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为什么打不了运动战、游击战?

其实,国民党向红军学习是公开的秘密,白崇禧每次和红军交战,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战场上搜集红军的政治军事教材,有一次捡到一本侦查教材,如获至宝,回去删改了几句话几个字,就原封不动做了桂军的军事教材。但是,学了也没啥卵用,红军的绝活儿,中央军学不来,各路军阀也学不来。所以,一直以来,校长总是要求对“朱毛”二人抓活的,悬赏10万大洋,因为校长还想要个党代表,要个教员。

看过《亮剑》的朋友都知道,楚云飞在国民党大败的时候,发出了一个千古浩叹:“就是五万头猪,共军三天也抓不完啊。”

国军为什么打不了运动战、游击战?

这个是有史料支撑的,1947年2月20日到1947年2月23日这三天,山东莱芜战役,毙伤国民党军一万人,俘虏4.68万人。气得当时的国民党名将、山东省主席王耀武大骂:“就是五万头猪,三天也抓不完啊......”

其实这在国民党军队中,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1948年淮海战役中,国民党著名的“飞将军”孙元良(跑得快)的部队,一夜之间发生“营啸”,几万人一顿乱跑,忽然无影无踪。当时孙元良率领16兵团在陈官庄突围,最后却发现只有400多人成功突围,这是十分不正常的,因为整个16兵团总共有8万多兵力。8万人做鸟兽散,也是战争史上的奇观。

国军打仗有个特点,只能打阵地战,不能打运动战,打赢了还好,如果打输了,会瞬间崩溃,几万人几万人地溃散、投降,把装备全部扔给对手,某人然后就有了个外号,叫做“运输大队长”。

你要知道,五万人,三天之内被俘虏,八万人,一夜之间溃散,这放在对面,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因为哪怕共产党的军队处于危险不利局面,他们也会迅速大范围机动,跳出包围圈,甚至化整为零,进行游击战,根本不可能瞬间一支几万人的部队全军覆没。

国军为什么打不了运动战、游击战?

蒋介石自己也很不能理解,大家都是人,都是士兵,为什么共产党的军队意志力、组织力极高;而自己美械装备、德械装备、苏械装备的“正规军”,却总是无组织无纪律,只能打阵地战,不能打运动战游击战?

蒋介石见识过当年红军的打法,知道“运动中歼灭对手”的威力。

大家都知道,游击战、运动战,是共产党军队的法宝,从红军到八路军、新四军,再到人民解放军,我们的军队把游击战、运动战发挥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很多人以为游击战、运动战很简单,不就是把部队调动起来,化整为零;或者在运动中集中优势兵力,消灭敌人?比如著名的前四次反围剿、长征中的四渡赤水、刘邓挺进大别山、孟良崮歼灭74师等。

大规模调动兵力,在运动中寻找战机,歼灭对手,这需要军事长官有着超强的掌控能力,还需要每一个基层官兵,都有着超强的“主观能动性”,也就是说——哪怕队伍冲散了,找不到团长营长了,剩下来的政委、连长、班长、共产党员,会迅速组成一个严密的基层战斗小组,继续执行任务,继续战斗,并且与上级联系,向大部队靠拢。

国军为什么打不了运动战、游击战?

在大兵团作战的时候,人民军队往往不会像国民党军队那样呆板地摆开阵势打阵地战,而是充分利用部队的机动能力,各自迂回穿插、分割包围,如同打游戏开个全图一样,随时随地就能局部多打少,消灭敌军的有生力量。

这种能力真的不简单,特别是在指挥大兵团作战的时候,在那个通讯不发达的时代,上级和下级之间的沟通,命令的传达,敌情的回馈,兄弟部队之间的配合、掩护,这是一门精妙至极的学问。打仗并不是人越多越好的,人数越多,越考验指挥官的能力,考验军队的组织度。韩信曾经和刘邦吹牛说:“陛下带兵,十万就是极限,而我韩信,是多多益善,越多越好”。国民党高级将领私下也评价过蒋介石的带兵能力,白崇禧认为老蒋可以当个营长,冯玉祥则认为老蒋顶多指挥一个排。

如何指挥上万人进军,而不会混乱不堪?如何指挥上万人撤退,而不会溃散?如何在伤亡严重,部队减员巨大的时候,依旧能够保持基层建制继续战斗?如何指挥上万人化整为零,进入大山之中打游击,而数年之后,组织依旧完善,沟通依旧高效,各支部队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带出了更多的军队?

国军为什么打不了运动战、游击战?

这是怎么做到的?难道靠一口一个娘希匹吗?

当代很多人不了解什么叫“组织能力”,我举个例子,比如说你是一个大公司的小主管,你指挥10个人,很多时候也指挥不动,人家根本不搭理你;工地上的工头,指挥能力要稍微强一些,他们大概可以指挥几十个泥瓦匠农民工;现实生活中,组织能力最强的,大概是中小学校长,他们通过各个班主任,可以组织全校几百上千的学生,让他们走队列、跑步走、排方阵、向前看、向右看、向左转、报数、喊口号、做广播体操。大学生反而不行,因为他们自由散漫惯了,不太愿意听指挥了。

国军为什么打不了运动战、游击战?

不要小看这套训练方法,这就是现代军队的雏形,放到近代,稍加训练,可能比蒋介石强行抓来的壮丁要强的多。军队要的是什么?有组织,有纪律,能迅速集中,能明确指令,并且快速执行。当然,这是最简单的“组织能力”了,真正的“组织能力”,需要信仰、需要群众基础、需要基层党组织建设,需要党员政委的带头作用。

有了这样的组织能力,军队无论人数多少、规模大小,无论身处什么样的环境,都能如臂使指,沟通顺畅,执行坚决,并且部队之间能够互相信任,互相支持,就像孟良崮战役中,六纵完成了对74师的绝杀,但其他部队有效阻击了国民党各部的增援,最终让张灵甫部两天就全军覆没。

国军为什么打不了运动战、游击战?

国民党对这套战法其实羡慕不已,在抗战中,国民党政府也曾留下了几十万军队在敌后,希望他们向八路军新四军学习,打游击战,发展群众。结果这几十万军队,不但没能搞成游击战,大部分都成了汉奸伪军,小部分做了土匪。

国军为什么打不了运动战、游击战?

运动战,游击战,这都是红军时代就传下来的法宝。

你以为他老蒋不想学红军吗?

他疯狂地想学啊,他毕生都在思考几个未解之谜:

1、为什么红军化整为零散了之后可以打游击,每个营每个连都能有组织有纪律坚决执行任务,而国军散了之后,就真的散了?

2、为什么红军战事不利,大撤退的时候,有掩护、有阻击、有佯攻、有侧翼、有后卫,而国军撤退的时候,就是做鸟兽散的五万头猪呢?

国军为什么打不了运动战、游击战?

国军为什么打不了运动战、游击战?

3、为什么红军所到之处,老百姓总是热烈欢迎,一顿演讲、批斗大会之后,立马就有几千几百青年参军,有的群众为了掩护红军,连命都不要而国军所到之处,老百姓总是指着鼻子骂“白狗子”,把粮食藏起来,壮丁要用绳索串螃蟹一样绑起来才肯去参军呢?

国军为什么打不了运动战、游击战?

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红军、新四军、八路军、解放军,都是人民的军队,他们是为了穷苦大众去打天下的,所有的基层士兵、排长、连长、教导员、政委,他们其实就是被压迫的农民、手工业者、学徒、还有佃户、童养媳,人民的军队,来自于人民,为了人民,每一次对“白狗子”的战斗,都是为被压迫的劳苦大众伸冤复仇,为劳苦大众争取利益,所以,百姓把他们看作亲人。而蒋介石的国民党军队呢?他们代表的官僚资本、土豪劣绅的利益,每到乡间农村,往往都是烧杀抢掠,纵容还乡团屠杀群众,人民把他们叫做“刮民党”、“白狗子”、“新日军”。

解放战争中,山东兵团九纵接到潍县百姓写来的一封信,这封信被许世友保存到二十多年后的一九七〇年。

“……亲爱的同志们,看见了你们,我们又悲又喜,喜的是可得救了,悲的是这几个月我们受尽了亘古未有的大大灾难。国民党伪军自占领潍县后,烧、杀、抢劫、抓丁、抢粮,无所不为,潍北全县被拉去牲口两千余头,粮食被抢精光,被抓壮丁难以统计。更残酷的是广大群众被残杀。两年多来,潍北人民被残杀者已有千余,直到今天寒亭据点周围的死难同胞仍曝尸旷野,无人收拾。纸房区李家营一村,即被活埋七十余人。残暴手段更令人闻之毛骨悚然,铡刀铡和活埋已成为蒋匪的普遍手段。有的先割耳、舌,而后活埋;有的妇女被拔去头发铡死;有的妇女被剥光衣服,绑在树上轮奸,并用烧红了的枪条插入阴户,活活搞死;有的被剥光衣服绑在树上用开水浇,把全身烫起水泡,再用竹扫帚扫,名为“扫八路毛”;有的用剪刀剪碎皮肉,名为“剪刺猬”;有的全身被刀子割开,丢在火红的锅里,叫做“穷小子翻身”。纸房东庄蒋匪在街口安下十二口铡刀,按户抓人铡死。邢家东庄一次被铡十二人,妇救会长一个四岁小孩,也被铡成三段。贫农韩在林兄弟三家十五口,有十四口被铡死,剩下一个老母苦苦哀求给她留下一个后代而不得,她看到自己的孙子全部被铡死,悲痛得自己也上吊而死。……高里区一个妇救会长,死时曾对大家说:“告诉共产党、解放军,一定为我们报仇!”亲爱的同志们:你们是华东野战军的主力军,你们是胶东的子弟兵,你们屡打胜利,有了你们就有了希望,有了依靠。你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不能让你们走,要你们给咱们报仇。要求你们坚决彻底消灭蒋匪军和“还乡团”,要求你们像在孟良崮一样消灭敌人,在潍县留下英雄的胜利,立下大功,这是我们对你们高贵的信仰,也是人民对自己军队的命令!……”

国军为什么打不了运动战、游击战?

这就叫“阶级仇恨”,人民对他们恨之入骨,甚至把“消灭国民党反动派”,作为“人民对自己军队的命令”,你觉得,国民党的军队,还能在人民中间打游击战吗?

他们完全没有群众基础,有怎么可能拥有基层组织能力?所以,无论他们通过抓壮丁征来多少兵,这些都不是真正的“现代军队”,他们被国民党官僚们“吃空饷”,当作奴隶一般虐待,不但没有战斗力,还会在关键时刻倒戈起义,成为“解放战士”。

这么简单的道理,老蒋想了十几年,想破了头也没想明白。

当年“剿共”的时候,他对红军的运动战、游击战羡慕不已,经常在电文手令里,各种夸奖朱毛“匪军”的厉害,对手下将领各种教育,要求他们“向红军同志学习”。

国军为什么打不了运动战、游击战?

后来他总结,国军打不过红军,学不了红军的战术,不能如臂使指,主要因为国军的微操不如红军,是下面的将领和士兵对领袖的战略战术理解不透彻,不能严格执行他的“微操”,不信任领袖的“微操”导致的,为此他痛心疾首,又写信骂道:

国军为什么打不了运动战、游击战?

娘希匹,你们打不过匪军,一定是没把老子的电话电报当回事,一定是没有把校长的手令放在身上!

其实,国民党向红军学习是公开的秘密,白崇禧每次和红军交战,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战场上搜集红军的政治军事教材,有一次捡到一本侦查教材,如获至宝,回去删改了几句话几个字,就原封不动做了桂军的军事教材。

但是,学了也没啥卵用,红军的绝活儿,中央军学不来,各路军阀也学不来。

所以,一直以来,校长总是要求对“朱毛”二人抓活的,悬赏10万大洋,因为校长还想要个党代表,要个教员。

可惜啊,当年国民革命军中,是有党代表,有共产党教官的,是他自己不要啊。

【申鹏,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平原公子”,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国军为什么打不了运动战、游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