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人碑 | 为啥说“水旱蝗汤”?1942大饥荒,官员却忙着给军长姨太的儿子庆生

在华北敌后,同样的大灾袭来,我们的人民军队,比如八路军129师在干什么?捡树叶子、挖野菜,都必须远离村落,到几十里外的地方去,不许跟老百姓争吃的,更别说从毛主席、周副主席,全党全军开展大生产运动,129师的刘师长、邓政委,哪一个没有自己的生产任务,大灾之年,想的是人民群众的利益!而国民党军队呢?当时登封正好驻扎了汤恩伯嫡系的十三军,军部就在大金店,大兴土木不说,横征暴敛也不说,强征军粮收粮时,专设接运站,用大秤称进,一百斤粮食只算八十五斤,也不说了,你们的便宜子孙可以吹“这都是为了抗日”!

登封,论知名度,甚至超过了河南省会郑州,特别是跟老外聊天,对方十有八九不知道的郑州,却都知道少林寺,少林寺就在登封。

这几天写王滴拉烈士的文章,顺手看了看文史资料里,他参军前,1942大饥荒的情况,没想到小小的登封县,也有如此丰富的记载。

河南大学学生眼里的1942

崔炎寿,我的河大老学长,1942年春节过后,他即将迎来最后一个学期,就要拿到毕业证了,但他的父亲说,别读书了,家里都要饿死了。你得回来想办法,帮助家里度荒!

几十年后,崔炎寿还能记得当时的感觉,“如晴空霹雳半天没缓过来”,然后扑通跪下,说我读了7个学期了,就剩下最后一个学期,也就五个月,让我读完吧?

但父亲说,人不吃饭,七天就会饿死,五个月,家里等不起!

一家人扑通扑通跪满了一屋,崔炎寿只好休学,回登封县立师范当老师,他也因此记录下来登封这个豫西小县的特殊剖面。

我记录几条,大家看看。

其一,

【“卖儿卖女、卖妻子的也不少,成大批贩卖的是中岳庙路北。有一家开饭店的张银吾,我每次从城里往中岳庙上课,路过他的门前,总是看见他门里坐一群大闺女,都是从长葛、洧川、鄢陵、扶沟这一带领来的。去的时候,只要打点烧饼,背一满钱搭,一两个烧饼就能换一个大闺女,换得够一二十个人啦,就领回家来住十天八天,叫她们吃饱喝足,变一变脸上的饥饿之色。然后带着往陕西省找婆家,这个找婆家给说媒不同,是买主先看人,看中那个人再谈价钱,交了钱就带人,女人自己是没权选择的,没有同意不同意的权力,因此有不少十七八岁大闺女嫁一个五十多岁小老头,还有更老的老头,可是闺女们本人要求也不高,她们最大的愿望是饿不死。卖掉以后,回家来打点烧饼背起来,再去换人。就这样周而复始,来往贩卖,经手的人从中赚钱。”】

党人碑 | 为啥说“水旱蝗汤”?1942大饥荒,官员却忙着给军长姨太的儿子庆生

▲1942年的河南灾民,图/网络。

其二,

【“有次在中岳庙西边,过了迎山头的麦地里,躺下一个妇女,麦子不到一尺高,什么也遮不住,妇女身边有个刚生下不久的小孩,可能是没人接生,胞衣还未脱掉,自己生下孩子后不会收拾,孩子不会哭,大人连哼也不会哼,裤子也不穿,横躺在麦地里,过往的人没有过问。大热天,又过一星期,我去上课时,大人孩子都干巴巴的,也没有盖什么东西。”】

我前面写了一位特等功臣王滴拉烈士,他就是在这种情况下,1944年盼来了八路军,参加革命的。

党人碑 | 为啥说“水旱蝗汤”?1942大饥荒,官员却忙着给军长姨太的儿子庆生

▲1942年的河南灾民,图/网络。

民国时代,最苦莫过河南人!

从1941到1943年,水旱蝗汤接踵而来,国民政府却并没有丝毫放松对河南人民的敲诈勒索。

以洛阳为例,翠峰乡四保一百二十户人家,一个月饿死一百多口人,但半年的负担仍超出一百万元。

麦收后,承担公务人员口粮六十三石七升,折价二十五万四千八百元。

钱粮每亩交麦三斤半,全保共出五十六石五升,折价二十二万五千元,另出杂费二十万一千五百元。

壮丁十八名,每名七千元(出钱不出人,钱被落入官吏和乡绅的私囊,再折人顶替),共出十二万六千元。

其次修堡垒七万元,修铁路二万六千元,每家做鞋五双,袜子十双,全保六百双鞋,一千二百双袜子,折法币十万零八千元,每天全保出大车十辆,可值钱二十七万元。

共计一百一十九万九千三百元。

至于其它临时摊派,各种税款尚未计算在内。

更叫百姓切齿的是保长和军队在地方上,经常倚仗权势,欺男霸女,丧尽天良。

当地老秀才叹息:

【“忆童时,读杜甫所咏叹的《石壕吏》,辄为之掩卷太息,乃不意竟依稀见之于今日的事实!”】

党人碑 | 为啥说“水旱蝗汤”?1942大饥荒,官员却忙着给军长姨太的儿子庆生

▲1942年的河南灾民,图/网络。

1942的小小剖面在登封

我真要感谢当年汗牛充栋,从中央到县里,修下的文史资料和党史资料。“滴拉”烈士的资料很少,但是那时登封的社会情况,特别是他参军前,正值1942,登封人民的饥荒状态,“乡贤”和国民党政府的举措,还有“水旱蝗汤”中这个“汤”的做派,无一遗漏,都能在《登封文史资料》中找到。

想想与此同时,在华北敌后,同样的大灾袭来,我们的人民军队,比如八路军129师在干什么?

捡树叶子、挖野菜,都必须远离村落,到几十里外的地方去,不许跟老百姓争吃的,更别说从毛主席、周副主席,全党全军开展大生产运动,129师的刘师长、邓政委,哪一个没有自己的生产任务,大灾之年,想的是人民群众的利益!

而国民党军队呢?

当时登封正好驻扎了汤恩伯嫡系的十三军,军部就在大金店,大兴土木不说,横征暴敛也不说,强征军粮收粮时,专设接运站,用大秤称进,一百斤粮食只算八十五斤,也不说了,你们的便宜子孙可以吹“这都是为了抗日”!

我就说说十三军当时的荒唐事。

一方面是久旱不雨,飞蝗蔽天,庄稼绝收,农民饿死大半,可在这严重灾荒之时,十三军军长张雪中的三姨太生了个男孩,喜出望外,命京剧一台,日夜锣鼓喧天演戏,山珍海味,大摆筵席。全军排级以上干部,每人赏赐红鸡蛋十个。收得金玉绸缎贵重礼品,琳琅满目,更不在话下。

张雪中是汤恩伯的嫡系将领,黄埔一期生,你汤恩伯竟然不知道,知道了不去管?

党人碑 | 为啥说“水旱蝗汤”?1942大饥荒,官员却忙着给军长姨太的儿子庆生

▲张雪中,图/网络。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看北朝”,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民国 国民党

原标题:为啥说“水旱蝗汤”?1942大饥荒,官员却忙着给军长姨太的儿子庆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