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杨天石商榷:抗战期间,日本不可能对蒋介石实施“斩首行动”!

“斩首行动”有一个特点需要强调:从已有的“狙杀”实例看,被“狙杀”的那些政要,都是对敌顽强,绝不低头妥协的硬骨头!敌人拿他没办法,所以采用肉体上消灭的法子。旁的不说,就以下场最惨的萨达姆来说,他被美军追杀逃亡固然狼狈,但是,被美军俘获后,也是毫不求饶铁骨铮铮的一条汉子。对照一下蒋介石,他是这样的人吗?当然不是。对日(也对各国列强)奴颜媚骨,出卖国家权益,根本不在乎国土沦陷。沦陷国土上的国人在敌寇铁蹄下如何苟延残喘,根本打动不了他。卖国从东北开始,卖到华北,养肥了日寇的胆子,直到七七事变。这算是一条铁骨铮铮的硬汉吗?这样的人,是不配敌人斩首的!所以,杨天石的文章说,日军对蒋介石进行“斩首行动”,这是在吹嘘!是炒作!

【本文为作者长河红阳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与杨天石商榷:抗战期间,日本不可能对蒋介石实施“斩首行动”!

语不惊人死不休,是“蒋介石专家”杨天石治学的一贯品格。比如微信公众号“短史记”上的这篇文章《日机大轰炸及其对蒋介石的“斩首行动”》

(https://mp.weixin.qq.com/s/n__ue0PFl65NfbSSpnG41g)

与杨天石商榷:抗战期间,日本不可能对蒋介石实施“斩首行动”!

这个文章罗列了几个蒋介石挨日本飞机炸的事例,把这些事例用一个高大上的军事术语“斩首行动”做了包装,而后得出结论,蒋介石是因为坚决抗战才被日本飞机追着炸,蒋介石坚决抗战是一定的了,用他文章里的话说:

【“日机的轰炸虽然目标广泛,但念兹在兹的还是炸毙蒋介石。”】

事实真个如此?当然不是。这篇文章,有炒作之嫌:因为日军对蒋介石的“轰炸”行动里,根本没有“斩首行动”的任何要素,何来文章里惊悚吸睛的“斩首行动”?何来这牛皮吹胀的结论?这篇文章是用当代才有的高科技作战方式,强行包装抗战中蒋介石畏敌如虎,一心乞和苟活的史实。所以很有必要和杨先生商榷。

什么是真正的“斩首行动”?

杨先生在文章一开头就有这么一段话:

【“空袭是现代战争的重要手段。它可以超越空间障碍,炸毁敌方的军事堡垒、军队、武器,以及城市、建筑、居民群,造成巨大的破坏。日本在侵华战争中,依仗其空中优势,经常发动对中国的空袭。其中,有一种空袭,以炸毁、炸毙中国的军事、行政机构,特别是中国军事和行政领导人为目标。这种空袭,现代军事理论称之为“斩首行动”。蒋介石,作为抗战时期的中国政府和军事机构的最高领导人,自然会被日机视为需要搜寻并加以炸毙的首要对象。”】

“斩首行动”为人所知,拢共也就二十多年,绝不会早于老布什发动的海湾战争。经典战例,也在其后,这样的作战方式是不可能出现在抗战时期的!它的原初所指,是美国用精确制导武器对萨达姆个人进行“只攻一点,不及其余”的狙杀。就算是放宽目标的范围,对包含很多次要、更次要人物的,敌方的军政首脑机关进行轰炸,要达到杨天石所说的“斩首”的目的,也只能在空袭中用精确制导武器。在这种行动中,如果仅摧毁了敌方的军政领导机构的次要人物,却没有炸死、重伤敌方的首脑人物,这样的军事行动至少不能算作成功的“斩首行动”,因为敌方的军政首脑完全可以再组织一个领导机构继续对抗。所以,敌方军政首脑被肉体消灭是第一位的。“斩首行动”需要的条件很苛刻,这样的军事行动,有教科书式的经典战例作证!绝不是杨先生脑洞大开、肆意发挥的那段话。在这里可用三个国家的四个“斩首”战例做个说明,证明杨天石的荒谬:

“斩首行动”美国大呼小叫声音最响,但是具体查找它的战例,不好恭维,无论是对本·拉登,还是对萨达姆,都是偷袭式的抓捕,而不是在空袭中使用精确制导武器“斩首”,并且都有内奸告密在先。“斩首行动”特有的,以高技术定位,再以空袭手段用高科技武器定点狙杀,是体现不出来的。所以说,美国人喊的响亮,做事却逊。

凡事不甚张扬的以色列却有不错手笔:在对哈马斯精神领袖亚辛的狙杀,先以情报人员摸清亚辛的活动规律,在2004年3月22日晨,用武装直升机对亚辛发射导弹攻击;

当然,最精彩的是更早的俄罗斯,1996年4月22日,直接用卫星电话定位,再以战机发射机载导弹对车臣叛匪首领杜达耶夫进行精准狙杀。

在俄、以两国的战例中,都用到了导弹这种精确制导武器,被波及的无辜者以个位数计。再回看历史,在没有精确制导武器的时候,针对各国政要的行次、暗杀行动,也比杨天石说的蒋介石挨炸更接近于“斩首行动”,最典型的,如美国CIA对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多达上百次的暗杀,也仅仅针对卡斯特罗一个人,无意波及无辜。但是,这些行动都不能归在“斩首行动”这个军语中。所以,杨天石所谓的,日本对蒋氏的“斩首行动”离真正的“斩首行动”十万八千里。

抗战期间没有“斩首行动”必备的技术条件

从以上战例可知,满足“斩首行动”的要素是很苛刻的,在抗战时期不可能有。起码日本飞机没有导弹吧?在第一枚激光制导炸弹炸毁越南清化大桥之前,要用空袭手段摧毁高价值的目标,只能依靠多架飞机,飞到目标上空密集投弹提高命中概率。但是,多架飞机组成的机群由远而近飞临,那是最好的防空警报,目标人物会疏散躲避,不可能达到“斩首”目的。但是,精确制导武器使用,没必要飞临目标上空,或者导弹在数十上百公里外飞来,或者制导炸弹在数公里以外,甚至于10公里以外滑翔飞来,根本没预兆。导弹、炸弹飞来一击必中,中者立毙,目标人物根本没有躲避的可能。这,才是“斩首”呢!这绝对不是抗战期间,日军装备的自由落体炸弹能比拟的!尤其需要强调:现在的精确制导武器,制导方式多样,可以不分白天、黑夜发动攻击,70多年前的日本有这些武器吗?所以,日本飞机对蒋介石“斩首”那是吹嘘!而且在杨天石先生提到的几次空袭,日本飞机没炸到蒋介石,却炸死无辜百姓多多,他的卫士、兵弁也死伤不少,这也根本不符合“斩首行动”不累及无辜的原则。所以说,杨天石吹嘘的,日本飞机对蒋介石进行“斩首行动”,根本是无稽之谈!这个文章,纯属炒作!这哪里是严谨的学者在讲史?!

“斩首行动”针对的对象

“斩首行动”,还有一个特点需要强调:从已有的“狙杀”实例看,被“狙杀”的那些政要,都是对敌顽强,绝不低头妥协的硬骨头!敌人拿他没办法,所以采用肉体上消灭的法子。旁的不说,就以下场最惨的萨达姆来说,他向美军投降了么?他被美军追杀逃亡固然狼狈,但是,被美军俘获后,也是毫不求饶铁骨铮铮的一条汉子。

对照一下蒋介石,他是这样的人吗?当然不是。对日(也对各国列强)奴颜媚骨,出卖国家权益,根本不在乎国土沦陷。沦陷国土上的国人在敌寇铁蹄下如何苟延残喘,根本打动不了他。卖国从东北开始,卖到华北,养肥了日寇的胆子,直到七七事变。这算是一条铁骨铮铮的硬汉吗?这样的人,是不配敌人斩首的!所以,杨天石的文章说,日军对蒋介石进行“斩首行动”,这是在吹嘘!是炒作!杨某人的炒作自有他的原因,选取这篇炒作文的“短史记”,你们又是什么用意呢?用这样的文章污染我们眼睛,羞辱我们的智商,你们厚道吗?!

日军轰炸蒋介石,旨在恐吓

那么,日寇对蒋介石的轰炸,是什么用意?是恐吓。蒋介石这样的于国有损,与民有害者,日寇从他在全面抗战前的不抵抗政策里得到好处多多,东北啊,长城线一带的华北北部等等。而在这些好处到手之前,日军总有一次动作不小的军事行动对蒋氏来一次敲打恐吓。1928年5月有“济南惨案”敲打蒋氏,1931年就有“九·一八”攫取东北;1932年一月有“一·二八”事变恐吓蒋氏,1933年5月2就有《塘沽协定》讹诈华北。这四个事件前后一铺陈比对,不难发现这样一个规律:这都是恐吓在先,讹诈得利在后!这四个事件绝不孤立、偶然。

这是巧合吗?不可能!其实在“济南惨案”后,蒋介石就定下了遇到日本躲着走的“国策”,日本人不傻,蒋氏的“国策”能看不出?能看不出“济南事变”对蒋氏的威吓作用?“九·一八”之前,以万宝山事件开启的挑衅行动,更是在试探蒋氏见了日本躲着走的“国策”是否“坚定”。一再的试探,坚定了日本关东军的豪赌决心,轻易拿下东北。有了“济南惨案”——“九·一八”的成功,日本对蒋恐吓-讹诈得利的侵略模式也就定了调。之后“一·二八”——《塘沽协定》中的逻辑不过如此!而且,这样的模式还不是乱来的,是有章法的:恐吓在南,讹诈得利在北:“济南惨案”与“九·一八”,一南一北;“一·二八”与《塘沽协定》,一南一北;恐吓的地点从济南向南到上海,讹诈得利的地区,也从东北向南移动到华北北部。这样的高度雷同绝非巧合!这是日军侵华的一种模式。到全面抗战后,“国统区”里,“地无分南北,日军处处可以对蒋恐吓,处处都要讹诈到些利益。所以,杨天石文章里对蒋氏挨炸声泪俱下的悲情描述,我们只能从日寇对蒋恐吓-讹诈得利的角度来看,而不能从日寇恨蒋氏坚决抗战,用“斩首行动”清除蒋氏,这个没常识的“见识”去想。

一心卖国,“徐州四号房”首被恐吓

在杨氏的文章里,提到第一个蒋氏挨炸的战例:“1938年5月13日,徐州四号房”。这当然不是日寇要对他“斩首”,而是按着早先的恐吓-讹诈模式,威吓他满足日寇在谈判桌上得不到的利益。而那次谈判,并非是日本主动向蒋氏提出,是蒋氏苦求日本所致。然,日本自大成狂的癫痫精神状态,也不愿意再等什么谈判结果,就以更加疯狂的军事进攻“自取”更大的利益。这样的进攻中间,更少不了恐吓开道。要说清“徐州四号房”的恐吓,有必要简述抗战初期由蒋氏发起的和谈:

话说1937年7月17日,蒋氏在庐山发表了很有名的“庐山训话”,里头就有一句“如果战端一开,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从文字表述看,这句话是摊牌,向日寇摊牌,自此以后不把日寇打出中国,绝不停止战斗。但是,在一个礼拜以后,7月24日、25日、26日,蒋氏又连续约见英、美、德、法等国大使,希望西方大国介入调停,给个渠道向日本乞和。“庐山训话”一下子成了手纸。蒋氏色厉内荏,畏刀避箭的嘴脸日寇看不出来吗?这之后不久发生“大山事件”,淞沪会战打响,曾经大呼把日本兵赶下黄浦江的蒋介石,在战争开启的时候就一直没放弃对日乞和:曾向德国表示,能否用“德日反共协议”影响日本——反共算我一份儿,我打中共,你劝日本别打我。德国予以拒绝。这样的乞和,就是用内战的同胞血,化解侵略者施与的进攻压力,着实可耻!这样的卑贱下流,世上难找。这是对敌人怕到骨子里!和“济南事变”时候没区别。日本人看不出来吗?对这样的软蛋对手,除了继续硬打消灭其武装之外,就是对之加倍恐吓,打击蒋氏的心理防线,尽早瓦解他的抵抗意志。恐吓的手段之一,就是杨天石文章里提到的,后来的日本飞机投弹轰炸。

对蒋氏在会战期间的乞和,日本在占据淞沪战场主动之后的10月21日做了正面的应允;正式的答应在10月29日。为时两月半的乞和谈判,从10月30日德国驻华大使转告日本意见开始进行,中间战事不止:淞沪会战尾声,日军金山卫登陆、“国军”溃败;南京陷落。尤其是南京大屠杀,这就是对所有中国人的恐吓,也是对蒋介石的恐吓。对这样的血海深仇,根本不能和谈!只能低着头忍着痛,打、打、打!可是蒋记民国就是四平八稳的扯皮和谈,这可真是被日寇的滴血的屠刀吓怕了!

日寇提出的和谈条款,一开始是日本外相广田弘毅提出的“广田七条”,但是,日本进展迅速的军事攻势让日本军部忘乎所以,在军部的影响下,“广田七条”也让广田弘毅亢奋,把和谈的条件扩展为更苛刻的四重点:

【中日满共同防共;设立非武装区,在非武装区内成立特殊政权;中日满经济合作;对日本赔款(在缔结合约之前日本不停止进攻)。】

这样的条款连作为中间人的德国也感觉难以接受。不过,蒋记民国对这样的苛刻条款,也不愿断然拒绝,1938年末1月13日,蒋氏派外交部长王宠惠向中间人——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转告:

【经过适当的考虑后,我们觉得,改变了的条件范围太广泛了。因此,中国政府希望这些新提出的条件的性质和内容,以便仔细研究,再做确切的决定。】

一句话,好商量。

但是日寇的猖狂也不给蒋氏半点时间,1月16日,日本近卫内阁发表“今后不以民国政府为对手”的第一次近卫声明。这个声明的意指很明确:你墨迹,那就无视你,你不是我对等的谈判对手和作战对象,你的尺寸不够!反正我们在战场上也能很容易的得到想要的一切!当然,一纸声明是“文伐”,还需要猛烈的军事攻势做“武攻”增强威力,“徐州会战”就是。大战中少不得飞机轰炸,蒋氏挨炸,如果这是日军有意为之,那不过是增强“近卫声明”的威力的恐吓手段——赶紧答应我的条件!这可不是对蒋介石的“斩首行动”!

卖国心不死,武昌再被敲打(恐吓)

接下来杨天石又说到了蒋氏“1938年8月12日,武昌湖北省政府”挨炸的战例。这一次挨炸,同样和一次对日乞和有关。

1938年初,日本近卫内阁发表“不以民国政府为对手”的声明后,蒋日和谈的这条路断了。但是蒋介石向日本求和心不死,自己又开辟了一条向日寇乞和的渠道,渠道的日方奔走者都是孙中山的日本旧友:萱野长知、小川平吉、头山满、秋山定辅;中国方面主持者孔祥熙,最重要的奔走者高宗武。期间双方以香港为中转,密集会见磋商。三、四月间,双方代表的一次重要会见中:日方以中国承认满蒙(独立)叫价,中方要日本撤兵予以还价;会后,中方孔祥熙回复日本,双方即刻停战;日方尊重中国主权,中国在满蒙问题上,原则同意,具体细节,后续谈判时再定。日方觉得中方有诚意,于是继续与孔祥熙接触。孔祥熙向日方提出,暂不进攻武汉。日方索价:蒋介石下野。一时间,扯皮陷于停顿。7月5日,蒋的密使高宗武秘密访问日本,正式向蒋介石传回了日本的要价:蒋氏下野。这自然不会让蒋氏满意。不过7月末,日本松口:

【铲共亲日,媾和尔后有办法。】

你可以先口头表态,但是暂时不下野;等到和谈成功,再下野也是可以的。日本的打算:暂缓蒋氏下野,既照顾了近卫声明,也使蒋日之间的媾和能继续下去,这就是8月12日前,蒋日密谋和谈的大致。但是,让蒋介石宣布下野,哪里可能?蒋氏置之不理。8月12日,日本飞机轰炸武昌。这无非是恐吓蒋氏尽早答应条件,并非要致蒋氏于死地。

杨先生把这次蒋氏挨炸说成是日方对他“斩首行动”,荒唐!

欲做汪精卫第二,依然被轰炸恐吓

再看杨天石提到的第三次蒋氏挨炸:1939年6月11日,重庆黄山寓所。

这个挨炸事件,还是和对日和谈有关,而且与汪精卫有牵扯。1938年底,汪精卫出走河内;1939年2、3月间,蒋氏密令戴笠亲自布置暗杀汪精卫事宜。但是行动时出错,汪精卫躲过一劫,在3月27日,发表名文《举一个例》,直揭1937年7月26日,蒋氏在其主持的“国防部最高会议第五十四次常务会议”上,主张对日屈膝的丑行。这一下,让蒋介石颜面大丢,这位中国的“领袖”,公开向日寇表示“亲善”的门路被彻底堵死。而与之同时,蒋氏依然通过萱野长知来回在中日之间紧密地进行媾和活动。汪精卫文章发表后,蒋氏只好两面三刀,既在国人面前树立抗战形象,又在暗中替日本人办想办的事情:从四月起,接连制造与中共的摩擦事件向日本献忠,规模、影响较大者:4月,沈鸿烈在山东制造摩擦;5月以“各报联合出版”借口,取消《新华日报》;6月1日,攻占陕甘宁边区栒邑县。这些动作不可谓不小,助日反共打内战的凶相不可为不明显,但是日本要的是蒋氏公开投降。这些反共行动虽然锋芒必露,可是还是有层“抗战”的面纱遮着,这不是日本要的局面,所以,扔几颗炸弹恐吓蒋氏不在话下。杨天石提到的这次“斩首行动”,也就是日本对蒋介石的又一次威吓,哪有他说的那样“壮怀激烈”?当然,为了佐证他的观点,杨氏有这样一段话:

12月2日,日本大本营参谋长闲院宫载仁亲王发布345号大陆作战命令,宣称要“攻击敌战略及政略中枢”,“特别要捕捉敌最高统帅及最高政治机关,一举歼灭之”。②】

这段话的出处,杨氏给出:《从重庆通往伦敦、东京、广岛的道路》,第55页。这部书的作者,日本前田哲男。

但是,我在一篇文章《日机对重庆的“战略轰炸”和重庆的反空袭斗争》(《天府新论》1994、4期)中,查到,日酋的的命令发布在12月20日。这篇文章的这个引用出处是[(日)前田哲男《重庆大轰炸》(日文原书名为《战略轰炸的思想》,由《朝日杂志》连载)第59页、60页,成都科技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

一个作者对同一事件的记录,跑到中国有两个日期,不知孰是?然而,无论是哪个日期,日本在当时也没有对蒋实施“斩首行动”的能力!尤其要注意的是,近卫内阁在12月22日,发布了第三次近卫声明,核心内容:

【“日满支三国以建设东亚新秩序为共同目的结合,打算相互取得善邻友好、共同防共、经济提携的成果。”】

近卫内阁与日本军部步调是一致的,这个声明,就是日本军部风向转变的指标,对蒋表示亲善的指标。在风向转变的时候,继续对蒋无情“斩首”,那就请杨先生再多来点证据!

“桐工作”招降蒋氏,日本无意“斩首”蒋介石

再看杨天石的第四个蒋介石挨炸事例:1940年2月22日,广西柳州羊角山。

这个事例着实可笑:从1939年底到1940年7月,正是日本对蒋诱降的“桐工作”紧锣密鼓进行之时,日本人疯了,要把这个汪精卫第二灭了?别看日本接纳了汪精卫,但是,对汪政权的承认延宕了近两年时间!日本一心要把“最好的菜”留给蒋氏,日本人会炸死蒋氏?日本人这么做的动机何在嘛!蒋氏在广西挨炸,只不过是日本误打误撞而已!对于这样的挨炸事例,也要装进“斩首行动”的口袋四处兜售,只能说,这位杨先生的行为,和卖假货的无良商贩没两样!

接着看杨天石的第五个蒋氏挨炸事例:1940年7月8日,曾家岩重庆国民政府。

这个时间,正在“桐工作”区域的成果的尾声阶段,正是发力冲刺取得成果的关键时刻,日本人炸死蒋介石,于它们有什么好处?再者,6月28日,蒋氏顽军军头韩德勤指使李明扬、李长江等顽军13个团,在江苏泰州地区部向叶飞、管文蔚指挥的新四军挺进纵队发动大规模进攻;7月2日,蒋氏顽军石友三与鲁西杂伪军2万余人向濮阳、濮县一带发动进攻;这都是忠实执行蒋介石反共政策的军事摩擦行动,也是蒋介石向日寇献忠的“大礼”,日本人看不出来?日本人炸死蒋介石,于它有什么好处?

“桐工作”无果,日本招降蒋氏不死心,还有“钱工作”继踵继续招降蒋氏,日本人的飞机岂能炸死蒋介石?

无论这次轰炸是误打误撞,还是对蒋介石施加恐吓,日本人决没有对蒋氏实施“斩首行动”的任何理由、动机!如杨天石氏,是在忠实讲史吗?

反共踩了蛇尾巴,日军对蒋介石的报复打击

接着看杨天石为蒋介石脸上刷金漆:1941年8月30日,重庆黄山寓所。

杨天石的这一段原话:

【1941年8月间,日本第三飞行团团长远藤三郎得到情报,蒋介石将在黄山寓所召开军事会议,又从离任的意大利驻中国大使口中得知黄山山庄的房屋位置和屋瓦的颜色,立刻制订轰炸计划,命令第60战斗队执行。8月30日上午11时,远藤率机自汉口出发。】

这个桥段在网络上别的网文里,也有相似内容,如果这些内容是有权威出处的史料,那么,这一次对蒋轰炸,可算是“斩首”,但是,杨先生竟然不给出处,那么,这个例证是不是对蒋无情“斩首”大有疑问。

而且,我们再回溯历史可知,这一次对蒋轰炸,乃是蒋氏为了打内战反共,不小心触碰了日寇的利益,招来日寇的报复。与他“坚持抗战”,被日寇追炸“斩首”根本不相关。

这次反共打内战就是“皖南事变”。但是,蒋介石发动事变打内战的借口——强令黄河以南的八路军、新四军1个月内开赴黄河以北,让日本人不高兴了:

【华北是日本人的根据地,蒋介石蒋介石要把全部新四军都赶到华北去,这会危及日本的利益,日本对此不能同意】

这不是踩了蛇尾巴,上赶着做死嘛!作为报复,日本在2月初,开始对河南汤恩伯部发动大规模进攻,将15万蒋军包围在平汉路以东,对蒋军好一阵围攻蹂躏,把蒋介石好一顿折磨;这还不算完,5月7日,日军又开始向中条山进攻,碾压蒋军,继续折磨蒋介石。折磨一直持续到5月27日。日本人的用意很明显:你要动“我的”华北,那我就把你蒋介石在华北的瓶瓶罐罐砸个稀烂!这是在地面上,在空中,也就是我们在杨天石文章里见到的,对重庆的无休止的轰炸。包括可疑的,对蒋的黄山寓所实施“斩首行动”。这个所谓“斩首行动”,和杨天石说的,蒋氏因为抗战,被日本追炸,根本两码事!蒋介石真的抗战了吗……解放了哪一片国土?这是绝对的硬指标!可不能昧着良心说话!

这篇文章,是杨先生为蒋介石写的“祷文”?不对,是“悼文”,悼念“坚决”抗战的蒋公的。所以呢,他加了这么一段虽然悲情,但是颇有热血味儿的一段——“日机大轰炸下蒋介石的悲悯、自责、义愤与民族感情”,其中有句话看着特别滑稽:

【“人民教育了蒋介石,人民在空袭中表现出来的英勇无畏、不屈不挠、亲爱团结、相互扶助的精神也感染了蒋介石……”】

我打一块钱的赌,当时的中国人民绝对不敢教育蒋公!虽说敌占区的人民盼着王师反攻日寇的,可是,谁敢拿这个教育蒋公啊?杨老先生,你可不能乱讲话呀!

多话不说了,笔者的结论,抗战期间,没有杨老先生说的“斩首行动”!顺带着我想在这里劝劝杨天石先生,多看几本书没坏处,看看当代军事理论,尤其是“斩首行动”的经典战例,这样就会明白:抗战时,没有哪一国有“斩首行动”的技术手段!遑论日本飞机对蒋介石用“斩首行动”?军事理论,很多时候是军事技术在引领着向前发展:就象没有坦克这种军事技术装备的出现,会有后来的“闪击战”吗?没有飞机的出现,没有飞机在一战时的运用,杜黑的“空军致胜论”也不会有,更休说日本用飞机对中国狂轰滥炸。那么,在没有导弹、制导炸弹的抗战时期,怎么可能会有对蒋介石的“斩首行动”?再者,蒋氏和日寇的勾勾搭搭,也不会招来日本真心实意的“斩首行动”啊!不你可不能曲解史实乱讲话呀!

选取这篇文章的“短史记”微信公众号,派头很大呀,把“史记”还拉扯上了,可是你的严谨在哪里呢?为什么不好好熟悉一下当下的军事常识?好好辨析一下什么才是“斩首行动”?怎么就能把杨天石这样没常识的炒作文章选取上?

参考资料:

李敖、汪荣祖《蒋介石评传》

黄修荣《抗日战争时期国共关系纪事1931.9——1945.9)

翁贤美《日机对重庆的“战略轰炸”和重庆的反空袭斗争》(《天府新论》1994、4期)

雷国山《抗战时期“近卫声明”的来龙去脉》(《阅江学刊》2010年2月)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10/518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