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新民 | 关于人权:美军虐囚VS美军战俘

在“1952年战俘营营际奥运会”成功举办后,陈志昆和同事们更加抓紧时间走访各个战俘营。他每天与战俘们生活在一起,彼此间无拘无束地畅谈各种话题,他的每一次访谈交流,实际上都是一次生动的和平工程教育的践行。外国战俘们从与他们的接触中,进一步看清了谁要战争、谁要和平的真相,看到了世界各国人民和平运动的力量,从而坚定了拥护和平的信心。这些变化影响之大甚至让美、英等国社会乃至政界也感到震惊,从而推动了朝鲜停战协定的达成。

【本文为作者胡新民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胡新民 | 关于人权:美军虐囚VS美军战俘

《人民日报》2019年11月28日报道:美军在世界各地发动的战争中,还有大量虐待囚犯俘虏的行为。早在伊拉克战争时期,美军虐待伊拉克囚犯事件就已臭名昭著。近年来,美军虐待囚犯、酷刑逼供的行为并未得到遏制。遭曝光的美军审讯囚犯手段包括掌掴、击打腹部、剥夺睡眠、裸体羞辱、水刑、强制囚犯撞墙等。

抗美援朝期间,中国人民志愿军俘获了不少美军俘虏。志愿军是怎样对待这些战俘的呢?有位被美军战俘称为“来自家乡的民间大使”的美籍华人陈志昆,亲身参与了战俘的管理。

从他的经历中,可以看出我们的志愿军是怎样尊重人权和实行人道主义的。

陈志昆(1911---2010)是孙中山先生的亲戚。他于1911年3月出生在檀香山。由于他的堂姐陈淑英是孙中山儿子孙科的夫人,他于1934年结识了来檀香山探亲的国民党立法院院长孙科。刚刚大学毕业的陈志昆被孙科赏识,将其带回国担任了自己的英文秘书。在南京,陈志昆有机会接触到“蒋委员长”和各界要员,熟悉了官场内幕,他认为:

【“蒋介石是一块坚硬的石头,心胸狭窄,极其奸滑,让人生畏”。】

回到檀香山后又于1939年只身前往延安,结交了毛泽东、周恩来和王震等中共领导人。特别使他终生难忘的是毛泽东和他的一番长谈。毛泽东题词赠与他:

【“将一切真心救国的志士团结起来,中国就有出路,这种志士就是不谋私利,牺牲自己,专为民族解放而奋斗的人。”】

毛泽东无法抵挡的魅力深深地吸引着陈志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中国如此多卓越的革命家都心甘情愿地追随毛泽东。1947年回到檀香山。新中国成立后,他和新婚妻子黄寿珍一道从海外归来参加新中国建设。

多年后,他们在檀香山住宅回忆这一段经历时说道:

【“从1950-1961年那11年,我们亲眼看到和亲身经历了新中国的变化。”“虽然当时物资贫乏,但人的精神是充实的,思想更是纯洁的。至今我们还是说,我们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在北京的11年。”】

这11年间,最使陈志昆难忘的,还有在朝鲜战场那三个多月的经历。

抗美援朝期间,中国人民志愿军俘获了不少以美国人为主的外国战俘。刚开始一般是将这些语言难以沟通的战俘就地释放。后来战俘越来越多,志愿军才成立战俘营进行管理。但管理方面的难题不少,除了语言障碍外,还有中西思想观念以及生活习惯的不同。这引起了中央有关方面的关注。在一次陈志昆参加的亲友聚谈中,当时担任中央有关部门领导工作并兼任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副主席的廖承志,谈到了管理战俘困难的问题。他特别提到了战俘的精神方面的原因。廖承志希望尽快寻找一些曾在英美国家生活过的人才加入管理队伍,以改善局面。他建议陈志昆去朝鲜从事这方面的工作。

在座的宋庆龄对此表示支持。她从14岁起就在美国读书,长期在美国生活,十分理解战争同样对美国人民带来的不幸。她认为派陈志昆以普通美籍华人的身分去朝鲜看望这些战俘,可以宽慰他们思乡之苦,提高他们生活的勇气;同时还可以好好解释志愿军的政策。她相信这样的工作是一定是会有成效的。

两位长辈的深厚的人道主义情怀和对他的信任,使陈志昆深受鼓舞,当即接受了建议。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认真准备后,陈志昆就以“世界和平理事会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联络委员会”特派员的身份,和几位同事一起,来到了朝鲜。

当时中央非常重视这些外国战俘的工作,周恩来提出了十六字指示“消除敌对,缓和矛盾。拥护和平,反对战争。”其中“拥护和平,反对战争”,是战俘管理工作的崇高目标。在这种形势下,有在美国长期生活经历背景的陈志昆出现在战俘营,工作效果很快显现,被战俘们赠以“来自家乡的民间大使”称号。而最能使他出彩的,是作为嘉宾参加了至今世界上独一无二的“1952年战俘营营际奥运会”。

1952年11月15日上午8时,“奥运会”开幕式在大会主会场隆重举行。陈志昆和其他一些中外人士,包括中朝方面官员、外俘代表、国际组织和媒体代表共72人先后登上了主席台和观礼台。运动员们在志愿军军乐队伴奏的《世界民主青年》乐曲声中,迈着雄健而整齐的步伐进入会场,接受主席团检阅。之后,在会场中心排列成六队,面向主席台。

大会第一项议程是向在朝鲜战场的参战各方所有阵亡将士致哀。首先,升半旗,在《致哀》乐曲中,“奥运”会旗冉冉升起;接着,全体与会者向全体阵亡将士三鞠躬,并低头静默三分钟。最后,在主持人领呼下,全体与会者齐声高呼五句响亮口号:

【“反对战争、保卫和平!”、“和平万岁!”、“友好万岁!”、“健康万岁!”、“奥林匹克精神万岁!”】

运动会举行招待会时,各国宾客济济一堂。陈志昆以他特殊的身份,与志愿军战俘管理处主任王央公将军进行了交谈。英国《工人日报》记者艾伦·温宁顿先生在一旁倾听。后来温宁顿撰稿将其谈话内容发往外国传媒机构,这不但使一些外国读者知道了有这么一位活跃在朝鲜战场来自美国的“民间大使”,更是为中国政府和人民的热爱和平的形象增添了光彩。

陈志昆对王央公主任说:

【“将军阁下,开幕典礼上,大会的第一项议程向在朝战中敌对双方全体阵亡将士致哀,这是人类历史的一个重大突破,是世界战争史的一项惊人创举,这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具有的‘庄严崇高的人类良心和厚德载物的人道主义精神’。1920年第七届夏季奥运会上,仅仅只是对协约国一方的阵亡将士进行了悼念。”】

王央公对陈志昆说:

【“您受‘世界和平理事会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联络委员会’主席宋庆龄夫人和副主席美国的保罗·罗伯逊先生的委托,上个月中旬来到这里。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您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这次来的使命就是建造和平工程。’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王央公接着把话锋一转,说道:

【“1952年10月8日,根据美国总统杜鲁门的指令,在克拉克总司令的指挥下,‘联合国军’于10月14日发动了猛烈的‘金化攻势’,美第9军野战司令官们原先估计此次军事行动‘只需要五天时间,最多付出200人的伤亡代价,就可达到政治和军事的战争目的。’结果呢?在我志愿军的顽强抗击下,截止今日中午,战斗还在激烈地进行着,所谓的‘五天军事行动’,变成了一场已持续32天半的大血战;所谓的‘200人伤亡的代价’,实际造成敌我双方已阵亡官兵近2800人,双方伤残更是不计其数。这都是万恶的战争给双方带来的惨痛代价啊!”】

陈志昆感叹道:

【“的确,战争是万恶之源!据美国新闻报道,‘金化攻势’变成了朝战中的‘凡尔登’,这次战役还在更加狂热地进行着,眼下‘联合国军’已阵亡2000人以上,是原估计的十倍啊!”】

王央公又不无担忧地说:

【“是的,不知‘金化攻势‘还要打多久?”】

接着又把话锋转回:

【“您在这里已考察了近一个月了,美国学员(战俘营管教干部对战俘的称呼)把您称誉为‘来自家乡的民间大使’,这是您对我们工作的最有力支持。我们根据党中央关于战俘管理工作的多次指示,工作不断有进步,但由于我们有的工作没做到家,学员中还有不少人思乡心切,终日心情苦闷,请您对我们的工作不足之处提出批评和帮助。”】

陈志昆回答:

【“同学中有少数人因思乡而情绪低落,这完全是美方破坏停战谈判造成的心理障碍,在美俘里广为流传着两句消沉的顺口溜:‘Golden Gate,Fifty-eight!(要回到美国金门湾口,得等到1958年!)’,他们早上起床时念叨,吃饭时念叨,走路时念叨,晚上睡觉时在梦中还念叨。”】

这次运动会后,陈志昆和同事们更加抓紧时间走访各个战俘营。他每天与战俘们生活在一起,彼此间无拘无束地畅谈各种话题,他的每一次访谈交流,实际上都是一次生动的和平工程教育的践行。外国战俘们从与他们的接触中,进一步看清了谁要战争、谁要和平的真相,看到了世界各国人民和平运动的力量,从而坚定了拥护和平的信心。这些变化影响之大甚至让美、英等国社会乃至政界也感到震惊,从而推动了朝鲜停战协定的达成。

1961年,陈志昆到香港华侨商业银行担任副总经理,开始为中国与西方阵营国家的经济交往做架桥铺路的工作。1972年国家计委的“四三方案”,即新中国首次从西方国家大规模引进成套技术和设备的总价值为43亿美元的方案出台后,陈志昆积极奔波,为落实项目作出了贡献。上世纪80年代,他直接促成了美国“红色资本家”哈默与中国政府签定一系列经济合作协议。1987年回檀香山定居,晚年成为夏威夷华人华侨中的领袖人物。

【胡新民,察网专栏学者,独立学者。】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12/536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