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毛主席为何欣赏“恶棍”李逵?——兼评电影《误杀》

与原作《较量》相比,电影《误杀》的结尾缺乏对社会正义的坚持,完全倒向了西方普世价值。尽管是群众抗议才实现了局长夫妇下台,主人公却为了满足局长夫妇“太爱儿子而无法平复心情,知道他死讯就会死心”的要求,而去认罪;完全不顾局长夫妇及其走狗们长期作恶使得百姓普遍反对和仇视他们,变成了强调“不管有钱有势的人怎么欺压穷苦人,穷苦人也应该遵守法律”,并试图用西方普世价值宣扬的抽象人性——所谓的“母爱”(实为溺爱),替代社会公平和正义。如果不是随后还有一个大多数民众认为恶少素察该死的街头采访,这部电影就差不多全被结尾毁了。从这几点改编来看,中国不管是文艺界还是舆论界,在传承革命精神方面都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鹿野:毛主席为何欣赏“恶棍”李逵?——兼评电影《误杀》

近日来,电影《误杀》热映,在事先没有多少宣发的情况之下,12天便获得了6亿的票房。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发生在泰国小镇的故事,穷苦民众李维杰的女儿平平,正在上中学,在学校组织的外出活动中被警察局长的儿子素察奸污并拍下裸照,因为局长夫妇的长期纵容以及局长下属的包庇,平平不敢报警,只能忍气吞声。然而,恶少素察并未就此止住恶行,不久之后再一次上门威胁和凌辱平平,平平和母亲均受到素察的暴力殴打。在争执过程中,为救母亲,平平失手误杀了素察。不久,外出的李维杰回到家中,了解到真相后,作为一家之主和孩子父亲的他决定帮助家人掩盖罪行,与局长夫妇以及他们手下的恶警斗智斗勇。

在这部电影热映期间,几乎没有人同情被误杀的素察,反倒是平平一家饱受同情。尤其是平平的母亲在和局长夫人(同时也是一位为破案不择手段的狠毒的女警长)对峙时,喊出的一句“有的孩子是孩子,有的孩子就是个禽兽”,得到了观众们广泛的共鸣。笔者觉得,应该借此时机,简单谈谈近年来毛主席受到的一个诬陷。

一、对李逵的两种不同态度

众所周知,毛泽东主席在点评《水浒传》当中,谈及最多的人物就是李逵,而且对李逵采取的是一种颇为欣赏的态度。比较典型的谈话有:

1938年4月,毛泽东在延安向抗日军政大学毕业学员讲话时指出:“当学生,不一定非在学校不可。李逵没上过学校,但他很勇敢!”(夏明星 徐礼田 《毛泽东与抗日军政大学》 党史纵横 2003年第5期)

1953年,毛泽东在武汉与李达谈话时,把李逵和鲁迅相提并论:“你是黑旋风李逵,你比他还厉害,他只有两板斧,你有三板斧。你既有李逵之大忠、大义、大勇,还比他多一个大智。你从‘五四’时期,直到全国解放,都是理论界的‘黑旋风’,胡适、梁启超、张东荪、江亢虎这些‘大人物’都挨过你的‘板斧’,你在理论界跟鲁迅是一样的。”(《毛泽东人际交往实录》第159-160页)

1959年8月2日,在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上,毛泽东诙谐地说:“李逵是我们路线的人,李逵、武松、鲁智深,这3个人我看可进共产党,没人推荐,我来介绍。”从毛泽东点评水浒人物来看,他喜欢富有血性、嫉恶如仇、敢作敢当的人,而共产党员应该是这样的人。(毛泽东最喜爱《水浒》中的哪些人物?--浙江频道--人民网

http://zj.people.com.cn/GB/187006/187006/15458789.html)

1975年8月14日,毛泽东与北京大学中文系讲师芦荻的讲话时,又表示:“这支农民起义队伍的领袖不好,投降。李逵、吴用、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是好的,不愿意投降。”(逄先知主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第603页)

然而近年来,不少学者又把著名汉奸周作人的观点翻了出来,认为李逵是一个嗜血的恶棍,特别是杀死小衙内的这件事不可饶恕,比如:

【我曾在关于李逵的那篇文章中说:“《水浒》虽然处处是刀光剑影,快意恩仇,几乎没有悲悯色彩,唯独那个年仅四岁‘生得端严美貌’的小衙内的死让人心痛。”我原来以为自《水浒》一书流传以来,这只是我一人之感受,近日偶翻周作人的文集《知堂乙酋文编》,突然看到周作人关于李逵杀小衙内的一段话,“李逵在林子里杀了小衙内,把他梳着双丫角的头劈作两半,这件事我是始终觉得不能饶恕的。”自己以为独到的感受,被别人几十年前就说出来了,虽然有些怅惘,但因为这人是知堂,怅惘中又不免掺杂着一丝得意。
黄波著,逞什么英雄 水浒的隐秘世界,东方出版社,2017.08,第130页】

既然李逵是个不可饶恕的恶棍,那么欣赏李逵的毛泽东主席是什么人,自然也就不问而知了。事实果真如此吗?

二、《水浒传》里的小衙内一家

当然不是。虽然说李逵斧劈小衙内有让朱仝上梁山在内的多重用意,但是《水浒传》里已经多处明示暗示了,小衙内一家都不是好人。

比如说,小衙内被杀,朱仝最多只是保护不力,但是不管是朱仝本人,还是吴用,都清楚知府夫妻根本不会详加调查这件事,而是会为了给儿子报仇雪恨,直接捉拿乃至杀害朱仝全家老小。这导致朱仝除了上梁山以外,根本已无路可走。后来发生的事实也和他们预料的一模一样,如果不是宋江事先安排把朱仝的家小接上梁山,他们全家一定会被杀:

【朱仝道:“如今做下这件事了,知府必然行移文书,去郓城县追捉,拿我家小,如之奈何?”吴学究道:“足下放心,此时多敢宋公明已都取宝眷在山上了。”朱仝方才有些放心。……却说沧州知府至晚不见朱仝抱小衙内回来,差人四散去寻了半夜,次日有人见杀死在林子里,报与知府知道。府尹听了大怒,亲自到林子里看了,痛哭不已,备办棺木烧化。次日升厅,便行移公文,诸处缉捕捉拿朱仝正身。郓城县已自申报朱仝妻子挈家在逃,不知去向,行开各州县出给赏钱捕获,不在话下。】

朱仝和吴用都不是神仙,为什么都能够轻而易举地预料出知府的反应呢?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沧州知府曾经多次因为一点儿小事杀人全家,受害者所犯的事儿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远不如朱仝对小衙内保护不力来得严重。所以他们根据过去的经验也可以断定,在小衙内死后,知府断然不会详查朱仝责任有多大,而是直接对其全家动手。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朱仝才会在不知道家人安全的时候想和李逵拼命。

在这样的一个环境当中长大,尽管年纪尚小,小衙内也已学会了仗势欺人,并且他的一些过分的举动还受到了其父(知府)的默许和纵容:

【那小衙内见了朱仝,径走过来,便要他抱,朱仝只得抱起小衙内在怀里。那小衙内双手扯住朱仝长髯,说道:“我只要这胡子抱。”知府道:“孩儿快放了手,休要啰唣。”小衙内又道:“我只要这胡子抱,和我去耍。”朱仝禀道:“小人抱衙内去府前闲走,耍一回了来。”知府道:“孩儿既是要你抱,你和他去耍一回了来。”】

想必大家都听说“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故事。在从小就受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伤”教育的古代,扯胡子比剃头更严重,是一种极大的羞辱与伤害。何况朱仝又是“美髯公”,胡子比性命更重要。而知府连这种事都只是象征性的制止了一下就听之任之,其他的事自然可想而知:试问,小衙内这个年龄,总不会不和其它孩子玩吧?其这种仗势欺人的“熊孩子”脾气,不可能不和其它孩子冲突吧?按知府对他的娇惯,他和其它孩子发生冲突时,结果会怎样呢?无非是“他伤害别的孩子无所谓,别的孩子伤到他不得了”……虽然这些情况书中没有详细写,但是我们从相关侧面描写也不难窥见一斑。

此外,父母动不动杀人全家,自己又从记事起就开始仗势欺人的小孩,长大了也大概率会变成如高衙内那样的“大衙内”,这是客观环境对人的影响。

三、对古典文艺及其代表人物的科学分析

当然,如果按现代的观念来看,单从这里来看,小衙内毕竟年纪太小,还没有做过什么大恶,罪不至死,李逵杀了如此一个小孩,在今天看来是有些残忍的。一直强调禁止对地主等剥削阶级乱打乱杀的共产党人,就更不会赞成“斧劈小衙内”了。

事实上,毛主席欣赏李逵也主要是肯定其嫉恶如仇,敢于斗争的精神,并不赞成其简单粗暴的方法:

【对于犯了错误的同志,采取团结——批评——团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是能够改变的。要有这个信心,不能改变的是很个别的。要努力,要有好心帮他们。批评的时候,对于错误的东西要无情,要摆事实,讲道理,不要学李逵那种比较粗的办法。有时候凶一点,也不要完全禁止,总的方向就是要摆事实,讲道理,辩论,……
《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130页。】

既然连“李逵那种比较粗的办法”都不能学,当然更不能学“斧劈小衙内”等做法了。

其实,《水浒传》里已经很明确的写了,李逵核心性格就是嫉恶如仇,双斧只是针对世间的罪恶。如果小衙内一家没干坏事,李逵绝不可能杀他,只不过,他自己的价值判断方法过于简单粗暴,对于可以采取“团结——批评——团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的对象——小衙内,也一板斧劈死了,这种“比较粗的办法”是作为古代农民起义中始终存在的一个共性问题,有其特殊时代背景和历史局限性。

此外,对于李逵而言,如果干坏事的是梁山好汉,他也绝对不会放过对方的。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李逵虽然愿意为宋江效死,但是当得知宋江(其实是假宋江)干出了强抢民女的坏事后,马上就翻脸了,甚至打算砍死宋江:

【李逵那里答应,睁圆怪眼,拔出大斧,先砍倒了杏黄旗,把“替天行道”四个字扯做粉碎,众人都吃一惊。宋江喝道:“黑厮又做甚么?”李逵拿了双斧,抢上堂来,径奔宋江。诗曰:
梁山泊里无奸佞,忠义堂前有诤臣。
留得李逵双斧在,世间直气尚能伸。】

这种不顾私情只看善恶的大无畏精神,尽管“比较粗笨”,并且存在严重的不足,但这并不妨碍肯定其嫉恶如仇,敢于斗争的主要方面;其不妥协和坚决斗争的精神难道不值得肯定吗?对于李逵身上这些严重的缺陷,我们也应当像毛主席那样采取“团结——批评——团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而不是像周作人那样采取“一棍子打死”的态度。周作人这种分析古典文艺及其代表人物的片面方法,实际上和李逵式的冲动、鲁莽、不加分析是一回事!

因此,即使按今天的标准,如果像周作人和某些学者那样只字不提知府作恶多端,小衙内从小仗势欺人,忽略李逵的不妥协和坚决斗争的精神,光拿“斧劈小衙内”来全盘否定李逵,眼光无疑也是极为短浅和片面的。只有像毛主席那样既结合历史环境充分肯定李逵的主要方面,同时又结合现实深刻地指出其历史局限性,才是科学的态度。

四、超越了民族界限的经典

全世界进步人士都肯定李逵敢于斗争,嫉恶如仇的主要方面。比如说,苏联80年代高尔基文学院编写的《世界文学史》当中,就认为李逵是《水浒传》当中最为杰出的人物:

【他身上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值得传颂的壮士的特点。李逵不仅愤愤然否认皇上的法律,而且把御旨撕成碎片,痛打了那些传旨的使者。李逵对轻信贪官污吏的皇上的仇恨还明显表现在皇上睡觉做梦的一个场面中。当李逵出现在好像被皇上毒死的起义者首领,宋江背后时,只见他双手各执一柄板斧扑向皇上,要为死去的大哥及其他众兄弟报仇(值得一提的是,这一令人难忘的反抗场面尽管不是真的,而是在梦境之中,但是在后来出版的一些《水浒传》中都被删去了)。
(俄罗斯)高尔基世界文学研究所编撰,世界文学史  第3卷  下,上海文艺出版社,2013.12,第981页】

要知道,这时已经是80年代戈尔巴乔夫上台前后了,可是当时的苏联文艺工作者还不敢像中国的周作人和当下某些学者那样以“斧劈小衙内”为理由否定李逵呢!

部分进步文艺工作者甚至干脆在一定程度上仿效“李逵斧劈小衙内”,创作了很多“有钱有势的孩子仗势欺人而被杀”的作品,当然也将相关罪行描述的更清楚了。

比如说,今年随着《哪吒魔童降世》的热映。一部日本动画《阿修罗》也被广泛提及。而这部动画最震撼人心的场景之一就是“阿修罗斧劈小衙内”:主人公阿修罗看见地主在灾荒年间把粮食都搜刮起来,年龄很小的地主儿子又向饿得奄奄一息的穷苦人家小孩扔石头时,便干脆利落的一斧子把地主儿子劈死了。而这部动画的原著漫画正是写于70年代初日本著名漫画家横山光辉的漫画版《水浒传》火遍全日的时候。

而电影《误杀》翻拍的印度原作《较量》,则是2013年喀拉拉邦马拉雅拉姆语电影的票房冠军。印度喀拉拉邦长期由共产党执政,马拉雅拉姆语电影也一向以宣传左翼革命思想闻名。印度原版也并没有迷奸的剧情,恶少只是在主人公女儿洗澡时偷拍了一下,就在恶少进行要挟时被主人公女儿误杀了。这也是属于“虽然顽劣但是罪不至死”的情况。

当然,这并不是说创作者们就完全肯定“斧劈小衙内”式的做法,只是说他们也认为,在相关作品描述的《水浒传》那种社会中,对富有反抗精神又有一定局限性的李逵式人物要有科学地分析,不能简单地一棍子打死。

五、对《误杀》改编的审视

由此观之,我们对比一下电影《误杀》和印度原作《较量》,就会发现其优点和缺点都很突出。较之印度原作,《误杀》有一个显著的优点,但是也有两个明显的缺憾。

其优点也就是大大强化了被杀者一家的罪行。印度原作当中,恶少仅仅是偷拍了主人公女儿的裸照进行要挟而被误杀。这在共产党长期执政、舆论界也普遍倾向左翼革命思想的印度喀拉拉邦,已经足以让普通老百姓对其反感透顶,但是在公知曾经长期猖獗的中国,恐怕还会有不少人同情。而在电影改编时改为了恶少素察奸污了主人公女儿并拍下裸照威胁,这种严重的罪行,相信即使是中国公知也很难为其辩护了。“有的孩子是孩子,有的孩子就是个禽兽”这句台词,更堪称点睛之笔,因为在现实当中,不管是印度还是泰国,有钱有势的恶少也的确有比印度原作更多的恶。不过另一方面,这种改编也反映了中国舆论环境存在着的严重问题。

其缺点之一是过多的宣扬西方多党竞选的作用。在印度原作当中根本没有提及竞选的作用,强调人民群众的抗议是自发的,警方也是迫于人民群众的压力才解除警察局长夫妻职务的。但是《误杀》却从头到尾一直强调警察局长的丈夫参加了市长竞选,警察局长最后被解职是迫于竞选对手的压力,群众抗议也是竞选对手操纵的。以致不少人看了电影以后认为,多党制可以有力的限制有钱有势人的罪行。这和原作《较量》表达的“西方资本主义多党制解决不了问题,只有人民群众自己起来斗争才是出路”这一主题显然是高下立判的。当然,电影当中对竞选对手也不是为伸张正义,只是想利用这一事件打击警察局长夫妇的描写还是可以的,只是未免有些太不痛不痒了。

不过,最大的缺点还是被诟病最多的主人公一家投案自首这个大结局。原作《较量》的结尾,主人公不管是面对妻子,还是面对警察局长夫妇,都坚定地表示自己保护家人反抗欺凌的做法“并没有做错什么”。这是底层人民敢于向恶势力斗争的声明和呐喊。甚至还特别写了警察局长夫妇因此臭名昭著,在印度混不下去以后才不得不移民美国,顺便黑了一把资本主义的老巢美国。电影《误杀》却来了个180度的转弯,与原作《较量》相比,电影《误杀》的结尾缺乏对社会正义的坚持,完全倒向了西方普世价值。尽管是群众抗议才实现了局长夫妇下台,主人公却为了满足局长夫妇“太爱儿子而无法平复心情,知道他死讯就会死心”的要求,而去认罪;完全不顾局长夫妇及其走狗们长期作恶使得百姓普遍反对和仇视他们,变成了强调“不管有钱有势的人怎么欺压穷苦人,穷苦人也应该遵守法律”,并试图用西方普世价值宣扬的抽象人性——所谓的“母爱”(实为溺爱),替代社会公平和正义。

如果不是随后还有一个大多数民众认为恶少素察该死的街头采访,这部电影就差不多全被结尾毁了。从这几点改编来看,中国不管是文艺界还是舆论界,在传承革命精神方面都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12/538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