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红阳 | 我们仍生活在战国一样的时代——从先秦间谍战看当前美国对外间谍战

家天下时代,李牧等人的遭遇一次次的上演。那么,当今时代就不会有那样的悲剧了么?就没有类似于秦国那样的反间计用在我们这里了么?有,当然有!什么叫乌合之众呢?什么叫被带节奏呢?什么叫跟风起哄呢?一小撮网络上的ID,接受洋人指令,衣裳一撕,头发一扯,哭腔一响,就地十八滚,扬起满地灰土让人看不清深浅,就能扮苦情。或者自己遭遇,或者为“弱者”抱打不平,就能引来一群乌合之众们咋咋唬唬围起场子,唱洋人爱听的戏,为洋人得逞助力。这就是“颜色革命”那路“亲民路线”。

【本文为作者长河红阳向察网独家投稿】

长河红阳 | 我们仍生活在战国一样的时代——从先秦间谍战看当前美国对外间谍战

历史会重演,悲剧会重复。所以,历史上曾经的教训,我们在当下还有重温、警惕的必要与必须。秦并六国,不单单靠强大的军事力量,更有高等级的间谍战与武力攻击配合。这在《史记》上屡见不鲜,而当前美国对各国发动的间谍战也颇似两千年之前的秦国间谍战,笔者讲古为的是明今,我们千万要警惕当下美国发动的间谍战。

秦并六国,在东方有两个最大的阻碍:楚国、赵国。秦国为击破这两个国家使用的间谍战,功效不次于武力的攻击。

楚国,地盘最大,纵横五千里,物产丰饶,人口最多,战争潜力最大。所以,苏秦力倡合纵,组织东方六国组成反秦联盟,以楚怀王为“纵长”(见《史记·楚世家》)。秦国为摆脱这样的不利局面,针锋相对,以张仪做高级间谍,游说欺瞒楚怀王,使其亲近秦国而疏离其他东方五国,破坏合纵。这个在《史记·屈原贾生列传》、《史记·楚世家》、《史记·张仪列传》都有记述。篇幅原因,笔者只借用“屈原贾生列传”中的材料:

屈原被贬后,秦国想攻打齐国。但是,当时齐国与楚国有盟约,秦国担心楚国帮齐国。于是,秦惠文王让张仪假意辞掉了秦国的职位,带着丰厚的礼品投靠楚国。张仪欺瞒楚怀王:秦国很憎恨齐国。假如您能与齐国断交,秦王愿意把商、於六百里的土地送给您。楚怀王利令智昏,贪图秦国的土地,信了张仪的话,随即与齐国绝交了,而后派使者去秦国索要那六百里土地。这时的张仪狡辩:我当初只与楚王说过“六里”,没有说过“六百里”。楚国使臣很生气,回去就和楚怀王说了情况。楚怀王大怒,发兵攻打秦国。秦国应战并大败楚军,杀了楚国八万人,俘虏楚国大将屈匄,又把楚国整个汉中给吞了。楚怀王不甘心,集倾国之兵与秦军会战于蓝田。这时楚国空虚,魏国趁机出兵攻打楚国,一直向南打到邓县。楚怀王恐惧,从秦国境内撤兵。齐国恼恨楚国绝交,在一边围观。这时的楚国进退失据,狼狈不堪。

转过年来,秦惠文王向楚怀王传信:愿意与楚国讲和并归还汉中。楚怀王恨透了张仪,回话:汉中我不要了,只要张仪。张仪对秦惠文王说,用我一个人能换得汉中那么大一片地方,这个我愿意。张仪去了楚国,先贿赂楚国权臣靳尚,而后靳尚又去找楚怀王的宠妃郑袖,劝楚怀王放张仪一马。郑袖转回头向楚怀王灌迷魂汤。楚怀王真就把张仪饶了。被贬的屈原当时出使齐国,等回到楚国后问楚怀王:为什么不把张仪杀了?这时楚怀王才觉得不对头,后悔了。但是哪里追得上张仪?

楚国和张仪代表的秦国两次交锋,吃亏不说,还得罪了齐国,惹了一身腥膻,彻底被其他各国孤立,各国联兵攻楚,楚军大败,大将唐昧也被杀了。苏秦的合纵无果而终,秦国目的达到了。作为一个高级间谍,张仪的表现可圈可点,把楚国的外交方向朝错误的方向引导,忽悠楚国按照自己主子的指挥出棋,忽悠楚国为秦国的利益做火中取栗的蠢猫,忠实的为自己的雇主谋利益,这个张仪,尽显高级间谍的本色,而秦国在这场谍战里,出手就是最高境界!

国与国之间的高级谍战,往往于不为人所想、所料、所知的方向上行动,可以在外交方向上,也可以在其他领域里。以现当代的例子看,在经济领域里,就有美国人为俄罗斯定制的“休克疗法”,堪称高级间谍战的教科书典范。俄罗斯因为这套“疗法”,经济几乎崩溃。对当时俄罗斯经济因为“休克疗法”而产生的各种不良反应以至于濒临绝境,网络上能够看到很多深入的分析,笔者不须多言。笔者想说的是,这是美国对俄罗斯进行的高级谍战!千万别以为这只是俄罗斯的一次失误。

在这场高级间谍战里,美国的两个机构作用至为特殊、重大,一个是美国国际开发署,一个是哈佛国际发展协会。上世纪90年代早期,名为美国国际开发署的美国政府机构委托哈佛大学一项任务:把俄罗斯经济转变为(新自由主义的)市场体制。而这个任务最后实施的结果就是美国哈佛大学为俄罗斯定制的“休克疗法”。而这个美国国国际开发署的性质,据资料显示:

【美国国际开发署(英语:UnitedStatesAgencyforInternationalDevelopment,缩写:USAID),是承担美国大部分对外非军事援助的联邦政府机构。美国国际开发署作为一个独立的联邦机构,依照美国国务院的外交政策……

在如上定义里,我们注意这就话即可:“美国国际开发署作为一个独立的联邦机构,依照美国国务院的外交政策”。美国国务院,就是个特情机关!它在各国派驻的使领馆,都是公开的特务情报机关。而奉其指令行事的美国国际开发署,也绝非善茬,以它动议俄罗斯全盘私有化/休克疗法的事实,以及俄罗斯经济崩溃的惨状看,它就是个旨在颠覆、毁灭俄罗斯的特务情报机关!

还有一个哈佛国际发展协会,这个协会,据学者李淑清编译的《哈佛大学在俄罗斯经济“改革”中的作用》一文介绍:

【哈佛国际发展协会的起源可追溯到1962年,当时,哈佛大学国际事务中心因为为美国情报机构提供有关军备控制、对外援助、对外发展等方面的咨询服务而备受争议,为此,成立了“发展咨询服务”机构。新成立的机构与哈佛大学国际事务中心有联系,但在组织结构上是独立的。该机构于1974年更名为哈佛国际发展协会】

也就是说,哈佛大学国际事务中心也是一个谍报组织。经过分析不难发现,和这个谍报组织勾勾搭搭的哈佛国际发展协会,也是个从事特殊任务的谍报机关。这个谍报机关,根据学者李淑清编译的《哈佛大学在俄罗斯经济“改革”中的作用》一文的介绍:

【乔治梅森大学威德尔教授的调查,揭示了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经济崩溃中,以哈佛国际发展协会为主的西方顾问及其背后的有关西方国家在其中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所以说,上世纪90年代,美国针对俄罗斯定制的“休克疗法”,就是一个毁灭俄罗斯的大规模的颠覆、削弱行动,一个高级的间谍战。这个间谍战的路线,与《史记》中秦国派张仪影响楚国高层做出错误决策的路线有异曲同工之处。在美国对俄罗斯发动的这场间谍战中,丘拜斯是个可耻的内奸!如同楚国内部放跑张仪的靳尚!据学者李淑清的文章记载,在俄罗斯“休克疗法”的实施者中,有美国人,也有俄罗斯的高官,高官中的头一号人物就是丘拜斯:

【20世纪90年代早期,美国国际开发署委托给哈佛大学一项任务:把俄罗斯经济转变为市场体制。这个小组中的俄方成员包括围绕在“俄罗斯私有化之父”安纳托利•丘拜斯周围的官员及其支持者—通常被称为“圣彼得堡帮”或“丘拜斯派”。“丘拜斯派”和美国国际开发署共同负责运用西方资金推动俄罗斯经济转型的任务。……
俄方关键人物:
安纳托利•丘拜斯,俄罗斯私有化中心主席以及负责国有企业私有化的机构—国有资产委
员会的主席。丘拜斯还是1996年叶利钦成功连任总统的竞选经理,之后成为总统办公厅主任和第一副总理。】

此外,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文章《普京:90年代丘拜斯圈内曾有美中央情报局员工》:

【俄新网RUSNEWS.CN莫斯科4月25日电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丘拜斯任职俄罗斯政府并从事经济改革的时期,他的顾问中曾经有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人员。
普京在与民众对话直播连线期间说:“目前查明,丘拜斯的圈子内曾有美国中央情报局人员作顾问工作。同样可笑的是,他们返回美国后被诉诸法庭,理由是他们违反本国法律在俄联邦私有化过程中发财,他们作为情报部门现役军官没有这个权利。”
(http://sputniknews.cn/russia/2013042543752754/)】

可是,在整个上世纪90年代,包括本世纪的前十年,谁也没把这个“休克疗法”当成高级的间谍战!一切以时间作证,真相虽然来得晚,但是总还是来了!

美国对敌对国家发动的间谍战是毫不留情不死不休的!不仅是俄罗斯,被美国忽悠了的还有东欧的一些国家:

【乔治梅森大学公共政策学院教授、新美国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吉妮•R.威德尔曾对包括波兰和匈牙利在内的东欧国家的经济“改革”进程进行过广泛调研。威德尔教授到俄罗斯对俄经济“改革”进程进行观察,发现了奇怪的事情:无论访问哪个组织,她发现都是同一小组的人在控制和施加影响。这个极具影响力的专门小组是由几位哈佛大学的学者和俄罗斯高官组成的。20世纪90年代早期,美国国际开发署委托给哈佛大学一项任务:把俄罗斯经济转变为市场体制。这个小组中的俄方成员包括围绕在“俄罗斯私有化之父”安纳托利•丘拜斯周围的官员及其支持者—通常被称为“圣彼得堡帮”或“丘拜斯派”。“丘拜斯派”和美国国际开发署共同负责运用西方资金推动俄罗斯经济转型的任务。(李淑清文)】

另外,据学者何新研究(《思考:新国家主义的经济观》),美国在经济领域对社会主义阵营发动的这类高级间谍战,早在苏东解体巨震前就开始了!

话题接前文,秦国谍战针对的另一个主要对手是赵国。赵国,地盘没楚国大;人口、物产也不如楚国;国境上也没有什么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屏障,这是个“四战之国”,周边都与他国接壤。这个国家能自存、自雄于中原,全在于举国人民都习于攻战。而且,根据能见到的古文献,战国变法时代,赵国的变法就集中在军事领域内——胡服骑射。秦国自商鞅变法之后,对东方的征战中,罕有的两次大败都是与赵国交手时被痛殴的——阏与之战、邯郸之战。

说起来,赵国也有长平大败,但是,那场大战,秦国的代价也很大:战况最紧要时——赵括率赵军主力被白起断绝粮道围攻时,面对赵军的拼死反扑渐渐地力不能支,秦昭王在国内赐民户一级爵位,将十五岁以上男子全部征发参军,由他亲自率领去河内前线增援。长平之战,秦国固然大胜,但是再之后的邯郸之战,秦军已是强弩之末,自后五十余年不曾对崤山以东的六国发动过大规模进攻(见《史记·白起王翦列传》)。

由此可见赵国军事力量的强硬。对这个战斗力强硬的对手,秦国就用上了间谍施用反间计,:

【七年,秦与赵兵相距长平,时赵奢已死,而蔺相如病笃,赵使廉颇将攻秦,秦数败赵军,赵军固壁不战。秦数挑战,廉颇不肯。赵王信秦之间。秦之间言曰:“秦之所恶,独畏马服君赵奢之子赵括为将耳。”赵王因以括为将,代廉颇。(《史记·廉颇蔺相如传》)】

赵孝成王七年,秦军与赵军在长平相持。当时赵名将赵奢已死,蔺相如病重,赵国派廉颇进攻秦军,被秦军连胜,赵军固守不出战。秦军多次挑战,廉颇稳守不出。这时赵孝成王相信了秦国间谍散布的谣言:秦国最讨厌、最害怕的是赵奢儿子赵括。中计的赵王以赵括代替廉颇对阵秦军。而秦国这边却启用白起做攻赵的主将去长平前线,早先攻赵的主将王龁降为副将,并严令,敢泄露白起任主将的杀头。两方一高一低的操作,后果就是长平大败。可见,在长平之战中间谍的作用有多大。

廉颇被秦国用了反间计,接着又被国内内奸馋毁:

【赵以数困于秦兵,赵王思复得廉颇,廉颇亦思复用于赵。赵王使使者视廉颇尚可用否。廉颇之仇郭开多与使者金,令毁之。赵使者既见廉颇,廉颇为之一饭斗米,肉十斤,被甲上马,以示尚可用。赵使还报王曰:“廉将军虽老,尚善饭,然与臣坐,顷之三遗矢矣。”赵王以为老,遂不召。(《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

长平之战后,赵国对秦国的进攻感觉力不能支,想起了廉颇。廉颇也很想再为赵国出力。赵王派使者去联络廉颇,看廉颇还能不能领兵。廉颇的仇人郭开用重金贿赂使者,叫他说廉颇的坏话。廉颇在使者面前吃了一顿饭,米一斗,肉十斤,还披挂全副甲胄上马驰骋,表示自己还能打仗。但是收了郭开贿赂的使者向赵王打报告:廉颇年纪虽大,可是看起来饭量不错,但是陪我坐了一会儿却上了三次厕所。赵王一听,廉颇还是老了,不再想启用廉颇了。

廉颇两次被谗言诋毁,而后一次,来自赵国内部的诋毁,坏作用尤其大。

秦国对赵国发动的谍战还有一次,就是在赵国危亡之际,贿赂赵王宠臣郭开,馋杀李牧——赵国最后的干城:

【赵悼襄王元年……后七年,秦破杀赵将扈辄于武遂,斩首十万。赵乃以李牧为大将军,击秦军于宜安,大破秦军,走秦将桓齮。封李牧为武安君。居三年,秦攻番吾,李牧击破秦军,南距韩、魏。赵王迁七年,秦使王翦攻赵,赵使李牧、司马尚御之。秦多与赵王宠臣郭开金,为反间,言李牧、司马尚欲反。赵王乃使赵葱及齐将颜聚代李牧。李牧不受命,赵使人微捕得李牧,斩之。废司马尚。后三月,王翦因急击赵,大破杀赵葱,虏赵王迁及其将颜聚,遂灭赵。(《史记·廉颇蔺相如传》)】

赵悼襄王元年……又过了7年,秦国在武遂击败赵军,杀赵将扈辄,斩首十万;赵国以李牧做大将军,在宜安进攻秦军,大败秦军,秦将桓齮逃跑;李牧因军功被封武安君。过了三年,秦军攻击番吾,李牧再次击败秦军,南面抵抗韩、魏。赵王迁7年,秦国派王翦攻赵,赵国派李牧、司马尚抵御。秦国重金贿赂赵王宠臣郭开行反间计,馋毁李牧、司马尚要造反。赵王命赵葱、齐将颜聚取代李牧。李牧不接受命令不交军权。赵王派人伺机偷袭李牧,抓获并杀了李牧,罢免了司马尚。又过了三个月,王翦趁机猛攻赵国,俘虏赵王迁与赵葱,灭了赵国。

赵国在存亡一线之际,还有李牧屡败秦军,可见这个护国干城的能量有多大,但是,秦国的反间计屡用不爽,李牧还是和廉颇一样没逃得过。赵国也活该灭亡!

李牧被馋杀,后来有岳飞被馋杀,袁崇焕被馋杀,全是阴谋,全是敌人谍战阴谋通过内奸得手。尤其袁崇焕,还被当时的帝都百姓唾骂多少年,这些百姓可真是地地道道的乌合之众,实打实的被带了节奏!能想出这些法子,敌人固然该死,但是造谣、传谣的内奸是不是也该杀?信从谣言的帝都百姓难道就不该谴责吗?家天下时代,李牧等人的遭遇一次次的上演。那么,当今时代就不会有那样的悲剧了么?就没有类似于秦国那样的反间计用在我们这里了么?

有,当然有!

什么叫乌合之众呢?什么叫被带节奏呢?什么叫跟风起哄呢?一小撮网络上的ID,接受洋人指令,衣裳一撕,头发一扯,哭腔一响,就地十八滚,扬起满地灰土让人看不清深浅,就能扮苦情。或者自己遭遇,或者为“弱者”抱打不平,就能引来一群乌合之众们咋咋唬唬围起场子,唱洋人爱听的戏,为洋人得逞助力。这就是“颜色革命”那路“亲民路线”。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国 华为 间谍 251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12/53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