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有关尼克松访华的若干秘闻

为什么如此狂热反共的尼克松却会积极的谋求同新中国改善关系,甚至在同毛主席会见时像一个小学生一样毕恭毕敬,还为周总理殷勤的脱大衣呢?其实答案也很简单,因为他当时已经被修理的太惨了:在那个时候,新中国一方面积极支持越南反抗美国侵略的斗争,让美国50多万大军陷入越南无法自拔,另一方面积极支持美国国内的人民运动,美国大资产阶级的统治在蓬勃兴起的黑人民权运动、反战运动等人民运动冲击下摇摇欲坠。即使在同新中国改善关系时是美国单方面的让步,对其缓和内外矛盾维护统治来说,也仍然是有利的。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鹿野:有关尼克松访华的若干秘闻

前几天,热播电视剧《外交风云》播出了尼克松访华的一些相关情况。笔者日前在《NBA的教训与周总理的精明》文中援引了其中周总理租用美国卫星又把使用权卖给美方的例子,认为今天在中美交往时,我们也应该学习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这种智慧。大部分朋友是赞成的,但是也有一部分朋友认为“这只不过是个段子”,还有人认为“这件事是毛主席安排的”。笔者感到,虽然大家都知道尼克松访华这一事件,但是其中一些具体的细节仍然鲜为人知,因此在这里打算再简单介绍一下相关的情况。

一、对于美国,“你不顶他一下,他就不舒服”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周恩来总理在和黑格会谈时就尼克松访华的电视转播问题提出的“由中国方面儿先花钱租用卫星,再把使用权卖给美国”的方案,并不是什么段子,而在中央文献研究室根据原始档案资料编撰的《周恩来年谱》当中有明确的记载(《周恩来年谱》(1949—1976)下卷,中央文献出版社1997年版,第505页)。熊向晖等事件的亲历者也都有大体相同的回忆。就目前来看,尚无毛泽东主席就这一事件给予具体意见的证据。

但是,也不能说这一事件和毛泽东主席全无关系。因为据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写的《毛泽东年谱》记载,黑格访华时毛主席也并没有闲着,而是给周总理提出了一个处理中美关系的大原则,即“你不顶他一下,他就不舒服”。还明确提出了两点,一个就是如果要是黑格不同意中国方面的意见,就跟他说中国可以“再等一百年”,另外一个是针对联合公报草案中“人民要进步”的字眼可能会引发美国疑虑,表示“把人民要进步改成人民要革命。他们就是怕革命,他们愈怕,我们愈要提”:

【1月6日中午,同周恩来、叶剑英谈外事工作。周恩来把《对美方口信的答复》稿交毛泽东审阅,毛泽东说:好,我看可以给他讲。讲了以后,无非是吹了。他二十二年都没有来,再等百年嘛!你不顶他一下,他就不舒服。总而言之,无非是吹了。我看啊,过不了几年他还是要来的。最后,周恩来问:周恩来问:联合公报草案,除台湾问题外,美方没提,是不是就不动了?毛泽东说:就不动,要动就动一点,把人民要进步改成人民要革命。他们就是怕革命,他们愈怕,我们愈要提。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逄先知,冯蕙主编;陈晋,李捷,熊华源,吴正裕,张素华副主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12,第422页】

后来通过的《上海公报》的内容,想必大家都知道,笔者在这里只简单地摘录几段:

【中国方面声明: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已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
中国方面表示:坚决支持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
美国强调:应该允许印度支那各国人民在不受外来干涉的情况下决定自己的命运;……在谈判得不到解决时,美国预计在符合印度支那每个国家自决这一目标的情况下从这个地区最终撤出所有美国军队。
美国方面声明: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它重申它对由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考虑到这一前景,它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在此期间,它将随着这个地区紧张局势的缓和逐步减少它在台湾的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

这些内容是《上海公报》当中涉及中美关系实质问题的主要部分,概括起来说就是“美国方面同意从越南和台湾地区逐步撤军,而中国方面则可以继续支持包括美国当时种种人民运动在内的世界革命”。

试问,连《联合公报》这种实质性的文件美国都让步到了这种程度,在电视转播权这种小事上美国又怎么可能不接受中国的条件?因此,虽然毛泽东主席并没有对电视转播权一事作出具体的指示,但是相关问题也可以说是“你不顶他一下,他就不舒服”这一方针的胜利。同时,这些事情也说明当时的中美关系正常化完全是美国有求于中国,现在某些人炒作的“尼克松访华是美国对中国的恩惠”完全是无稽之谈。

二、乔冠华联大痛骂美国与老布什的殷勤转变

在尼克松访华前夕,另一件引人关注的事件也可以体现出当时中美关系的态势。也就是乔冠华代表新中国首次作为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在联大上的发言中,绝大多数内容都是猛烈批判美国的:

【我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这里重申: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美国用武力侵占中国的台湾和台湾海峡,丝毫不能改变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台湾的主权;美国的一切武装力量一定要从台湾和台湾海峡撤走;任何企图把台湾从祖国分割出去的阴谋,都是我们坚决反对的。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台湾,这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的。
美国政府武装侵略越南、柬埔寨和老挝,蹂躏这三个国家的领土完整和主权,加剧了远东的紧张局势,遭到了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的强烈反对。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支持印度支那三国人民的抗美救国战争;坚决支持印度支那人民最高级会议的联合声明和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的七点和平倡议。美国政府立即无条件地全部从印度支那三国撤出美国及其仆从的一切武装力量,让印度支那三国人民在没有外来干涉的情况下,独立自主地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这是缓和远东紧张局势的关键。
朝鲜至今仍处于分裂状态。中国人民志愿军早就从朝鲜撤走了,但是美国军队至今还继续留在南朝鲜。和平统一祖国,是全体朝鲜人民的共同愿望。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支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今年四月提出的和平统一祖国的八点纲领;坚决支持它提出的废除联合国关于朝鲜问题的一切非法决议和解散“联合国韩国统一复兴委员会”的正义要求。
一九七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人民日报》】

可是,在乔冠华痛骂了美国一顿之后。美国的尼克松当局不但没有因此延缓中美关系改善的步伐,反而热情更加高涨。像当时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的老布什在这一事件发生以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千方百计的制造“偶遇”和乔冠华拉近乎:

【记得当时最有意思的就是老布什,当时他还没当总统,是美国常驻联合国的代表。我们去的前几个星期,他还根据国务院的指示,拼命地拉票反对我们,无论如何不让中国恢复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但是,我们已经进去了,那时候基辛格也访华了,双方不能老是僵在那里,他也要搞点现实主义,但转弯子又不好太露痕迹,怎么办呢?据说他跟联合国秘书处礼宾官事先打听好了,中国代表团几时几点到联合国总部。然后他有意识地在大会厅的自动电梯前边的走廊上跟一个人随便聊天。等乔冠华一行经过的时候,假装“偶然”碰见了,然后握手表示欢迎。老布什当时态度一下子就变了,非常热情。
宗道一等编著,周南口述:遥想当年羽扇纶巾,齐鲁书社,2007.6,第193页】

这一事实无疑说明,当时是美国求着与新中国关系实现关系正常化,而不是相反。也说明毛主席的“你不顶他一下,他就不舒服”的确是把美国人,特别是当权的美国大资产阶级看透了。

三、毛主席为什么对尼克松说“我喜欢右派”?

与此相关的一件事是,毛泽东主席在同尼克松的会谈中表示“我是喜欢右派,比较高兴这些右派当政”:

【毛泽东说:我是喜欢右派,人家说你们是右派,你们共和党是右派,说英国的希思首相是右派,说西德的基督教民主党也是右派。我是喜欢右派,比较高兴这些右派当政。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逄先知,冯蕙主编;陈晋,李捷,熊华源,吴正裕,张素华副主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12,第427页】

今天很多人不明就里,误认为毛主席是跟尼克松开玩笑。其实,如果要是了解一点美国政治史的人,就会发现恐怕并非如此。因为尼克松本人的确是美国右派的代表,其反共的程度甚至要超过杜勒斯和艾森豪威尔,和臭名昭著的麦卡锡有一拼:

【他以反共著名,曾于1947年建议对美共领袖以“集体藐视政府法令罪”起诉。1948年,他又与众议员蒙特一起起草宣布共产党为非法的议案,并主持调查所谓“希斯间谍案”。其时尼克松已被任命为臭名昭著的非美活动委员会小组委员会主席。希斯是美国国务院的一名官员,由于尼克松的一手操纵,最后以所谓的“亲共”罪被判入狱。1946年尼克松竞选众议员公开辩论时,在舌战中他使选民们怀疑其对手是“共产党的代理人”,1950年竞选参议员时,把他的对手说成是“共产党分子”。尼克松的政敌对他在竞选中所采取的诬陷手法非常痛恨,他们给尼克松起了个绰号“诡计多端的狄克”(狄克是理查德的略称)。尼克松在参议院仍以反共著称,他攻击杜鲁门政府对共产党国家斗争不力,主张对中国和苏联持强硬态度:1952年,尼克松成为艾森豪威尔的竞选伙伴并当选为副总统。1956年,他与艾森豪威尔均连选连任。
毕桂发主编,毛泽东评说世界政要,解放军出版社,2003年10月第1版,第88页】

那么,为什么如此狂热反共的尼克松却会积极的谋求同新中国改善关系,甚至在同毛主席会见时像一个小学生一样毕恭毕敬,还为周总理殷勤的脱大衣呢?其实答案也很简单,因为他当时已经被修理的太惨了:在那个时候,新中国一方面积极支持越南反抗美国侵略的斗争,让美国50多万大军陷入越南无法自拔,另一方面积极支持美国国内的人民运动,美国大资产阶级的统治在蓬勃兴起的黑人民权运动、反战运动等人民运动冲击下摇摇欲坠。即使在同新中国改善关系时是美国单方面的让步,对其缓和内外矛盾维护统治来说,也仍然是有利的。

无独有偶,在西方大国中率先和中国完全实现关系正常化的法国领导人戴高乐也是以狂热反共而出名的。他之所以率先和新中国建交,恐怕也和此前新中国积极支持越南的抗法战争与阿尔及利亚等非洲国家的民族解放运动,法国要想继续保持国际影响就必须求助于新中国是分不开的。

因此,毛主席“我喜欢右派”的弦外之音,其实很可能和“你不顶他一下,他就不舒服”这一原则是一致的。也就是说,你们这些右派,或曰西方大资产阶级当权派都有抖M性格,只认实力,只要我们实力强了,把你们修理的焦头烂额,你们就愿意和我们做朋友了。

当然,毕竟尼克松是美国总统,所以在外交当中毛主席也多多少少给他留了一点面子,不可能把话说的太直白。像中美联合公报发表之后,毛周两人都认为“不宜由我正面宣传联合公报是我们的胜利,美国的失败”(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逄先知,冯蕙主编;陈晋,李捷,熊华源,吴正裕,张素华副主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12,第430页)。但其实正如上文所指出的,不管中国方面怎么说,公报内容就已经表明了只是美国单方面的退让。我们总不能得了里子,还一点面子也不给人家留吧?

回顾以上尼克松访华的相关史实,其中的一些经验或许也可以为我们今天处理NBA风波等一些中美关系当中的问题提供借鉴。特别是要牢牢记住毛主席对于处理中美关系的名言,“你不顶他一下,他就不舒服”。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尼克松 美国 中国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10/52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