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西洋高等文明吃人肉的惊悚故事

英王查理二世曾饮用特制的“国王的琼浆”,其中就有酒泡人头骨。连埋葬的头骨上长的一种苔藓,松萝,都被视为名贵药材,其粉末被认为具有治疗鼻血甚至癫痫的效果。德国的医生用在人体脂肪中浸泡过的绷带包扎伤口,也有人认为用人体脂肪按摩肌肤能治疗痛风。当时欧洲人认为,饮用人血是越新鲜的越好,因为人们相信只有新鲜的血液才含有生命的活力。

何新:谈谈西洋文化的吃人史

(2013-08-16)

何新:西洋高等文明吃人肉的惊悚故事

以人为食物,西方自古到今特流行

“吃人”这个词,在公知母蛛精蝇的口中,似乎是诅咒中国人的专利。汉奸周作人说:“中国人本来是食人族”。随着公知的煽动,谬种流传,吃人文化成为公母蜘蛛的口头禅。

何新:西洋高等文明吃人肉的惊悚故事

萨格说:“‘吃不吃人’根本不是问题,问题是最好吃的是‘哪一块’”。

其实,吃人是一种野蛮文化的残留,虽然古今中外所有民族历史中都有食人的记录,但最多的记载却还是在西方。

在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和中世纪以至近现代,由于食物匮乏或者野蛮风俗遗留,嗜好食人的吸血鬼种族大有人在。

何新:西洋高等文明吃人肉的惊悚故事

研究西洋吃人文化的两本书:

[左]理查德·萨格《木乃伊、食人族和吸血鬼》封面;

[中]露易丝·诺布尔《早期现代英国文学与文化中的食人医疗》封面;

[右]诺布尔书中的插画,欧洲16至17世纪时,尸体入药之风盛行。

无论罗马和基督教文明,对于西方人的食人历史都不乏记载。

而最为骇人听闻的乃是英国王室和贵族的食人风俗,竟然大规模存留延续到大宪章以后君主宪政的18世纪维多利亚时代。以至在西方现代,某些崇拜吸血鬼的食人恶魔,也经常见诸新闻。

例如:2007年1月8日,法国报纸刊登新闻:《法国监狱发生吃人案》,说:

【“35岁的科卡涅承认拳打受害人,又用剪刀刺他,再以胶带将他勒死,然后挖出心脏吃掉。”】

2009年6月,又看到新闻:“据法国媒体6月23日报道”,“最古老‘欧洲人’是食人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委派学者进行了研究,“该项目负责人之一卡斯特罗近日说:‘我们已经了解到他们嗜食同类。’”

法国大革命时期,朗巴勒夫人被肢解后,心脏便被革命的共和派所分食。

据著名的英国史学家吉本(EdwardGibbon,1737-1794)记载,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时,

【“那些基督教士和修女们的内脏在被那些嗜血的狂热分子品尝过之后,拌上大麦被厌恶地投给城里的肮脏的牲畜去吃。”(《罗马帝国衰亡史》第20章)】

及至基督教会掌了权,12世纪的十字军骑士东征时因为食物缺乏,便在安条克城下先吃俘虏,后吃自己人。罗马人被围,

【“有些饿疯的人偷偷杀死自己的同胞,然后把他们的肉吃掉”,“甚至据说母亲也吃下了他们的被杀害的幼儿。”(《罗马帝国衰亡史》第25章)】

此外,西方信史记载:法国1032年闹灾,国内到处发生人吃人的惨状。

俄国波雅科夫东征,滥杀无辜,以人为食。匈牙利贵族李克斯特伯爵夫人为了美容,不仅用少女的鲜血沐浴,还要在沐浴前喝人血。

《圣经》申命记:

【“你在仇敌围困窘迫之中,必吃你本身所生的,就是耶和华你神所赐给你的儿女的肉。”(28:53)
“她两腿中间出来的婴孩与她所要生的儿女,她因缺乏一切,就要在你受仇敌围困窘迫的城中,将他们暗暗地吃了。”(28:57)】

《尼希米记》上说:

【“又照律法上所写的,将我们头胎的儿子和首生的牛羊,都奉到我们神的殿,交给我们神殿里供职的祭司。”(10:36)】

即使在罗马法中,法律曾经允许吃人肉。就好比枪决、绞刑是合法的刑罚一样。执法者可以将人关起来,用饥饿迫使他们互相吞噬。

13世纪,高兰谋杀教皇玛巴蒂尼未遂,他和他的两个孩子被关进牢房,断绝水粮,在饥饿的折磨下,高兰被迫吃掉了自己的孩子。

乌戈利诺本属支持教皇的奎尔夫派,还是比萨执政官。1289年,比萨大主教乌巴尔迪尼指控他犯有判国罪,乌戈利诺并其二子二孙被锁进高塔。时间一久,祖孙三代互相吞噬。及发现尸体时,咬啮的痕迹已布满皮肉。

《吃的进化:食物的奇闻异史》一书还有如下描述:

【“‘布罗尼公园的食人者’以瑟·萨贾瓦,他在1981年杀死并吃掉了一个不喜欢的女朋友。在1991年的密尔沃基,杰弗里·达玛像食人者一样,是嗜尸成癖的虐待狂,当警察冲进他家里时,发现冰箱里塞满了尸体碎块。”
“即使在西方社会的现代史中,在很长时期内,特定形式的食人行为是得到社会认可和法律承认的。通常情况下,海难和空难中的生还者食用遇难者的肉,获得求生的力量,有时候,在极端的条件下,他们必须牺牲自己的生命,来解除其他人的饥饿。”
“1820年,船员们曾聚集在一起,决定在今后类似的海难事件中吃人的顺序。1835年‘弗兰西斯·斯拜特号’上一位同名的船长获救,声称‘吃掉了船上侍者的肝和大脑’。”
“1884年,航海准则最终失效,游艇‘木犀草号’船主中的两位幸存者,在经历了24天饥饿的海上漂流后,杀死并吃掉了一名船上水手。让他们震惊的是,他们因此而被判刑。”】

如果我们搜集资料,简直可以编写一本《西方吃人史》。如果有意观察“吃人史”,那么就应该认真研究一下西方、欧洲和日本的野蛮饮食风俗。

何新:西洋高等文明吃人肉的惊悚故事

何新:西洋高等文明吃人肉的惊悚故事

用人肉当药——西医有这一页恶心历史

在长达上千年的时间里,食人祛病之风盛行于欧洲大陆,人们经常性地进食含有人骨、人血或人体脂肪的药剂。

17世纪的英国诗人约翰·多恩(John Donne)曾在一首诗的结尾这样写道:

【“女人……纵有柔情蜜意,纵有智力,她们也早是魔幻的木乃伊。”】

这句话引发了澳大利亚新英格兰大学的英语讲师露易丝·诺布尔(Louise Noble)的疑问:柔情蜜意和智力,这没问题,但木乃伊是什么意思呢?诺布尔取得了惊人发现:“木乃伊”一词在欧洲近代早期文学作品中反复出现,是因为木乃伊以及其他人体遗骸在当时是常见的药物成分。尸体有可能经过防腐保存,例如木乃伊;也有可能在新鲜时就被拿来使用。简而言之,欧洲不久前还有人吃人的现象。

诺·布尔的新书《早期现代英国文学与文化中的食人医疗》,与英国杜伦大学理查德·萨格(Richard Sugg)的《木乃伊、食人族和吸血鬼:从文艺复兴到维多利亚时代的尸体入药史》 ,揭露了在几百年间许多欧洲人经常性地进食含有人骨、人血或脂肪的药剂,连皇室、神职人员,甚至科学家都未能免俗。这种做法在16至17世纪达到顶峰,上到头疼下至癫痫,都被纳入过治疗范围。

在新开发的美洲大陆,食人被斥为野蛮的标志,但吃人治病的做法在欧洲却几乎听不到反对的声音。埃及古墓中的木乃伊被盗,爱尔兰墓地中的头骨失踪,掘墓人把遗体挖出来、器官拿去售卖。

何新:西洋高等文明吃人肉的惊悚故事

埃及人在制作木乃伊。

最早,人们把埃及木乃伊弄碎放进药酒中治疗内出血。头骨也是一种常见原料,其粉末被用来治疗头部疾病。

托马斯·威利斯(Thomas Willis)是17世纪的一位脑科学先驱,他曾将人头骨粉末兑在巧克力饮品中,来治疗中风或者出血。

英王查理二世曾饮用特制的“国王的琼浆”,其中就有酒泡人头骨。连埋葬的头骨上长的一种苔藓,松萝,都被视为名贵药材,其粉末被认为具有治疗鼻血甚至癫痫的效果。德国的医生用在人体脂肪中浸泡过的绷带包扎伤口,也有人认为用人体脂肪按摩肌肤能治疗痛风。

当时欧洲人认为,饮用人血是越新鲜的越好,因为人们相信只有新鲜的血液才含有生命的活力。

16世纪的德裔瑞士籍医生帕拉塞尔苏斯(Paracelsus)认为,血液适合饮用,他的追随者之一甚至建议从活人身上采血。尽管这种做法并没流行开来,行刑现场却常常会有买不起药的穷人聚集着,花一笔小钱买一杯还温着的鲜血来喝。

对于不喜欢生吃东西的人,一位方济各会药师在1679年写下的食谱能教人如何把血液做成果酱。

何新:西洋高等文明吃人肉的惊悚故事

人肉入药、食人风俗及其他

在一个不了解血液循环的愚昧时代,食用人体与当时的医学理论确有吻合。“吃人治病源自顺势疗法,”诺布尔女士说,“所谓‘吃啥补啥’,吃下去磨碎的头骨能治头痛。”

医生认为同理,喝下鲜血就能治血液病了。

另一个原因是,人们认为尸体中含有死者的精神。“灵魂——精神”被视为生理上切实的存在,连接着肉体与灵魂。血液越新鲜,其中的精神越强健有力。有时人们觉得年轻人的血更好,有时偏爱处女的血。

吃掉尸体就可以获得死者的力量,达·芬奇曾有言:

【“我们的生是建立在他人的死之上。在死者体内,无知无觉的生命潜伏着,等待与另一生者的胃结合,重获知觉与智慧。”】

但是“尸疗”的理念在文艺复兴时代盛行,却并非文艺复兴时期首创。早在此前的意大利,罗马人会喝下被杀死的角斗士的血,来吸收身强体壮的年轻男子的生命力。

15世纪的哲学家马尔西略·费奇诺(Marsilio Ficino)也认为,从年轻人的胳膊上饮血可以获得青春的精力。诺布尔在书中提到,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古代印度等其他文化中,人体部件也被视为具有疗效。

维多利亚时代,英国王室以人肉为美食

据萨格博士说,将同类相食作为治疗手段的做法并不仅仅局限在英国王室内部,这种做法当时在欧洲富裕阶层十分普遍。女王玛丽二世和她的叔叔国王查理二世分别在1698年和1685年服用过蒸馏过的人类头骨。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他们在谴责新世界的野蛮食人族的同时,依然吞食、喝、或涂抹埃及木乃伊的粉末、人体脂肪、肉、骨、血、脑和皮肤。据达勒姆大学的理查德萨格博士所言,英国王室用死亡士兵头骨上的苔藓治疗流鼻血。萨格医生表示:

【“人类的身体早已被广泛用于医学治疗,其中最流行的是肉、骨和血。”】

新世界的野蛮部落吃人,在欧洲同样如此。

学校从未教导过我们这一点,但是该时期的文学和历史文献证明了这样一件事情:詹姆斯一世拒绝尸体药品,查尔斯二世制作了自己的尸体药品;查尔斯一世被做成了尸体药品。紧随查尔斯二世的则是一些杰出的食人推崇者,其中包括弗朗西斯一世、伊丽莎白一世的外科医生约翰·班尼斯特、伊丽莎白·格雷、肯特伯爵、罗伯特贝尔、托马斯威利斯、威廉三世和玛丽。

正如1557年汉斯·斯登塔在《新世界:巴西野蛮的食人部落》中所描述的那样,无论真假与否,大家都忽视了一点,那就是欧洲人同样也吃人肉。萨格医生论证,萨格医生的新书提出了几个重要的社会问题。他说:

【“药用食人对欧洲的科学、出版、贸易网络和教育理论起到了振聋发聩的巨大抨击作用。虽然在中世纪尸体有时可以作为一种治疗手段,它在英国现代社会和科学革命的早期曾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直至进入18世纪,它在穷人阶层一直被保存至维多利亚女王时期。除了一些难以启齿的吃人问题,当时的肉体来源也非常不道德。在药用食人的鼎盛时期,人体经常来自于埃及和欧洲的墓地。不仅如此,十八世纪英国从爱尔兰进口的最多的商品之一就是人类头骨。很难说,这种情况是否要比现代人体器官黑市更为糟糕。”】

何新:西洋高等文明吃人肉的惊悚故事

[This painting of Charles I's execution in 1649 shows people surging forward to mop up the former king's blood. It was thought to have healing properties]

(此幅查尔斯一世在1649年行刑的画,展示人们涌前去抢夺前国王的血,它被认为有治疗作用)

上面这幅画描述的是查尔斯一世在1649年行刑时的情况。从这幅画可以看出,人们争相涌上前去,抢夺国王的鲜血,因为人们认为它有治疗作用。萨格医生的新书提供了大量生动并且令人不安的例子,从德国和斯堪的纳维亚的绞刑台,意大利、法国和英国的法庭和实验室,荷兰和爱尔兰的战场至新世界的食人部落。上面这幅画就显示了查尔斯在1649年执行死刑时人们疯狂地用手帕蘸染国王的鲜血。

萨格博士表示:

【“这些鲜血是用来治疗国王的邪恶的。这种评论一般是由幸存的君主所言。过去,在欧洲大陆,被砍头罪犯的血液是许多癫痫患者的首选药物。在丹麦,年轻的安徒生看到许多父母让他们的病儿喝从绞刑架下流淌的鲜血。因此,当罪犯被执刑死刑时,旁边通常会有一些人负责用杯子接住从罪犯脖子处飞溅出来的鲜血。有时,病人可能采取更为快捷的方式。在十六世纪的德国,一个流浪汉抓住了已被砍头的罪犯身体,直接从他的砍头处喝了鲜血。德国这种做法的最后记录时间是1865年。”】

虽然詹姆斯一世拒绝服用人类头骨,但是他的孙子查尔斯二世却十分喜欢这个主意,并且他买了许多相关的食谱。在为此支付了6000英镑之后,他经常在他的私人实验室蒸馏人类头骨。萨格博士说:

【“这种液体被用来治疗癫痫和一些脑部疾病,并且常常作为临终抢救的一种方式。”】

在1685年2月2日,即在查尔斯患上绝症的最初阶段,他同意将它作为一种治疗手段,不仅在他临终前得以使用,还在1698年女王玛丽的临终前也有所使用。

萨格博士的研究将会在第4频道即将播出的纪录片中有所展示,他与托尼·罗宾逊用猪脑、血液重建了古老恐怖的药用食人过程。

萨格医生的新书名称是《木乃伊、食人族和吸血鬼》,它于2012年6月29日由著名出版社Routledge出版,重新展现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至维多利亚时代这段几乎被遗忘的药用食人史。

欧洲食人治病史

历史学家Louise Noble在17世纪诗人John Donne的一首诗末尾读到这样一句话:“女人呵,既甜蜜而聪颖,又如干尸般华美瑰丽。”她不禁燃起了兴趣。

“甜蜜又聪颖”,这话不假。但何谓“干尸”?

澳洲新英格兰大学的客座教授Noble通过查阅大量资料,发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这个词几乎遍布于早期现代欧洲的所有文学作品中,从Donne的《爱之熔炉》到莎翁的《奥赛罗》、以及斯宾塞的《仙后》无不涉及。因为在当时,干尸及其他一些或新鲜或久存的人体是作为一种常见药品成分而存在的。一句话:不久前的欧洲人,都是食人族。

Noble的新书《早期现代英国文学与文化中的药用食人史》和英国达勒姆大学Richard Sugg的《木乃伊、食人族和吸血鬼:从文艺复兴到维多利亚时期的药物食人史》揭露了这样一个事实:几百年来,整个欧洲,包括皇室、教会和科学界都以含有人骨、人血和人体脂肪的药物作为治病养生之法,从头痛到癫痫无不涉及,此举在16-17世纪达到巅峰。尽管在美洲大陆刚被发现时期,这样的食人之举被认为是荒蛮的标志,但欧洲的反对之声依旧寥寥。埃及陵墓中的木乃伊、爱尔兰墓地中的颅骨被陆续盗出。盗墓者们乐此不疲地挖坟并将人体组织转卖。

当时人们思索的问题不是“我们到底该不该吃人肉?”而是“我们吃哪种人肉才比较有益?”Sugg说道。起先,人们认为埃及的木乃伊最好,因其内部被酊剂填塞以避免出血。但很快,别的人体部位也渐渐成为人们的心头好。颅骨曾是一种常见材料,可研磨成粉状,用以治疗头痛。Thomas Willis是一位17世纪的脑科学前锋派,他曾酿造了一种混合了颅骨粉末和巧克力的药酒,用于治疗中风和出血。而英王查尔斯二世曾喝过“国王之饮”——一种含有颅骨粉末的酒精制品——这是他的专属饮品。甚至连头骨腐烂后长出的腐苔(名为“Usnea”,松萝)都成了炙手可热的添加剂——它的粉末被认为能治疗鼻血及癫痫。人体脂肪用于治疗外部疾病。举例来说,德国医生曾用绷带浸润于脂肪内,用其包扎伤口;在当时,用人油按摩皮肤被当成治疗痛风的妙方。

人血以越新鲜越佳,因其被认为是生命力的载体。故采血成为一件高技术含量的难事。16世纪的德籍瑞士医生Paracelsus相信人血适合直接饮用;他的门徒中甚至有人倡导直接从活体中采血。当然,这些都是少数上层人的特权。但是,也有些买不起药剂房中人体制剂的穷人,会在绞刑架边以一笔小钱贿赂刽子手,换得一小杯依旧温热的鲜血。“在当时的德语国家,刽子手是个近乎医者的存在;”Sugg说道,“他虽被社会排斥,却同时拥有着某种魔力。”有些人更喜欢服用烹调后的血液,一张1679年的圣方济修会药房的药方上详细介绍了如何讲人血做进橘子果酱中的方法。

身上痛?抓点死人油涂一涂吧。鼻血不止?吸点腐骨上的苔粉就能好。假如你买得起“国王之饮”,至少其中的酒精能让你飘飘欲仙,暂时忘却一切烦恼。换句话说,以上这些药物可能的确有效-即使多数是心理安慰。毕竟,在那个连血液循环都没搞清楚的年代,这样大胆又拙笨的治疗方法只是人类为治愈疾病进行孜孜不倦的尝试罢了。

然而,当下的医学理论中,服用人体制剂似乎仍为合理之举。Noble说道:

【“在顺势疗法中,有‘以形补形’之说。比方说,你吃了颅骨,便能治疗头痛;你喝了血,便能治疗血液病。”】

另一个让食人之举仍大行于世的原因是:人们相信它存有死者之精神。“精神”一词曾是生理学的重点研究对象,是链接身体和灵魂的介质。以下这段话可见血液之巨大效用:

【“人们认为血液携带了灵魂,且即使飘散的精神里也含有灵魂成分在内。”】

Sugg说道。最新鲜的血液被认为是最具活力的。年轻男子或年轻处女的血液最为珍贵。通过服用人体制剂,服用者便能获取死者之力量。Noble引用了达芬奇的一段话:

【“我们通过服用他人之躯体,藉以保存自身。亡灵依附于躯体,而当其重与活人之肠胃相遇,便重拾活力与智慧。”】

这个观点对于文艺复兴时期来说也丝毫不足为奇。古罗马人靠就吸允角斗士的血来获强健男性之力。15世纪的哲学家Marsilio Ficino也曾因同样原因建议人们吸允年轻人的手臂以获得鲜血。许多别国的医者,如美索不达米亚及印度的人们,相信人体于治疗疾病大有裨益,Noble写道。

然而,即使在食人最昌盛时期,也有两个团体的行为被认为既野蛮又自相残杀。其一为天主教会:当时的新教徒们认为天主教的圣餐仪式(行圣餐礼时饮酒、吃面包)的实质是藉上帝之力,喝基督的血,吃基督的肉。其二为美洲印第安人;典型的负面传闻是:他们,这些印第安人,是不折不扣的食人族。“这是纯粹的伪善,”范德堡大学的文化及医学人类学学者Beth A.Conklin致力于研究美洲的食人文化,他如此评论道。当时的人们虽明白某些药物制剂由人类尸体制备而成,但他们有意地把这个事实从脑海中过滤出去,而忽略了自己也是食人一族的成员。

Conklin在研究过程中发现,欧洲和美洲的食人习惯有显著区别。

【“其一:美洲的人们意识里深藏着食人者与被食者因这项举动而联系紧密的想法;但在欧洲,这种关联被抹得一干二净。对他们而言,人体不过是简单生物成分的整合,与别种药物成分并无二致。”】

所幸,当时的人们也并未完全忽视这种“自发性伪善”。蒙田在其16世纪的论文《论食人》中便写道:巴西的食人行为相较于欧洲,倒显得更温文尔雅些。他还将其与宗教斗争导致的大规模屠杀相比较。

随着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食人治病法渐渐淡出了社会。18世纪开始渐渐销声匿迹,那时的欧洲人已开始用叉子吃饭、用肥皂沐浴。不过Sugg仍找到一些残存的蛛丝马迹:1847年,一位英国人受人建议,用年轻女性的头骨粉末混着糖浆喂给他女儿,以治疗癫痫。(Sugg写道:“据传,他获得了配方并践行之,但未见实质依据。”)关于人体脂肪做成的神奇蜡烛(名为“盗贼蜡烛”)能让人失去知觉并瘫痪的说法一直沿袭到1880年左右。

20世纪初,德国的一本医药目录上还将木乃伊列为药物;而在1908年,我们所知的最后一次关于食人的消息,是德国有人在绞刑架边生饮鲜血。直到现在,欧洲和韩国舶来的高级化妆品中仍有使用尸油调制的。

白种吸血鬼食人肉有古老传统,最古老“欧洲人”是食人族

考古学家近日表示,对西班牙发掘的“最早欧洲人”化石的研究证实,这些史前人类是食人一族,而且他们尤其喜欢吃儿童的肉。

据法国媒体6月23日报道,这些被认为最早来到欧洲的“先驱人”的化石是在西班牙北部的阿塔普埃卡考古遗址圈的一个山洞里发现的,经过研究发现,这些化石可追溯到80万年前。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的“阿塔普埃卡研究项目”对这些化石进行了研究分析。该项目负责人之一卡斯特罗近日说:“我们已经了解到他们嗜食同类。”

卡斯特罗表示,当时发现这些遗骸时,它们呈断裂和碎片状散落在山洞里,而且与其他人类常猎食的动物遗骸混合在一起,比如马、鹿、犀牛等。“这使我们想到,他们食人是作为一种饮食方式,而不是一种仪式,”卡斯特罗说。

据介绍,这些“先驱人”可能是经过长时间的迁徙,经过中东、意大利北部和法国来到阿塔普埃卡的这个山洞并定居下来,因为这里非常适合人类居住,容易捕到猎物。“这意味着他们并不是因为食物缺乏而食人。我们在山洞中发现了两层包含有食人族遗骸的化石层,这意味着食人不是一次性的行为,而是持续的,”卡斯特罗说。

卡斯特罗还表示:

【“另一个有意义的发现是,在我们已经确认的11名‘受害者’中大部分是儿童或者青少年,这表明他们杀死了其他族群的‘根基’——年轻一代。”】

“先驱人”在1994年首次被确认为人种的一支。不过科学家认为他们并非现代人类的直系祖先。包括“先驱人”在内,目前发现的人种已经有十多种,其中大约20万至15万年前起源于非洲大陆的“智人”被认为是其唯一幸存的一个种。

何新:西洋高等文明吃人肉的惊悚故事

“欧洲食人魔”披露吃人过程:蜡烛佐以高档红酒

南方网讯:据昨天(4日)英国《卫报》和《泰晤士报》报道,12月3日,德国卡塞尔市法庭公开审理震惊欧洲大陆、堪称“德国犯罪历史上最为恐怖的”杀人碎尸案,被媒体称为“欧洲头号食人魔”的梅韦斯在法庭上首次亲口披露了此前未曾曝光的吃人全过程。但令人吃惊的是,这位十恶不赦的吃人狂有可能只会被判5年有期徒刑。

8岁幻想吃掉同班同学

据报道,阿明·梅韦斯42岁,在莱茵河谷一家软件公司担任电脑技师。在邻居眼中,梅韦斯是一个完美的邻居:他帮他们剪草坪、修汽车,甚至还邀请他们共进午餐。邻居们都说,相处这么多年,他们没有发现梅韦斯有任何怪异之举,惟一特别之处只是他对母亲有些过分依恋而已。但梅韦斯告诉卡塞尔市法庭说,“自打8岁起,我就产生了将某人碎尸然后再煮食的念头,整天幻想着吃人的情形。当时在我的脑海中,被吃的对象都是我的同班同学。”

网上发广告招募被吃者

据检举人称,1999年梅韦斯的母亲去世后,他这种匪夷所思的欲望越来越强烈。2001年3月,他化名“Franky”在一个因特网论坛上多次发布广告:

【“你是年龄在18岁到30岁之间、体型健硕的男性公民吗?如有意被我宰杀并烹食,请速与我联系。应征者请说明年龄、身高、体重,最好附上照片。”】

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广告发出不久,竟真有应征者与其联络。首名应征“被吃者”的是43岁的柏林男子伯恩德·朱尔根。朱尔根是知名企业西门子公司的一位芯片设计师,事业有成的他在看到广告之后,变卖了三菱越野车及其他名贵物品并立下遗嘱,然后对同居多年的男友莱恩抛下一句“我有些个人事务要处理”,从此一去不归。

吃完若无其事看小说

2001年3月9日晚,朱尔根来到梅韦斯家中,表达了自己渴望被他吃掉的迫切愿望。梅韦斯也不客气,拿出20多粒安眠药请他吞下,又给他灌下大半瓶杜松子酒。接着梅韦斯带着昏昏欲睡的朱尔根来到厨房,将其命根子切下,梅韦斯和朱尔根一合计,决定在厨房里烹煮一番吃下肚去。在法庭上,梅韦斯若无其事地回忆当时的情形:由于朱尔根流了很多血,所以吃完之后朱尔根还去洗了个澡,而他自己则悠闲地躺在沙发上拿起一本《星际迷航》的小说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

点蜡烛佐以高档红酒

梅韦斯交代说,等到朱尔根完全失去知觉后,他用刀将朱尔根捅死,随即将其肢解,尸块及内脏部分被放入冰箱冷藏室,部分难吃的肉块及骨头则被埋入屋后花园内。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朱尔根那些多达20公斤的尸块就成了梅韦斯的盘中餐。据梅韦斯在法庭上交代,每次吃人肉大餐时,他都要摆出家中最精致的餐具并在餐桌上点燃多根蜡烛,然后一边喝着南非红葡萄酒,一边将肉沾着橄榄油和姜汁吃下去,据梅韦斯称:“每多吃一口,我对朱尔根的记忆也就更加深刻一层。”

在德国嗜好吃人肉至少有800人

据悉,在杀掉朱尔根之后,梅韦斯继续在网上发布广告,并先后引来5位“应聘者”,他们都希望能被梅韦斯吃掉,其中甚至还有一人来自伦敦。不过,梅韦斯并没有来得及杀死这些人。2001年7月,一名学生在聊天室里认识了梅韦斯并得知他吃人的行为之后,立刻打电话报警。2002年12月,警方终于将梅韦斯逮捕,并在其冰箱内发现了部分尸块。令人发指的是,梅韦斯将他杀人并肢解的恐怖恶行全程录下,先后共摄制了50盘录像带。目前有些带子已流入吃人狂变态影视地下市场。据悉,在本月案件审理过程中,这些录像带将作为重要证据在法庭上播放。

据报道,目前梅韦斯正在监狱中写一本回忆录,详述自己的吃人生涯,以便阻止他人效仿耸人听闻的血腥恶行,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一语惊人地指出,在德国像他这种以杀人为乐的“食人魔”至少还有800人。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何新文史”,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西方 文明 吃人

原标题:何新:公知任剑涛过来看:西洋高等文明吃人肉的惊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