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屏:关于钱学森之问的辨析与探讨

好多中国的公知不断以前30年没有培养出大师级人才来抹黑中国的社会主义教育制度。 如果民国真像公知们所标榜的那样培养出了大师级的人才,请问那些所谓的大师级的人才,对中华民族的崛起,对中华民族的进步,做出了什么贡献? 那样的大师,对国家和人民有什么好处? 按照公知的说法,台湾的国民党政权倒是有很多的所谓的大师,他们又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了?

【本文为作者韩东屏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韩东屏:关于钱学森之问的辨析与探讨

网上有人说,钱学森曾经向温家宝提出一个问题,问为什么中国培养不出大师级的人才。这个所谓的钱学森之问,在网上曾经引发起许多讨论。更有不少人根据这句话,就莫名其妙地把矛头指向了新中国,并在网上传播说,钱学森认为新中国培养不出像“民国大师”那样的人才。我认为,这些人是在有意曲解。钱学森是一个坚定的社会主义者。 他在许多人怀疑社会主义制度的时候,挺身而出,指出中国离开毛泽东思想,离开社会主义制度,将会一事无成。 一个有这样坚定社会主义信仰的人,是不会说出为什么我们中国的社会主义教育制度培养不出大师级的人才这种话的。

实际上,如果说钱学森有过这方面的思考,那么不仅不能证明钱学森批评新中国的教育和科研,反而证明他对前三十年的路线十分赞赏。1995年1月2日,钱学森给王寿云(时任国防科工委科技委正军职常委兼秘书长)等同志写了一封信,从这封信中我们不难了解,“钱学森之问”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王寿云同志、于景元同志、戴汝为同志、汪成为同志、钱学敏同志、涂元秀同志:
元旦刚过我就给诸位写这封信,这是因为我读了《中国科学报》去年12月26日4版上几篇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01周年的“毛泽东与科学”研讨会的文章,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毛主席要我们创新,我们做到了吗?
回想在60年代,我国科学技术人员是按毛主席教导办的:
1、我国理论物理学家提出基本粒子的“层子”理论,它先于国外的“夸克”理论。
2、我国率先人工合成胰岛素。
3、我国成功地实现氢弹引爆的独特技术。
4、我国成功地解决了大推力液体燃料、氧化剂火箭发动机燃烧稳定问题。
5、其它。
但是今天呢?我国科学技术人员有重要创新吗?诸位比我知道得更多。我认为我们太迷信洋人了,胆子太小了!
我们这个小集体,如果不创新,我们将成为无能之辈!我们要敢干!
奉上所说文章复制件,请阅并思考。
此致
敬礼!
钱学森
1995.1.2

韩东屏:关于钱学森之问的辨析与探讨韩东屏:关于钱学森之问的辨析与探讨

钱学森振聋发聩的发问,毫无疑问给今天的我们以重要启示。

钱学森同志的社会主义信仰不是凭空而来的。 是从他的亲身经历得来的。 毛泽东主席去世以后,我们国家的宣传上发生了某种偏差。 这个偏差就是过多的强调了某些科学家,某些个人的功绩,而忽视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忽视了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在共产党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下,全国人民同心同德,上下一心,全国一盘棋这种制度优越性。 钱学森同志和其他回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科学工作者,之所以能取得他们所取得的伟大的成就,正是因为他们将自己融入了全中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大潮中。 正如伟大领袖毛主席所指出的那样,知识分子只有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才会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才能成为推动历史发展的动力的一部分。

前30年我们看上去好像没有培养出所谓的大师级的人才,不是我们没有大师级的人才,而是我们的大师级的人才都是一个一个的集体,而不是某一个个人。 国家宣传强调的是集体的力量,人民群众的力量,特别是普通工农大众的力量。 我们宣传的是陈永贵这样的普通农民,雷锋这样的普通的解放军战士,王进喜这样的普通的工人,邢燕子这样普通高中生等。 这样的宣传对不对呢? 我看是非常对的。 这是毛泽东同志的英明之处。 正是千百万的陈永贵,王进喜,雷锋,王进喜,邢燕子,焦裕禄这样的先进的普通人,造成了毛主席所说的六亿神州尽舜尧的社会主义大气候,才能够让中国人在短时间内,生产出两弹一星,核潜艇这样的的国之利器,才能使中国在短时间内赶超世界先进水平。

好多中国的公知不断以前30年没有培养出大师级人才来抹黑中国的社会主义教育制度。 如果民国真像公知们所标榜的那样培养出了大师级的人才,请问那些所谓的大师级的人才,对中华民族的崛起,对中华民族的进步,做出了什么贡献? 那样的大师,对国家和人民有什么好处? 按照公知的说法,台湾的国民党政权倒是有很多的所谓的大师,他们又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了? 印度等第三世界国家可能也有不少的所谓的大师级的人才,但他们又做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呢?他们尽管有一些所谓的大师级的人才,但他们缺的是陈永贵,王进喜,雷锋,焦裕禄,邢燕子这样的先进的,普通的工农兵的代表。

我的父亲十二岁就开始给资本家当童工。 没有上过一天学。 解放的时候,他已经二十二岁。 共产党的人民政府办了夜校,他到夜校去念书。从来没有旷过课,迟过到。通过夜校,他和许多工友学会了认字,看书读报,阅读技术材料,成了工厂发展的骨干。他的工厂解放前只是生产生铁饭锅的小作坊,公私合营后成为一个县级国营企业,五十年代只有十几个人的工厂,到七十年代发展成为一个有两千多人,五百多种大型机器设备的国营企业。 像我爸爸这样的工人爱厂如家,一心一意地做好本职工作。厂里经常举行技术革新,许多工人组成工人技术革新小组,不断改进生产技术,生产流程,工作效率不断提高。 这在资本主义的工厂里,是根本不可想象的。 七十年代,就这样一个没有多少工程技术人员的县级企业,依靠广大普通工人的技术革新,居然生产出了二九零柴油机,有力支援了我们县的农业生产,还生产出了一百马力的大型四轮驱动拖拉机。

七十年代初,我高中毕业后回村参加生产劳动。 当时我们村已经有一百多个回乡的高中毕业生。 他们在村里办了林业队,发展果树栽培;办了养猪场,用新方法养猪;组织了技术队,不断试验引进新的粮食品种;办了建筑队,为村里的社员盖新房子,翻新旧房子;办了一个自行车修理部,为本村和外地的人修理装配自行车;办了一个穿衣镜厂,生产出售穿衣镜,当时成了我们那里年轻人结婚的必备品;还办了一家有一百多个工人的铆焊厂。 这个厂生产纺织企业所需的排气风扇,钢厂需要的空中吊车,机帆船需要的减速器,并为我们村和周围村维护农用机械。 我们厂还用从各地找到的一些旧零件,为我们村组装了两辆农用卡车,大大的促进了我们村的农业生产,也大大的减轻了我们村社员的劳动强度。

我在我们村的这个工厂工作了将近五年。 先开了一年车床,后又组装了半年的船用减速器,后来还当了三年多的厂长。 我们厂的工人最高学历是高中毕业。 但我们厂当时的年产值超过一百万,利润几十万,对促进我们村的生产,改进我们村社员的生活,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这样的进步,比有多少大师级的人才不知要重要多少倍。

就这样一个村办企业,我们曾经造出两个在当时看来几乎是不可思议大型排气风扇。 这两个大型排气风扇是青岛国营棉纺七厂需要的。 因为那个排气风扇的喇叭形进风口的直径超过一米五。 而当时青岛地区的最大卷床只有一米三。 所有没有人敢接这个活。 但我们厂却把这个活接了下来。 我们在地上作了一个简易铁匠炉,在铁匠炉的另一端做了一个喇叭形的模具,在铁匠炉和模具之间做了一个轴,通过这个轴,我们用一个像水车的横杆转动要做成喇叭形进风口的圆铁圈,我们把进风口的一端转到铁匠炉上烧红,然后转到模具上,用大木锤在模具上敲打,然后再转到铁匠炉上烧,再转到模具上敲打,直到敲打出喇叭形的进风口。 我们用集体的智慧,找到了这个土办法,造出了在许多人认为不可能的产品。 当青岛的工程师看到我们用的土办法造出的排气风扇的进气喇叭口时,他们都不得不感到惊奇。

社会主义制度,毛泽东思想,解放了中国农民的思想,解放了中国工人的思想,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思想,才产生了用小米加步枪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和美国武器装备的八百万国民党军队,在朝鲜战场上打败以美国为首的由十六国组成的联合国军这样的人间奇迹。 什么是解放思想? 那就是不唯上,不唯书,不崇洋,不媚外,敢于尝试,敢于实践,在干中学,在尝试中学。敢于斗争,敢于实践,敢于胜利。 培养几个所谓大师级的人才,并不难。 但培养出一代思想解放的千百万的民众,却只有社会主义中国做到了。这就是中国能够在短时间崛起的真正原因。这也将是中国必会引领世界走向和平,走向辉煌的原因。

我的一个台湾朋友,七十年代到美国留学,在美国一个最有名的化学系读研究生并拿到了硕士学位。 他硕士毕业后进了英特尔公司上班。 当时英特尔的四十多个博士已经研究光刻胶的生产工艺多年,但一直没有成功。从理论上讲,他们的设计没有任何问题,但一到生产中就出了问题。 让这些博士们很头疼。 我的这位台湾朋友只是硕士毕业。 在等级森严的美国制度中根本就不入这些博士们的法眼。 但我的这个台湾朋友当时正在参加美国的一个台湾留学生的读书会。他们的读书会正在读中国出版的红旗杂志。 他们读的文章中有一篇文章讲到知识分子跟工农相结合的重要性,和“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的道理。 他受到启发。 就与工厂里的一个没有什么高学位的普通技术员谈了光刻胶所遇到的技术问题。 结果那个技术员告诉他,在真正的世界里,没有任何的物质是百分之百纯洁的,都是有一定的杂质在里面。 而那些博士们却以为他们用的溶液是百分之百的纯洁。 这就是他们失败的原因。 我这个朋友受到启发,跟这个技术员合作,用了不到三个月就解决了四十多个博士四年没有解决的技术大问题,成了制造光刻胶工艺的第一个成功者。这个道理也说明所谓的大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实践。 实践出真知。

【韩东屏,河北大学特聘教授,美国北卡华伦威尔逊大学政治系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钱学森 毛泽东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12/53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