议决定毛泽东以中央特派员的身份回湖南传达八七会议精神,改组省委,领导秋收起义。”】

毛泽东在八月十二日秘密回到长沙。他首先对剧烈变动中的社会情况和群众心理状态认真调查。

毛泽东八月十八日起出席湖南省委会议。

【“对会议讨论的几个主要问题,他都发表了重要意见。”“第一,举什么旗的问题。南昌起义时,打的是‘国民党左派’的旗子。八七会议作出的是同样的规定。中共中央还认为,湖南国民党左派的下级党部比任何省要有基础,更需要团结他们共同斗争。毛泽东坚决主张:湖南秋收起义时‘我们应高高打出共产党的旗子’,不能再照八七会议规定的那样打‘左派国民党旗帜’。”“第四,暴动的区域。……湖南省委书记彭公达说:‘缩小范围的暴动计划,泽东持之最坚。’”】

八月二十三日,中共中央给湖南省委复信,提出如果此时就抛去国民党的旗帜、实现苏维埃政权,“这是不对的”。

八月三十日,湖南省委给中央的信中写道:

【“中央复信‘指出此间两点错误,事实及理论均非如兄所说’。”“毛泽东和湖南省委坚持从实际情况出发,制定了明确的暴动纲领。”
“八月下旬,警卫团和平江、浏阳工农义勇队负责人,在湘赣边界的江西修水山口镇举行会议,决定合编为一个师:警卫团为第一团,驻修水;浏阳工农义勇队为第三团,驻铜鼓;平江工农义勇队分别补入这两个团。”“此外,安源铁路煤矿工人纠察队、矿警队和安福、莲花、萍乡、醴陵、衡山等地的农民自卫军,可以合编为一个团。这几支部队就是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时的主要力量。”
“九月初,毛泽东穿着农民服装赶到安源,在张家湾召开会议”。“九月六日,毛泽东在安源得知留在长沙的湖南省委常委决定的暴动日期:九日开始破坏铁路,十一日各县暴动,十五日长沙暴动。他立刻以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的名义,向在铜鼓的第三团下达起义计划和部署,通知他们将起义的部队名称统一定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并要他们立刻将这个决定和行动计划向在修水的师部和第一团转达。”“他于九月十日到达铜鼓的第三团(那就是原来的浏阳工农义勇队)团部,宣布把部队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26]】

3、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893—1949)(修订版)》:

1927年7月23日,

【“这期间,毛泽东一直留在武汉,指导湖南省委工作,并受中央委托研究湖南军事形势,筹划湖南秋收起义等。”】

1927年8月初,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湘南运动大纲》,强调武装夺取政权,实行土地革命。”“中共临时中央常委会通过了《湘南运动大纲》,并决定毛泽东为书记组织湘南特委。”

1927年8月3日,

【“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湘鄂粤赣四省农民秋收暴动大纲》”。“大纲对湖南省提出的具体要求是:准备在不久的时期内,在湘南计划一湘南政府,建设革命政权。现在即须组织湘南特别委员会,受省委指挥。”】

湘南特委以毛泽东为书记。

【“中共临时中央常委会决定毛泽东不去湖南,仍留武汉担负原任工作。”】

1927年8月5日,

【“中共中央致信湖南省委,要他们向城乡宣传南昌起义的意义,鼓动农民开始秋收暴动”,“定出一个秋收暴动的军事计划”。】

1927年8月7日,在八七会议上,毛泽东当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毛泽东表示,“愿到农村去,上山结交绿林朋友。

1927年8月下旬,

【“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平阳浏阳农军的负责人在修水山口镇举行会议,决定将队伍合编为一个师”,“这支队伍后来成为毛泽东领导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主要力量”。】

1927年9月初,

【“以中共中央特派员和湖南省委秋收起义前敌委员会书记身份,在张家湾召开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军事会议”。“决定正式组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正式组成以各路军主要负责人为委员、毛泽东为书记的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统一领导湘赣边界秋收起义”。】

1927年9月8日,

【“师部连夜赶制有镰刀、铁锤标志的红旗一百面”。[27]】

4、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

【“以毛泽东为书记的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将参加起义的各路武装5000余人统一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于9月9日发动了湘赣边界秋收起义。”[28]】

5、总策划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教育部、共青团中央《中国共产党90年史话》:

【“9月9日,震动全国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大旗,首先在修水举起。这是一面嵌着金黄色五角星和红色镰刀、锤子的军旗,白色的涵管上印着‘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字样,这面旗帜是根据毛泽东的提议,由参谋长何长工等人亲手设计的。”[29]】

6、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编《中国人民解放军组织沿革·单位沿革(1)》:

【“1927年9月上旬,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将在萍乡、修水、铜鼓地区的国民革命军第2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平江、浏阳工农义勇队(江西省防军暂编第1师),安源工人纠察队和矿警队,萍乡、莲花、醴陵、崇阳、通城等县部分农民自卫军整编为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举行秋收起义。”[30]】

7、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编《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各地武装起义·湖南地区》:

【“8月下旬,警卫团与平、浏工农义勇军负责人商议,决定将修、铜两地的革命武装合并,以江西省防军暂编第1师的名义作掩护,以取得给养,休整部队。安源的革命武装是安源铁路煤矿工人纠察队、矿警队和安福、莲花、萍乡、醴陵、衡山等地的工农武装组成的,以上武装共5000余人,是秋收起义的主要军事力量,前委将上述革命武装组成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31]】

8、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编《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各地武装起义·江西地区》:

【“10日,在安源工人俱乐部前的大操坪上,召开了工农革命军第2团成立大会。操坪上空口号震天,群情激昂。”[32]】

9、《中国共产党历史大辞典(1921——2011)》:

【“毛泽东根据省委决定,迅速奔赴安源,在安源张家湾召开了重要的军事会议,讨论了秋收起义的具体军事部署。这次秋收起义不沿用国民革命军的番号,而将起义部队统一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33]】

(四)地方党委宣传、党史以及文献研究等部门的探索成果

1、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湖南省毛泽东思想研究会编《湖南省纪念秋收起义90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毛泽东和湖南省委动员组织了秋收起义的武装力量——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这支部队主要由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和平江农军、浏阳农军安源工人武装组成。”“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是一支名副其实的工农革命武装,是中国第一支公开打出中国共产党旗号的工农革命武装。”】

毛泽东“火速奔赴安源,召开军事会议,组织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高高举起共产党的旗帜,名正言顺、独立自主地领导湘赣边秋收起义”。在这次会议上,“确认了毛泽东提出,省委会议初步决定的工农革命军军旗式样”。

8月18日召开的湖南省委会议,

【“还就起义部队的编制、战斗计划以及行动路线等做了具体规定。这样使秋收起义完全置于共产党的直接领导之下,并且彻底抛弃了国民党左派的旗帜,打出了共产党领导工农革命的旗号,把起义部队统一命名为工农革命军”。
“毛泽东主持召开安源军事会议,主要解决了以下几个具体问题:正式组成以毛泽东为书记的湘赣边秋收暴动指挥机关——前敌委员会;了解与掌握了湘赣边界敌我政治、军事形势;确立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编制;拟定了秋收起义的进攻目标与路线,即分三路会攻长沙;对湘赣边界各县农民暴动做了具体布置;确定暴动开始日期为9月11日;整顿与改造了安源的矿警与工农武装。”
“关于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建立与编制问题,现在党史界比较一致的观点认为:安源军事改编,是以修水军事改编后的江西省防军第一师为基础的。”“关于修水军事改编问题,现在党史界比较一致的观点是:1927年8月下旬,原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警卫团与平、浏农民义勇军在修水召开军事会议,将警卫团改编为第一团,浏阳农军改编为第三团,平江农军则分别补充第一、第三两团,以‘江西省防军第一师’名义分别驻扎在修水与铜鼓两地。”
“萍乡是湘赣边秋收起义的策源地和主要爆发地之一,是人民军队诞生地之一。”】

安源军事会议,

【“通过对起义部队确定建制、名称和军旗,从此将彻底改变各县地方农民武装过去五花八门、各行其是的不同名称和不统一的番号,使我们党领导的工农革命武装破天荒地首次有了自己的建制、名称和军旗。从这个角度来讲,它充分表明了安源军事会议是中国工人运动史上和中国工农红军建军史上的一次重要会议,是中国工人运动同农民运动、武装斗争三者开始紧密结合的重要标志。”
“安源军事会议一结束,毛泽东在安源直接指导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的组建。”[34]】

2、中共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编《光辉的起点:纪念南昌起义、秋收起义、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90周年理论研讨会论文集》:

【“抛弃国民党的旗帜、首次公开以共产党的名义举行武装起义,对宣传共产党的主张、教育人民丢掉对国民党的幻想、坚定共产党人独立领导中国革命的信心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它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开始寻找建立新的革命统一战线,集中力量打击蒋介石、汪精卫等反动派这一主要敌人的自我觉醒,是统一战线基本原理同中国党派关系特点的自觉结合。”
“毛泽东说,国民党的旗子已成为军阀的旗子,只有共产党的旗子才是人民的旗子。毛泽东这一观点如此鲜明,在当时党内是独一无二的,也正是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湘赣边界秋收起义才勇敢地向国民党反动派展开挑战,这充分显示出毛泽东过人的胆识,非凡的政治智慧和巨大的政治勇气。”“毛泽东同志高举武装斗争的旗帜,组织工农革命军,第一次公开打出人民军队的第一面红旗,进一步表明了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的决心。”
“秋收起义,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农民运动,掌握工农武装的成功典范。毛泽东结合湘赣边的具体实际,确定秋收起义的中心问题是解决农民的土地问题;秋收起义的根本问题是建立工农专政的革命政权;秋收起义必须要有军事力量同农民力量的结合,实行在枪杆上夺取政权。”“秋收起义引领的农民武装暴动,创建了湘赣边第一支工农革命军队。在起义过程中,毛泽东通过整编地方武装,亲手创建了中国共产党的第一支工农革命武装——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35]】

3、湖南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所著《红旗卷起农奴戟——毛主席领导秋收起义的前前后后》:

【(八七)“会议确定举行秋收起义,并派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的毛泽东同志回湖南领导起义。”
“根据临时中央政治局的决定,中共湖南省委进行了改组。”
“毛泽东同志在长沙期间,为准备秋收起义,领导着新省委进行了大量的工作。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下,他不顾个人安危,有时提着篮子装作买菜,有时扮成军官出外调查。他夜以继日地出席会议,起草文稿,找人个别谈话,派人四处筹集枪支弹药,工作十分紧张繁忙,往往彻夜不眠。”
“八月十八日,毛泽东同志以中央特派员的身份,出席了在沈家大屋召开的新省委会议,传达了‘八七’会议精神,主持讨论和制订了秋收起义的计划。在讨论过程中,毛泽东同志同‘左’右倾机会主义倾向作了坚决斗争,为秋收起义制定了正确的方针、政策。会议开始时,大多数人主张同时在全省发动起义。”“经过毛泽东同志的耐心地说服,绝大多数同志终于同意了他的正确主张,决定在反动统治比较薄弱、经过大革命洗礼、群众基础较好并保存有部分革命武装的湘东赣西边界组织秋收起义。”。
“毛泽东同志到达安源后,在张家湾召集了部分起义地区党的负责人和军事负责人会议”。“参加秋收起义的部队,统一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36]】

4、萍乡市中共党史学会、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萍乡矿业集团公司著《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史》:

【“1927年9月,在以安源路矿(株萍铁路和萍乡煤矿的习惯合称)为中心的湘赣两省边境,爆发了震动全国、影响深远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这次起义,是毛泽东和中共湖南省委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共同领导的。毛泽东当时是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候补委员,‘八七紧急会议后中央派赴湖南改组省委执行中央秋暴政策的特派员’,并是改组后的湖南省委的委员和常务委员,‘事实上为湖南省委的中心’。”
“历史文献记载确凿无疑地显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是安源会议决定组建的,安源是秋收起义的军事策源地和军事中心。这一史实经过中共中央有关部门确认后。萍乡市在安源区建造了秋收起义纪念广场,在广场上竖起了‘秋收起义纪念碑’,并由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的江泽民题写了碑名。”
“当时主持中央工作的瞿秋白早就对毛泽东的理论见解和工作能力赞赏有加,而国际代表罗米那兹认为湖南需要‘派一得力同志去’时,也认为派毛泽东去最为合适。于是,派毛泽东去湖南工作便顺理成章了。”“从对湖南革命运动的了解,从在湖南党内和工人、农民中的威望来看,毛泽东更是派赴湖南领导秋收暴动的不二人选。毛泽东是湖南党的创始人和长期的主要领导人,对湖南党组织的历史和现状了如指掌。他是湖南工人运动和农民运动的开拓者和主要领导者,他在湖南工人农民中的威望无人可及。在中共全党,领导农民运动最为卓著者,只有澎湃与毛泽东二人,而毛泽东则被瞿秋白赞为‘农民运动的王’。毛泽东是建立湖南数十万农军的倡导者和鼓吹者,他在农讲所也建立过学生武装,对工农群众武装有相当的了解。在大革命高潮中,毛泽东同时担任过国共两党中央土地委员会的委员,参与了土地问题的调查研究工作,对农民的土地要求有深切的理解,对解决土地问题已经有相当的研究。秋收暴动,是共产党领导农民举行武装暴动,实行土地革命,而毛泽东对党的建设和党的领导、农民问题、武装问题、土地问题等方面的贡献、经验、智慧和认识,在全党都位于前列。能够担当领导湖南秋暴这一历史重任的,唯有毛泽东。”
“8月中旬,警卫团和平江农军刚到修水的时候,省委派出的人在修水主持召开了警卫团和平江农军‘两部负责同志会议’,传达省委关于三部合编为‘江西省防军暂编第一师’,以灰色掩护,保存实力的指示,并指定余洒度为师长,余贲民为副师长。会议还决定组织‘师委会’为党的领导机关。”“8月20日,苏先俊率领浏阳农军到达铜鼓以后,奉派来修、铜负责合编这个师的江西省委工作人员在修水与铜鼓两县城之间的山口镇(属修水县)再次召开由三支队伍负责人全部参加的会议,最后落实江西省委的决定。这就是多位起义亲历者回忆到的‘山口会议’。山口会议是8月下旬在山口镇万寿宫福和铺内召开的,是警卫团和平、浏农军这三支队伍的整编会议。这次会议的结论大致是:将三支队伍合编为一个师,为灰色起见,采用江西省防军暂编第一师名称,余洒度为师长,余贲民为副师长。”
“潘心元等人到安源后,湖南省委得知安源市委转达的潘心元报告后,立即召开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又一次讨论秋收暴动的布置,最后确定将暴动区域缩小到湘中,决定成立以毛泽东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和易礼容为书记的行动委员会,分别负责指挥部队军事行动和地方民众暴动;并派毛泽东到浏阳、平江的农军中去当师长,负责组织前敌委员会和军队。”
“9月初,毛泽东在安源召开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与安源行动委员会联席会议,对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作了具体部署。会议决定将驻修水、安源、铜鼓的革命武装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下辖3个团,并确定了秋收起义的军事行动和民众暴动的计划以及暴动日期。”】

根据中共中央当年8月23日复湖南省委信中关于“所有工农自卫军可改为工农革命军”的指示,结合湖南的实际情况,将这个师命名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以驻修水、铜鼓的部队为第一团和第二团(后分别改为第一团和第三团),安源的部队为第三团(后改称第二团),由毛泽东任师长,王新亚等分别担任各团团长。同时确定了工农革命军军旗式样。军旗为大红色长方形,旗面左上角镶有一颗白色五角星,星上饰有镰刀、斧头图案,旗杆为白色,并竖表部队名称: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团×营×连。”

【“安源会议是中国工人运动史上和中国工农红军建军史上的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首先,安源会议表明中国共产党对武装斗争和创建军队的认识大进了一步。”“其次,安源会议开始把武装斗争同工人运动、农民运动结合起来。”“再次,安源会议是实现由进攻城市转入农村退却的战略转变中的重要环节。”“最后,安源会议也是毛泽东本人革命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
“9月5日,在毛泽东指导下,驻安源的各路武装队伍合编成了这个师的第三团。与此同时,毛泽东向驻修水、铜鼓的各路部队发出通告和军事命令,通告安源会议决定,命令他们改编为工农革命军,限时进攻长沙。”
“9月8日毛泽东到铜鼓,听了浏阳农军负责人苏先俊等人的汇报后,才知道修水、铜鼓的4支队伍已经被改编为江西省防军暂编第一师,下辖第一、三两团(当时并不知道余洒度已经收编邱国轩部为第二团),并配备了师、团干部。”“毛泽东经与苏先俊等商议后,将安源会议决定加以变通:将驻修、铜部队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以江西省防军暂编第一师师部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师部,师部领导成员不变,仍以余洒度为师长、余贲民为副师长,毛泽东不再担任师长职务,而以前委书记身份指挥部队,团长和正、副师长为前委委员;修水、铜鼓部队改为工农革命军后仍分别为第一团和第三团,两个团的领导成员亦仍旧;将安源的工农革命军第三团改称为第二团。”[37]】

(五)历史文献资料研究专家学者等的共识

1、李捷、于俊道主编《实录毛泽东﹒2》:

【“在湖南省委会上,毛泽东坚决主张举起共产党的红旗,从此开创了一个新的局面。参加过南昌起义的陈毅,在1929年8月向上海中央汇报红四军情况时,曾以称赞的口吻说:‘秋收暴动最先挂了红旗。’”[38]】

2、于化庭著《中共军事斗争史略》:

【“在参加中共湖南省委于8月18日和30日召开的省委会议时,毛泽东提出关于组织领导起义的一些重大方针政策问题,统一了起义准备工作的指导思想。”“对于暴动区域的确定,原定的起义中心区湘南地区的形势已经发生变化,必须根据实际情况决定起义区域。”
“8月30日,中共湖南省委在长沙接到安源市委有关湘赣边界工农武装情况的报告召开省常委会议,讨论确定湖南秋收起义计划。会议决定,首先集中力量在条件较好的湘赣边界地区的几个县和安源发动起义,并成立以毛泽东为书记的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作为秋收起义的领导机构。”
“9月初,毛泽东在江西安源张家湾召开会议”,“会议决定把湘赣边界的武装力量统一编成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39]】

3、余伯流、凌步机著《中央苏区史》:

【“南昌起义胜利后成立的临时政权仍称‘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其主要组成人员都是国民党左派成员。起义部队也沿用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番号。”】

1927年8月20日,毛泽东代表中共湖南省委致信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强调指出:“只有共产党的旗子才是人民的旗子。”毛泽东等人的要求,引起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领导人的高度重视。1927年9月19日,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正式通过了《关于“左派国民党”及苏维埃口号问题决议案》,明确宣布“不用国民党做自己的旗帜”。

【“1927年9月9日,以毛泽东为书记的中共前敌委员会领导发动了声势浩大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40]】

4、张侠、李海量著《湘赣边秋收起义研究》:

【“参加过浏阳工农武装的陈盛谷回忆说:‘第二十军独立团折回江西边界之地修水驻扎,部队已达千余人,经济困难,派人与江西省朱培德交涉,要求以江西省防军暂编第一师第三团名义收编,因而解决了粮食、衣服的困难问题,又得以缓和休整的机会。’
当年在浏阳农军改编的二十军独立团任参谋的吴士薰1969年5月25日说:‘我们部队在浏阳叫工农义勇军,到平江长寿街改称二十军独立团,到修水后改为江西省暂编省防军,改变旗号,模糊了敌人。’”
“以上材料说明,警卫团与平浏农军合编为一个师,其番号为‘江西省防军第一师’。实际上,当时党中央的指导思想仍然是要打国民革命军的旗号。直到8月中旬末,毛泽东向中共中央建议,要求打出工农革命军的旗帜,湘赣边秋收起义时始有标明‘工农革命军’字样的红旗出现。因之,警卫团与平浏农军合编时即以‘工农革命军’的番号出现,似为时过早。”“后来平江工农义勇军与警卫团在修水正式合编为国民革命军江西省防军第一师第一团,平江工农义勇军的番号取消。”“当年在余贲民部下当兵的张令彬说:在江西编省防军,余贲民任副师长。我们有事就去找他,管他叫‘贲老’。”
“1982年9月30日,何长工说:‘有人说山口会议是改编工农革命军的会,我怀疑。’”“山口会议,既然是一个‘大会’,又是一个‘编师大会’,当然全体官兵都可以参加。但迄今没有一个亲身参加者回忆到此事。”“笔者认为,‘山口会议是一个工农革命军的建军编师大会’之说暂难成立。但这个会是否是另一个编‘江西省防军’的会呢?这值得考虑。”“山口会议很可能是警卫团负责人与二十军独立团的负责人共商统一的会议,就是编‘江西省防军第一师’的一个会议”。
“回忆资料及文献、文物史料都表明,湘赣边秋收起义部队的番号是‘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41]】

5、贾章旺著《毛泽东从韶山到中南海》:

【“能够在这样一系列重大政策问题上,如此旗帜鲜明地而又切合实际地提出和中共中央以至共产国际代表不同的意见,确实充分显示出毛泽东的过人胆识和求实精神。难怪瞿秋白在一个多月后(9月28日)的一次政治局常委会上要说:‘我党有独立意见的要算泽东。’”
“8月下旬,朱培德闻讯派人到修水要收编警卫团。余洒度等警卫团的干部和平江、浏阳农军负责人在山口镇召开会议研究对策。为掩护自己,决定以受编不受调为条件,接受‘江西省防军暂编第一师’的番号,由余洒度任师长,余贲民任副师长(谭政当时在师部任秘书)。”“秋收起义以这个师为基础,编成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42]】

6、谭一青、袁德金著《军事家毛泽东》:

【“毛泽东关于工农武装‘上山’的想法,为他后来带领秋收起义的武装部队走向井冈山起到了有力的思想铺垫。”“9月初,身负重任的毛泽东到达安源,立即召开湘赣边界党组织和军事负责人会议。会议决定组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全师共5000余人,统由前委领导。”[43]】

7、马秀琴编著《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卢德铭》:

【“张家湾军事会议是毛泽东建立人民军队的起点,会议确定了我军最早的番号和旗帜,建立了以镰刀斧头为旗号的中国工农革命军。”“毛泽东任前敌委员会书记,卢德铭担任秋收起义部队总指挥兼第一团团长,余洒度任师长。起义的目标是夺取长沙,建立湖南省革命委员会。卢德铭成了毛泽东最初的战友。”“会后,毛泽东在铜鼓找到了卢德铭,同他商量秋收起义的具体军事行动计划。”
“在卢德铭的陪同下,毛泽东去修水检查了各团准备起义的情况,并将部队进行了重新编组:所有现有武装编成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下辖四个团。”“参加起义的部队集结于修水渣津镇,举行秋收起义授旗仪式和誓师动员大会。毛泽东作了简短的动员讲话后,卢德铭将绣有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战旗授予准备对萍乡发起攻击的第二团。”“会后,各部立即向自己的作战地区开去,拉开了秋收起义的大幕。”[44]】

8、胡平原著《秋收起义总指挥卢德铭》:

【“在卢德铭从武汉返回修水期间,毛泽东以中央特派员的身份,按照党中央“八七”会议精神,积极地发动和组织秋收起义。在萍乡张家湾召开的军事会议上,确定了起义的军事行动、部队编制和进军路线。决定以江西省防军暂编第1师为基础,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其建制不变,警卫团仍为第1团。毛泽东为党的前敌委员会书记,总指挥卢德铭,师长余洒度,副师长余贲民。”[45]】

9、《中共党史人物传·第66卷》《何长工》:

【“9月初,毛泽东在安源张家湾村主持召开军事会议,将参加秋收起义的各路队伍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下辖第一、第二、第三3个团,共约5000人,卢德铭为总指挥,余洒度为师长。何长工奉命负责设计并制作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军旗。”[46]】

10、萧克、何长工主编《秋收起义》:

【“八月下旬,警卫团,平江、浏阳农军等单位的负责人在修水的山口镇召开了一次会议,决定把这几支武装力量合组为一个师”,“到秋收起义时,就以这个师为基础,编成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47]】

11、其他著作:

江西、湖南人民出版社合编《秋收起义故事集》,湖南人民出版社1977年第1版。

《秋收起义》写作组编写《秋收起义》,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年第1版。

谢海燕、刘凤健、何敏编著《放眼看秋收起义》,国防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1版。

邱恒聪、吴振录著《秋收起义纪实》,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2年第2版。

樊锐著《红旗漫卷湘赣边:秋收起义》,吉林出版集团、吉林文史出版社2011年第1版。

唐振南著《谁主沉浮——五四时期至秋收起义时期的毛泽东》,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第1版。

张可著《红色起点——秋收起义全记录》,湖南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2版。

杨庆旺著《毛泽东足迹考察记》,中央文献出版社2015年第1版。

邢崇智、蒋顺学、廖盖隆、赵学敏主编《毛泽东研究事典》,河北人民出版社1992年第1版。

何平主编《毛泽东大辞典》,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92年第1版。

12、影视艺术作品:

电影《秋收起义》,潇湘电影制片厂出品,编剧和导演周康渝,王霙、刘法鲁、李永田、王茜、姚刚等主演,1993年放映。

电视连续剧《秋收起义》,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广播电视台联合出品,嘉娜·沙哈提执导,侯京健、赵韩樱子、刘丛丹、夏德俊、白恩等主演,2017年播出。

电影《建军大业》,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博纳影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制作,导演刘伟强,刘烨、朱亚文、黄志忠等主演,2017年上演。

还有其他作品,恕不一一列举。

认真学习毛泽东同志的诗词、回忆和论断,秋收起义亲历者向中共中央的报告、回忆,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党史军史文献研究等部门的权威定论,地方党委宣传、党史以及文献研究等部门的探索成果,历史文献资料研究专家学者等的广泛共识,影视艺术家的精心创作,我们必然得出以下看法:

——砥柱中流掀起革命狂飙。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失败后,面对蒋介石、汪精卫国民党反动派“清共”“分共”的穷凶极恶、倒行逆施,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人积极领导动员组织灾难深重的劳苦大众迅速行动起来,先后掀起气壮山河、震惊中外、反映人民意志、表达人民呐喊的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义无反顾地同武装到牙齿的反革命势力进行英勇顽强的革命武装斗争,谱写了“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壮阔史诗。

——坚定立场凝聚斗争力量。为贯彻党中央八七紧急会议精神,坚决纠正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开展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坚决实施中共中央秋收起义部署、中共湖南省委秋收起义计划,组织发动了彪炳史册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这是继八一南昌起义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第一枪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的又一次大规模的武装起义。

——光辉旗帜指引胜利方向。秋收起义最突出的特点在于,毅然决然地不再沿用国民党左派的名义,抛弃国民革命军青天白日旗,公开鲜明地以中国共产党的名义,在神州大地上第一次高高举起以工农革命军为番号的火红军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支工农革命武装——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应运而生。作为‘八七’紧急会议后中央派赴湖南改组省委执行中央秋暴政策的特派员、事实上的湖南省委的中心、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书记的毛泽东同志,对于组织发动湘赣边界秋收起义所涉及的指挥机构、兵员组织、军事行动、暴动日程等一系列要件以及全过程负有全权指挥的重大责任,是在暴动中第一次举起中国共产党旗帜、创建肩负秋收起义使命主力部队——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主要领导人。他不畏流血牺牲,跋山涉水、沐风栉雨、备尝艰辛,在安源,在铜鼓,在修水,通过整编工农武装和正规军队,亲手创建了这支红色武装,为党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的建立发展奠定了十分重要基础。毛泽东同志为缔造中国共产党领导、高举红旗的新型人民军队作出了无人可及的重大历史性贡献,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永远铭记!

与以上列举的大量充分肯定毛泽东同志对于组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卓越贡献的观点尖锐对立的,是后一篇文章,然而就其表述来看,令人颇生困惑。

质疑一:《西行漫记》一书1937-1938年在英国美国出版,1938年2月在上海出版。那时众多秋收起义的亲历者都在。毛泽东同志的回忆中提到的:组织工农革命军是毛泽东同志要求实现的五点纲领之一;九月间工农军队的第一批部队建立起来,称工农第一军第一师;工农革命军经湖南省委批准建立等,尚不知是否有挖空心思诋毁共产党人的国民党文痞、共产党叛徒对此提出“异议”?

质疑二:组建工农革命军的依据何在?由谁批准?后一篇文章说,在修水组建工农革命军的依据,来自“……简称农军、工军,合称工农革命军”[48]的中共中央指示。这一指示,出自《两湖暴动计划决议案》,系1927年8月29日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常委通过,原载于1927年9月12日出版的《中央通讯》第4期。那么,在白色恐怖极其严重、敌人哨卡林立的情况下,这份文件究竟是通过电文、书信还是地下交通员,是明文还是密写,能够在短短几天内,于所谓9月初合编之前送达警卫团领导层的?再则,阅读党内文件特别是机密文件,有其特定范围的严格限制。这份理应由湖北、湖南两省委阅读贯彻执行的机要文件,是否也同时快速送达警卫团领导层?还有,如果当时中共中央与警卫团有便捷联系,警卫团团长卢德铭同志等三人是否还会冒着生命危险经长沙前往武汉?

质疑三,组建工农革命军、举起有别于南昌起义的旗帜功绩甚大,为何对首创者姓甚名谁羞答答、秘而不宣?后一篇文章讲,组建工农革命军的动议始自警卫团的领导层(其意在与余贲民等同志切割),由“领导层”三字替代具体姓名是不是近乎荒诞?资料显示,警卫团团长卢德铭同志在警卫团到达修水前离开部队,由一营营长余洒度代理。对于余洒度的代理,有江西省委批准说,也有警卫团党委会决定说等等。余洒度何许人也?是中共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可耻叛徒之一。

【“余洒度、苏先俊等少数投机革命的军官,害怕同战士过同样的艰苦的生活,留恋旧军队中的‘三金’(金牙齿、金戒指、金边眼镜)、‘五皮’(皮鞭、皮武装带、皮挎包、皮靴、皮绑带)、四菜一汤的特殊生活待遇,在整编中散布怀疑悲观情绪,污蔑向农村进军是‘错误的’,胡说‘这条道路走不通’,反对党对军队的领导。在整编会上,余洒度大泼冷水,唉声叹气,暴露了投机革命的旧军官本相。”[49]】

史料披露,两人后投敌叛变,余洒度任国民党少将,因贩毒被蒋介石亲自下令枪决;苏先俊出卖湖南省委领导人郭亮,红三军团攻占长沙,苏先俊被处决。如果说,卓越领导人周恩来、李立三、恽代英、澎湃等同志发动南昌起义时尚未能打出共产党的旗帜,那么余洒度这个被革命烈士潘心源贬称“自命师长”的投机分子,究竟有何资格底气、何德何能,竟敢拒不执行当时中央关于继续打国民党旗子的命令?

质疑四:假若果真在秋收起义前就在修水组建了工农革命军,打出了党的旗子,实属全党全军全国具有开拓性的轰动事件,可为何作为秋收起义亲历者向中共中央的三份报告对此均未提及?曾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团长苏先俊向中央的报告中称:“平江部队在修水与警卫团合编为江西省防军第一师第一团”,而组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则是所在部队发展的“第三期”,即秋收起义时发生的事情;曾任中共浏阳县委书记潘心源向中央的报告,明确写着:“阴历十日晚上,下令暴动”,“改编军队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三团”;曾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师长余洒度本人向中央的报告中恰恰没有提及此事,难道是他羞于拿此大事要事好事往自己脸上贴金,还是他的一时大意疏忽?

在隆重纪念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中央“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领导小组要求把学习党史、新中国史作为主题教育重要内容之际,个别人的伪作在某些媒体捧场下粉墨登场、招摇过市,以纪念云云为幌,行釜底抽薪之实,罔顾实事求是,剑指人民军队的主要缔造者、党史军史等的权威定论、各方面的研究成果、多项影视作品……究竟意欲何为呢?

[1](美)埃德加·斯诺《西行漫记》第65、140、141页,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79年第1版。

[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文集》第1卷第2、6、8、12、18、19页,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1版。

[3]《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3、9页,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版。

[4]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文集》第1卷第34、35、37页,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1版。

[5]《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17页,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版。

[6]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文集》第1卷第43、47页,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1版。

[7]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思想形成与发展大事记》第18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第1版。

[8]中央档案馆编《秋收起义(资料选辑)》,第48页、50页、51页,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2年第1版。

[9]中央档案馆编《秋收起义(资料选辑)》,第131、132页,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2年第1版。

[10]中央档案馆编《秋收起义(资料选辑)》,第156页,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2年第1版。

[11]《星火燎原》第一集第112、113页,解放军出版社1997年修订第2版。

[12]《星火燎原》第一集第130页,解放军出版社1997年修订第2版。

[13]《星火燎原》第一集第134、135页,解放军出版社1997年修订第2版。

[14]《星火燎原》第一集第140、141页,解放军出版社1997年修订第2版。

[15]《星火燎原》第一集第162页,解放军出版社1997年修订第2版。

[16]罗章龙等著《亲历秋收起义》第7页,江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1版。

[17]罗章龙等著《亲历秋收起义》第25页,江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1版。

[18]罗章龙等著《亲历秋收起义》第33页,江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1版。

[19]罗章龙等著《亲历秋收起义》第40页,江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1版。

[20]罗章龙等著《亲历秋收起义》第46、47页,江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1版。

[21]罗章龙等著《亲历秋收起义》第73页,江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1版。

[22]罗章龙等著《亲历秋收起义》第93页,江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1版。

[23]罗章龙等著《亲历秋收起义》第97页,江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1版。

[24]罗章龙等著《亲历秋收起义》第99页,江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1版。

[25]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档案馆编《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一九二一-一九四九)》第四册第646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第1版。

[26]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传(一)》第139、141、142、144、145、146、147、148、149、151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第2版。

[27]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893—1949)》(修订本)第204、205、206、207、211、212、213、214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第1版。

[28]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第105页,中共党史出版社、党建读物出版社2016年第1版。

[29]总策划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教育部、共青团中央《中国共产党90年史话》第37、38页,中央党史出版社、中国书籍出版社2015年第1版。

[30]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编《中国人民解放军组织沿革·单位沿革(1)》第39页,解放军出版社2007年第1版。

[31]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编《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各地武装起义·湖南地区》第552页,解放军出版社1997年第1版。

[32]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编《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各地武装起义·江西地区》第621页,解放军出版社1997年第1版。

[33]李景田主编《中国共产党历史大辞典(1921——2011)》第316页,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11年第1版。

[34]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湖南省毛泽东思想研究会《湖南省纪念秋收起义90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第9、126、127、240、261、262、264、505、506、508页,湖南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1版。

[35]中共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编《光辉的起点:纪念南昌起义、秋收起义、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90周年理论研讨会论文集》第133、137、146页,江西人民出版社2018年第1版。

[36]《回忆毛主席》第79、80、81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77年第1版。

[37]萍乡市中共党史学会、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萍乡矿业集团公司著《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史》第1、7、42、43、141、149、150、160、161、162、164、165、166、168、178、179页,江西出版集团、江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1版。

[38]李捷、于俊道主编《实录毛泽东﹒2》第7页,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8年第1版。

[39]于化庭著《中共军事斗争史略》第78、79页,济南出版社2016年第1版。

[40]余伯流、凌步机著《中央苏区史:全2册》第68、69、70页,江西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2版。

[41]张侠、李海量著《湘赣边秋收起义研究》第111、113、116、117、135、137、138、152页,江西人民出版社1987年第1版。

[42]贾章旺著《毛泽东从韶山到中南海(上册)》第164、168、169页,中国文史出版社2014年第4版。

[43]谭一青、袁德金著《军事家毛泽东(上)》第68、74页,中国青年出版社2013年第1版。

[44]马秀琴编著《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卢德铭》第49、50、51、52页,吉林出版集团吉林文史出版社2011年第1版。

[45]《中华魂》杂志第51页,2019年第4期。

[46]中国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编《中共党史人物传·第66卷》第9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年第1版。

[47]萧克、何长工主编《秋收起义》第22页,人民出版社1979年第1版。

[48]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档案馆编《建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490页,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第1版。

[49]《回忆毛主席》第90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77年第1版。

【安远超,中共党员,中华全国总工会研究室原副巡视员】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工农 革命 共产党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08/511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