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从1952年12月到1953年7月板门店签订朝鲜停战协议书,七个月时间,蒋道平驾驶米格—15歼敌机升空参战七次,八次开炮,先后击落F—86飞机5架、击伤2架。F—86是美国最先进的战斗机,而蒋道平是击落、击伤这种战斗机最多的飞行员,被称为“空中神炮手”。由此,蒋道平被空军政治部批准为特等功臣,并授予“二级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被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授予一级国旗勋章。1953年10月1日,蒋道平参加了国庆四周年志愿军北京观礼团,受到毛主席和中央领导人的接见。蒋道平所在中队,也创造了空战11次,击落击伤敌机14架,自己无一伤亡的出色战绩,荣立集体一等功。

【本文为作者陈辉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这是美国空军在朝鲜战场最不愿意暴露的伤疤;

这是美国政府千方百计隐瞒的朝鲜战场秘密;

这是一个志愿军空军飞行员迟到66年的“荣誉”认定。

美国隐藏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第15师45团1大队2中队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国空军“三料王牌”飞行员约瑟夫·C·麦克康奈尔的历史事实。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66年后认定的是蒋道平击落约瑟夫·C·麦克康奈尔历史荣誉。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空战英雄蒋道平

一个美国千方百计隐瞒的秘密

1953年4月12日早晨7点55分,美国空军第五航空队第51联队第16中队上尉小队长麦克康奈尔驾驶F-86战斗机为前往朝鲜水丰发电站轰炸的30余架美军F-84战斗轰炸机护航。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美军轰炸机在装弹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美国空军轰炸朝鲜

4月12日上午约8时,志愿军空军第15师45团1大队2中队4号僚机飞行员蒋道平在45团团长樊玉祥率领下,和战友的12架战斗机编队,按中朝联合空军司令部的命令飞向龟城、清川江地区上空,其作战任务是掩护前面参与空战的部队,保证水丰发电站和鸭绿江大桥的安全。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美国空军的眼中钉鸭绿江大桥

团长樊玉祥率领机群在宽甸北上空爬高至10000米左右时,接到通报:“有一群敌机向鸭绿江、昌城方向飞来。”当机群飞到北镇、云山、龟城附近上空时,又有飞行员报告发现8架敌机,情况异常紧急。樊团长即令:“空投副油箱,准备战斗!”

战斗中,僚机组宋义春、蒋道平在高度7000米左右发现右前方1架敌机,左前方2架敌机。蒋道平大声呼喊宋义春:“你掩护,我攻击!”蒋道平在对右前方1架敌机的攻击时,又发现右后方2架敌机袭来,蒋道平一面报告:“后面有敌机,快摆脱。”一面向右急转,对敌机进行反击,开了威胁性的一炮,驱逐了敌机。

空战瞬息万变。当蒋道平再次开炮后,转眼间却前后左右都看不到敌机,同时也看不见战友,自己成了单机。蒋道平便一面寻找长机,一面寻求新的战机。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时的蒋道平

蒋道平飞至龟城上空时,有4架敌机在低空盘旋后正往碧潼方向飞去。他当即单机向4架敌机追去。至龟城北,樊团长带领一中队前来增援。敌机遭到前后夹击,顿时乱了队形,2架左转向黄海的方向飞去。蒋道平哪里肯放过,迅即左转切半径,加大油门,勇猛地追上去,在600米距离,向敌僚机开炮,但未击中。遂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敌长机开炮,三炮齐发,23毫米炮弹呼啸而去,敌机应声中弹,但敌长机飞行员凭借精湛的驾驶技术和丰富的实战经验,重新拉起机头,左拐右转企图逃跑。

“想跑,没门!”蒋道平利用速度优势,一拉杆追了上去,对准敌机又是一阵猛打。只见敌长机挣扎了几下,就拖着滚滚浓烟落向黄海。

当时,蒋道平并知道击落的就是美国空军“三料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

麦克康奈尔在飞机入海前跳伞逃生,被美国海上航空救护队第三救援大队的H-19救援直升机救起。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美军飞行员麦克康奈尓驾机之前

麦克康奈尔死里逃生,美军死活不能暴露这一战场“丑闻”,因为在这之前,美军“双料王牌”飞行员戴维斯被志愿军空军击落丧命,在美国上下引起了轩然大波,使美国空军狼狈不堪。

麦克康奈尔被击落时,戴维斯之死给美国空军之痛仍记忆犹新。

1952年2月10日上午,美军F-80战斗轰炸机2批16架,在18架F-86战斗机掩护下,轰炸军隅里附近的铁路线。志愿军空军第4师第12团3大队大队长张积慧将一架飞行技术十分高超、老辣的美军F-86战斗机飞行员击落。

空战结束后,当地的志愿军地面部队从美机残骸中找到一枚驾驶员的不锈钢证章,上面刻着:第4联队第334中队中队长乔治·阿·戴维斯少校。

戴维斯有着飞行3000多小时的经历,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就曾参加战斗飞行266次,击落飞机50余架,那时已经名扬美国空军,并被美国新闻传媒炒得火爆,被视为“空中的职业杀手”、“美国空军的骄傲”,百战不倦的“空中英雄”。

戴维斯到朝鲜后的半年时间中,击落我方飞机14架,成为朝鲜战场上的美军“双料王牌”飞行员。

2月12日,美空军得到了确切消息,戴维斯的同僚和上司一片嚎啕……戴维斯的长期搭挡曾为能给美国的空中英雄当僚机而荣幸而自豪,现在连声地哀叹:“唉,戴维斯少校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竟是毁于一支新军手中,太不可思议了!”

击落戴维斯,使这次空战的政治影响迅速扩大。1952年2月13日,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威兰中将在一项特别声明中承认:戴威斯被击毙,“是对远东空军的一大打击”,“是一个悲惨的损失”、“尤其对我们的飞行员带来一次巨大的冲击”。

戴维斯的被击毙,美国的许多报纸、电台和电视台都对此作了高规格的报道。《纽约时报》称此是自珍珠港事件后美国军事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戴维斯的妻子也向美国空军当局提出了强烈抗议,指责美国军方“本来就不应该把戴维斯派到那个战场上去”。并将其丈夫延期留在朝鲜,未能实现定期轮换的诺言。反战情绪由参战军人的眷属圈子中向美国社会蔓延……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美军王牌飞行员戴维斯(中)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朝鲜战争被志愿军击落的美军战斗机残骸

这次战斗不仅在军事上取得胜利,在政治上也产生巨大影响,中央领导同志也为此感到振奋。1952年2月14日,毛泽东在中南海亲自召见萧劲光等海军领导人。这一天,毛泽东显得非常高兴,他从打掉戴维斯这件事谈开来,从政治谈到军事,从现在谈到未来,最后进入了正题:

【“劲光同志,有个事跟你商量一下,我准备把购买舰艇的外汇转买飞机,鼓励志愿军空军去争取更大的胜利,这也算是论功行赏嘛!”】

言毕大笑。

击落戴维斯的张积慧出国参战时,飞行时间仅200小时,在米格-15歼击机上的飞行时间不足20小时,从未参加过空战。抗美援朝期间,张积慧先后击落4架美F-86战斗机,被志愿军总部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美国空军心头伤口还没愈合,新的伤疤又一次临头。

1953年4月7日,刚满20岁的志愿军空军15师43团飞行员韩德彩将美国“第一流的喷气式空中英雄”、“双料王牌”飞行员费席尔击落,后被志愿军地面部队俘虏,费席尔系美国空军第51联队上尉小队长,15岁开始学飞行,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朝鲜战场战斗飞行175次,击落我军飞机10架。韩德彩先后击落美机5架,被空军授予二级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戴维斯和费席尔被击落后,打破了美军的空中神话,美国空军在世界上颜面一落千丈,但戴维斯死了想瞒也瞒不住,费席尔被俘更无法隐瞒,而麦克康奈尔活着,瞒天过海就比较容易了。

为此,美国不惜采取一切手段隐瞒了麦克康奈尔被击落的历史真相。

一个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传奇

被美军隐瞒的约瑟夫·麦克康奈何许人也?

麦克康奈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参加美国陆军航空兵,飞行了上千小时,朝鲜战争时期任美国空军第五航空队第51联队第16中队上尉小队长,曾在朝鲜战争中驾驶美国F-86“佩刀”喷气式战斗机创下击落中国米格—15喷气战斗机16架的记录,在当时,他的这一战绩在美军中跃居第一位,并且击落16架飞机的纪录在朝鲜战争中再也没有被打破。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朝鲜战争美军使用的F—86战斗机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朝鲜战争志愿军使用的米格—15战斗机

美国把击落5架以上飞机的飞行员称为“王牌飞行员”,击落10架的为“双料王牌”,击落15架的为“三料王牌”。在朝鲜战争中,美空军仅有两名“三料王牌”飞行员。于是,麦克康奈被美国空军确认为朝鲜战场“三料首席王牌飞行员”,俨然成为“米格杀手”,他还自豪地以爱妻名字命名座机:“美丽布奇”。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约瑟夫_C_麦克康奈尔

麦克康奈不仅是美军在朝鲜的“三料王牌”,而且驾驶的是美军头号“王牌战机”——F—86佩刀式亚音速战斗机。

F—86是美国原北美航空公司研制的美国第一种后掠翼喷气式战斗机,是美国的第一代喷气式战斗机的代表,也是美国五十年代使用最多的战斗机。其武器系统包括6挺勃朗宁M2HB12·7毫米机枪,6挺机枪的子弹会于离机首1000尺集于一点。另外,它可以携带2000磅炸弹或8支5寸无导向火箭。1945年5月开始设计,1947年10月原型机试飞,1949年5月开始装备部队。

F—86曾在朝鲜战场上与苏联的第一代喷气式战斗机米格—15战斗机进行过较量。F—86凭借更先进的雷达瞄准具,更灵活的俯冲和中低空机动性能,运动敏捷性高,具有稳定的机枪平台,对早期型号的米格—15占有优势。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美军F—86战斗机飞行员

朝鲜战争之初,美国空军投入战场的战机主要是F—80、F—84战斗机,难以与苏联米格—15战斗机匹敌,损失惨重。为了扭转被动局面,美军将装备最新式喷气式战斗机——F—86战斗机投入朝鲜战场,改变了美、苏两国战斗机性能上的差距。

从朝鲜空战3年来的战果也能看出美军将F—86投入朝鲜战场后,美、苏装备技术差距在缩小。

1950年11月至1952年1月,米格—15战斗机与F—86战斗机损失的比例:1950年为7·9比1;1952年为2·2比1;1953年为1·9比1。由此可见,F—86战斗机的性能非同小可。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朝鲜战争中的美军大机群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美军飞行员

美军头号王牌飞行员和王牌战机同时被击落,对美军的打击可想而知。特别是从4月7日到4月12日6天时间,志愿军连续击落美国“双料王牌”费席尔、“三料王牌”麦克康奈,震动了美国国会。为此,美国空军参谋长范登堡惊慌失措,匆匆飞往朝鲜,又返回五角大楼。他在记者招待会上惊呼:

【“朝鲜空战发生了一种重要的、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险恶的变化。”“几乎一夜之间,中国便成了世界上空军力量最强大的国家之一,我们过去一直信赖的空中优势,现在已面临着严重的挑战。”】

美军战场上是失败者,但在欺骗宣传上却是胜利者。

麦克康奈尔在黄海跳伞落水6分钟后,被美国海上航空救护队第三救援大队的H-19救援直升机救起后,1953年4月24日,麦克康奈尔驾驶“美丽布奇2号”重返战场。

1953年6月1日,美国空军为保持士气,授权远东空军司令把已执行106次战斗任务的“首席三料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送回美国本土,进行爆炒,通过包装,一个被志愿军击落的“落难王牌”被宣传成为家喻户晓的英雄,总统亲自接见,美国新闻媒体对他的宣传铺天盖地,为其建立荣誉馆,出版传纪,好莱坞还为他拍摄了故事片《麦克康奈尔传记》。

麦克康奈尔战后成为试飞员。可他试飞员没做多久,便于1954年8月24日在美国爱德华兹空军基地试飞一架F—86H喷气式战斗机的超速性能时,飞机发生液压故障,跳伞时离地面太近而坠地身亡。

一世英名的麦克康奈尔没有丧命在“二战”中的空战中,也没有阵亡在蒋道平的航空炮火下,却呜呼在飞行试验事故中,不免使人感到遗憾。

一个人民日报宣传的空战英雄

1953年11月1日,《人民日报》以“《一个空军英雄的成长——记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为题,对蒋道平做了专题报道:

【“今年国庆节志愿军归国观礼代表团英雄的行列里,有个23岁的志愿军空军特等功臣、二级战斗英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自由独立勋章获得者蒋道平。他曾先后击落、击伤了美国侵朝空军的7架佩刀式飞机。”】

遗憾的是由于美军的隐瞒,当时全国人民无人知晓蒋道平击落美军“首席三料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的传奇。

蒋道平,安徽省嘉善县人古沛镇人,1930年5月14日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1946年6月参加人民解放军,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参加了鲁南、莱芜、孟良崮、淮海、渡江等战役和解放杭州及浙江剿匪战斗,立二等战功一次、三等战功四次。职务也由班长、副排长、排长升到参谋。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为抗击美国空军,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决定从陆军中选调优秀人才学习飞行。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志愿军空军飞行员

1950年8月,正在浙江剿匪的蒋道平作为陆军的优秀人才、战斗骨干,被挑选到航校学习飞行。他首先到杭州的第七兵团部报到,进行空军预科学文习。年底进行体格检查合格后到长春第六航校报到,途中又通知改到锦州第三飞行学校学习。

在锦州航校仅学习10个月时间,主要是学习飞行理论和在初级、中级教练机上进行实际操作,教练带飞了50多个小时。那时航校没有战斗机,更谈不上放单飞。

航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上海空军第21师63团三大队。在上海,学飞了半年的米格-9战斗机,主要是四机编队、大队八机编队,实际上只有19个小时的战斗机飞行经历,没有实弹演习,还学了空中照相。

1952年6月,蒋道平被调配补充到空15师45团一大队二中队,驻扎在东北的公主岭。开始他飞米格—15战斗机,然后飞改装米格—15BS战斗机。到了这年12月,他们奉命赴朝驻扎在凤凰城机场,这已经是空15师第二次入朝作战。

蒋道平所在的飞行中队是一个击落击伤多架美军飞机的英雄集体,那时只有中队长李世英和飞行员宋义春参加过1951年的空战锻炼。对于新飞行员蒋道平来说,是首次驾机上战场。

1953年1月17日下午,蒋道平作为僚机随中队赴朝首次升空,敌机迎面而来,中队长李世英率队采取猛烈的攻击行动。对这一突发情况,第一次升空实战的蒋道平紧张的一下没反映过来,当他冷静下来时,与飞行中队拉开了距离。中队长提醒长机宋义春注意他的僚机。宋义春一看僚机已经偏离到左边去了,十分着急,他对蒋道平呼叫:“我来向你编队!”并迅速靠近蒋道平。可蒋道平的飞机又偏远了,这时敌机向长机实施攻击。着陆后,蒋道平没看到长机回来,担心为寻找自己编队而受攻击的宋义春的安全,内疚和不安地流出了泪水。

他没走出机舱,集中精力听无线电里的联络声。指挥所多次呼叫469宋义春的代号,仍没有回音。蒋道平想,如果长机为我而牺牲,我将悔恨终生。不久,无线电传来“我在上空”的回话,这声音太熟悉了。蒋道平惊喜的喊出:“469在上空。”宋义春安全回队,蒋道平半天不语,而且一个夜晚也没睡好觉。第二天向中队长、大队长作了深刻检讨。中队的同志帮他分析偏离偏队的原因,并鼓励他放下思想包袱,打好今后的战斗。

蒋道平回忆说,我是新飞行员,第一次升空作战,就像野战军新战士第一次爬进战壕一样,心里紧张,敌人究竟是什么样,心里没底。这次升空作战虽然蒋道平没有向敌人开炮,但他看到了敌人,看到了实战。他说,当时感受到双方飞机都是近千公里的时速,相对速度更快,飞机头对头“"呜”地一下就飞过去了。此次,他认识到空中的仗不是那么好打。

吃一堑长一智。蒋道平在战争中迅速成长起来,仗越打越漂亮,越打越神奇。1953年1月22日、1月31日、3月9日、3月13日、4月12日、6月7日蒋道平6次升空作战,打出了世界传奇。

1953年1月22日,部队执行任务回来,陆续着陆,空中只剩了蒋道平一架飞机,这时隐藏在山背后的四架美机窜过来,蒋道平没有任何犹豫,猛拉操纵杆,来了个急上升,一架敌机“唰”地一声冲到他前面,他狠狠地按住炮钮,只见地上腾起了一股子黑烟,敌机摔在地上爆炸了。这是蒋道平首次击落敌机。他后来回忆说:

【第一次打下这架飞机,我没有多大的体会,要问我有什么经验,就是突然之间我被敌人攻击了,我处于劣势,敌人是处于优势,当时谁犹豫谁挨打,那就是一瞬间的事。】

1月31日中午,飞行员正在午餐时警报拉响,他们放下手中的饭碗,跟随团长樊玉祥率领的24架飞机直飞清川江上空。到达指定位置,未遇上敌机,空联司又令机群向朝鲜西岸飞。蒋道平是最后一架,他发现右下方有一架敌机向他逼近,因为阳光的影响,敌人可能误把他当成美军自己的飞机,敌机一面向前赶,一面摆动着翅膀,表示要和他编队。蒋道平明白了,这是一架被我军打昏了找不到长机的敌机。此时,蒋来不及报告,便机智靠上去,敌机果然等待蒋道平编队。蒋道平收油门,放减速板,使敌机冲前,即刻瞄准开炮,三次开炮,将敌机打了个空中开花。蒋道平回忆说,那时他飞行技术应该说是比较差的,能击落敌机靠的是过硬的射击技术。

1953年3月9日上午,二中队执行掩护机群返航任务,在清川江上空发现两架敌机,中队长机李世英令长机组攻击,僚机组掩护。在激烈的空战中,蒋道平击伤一架。当他正要追击受伤后企图逃往海上的敌机时,忽听中队长机命令他编队返航。听到呼叫,蒋道平停止追击,编队返航。事后,他认为此次战斗没有击落敌机只是击伤,是由于急于攻击,才没有达到全歼的目的。后来蒋道平总结了多次空战经验,归纳为:先敌发现,援救战友,近距歼敌,要稳、准、狠。

3月13日下午,蒋道平与长机宋义春跟随团长樊玉祥编队返航,正往北飞时,发现大约两三公里远的地方有两个黑点,一时还判断不清是敌机还是友机。蒋道平立即报告团长:“在你的左后方发现两个目标。”一会儿,蒋道平看清楚了是两架F—86战斗机,直接窜到团长后面并咬住了团长的飞机。情况十分危急,蒋道平呼喊团长的代号让他尽快摆脱,可团长并没有动静,后来听团长说,他听到了报告,但没有看到敌机。蒋道平立即报告长机:“469,我攻击,你掩护!”说完驾驶飞机钻过去,蒋道平想尽快轰跑敌机,刚对准就开炮了,没有打中,但敌人听到炮声马上左转脱离了团长。这时蒋道平机智地跟了上去,瞄准敌机就是一串炮弹,一架F-86战斗机当场掉了下来。

蒋道平打了4架美军飞机以后,被送到沈阳北陵机场志愿军空3师补课,主要是学习飞机放单飞必须掌握飞复杂特技。空3师的领航主任张滋说:“你已有打下几架飞机的经历,实际上已具备了飞复杂技术了。”尔后,带他飞了一下说:“你完全可以放单飞了,回去吧。”蒋道平当天就驾机回到中队。

4月12日上午8时,蒋道平又升空作战。这一天他击落的就是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驾驶的座机。

6月7日下午,美国空军组织一个混合机群,共21批160架,其中16批F-86战斗机122架。F-86主力在昌城至义州地区组成较严密的拦阻网,并以4至8架连续封锁我一线基地,直接掩护美军对拉古哨发电站进行袭击。这天下午,空15师45团奉命起飞12架、43团起飞8架米格-15战斗机,由团长樊玉祥率领至铁山地区与敌空战后经昌城返航。14时43分,45团准备着陆时,发现机场附近有敌机,2中队长机宋义春发现左后方两架F-86企图攻击领队樊玉祥,让僚机蒋道平向右侧发起反击。宋义春开炮射击未中,蒋道平切内圈迅速接近敌机,连续射击6次,将敌长机击落。然后再去攻击僚机,只开了两次炮,因炮弹卡壳,只是把该机打伤没有击落。这一次空战,蒋道平击落击伤敌机各一架,这也是蒋道平入朝最后一次升空作战。

从1952年12月到1953年7月板门店签订朝鲜停战协议书,七个月时间,蒋道平驾驶米格—15歼敌机升空参战七次,八次开炮,先后击落F—86飞机5架、击伤2架。F—86是美国最先进的战斗机,而蒋道平是击落、击伤这种战斗机最多的飞行员,被称为“空中神炮手”。由此,蒋道平被空军政治部批准为特等功臣,并授予“二级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被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授予一级国旗勋章。1953年10月1日,蒋道平参加了国庆四周年志愿军北京观礼团,受到毛主席和中央领导人的接见。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抗美援朝战争志愿军英模代表

蒋道平所在中队,也创造了空战11次,击落击伤敌机14架,自己无一伤亡的出色战绩,荣立集体一等功。

一个美国弄巧成拙的天机泄露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最后揭开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秘密的还是美国。不过这是一个弄巧成拙的天机泄露。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反映美国侵略朝鲜的漫画

1957年,美国空军上校詹姆斯·T·史蒂华撰写了《空中威力——朝鲜战争中的决定力量》一书,吹嘘美国空军的救援行动如何迅速高效,提到,

【“当年联合军的战斗飞机在“米格走廊”(在朝鲜西部的清川江和鸭绿江之间面积约6500平方英里的地区,被美国第5航空队飞行员称之为米格走廊),遇到困难时通常是飞向黄海,以取得救护机的救援。救护机从美军控制下的岛屿出发,常常很快就到达出事地点。约瑟夫·麦克康奈尔上尉(朝鲜战争中击落米格机最多的喷气式飞机王牌飞行员)从被击中的F—86飞机跳伞后6分钟,就被直升飞机拉上去了”。】

此后,美国出版的《米格走廊——朝鲜上空的格斗》、《朝鲜空战》等许多有关朝鲜空战的书和美国彩色故事影片《麦克康奈尔传记》,放映时间109分钟,讲的是麦克康奈尔从参加空军到身亡的全过程,并把这次营救麦克康奈尔当作范例来记载、眩耀,大肆宣扬美国当时的救援能力,并配有照片。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朝鲜战场上的美军士兵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美军飞行员合影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美军纪念朝鲜战争的塑像

美军吹嘘他们战时空军的高效救援能力,无意中暴露了麦克康奈尔曾被击落的事实。

军事科学院战略部研究员陈宇是1999年年初在军事科学院图书资料馆中偶然发现了这个空战史上的谜团。

美国空军大学研究所编著的《朝鲜战场的美国空军(1950~1953)》一书中也提到:

【“1953年4月12日,第51联队险些又损失1名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上尉曾从他的被击伤的飞机中跳伞落入黄海,幸亏第三航空救援大队和一架直升机立即抢救了他。”】

为此,陈宇前往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考察,又远赴国外走访了一些专家学者。经过多方收集资料、反复比较核实,他写出了调研报告,探讨蒋道平击落麦克康奈尔的历史事实。

蒋道平生前回忆了当时的情景:大概是2000年6月份中旬,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人说他是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的,叫陈宇。他说有这么个事情跟你说一说,你是不是在1953年4月12号这一天击落了一架飞机?我说是啊。他说,根据我们现在了解的情况,和美国报刊公布的情况,我们经过了解核实,估计这个飞机是你击落的,他说你能不能把当时作战的经过写下,给我们寄来?我说可以。在电话里,我也把那天的情况说了一下。我说这件事情快50年了,50年以后,只能是历史。

后来,蒋道平写出了1953年4月12日的空战回忆。

后来,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陈宇认真核实了这一历史事实。

后来,被美军隐藏的击落麦克康奈尔的历史真相逐步浮出水面。

一个历经周折的重大战果认定

确定戴维斯被空4师张积慧击落,费席尔被空15师韩德彩击落,这都是不争的事实,唯独麦克康奈尔是谁击落的历经周折。

作为军事科学院职业研究员的陈宇调查是深入的,资料是全面的,论证是科学的,结论是客观真实的。

蒋道平回忆:

【“按照陈宇同志的要求,当时我就写了一份当天从战斗出动到战斗结束的整个情况,包括空战的区域,我还给他画了一个图,给陈宇同志寄去。他看了以后,很快就给我来电话,说我提供的情况和他们从15师调来的作战的记录看起来是一致的。”】

陈宇收集的材料充分证明,麦克康奈尔的确曾于4月12日被击落后落入黄海。经查对当时的作战纪录:当日苏联空军也曾参加空战,但没有任何战绩,而我志愿军空军当天击落2架敌机,因此,麦克康奈尔只可能是志愿军空军击落的。

陈宇调阅了志愿军空军15师1953年4月29日上报的4月12日战斗详报、空战示意图、空战图和飞行员个人战绩统计表,从中得知,第45团3大队副大队长马建中、1大队飞行员蒋道平4月12日各击落F—86飞机1架。空战示意图还进一步标明马建中在昌城、朔州附近11500米高空击落F—86飞机1架;蒋道平在龟城附近8000米高空击落F—86飞机1架,美军飞行员跳伞落入朝鲜新安州以西黄海中。

所有资料指向一个结论——击落麦克康奈尔的极有可能就是蒋道平。陈宇是专门搞军事历史研究的,时任《军事历史》杂志副主编,对待此事相当慎重。他一直利用业余时间悄悄做着考证,从未透露给任何人。时机成熟之后,他联系到了已离休定居上海的蒋老,以采访为名,请蒋老把当年打下那5架敌机的详情写了出来,并附作战示意图。陈宇惊讶地发现,蒋老所画的1953年4月12日击落F—86的示意图,与档案馆里那幅作战次日所绘制的战斗示意图基本相同。

现完好保存在我军档案中的志愿军空军1953年4月12日空战结果判读记录和空15师呈报的战报原稿资料,详细记录了这一天空战情况:

这一天友军指苏联空军无战绩。4月12日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苏联空军也在空战,但没有击落、击伤美军飞机。经审评委员会确定,这两架飞机是由志愿军空军单方打下来的。

这一天朝鲜空军没有参战。

这一天高射炮没击落飞机。当日,志愿军地面高射炮部队没有击落敌机的记录。

这一天只有志愿军空军在战区打仗,并有击落敌机的记录。据4月13日由蒋道平填写的《战果申请报告》、口述战斗经过及蒋道平时隔40多年后在不知调查目的情况下,回忆当时的战斗经过,与当年的档案资料完全一致。

后来,当蒋道平知道详情后,坦然的说:

【“这对我也无所谓了,但从尊重历史的角度,我应尽力提供详尽的材料。”】

经多方调查论证后,最终确定:蒋道平在抗美援朝期间,曾于1953年4月12日在北朝鲜龟城附近的空战中,击落美国空军第51联队16中队王牌飞行员约瑟夫·麦克康奈尔驾驶的飞机。陈宇通过军事科学院将这一研究成果向空军进行了报告。

研究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的还有空军两位教授。

1992年初,丹东市改建“抗美援朝纪念馆”,空军筹备组的同志着手挖掘志愿军空军抗美援朝史料。

当时空军第一航空学院沈自力教授惊喜地发现1953年4月12日当天,蒋道平曾击落一架F—86战斗机,那么击落麦克康奈尔的飞行员是不是他?

为此,第六飞行学院教授邵福瑞也开始探索这一历史谜团,他到空军档案馆查找相关资料,两位教授一起研究,初步认定是蒋道平。

他们将发现过程写成报告送给空展馆筹备组负责人秦长庚。他们三人又进一步进行查证。此后,筹备组写出了专门报告,请示空军党委确认这一战绩。

空军党委责成有关部门对此事进行了慎重的核查。2001年10月29日,空军司令部在告知军事科学院和蒋道平的信中说:经查证,空军党委常委会于2001年10月15日研究确认,1953年4月12日美军“首席三料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为蒋道平所击落。

2001年10月2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给蒋道平发去了嘉奖函。

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改建后,在征集抗美援朝战争中实物时,蒋道平夫妇将保存五十多年的在朝鲜战场上所用过的战斗服、鞋帽等无偿地献给了纪念馆。

从1953年4月12日到2001年10月15日,整整48年过去了,当年蒋道平击落麦克康奈尔是23岁,确定他击落麦克康奈尔时71岁;而离麦克康奈尔试飞身亡也47年过去了。

历史终于真相大白,志愿军空军的历史史册又载入了精彩的一幕。

一个志愿军空战英雄的平民生活

战士——班长——排长——参谋——飞行员——中队长——大队长——团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清洁工,这就是志愿军空战英雄的不平凡经历。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蒋道平八次受到毛主席、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空15师从朝鲜班师回国后,驻扎无锡的硕解机场,主要任务是两个:一是进行飞行训练;另一是国土防空轮战,每次轮战是一个飞行团执行任务,每期半年左右的时间。蒋道平曾在苏州、盐城、如皋、嘉兴等机场进行训练。

1955年我军实行军衔制,蒋道平被授予上尉军衔,任43团飞行一大队大队长。后来,蒋道平多次参加入闽防空轮战。1961年身为大队长参与为期十个月的轮战;1965年任团长时率团到福建轮战,1977年作为副师长亲临福州指挥国土防空工作。

1978年身为副师长的蒋道平身先士卒,亲自参加飞行训练,这一年就飞了200多小时,受到空军司令部的表扬,并于1978年任驻扎在徐州的空32师师长,第二年任空军第四军副军长。

1964年,越南政府请求中国政府帮助建立越南空军,时任飞行43团副团长的蒋道平受中国政府、中央军委的委派,担任中国援助越南飞行专家组副组长,帮助越南训练飞行员,半年多的时间为越南空军的建设作出了积极地贡献,为此还受到时任越共总书记胡志明的亲切接见。

1983年蒋道平离职休养。1986年,受上海同济大学的聘请,由蒋道平牵头,十几位离退休老军人参与了学校的卫生管理,并主动承担学校宿舍楼的卫生清理工作。

上世纪80年代,在上海同济大学,一位50来岁的老人,专门负责11幢楼学生宿舍的卫生管理工作,被学生们亲切地称为“扫帚大叔”,他每天骑着自行车按时“上班”,督促勤务人员搞好学生宿舍卫生。

看到宿舍大楼有不干净的地方,就亲自动手打扫;发现个别违章用电的,就耐心劝阻;少数学生有思想波动,他协助老师做思想工作,常常忙到夜里十一二点才回家。他到同济大学两年多时间,和其他老干部一起改变了学生宿舍脏、乱、差的现象,被上海市高教局评为卫生文明先进单位。他的这一行动不但在同济大学学生中间引起强烈反响,就连上海的大小报纸、电视、广播等新闻媒体,也争相报道,一时间成了新闻热点人物。

人们可能会想,一个为普通的“临时工”什么会引起社会这么大的反响?原来这位“扫帚大叔”是在朝鲜战场闻名遐迩的空战英雄、空军副军长蒋道平。

“当年长空驱虎,尔今墨海擒龙。”蒋道平离休后从1991年开始学习书法,为发扬光大祖国的优秀文化传统,他朝夕钻研书法,拜师学习,十多年来,寒来暑往,掌握了真、草、隶、篆等书体技艺。其作品参加了军内外、国内外书法展,其中参加日本国际书道联盟书法展,获优秀作品奖,在北京、上海、安徽、苏州等地多次成功举办个人书法展,出版主要著作有《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书法集》《兵法书法集》等,受到广大书法爱好者的好评。

陈辉:半个世纪前美国隐藏的战场秘密——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军“三料王牌”飞行员揭秘

蒋道平(前)参加书法展开幕式

1988年7月,蒋道平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功勋奖章,2007年建军80周年之际,又作为全军英模代表受到中央领导的接见。2010年5月20日蒋道平不幸病逝,享年80岁。(完)

【陈辉,新华社原北京军区支社社长,高级记者,大校军衔,获新华社“十佳记者”荣誉。】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11/530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