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论斗争

毛泽东决心通过“三反”斗争,惩治和克服党内已经滋生起来的腐败现象。毛泽东像指挥抗美援朝和镇压反革命运动一样,亲自部署指挥“三反”斗争,他要求从中央到各省市,从各大军区到各级军区,“立即抓紧三反斗争,缩短学文件的时间(有四五天就够了),召开干部会,限期(例如十天)展开斗争,送来报告”。毛泽东不仅关注经济政治军事领域中的形势,而且对于文艺界的情况也十分关注,对于《红楼梦》引起的争论,毛泽东从斗争的观点去解释,认为对它的研究不是纯学术问题,这里涉及用马克思主义观点还是资产阶级观点指导社会科学研究,要全党予以重视。

毛泽东论斗争

毛泽东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也是进行不懈斗争的一生。少年毛泽东就具有斗争精神,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斗争学说”之后,在领导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进行不屈不挠革命建设实践中,毛泽东不仅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分析问题、解决问题,逐步探索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斗争策略;而且对“斗争”进行了一系列重要论述,形成了毛泽东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斗争思想。

毛泽东从小爱看《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等中国古代传奇小说。这些阅读初步培养了毛泽东的斗争意识。目前看到的关于毛泽东对斗争的论述文字,最早应是在湖南一师求学期间的日记中写的那段著名的话:

【“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

这里的奋斗虽然具有斗争的含义,但体现的更多还是“恰同学少年”式的“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到中流击水”。

自从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理论,走上革命道路之后,毛泽东才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斗争历程,并有了对斗争的论述。在大革命时期,毛泽东首次论述了“革命斗争”,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毛泽东开门见山地指出: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中国过去一切革命斗争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不能团结真正的朋友,以攻击真正的敌人。”】

如何斗争呢?面对当时党内的右倾错误观点,毛泽东提出了斗争的方式方法: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虽然这里没有“斗争”一词,实际上“革命”就是斗争的代名词。

作为文献标题出现的“斗争”一词,则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进行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在1927年举行的“八七会议”上,毛泽东提出“以后要非常注意军事,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这是一个对中国革命有着极其重要意义的论断。这里虽然也没有“斗争”一词,但其精神实质已经含有“武装斗争”的鲜明指向。以中央特派员的身份领导秋收起义,就是武装斗争的实践。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受挫的队伍上了井冈山后,于1928年11月25日写给中共中央的报告,标题就是《井冈山的斗争》,文章的内容全部围绕“斗争”而展开,充分体现了武装斗争、土地革命(斗争)的实质。

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对斗争的论述,已经随着形势的变化,涉及面越来越广,针对性也强了。在1929年12月底召开的古田会议上,毛泽东主张要对红四军内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进行斗争,他说:

【“红军党内对盲动主义已经做了斗争,但尚不充分。”】

又比如针对党和红军内的教条主义,毛泽东主张《反对本本主义》,这里的“反对”其实就是“斗争”,即要与本本主义不注重调查研究的坏作风进行斗争,提出“中国革命斗争的胜利要靠中国同志了解中国情况”。在长征前夕,他还针对中央苏区一些地方苏维埃政权中的官僚主义作风,进行了批评,提出要对官僚主义作风进行斗争,具体体现在1934年1月27日写的《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一文中。

延安时期是毛泽东思想的成熟时期,也是毛泽东对斗争论述最丰富的时期。面对抗日战争爆发的形势,毛泽东提出全党同志要注意斗争策略,他指出:

【“无产阶级要取得胜利,就完全要靠他的政党——共产党的斗争策略的正确和坚决”。】

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是无产阶级政党开展斗争的一条基本原则,“要胜利就要搞好统一战线,就要使我们的人多一些,就要孤立敌人”。“统一战线是一个基本的问题。”毛泽东对武装斗争的历史地位进行了论述,在1939年10月4日写的《〈共产党〉人发刊词》中指出:

【“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是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中战胜敌人的三个法宝,三个主要的法宝。”】

对于党的自身建设,毛泽东也用斗争进行了论述。比如《反对自由主义》中,毛泽东指出,“我们主张积极的思想斗争”,来克服党内的自由主义,“每个共产党员和革命分子,应该拿起这个武器”。

要通过斗争,清除党内的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和党八股等不良作风,达到实现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1942年5月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针对一些人“在组织上入了党,思想上并没有完全入党”的问题,提出“需要展开一个无产阶级对非无产阶级的思想斗争”,并且要求大家“积极起来参加这个斗争”。

毛泽东还很讲究斗争艺术。毛泽东论述了在抗日统一战线中既讲团结又要斗争的辩证关系,在《又团结,又斗争》中指出:

【“统一里有斗争,天下万物皆然。如果有人认为只有团结而没有斗争,那他就还没有学通马克思主义。统一与斗争是统一战线的两个基本原则,那末这两者是不是半斤与八两呢?或者说斗争更重于统一呢?回答都是否定的!”】

1940年3月,在《目前抗日统一战线中的策略问题》中他又提出“在抗日统一战线时期中,斗争是团结的手段,团结是斗争的目的。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对于国民党顽固派,毛泽东提出了灵活的斗争原则,他指出,同顽固派斗争,必须注意下列几项原则:第一自卫原则,第二胜利原则,第三休战原则,就是“有理、有利、有节”,这样“就能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顽固势力”“就有争取时局走向好转的可能”。

要赢得革命的最后胜利,一定要具有勇敢的斗争精神。毛泽东在《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中论述指出,“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再斗争,直至胜利——这就是人民的逻辑”。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从执政党的立场和角度,对斗争进行了许多新的论述。1951年11月20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的转发东北局关于“三反”报告的批语写道:

【“在此次全国规模的增产节约运动中进行坚决的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斗争。”】

这里的“斗争”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对于贯彻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巩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具有重要作用。毛泽东决心通过“三反”斗争,惩治和克服党内已经滋生起来的腐败现象。毛泽东像指挥抗美援朝和镇压反革命运动一样,亲自部署指挥“三反”斗争,他要求从中央到各省市,从各大军区到各级军区,“立即抓紧三反斗争,缩短学文件的时间(有四五天就够了),召开干部会,限期(例如十天)展开斗争,送来报告”。毛泽东不仅关注经济政治军事领域中的形势,而且对于文艺界的情况也十分关注,对于《红楼梦》引起的争论,毛泽东从斗争的观点去解释,认为对它的研究不是纯学术问题,这里涉及用马克思主义观点还是资产阶级观点指导社会科学研究,要全党予以重视。1957年3月17日晚上在天津市党员干部会议上发表讲话时,毛泽东说:现在,阶级斗争这件工作基本上结束。毛泽东还说:“我们全党要来搞建设”“要率领整个社会跟自然界作斗争,要把中国的面貌加以改变。”

这就意味着斗争的对象发生了根本变化,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转变,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将贯彻落实八大路线,履行执政党的使命。可惜的是,由于对整风运动形势的判断错误,导致了后来反右派斗争扩大化,并且改变了八大关于当前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正确判断,而把阶级斗争作为主要矛盾。之后毛泽东论述了反对苏联霸权主义的斗争,对党内的官僚主义、腐败行为的斗争,等等。总之,“斗争”一词应属于毛泽东中论述比较多的一个概念,这既象征了毛泽东的历史特点,也体现了毛泽东的斗争精神。

【本文原载《学习时报》2019年9月23日第A2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毛泽东论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