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替“国联报告”洗地、邀功想表达什么?

鲁迅先生的《友邦惊诧论》不是专门抨击“国联报告”的,但是,文章对“友邦人士”的痛斥,句句都能打中“国联报告”的蛇七寸!这才是最应该有的,对“国联报告”的评语!窃以为,杨津涛先生,某公众号的一杆历史虚无主义作者,多多把这个文章诵读之,捧读之,牢记之,写出来的文章那就是有血有温度的啦!

【本文为作者长河红阳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撰文替“国联报告”洗地、邀功想表达什么?

一篇历史虚无主义文章,多次改头换面发布,意欲何为?

题目中提到的文章是《这份报告书,阻止了日本在国际上洗白“九一八事变”》,这个文章于2018年4月7日原创发布在某微信公众号上,其内容是在为80多年前,“九一八”后,当时国联“李顿调查团”的报告书洗地的。截图如下:

撰文替“国联报告”洗地、邀功想表达什么?

不过这个文章曾有另一个名称——《八十多年前那份国联报告,真偏袒日本了吗?》(2016年9月21日)https://view.news.qq.com/original/legacyintouch/d548.html。截图如下:

撰文替“国联报告”洗地、邀功想表达什么?

对照了一下两篇文章,文字上有些微小的改动,绝大部分内容还是一致的。同一篇文章,为什么要改题目?我们从题目中就能看的出一个指向:早先的题目:“八十多年前那份国联报告,真偏袒日本了吗?”,这里只有为“国联报告”喊冤叫屈的意思;但是,现在这个题目“这份报告书,阻止了日本在国际上洗白‘九一八事变’”,更有为“国联报告”邀功的意味了——人家把日本洗白“九一八”的阴谋都阻止了,对中国是有功劳的!看来,文章作者对这个“报告书”的认识又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啊!

而这一文章的主题内容,在2019年9月18日当天,又被引用到《廓清“九一八事变”发生与演变的真实脉络》等文章当中,作为替日本侵华和蒋介石不抵抗辩护的证据,这些问题文章被大量公众号转发:

撰文替“国联报告”洗地、邀功想表达什么?

一篇文章的题目改来改去,评价也愈来愈高,用意何在?

将不公说成“公正”,狡辩日本侵华有理

话说九一八之后,蒋记民国政府向国联递状子控诉日本侵略我国东北,国联准状,组织“国联远东调查团”去中国东北调查日寇侵略实情。此调查团自1932年1月下旬自欧洲出行,途经美国之后,没有直接到受害国中国实地调查日军侵略暴行,却先到日本,和日本军政要员拉拉扯扯好些时日,最后才翩翩而至受害的中国。

假如把“国联”比作一个出警的警察,以他的出警路线看,不先来受害一方做调查,不去案发现场展开调查,反而去加害者、军国主义大本营的日本那里作客,这个警察是严重失职的!那么他的侦讯报告是否可信,就要打上大大的问号了!这个“国联调查团”的调查一直持续到到当年的10月,历时半年有余,做出了一个“报告书”。这个“报告书”除去官话套话以外,就只表达了一个意思:承认日寇在东北有利益,认可日寇的侵略事实,同意日寇在东北有超然于中国政府之上的治理权。这个报告书的性质就是纵容日寇的侵略!所以我们有必要来看洗地文如何为那个“国联报告”洗地、邀功。

这个文章早先的版本中,有句导语,图上可见,其文曰:

【日本军政人士一致指责报告书,甚至称其是“对皇军的一种侮辱”。】

文章在颇费心思地引导读者呢!——看,“国联报告”被侵略者反对了,这个“国联报告”让日寇觉得疼了,很公正了啊!不过,我们从逻辑上去推,能让日寇觉着疼的事情,未必就是对中国有益的事情!因为如果是主持国联的西方列强要从日本侵占的东北分一杯羹呢?日本当然会疼,但是,对我中国有好处吗?这是从逻辑上看;从九一八之前的历史事实看,甲午战争之后,日本不是也强割我辽东吗?可是被俄、德、法三国联手压迫,不得已归还辽东,然而,却又讹诈了中国3000万两白银做它的受损补偿;俄国以“恩人”自居,胁迫清朝签订《中俄密约》;德国也以仗义好汉自居,强占胶州湾。“三国还辽”,固然日本愤怒、不甘,但是它没有“白跑一趟”,俄、德也取得了新的殖民利益,中国得到什么了?还不是一样的吃亏?所以啊,用一个日本感觉到了“侮辱”,是不可以给“国联报告书”贴公道的标签的!

接下来再看这个文章怎样为“国联报告”洗地:

【李顿调查团报告书有两重性。在法理层面,承认中国对东北的主权,否定日军的行动属于“自卫”,否定伪“满洲国”的合法性;在现实层面,不主张东北恢复“九一八”前原状,而建议设立一个有日本顾问参加的“自治政府”】

这个“国联报告”是不是公道,在一个爱国者看来,是起码要有承诺满足蒋记民国政府提出的要求的内容的:

【国联调停——制止日本进一步的侵略;日本撤兵;依据国联15、16条对日本制裁。】

但是,这个“国联报告”有这样的承诺吗?没有。所以,这个“国联报告”不仅是说不上公道的,而且还偏袒的非常阴险。

首先文章说:报告书有“两重性”,这个话说的就很滑头了:

有好的一面咱不能否认,总是认定日本是侵略了吧?仅仅是列强“在法理层面”,“承认中国对东北的主权,否定日军的行动属于‘自卫’,否定伪‘满洲国’的合法性”,洗地文作者就劝我们不能骂这个报告书不公道!完全忽略了“国联报告”更加要命的,是他们完全承认现实层面上的既成事实,即——日本人把东北所有的中国政权机关全部摧毁,中国人无法在那里行使主权。基于木已成舟,调查团亦完全认可了现在日本人在东北行使治理权,并以国联的名义在报告里声明不主张东北恢复九一八前原状。这就意味着,“国联”不仅不打算帮蒋记民国驱逐日本人、重建中国在那里的政权机构行使主权,而且也不支持中国自己去驱逐鞑虏,恢复东北九一八前原状”。甚至,国联还主张在东北建立一个“有日本顾问参加的自治政府”。这是哪门子的两重性?明明就是打着公正的旗号,帮日本按住中国,并让中国挨打不能还手,接受东北沦陷的事实罢了!

以上,就是洗地文的第一个“看点”。笔者实在佩服这样的文章写法,绝对的坏事情被写成好坏参半、不能一概而论的事,甚至是见仁见智的“好事”。

列强当年默许日本侵华,实际是为遏制共产主义的发展和传播

那么,为什么“国联报告”会那样坑害中国呢?发布的洗地文转述当年洋人们的“道理”,向现在的中国人解释:

【此外,报告书称日本出兵东北,不止是“此一邻国以武力侵犯彼一邻国边界之简单案件”,还是有“赤色危险”的复杂问题。报告书还认为,九一八之前,日本在东北拥有特殊利益,中国的反日行动损害了日本的利益。】

这个话里的“赤色危险”让人看的不甚明白,我现在把王绳祖《国际关系史》第5册的相关内容敲出来:

【政治上,英国对受到苏联支持的中国反帝民族革命怀有极大的恐惧和仇恨。英国虽然在1928年底正式承认了南京政府,但对蒋介石政府是否有能力镇压革命和平定军阀混战仍持怀疑态度。因此,让日本充当远东宪兵,利用日本反苏和镇压中国反帝运动的这种想法,是英国政府制定远东政策时的一个潜在因素。】

这就是所谓“赤色危险”之一,英国人认为有必要纵容日本的原因之一。英国人认为的“赤色危险”还有另一个方面:

【列强的制裁和对华贸易的损失以及在满洲利益的崩溃,这些因素结合起来可能导致日本的衰落并坠入到布尔什维主义中去。】

没有了东北的利润滋养,日本就会经济崩溃,底层就会造反,就会走向共产主义。所以,为了日本不成为另一个苏联,中国必须付出代价,必须把东北让日本管着,用中国东北的财富滋养日本。而民国政府向国联提出的申诉要求:依国联15、16条对日本进行制裁,是不可以的!“国联报告”这个逻辑,套用一句电影台词:

【日本是妖,不吃人心会死的。】

所以,必须让妖吃人心,必须让日本占领东北!如果不让日本吃你肉,喝你血,日本就会经济崩溃,底层就会造反,就会走向共产主义,你蒋介石就犯下了天下第一等弥天大罪!所以,蒋记民国必须要让日本占东北!

“国联报告”就这个意思。但不知这位杨津涛先生怎么就看出这个“国联报告”居然会“阻止了日本在国际上洗白‘九一八事变’”?不过,英国人也要一块遮羞布遮掩这样的无耻,洗地文接着转述“报告书”:

【同时,如果满洲失去日本的经常影响,就可能陷入中国本土最近20年来的那种混沌和无序的状态。】

有日本在,东北不会像关内一样,有各路军阀割据混战,日本么,也是中国的恩人嘛,能给中国东北当警察的呦!

这个洗地文章还引用了这份“报告”中的一句话:

【九一八之前,日本在东北拥有特殊利益,中国的反日行动损害了日本的利益】

这个“国联报告”能说出这个话,那就连遮羞布也不要了!中国的东北,怎那么成了日本人理所当然的利益之源?!中国人护卫自己财富的和平抵制行动居然是“损害日本利益”?!强盗逻辑!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无耻底线到底在哪里呢?

历史是曾经发生过的客观实在事件,这个不以任何人的情绪、立场而有改变,但是,后来读史做论者,却可以站在中国的国家利益立场上,预先有个立场态度,去看待、评说历史。在当今的红色中国,这个写文章为“国联报告”洗地的仁兄杨津涛、以及发布这个文章的各个平台和公众号,你们对英国人的这个勾当持什么立场呢?应该旗帜鲜明的表述出来嘛,别含含糊糊让人起疑心!

洗地文的底色是反共仇共,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必须洗白列强和日本的恶行!

文章又转述“报告”的语句,并为之洗地:

【报告书后2章是李顿等人向国联提出的解决意见。他们不主张东北恢复原状,而建议设立一个“自治政府”,包括“相当数额之外国顾问,其中日本人应占一重要比例”;中日军队全部撤出东北,改由两国宪警维护治安等。……这些建议,显然是基于中日在东北的既成事实,而做出的妥协(相较于因东北军之不抵抗,日本已在东北实现了全面控制这一既成事实,报告书实际上是在要求日本“吐出部分到嘴的肥肉”)。】

括号里的话,是洗地部分。

文章作者杨津涛认为:既然东北军不抵抗,坐视日军占领东北,对这木已成舟的局面,“国联报告”要成立“自治政府”的建议,是要从日本的嘴里掏出一部分肥肉,所以,国联这样的建议是个好事情啊。

国联的建议是不是能从日本嘴里掏出肥肉,有前提:列强在中国的军事力量能否镇住日本。是不是呢?当然不是,现实是当时的欧洲列强在中国的军事存在镇不住日本,而且欧洲列强也不愿在遥远的东方投入巨额战争资源,它们都清楚,对日本实际上是没什么办法的;能摆平日本的美国只愿意做壁上观,所以一时间谁都拿不下日本。在当时来讲,列强权势阶层之外的“圈外人”看透这一层的人极少,那么,“国联报告”想从日本嘴里掏肉,只能是外强中干的欧洲列强在用“诈金花”的法子吓唬日本。但是,日本吃那一套吗?这个法子充其量在纸面逻辑上看,是成立的。如果当时的人——如胡适那样的人写评论,是可以为此吹吹喇叭的;但是,我们现在的人能很容易的查考书籍,有“后见之明”,知道当年态势绝不可能。所以,现在的人对“国联报告”的提议,建立“自治政府”妄图从日本嘴里掏肉,只能蔑视一个词:胡扯!可是,洗地文,就在括号里写下了为“国联报告”洗地的话,这算怎么一回事?

再者,也是最要紧的,即使是东北军不战而逃,东北被日本独占,但是东北就没有抵抗力量了吗?还有中共的抗联!关内还有冯玉祥等人愿意组织抗日力量北上抗日。括号里的胡扯主张:多引进几个帝国主义国家进东北,对这些中国的抗日力量来讲绝不是好消息!这位写文章的杨先生,眼里有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狗咬狗相互牵制,但是就没有想想这些狗子万一都聚在了东北,对中国人自己的奋起反抗有什么负面作用!对中国人的抵抗,他提都不提!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括号里的意思:东北宁可分享给洋人,也不愿意乐见中国人自己抵抗日寇?这算不算一种另类的“宁赐友邦不予家奴”?!

“国联”的这个与日本狗咬狗的法子,类同于甲午战争之后的“三国还辽”,一个日本的侵略,变成了数个列强的瓜分。寄望于国联主持公道,可是中国依然是受害者,自己的权益依然不可能收回,这又像是巴黎和会上的光景,这个“国联报告”何其无耻!

洗地文接着洗地,既引用了几个名人名言为“国联报告”做正面的鼓吹;也引用几个名人的抨击者意见。我按着写作软件标定的字数计算了一下:为“国联报告”做正面鼓吹的文字,洗地文引用了390字符;抨击“国联报告”的文字,洗地文只引用了231个字符。难道洗地文要用洗地的声浪压制真实的批评?用这种压制手段,为“国联报告”洗地?可是按着常规,要想为“国联报告”洗地,要多多的征引负面抨击文字,并详加驳斥方可。可是,这个喊冤文章恰恰相反,对负面抨击的文字征引不多,而且对负面抨击的论点也没做任何驳斥,这怎么能为“国联报告”洗地呢?难道说,对“国联报告”的抨击文字有很多迷惑人的歪理邪说,能砸了作者为洋人们喊冤正名的场子?

正面鼓吹“国联报告”的文字,列举了蒋介石怎么说,胡适怎么讲,顾维钧如何说,汪精卫如何论,等等等等(文繁不引)。一句话,这个“国联报告”虽说不太圆满,总还“尚属公道”。我们说,引用名人名言做论据倒不是不可以,但是,须看这些名人是些什么样的人物,是不是坚决抗日者?历史证明,这几个人物都不是!除了顾维钧,都是给或明或暗的汉奸!就算是顾维钧,也是一个唯上是从的墙头草!他们能代表谁?他们对“国联报告”“尚属公道”的评说又能代表谁?能代表东北被日寇凌虐、杀戮、压榨的人民吗?能代表流亡关内的东北知识分子、学生吗?能代表背负不抵抗黑锅的东北军中下层官兵吗?

谴责这个“国联报告”的声音,洗地文也记录了几笔,也就是胡汉民、冯玉祥、李烈钧等人的言辞,胡汉民:

【几为自毁立场,而暴露其无维护正义,主持公道之能力】

冯玉祥、李烈钧:

【混淆真相,颠倒因果”,“挽救国难,在于积极抵抗,惟抵抗乃能表现民族求存之决心,惟决心乃能转移国际之视听,徒而求助国联,实为民族自杀”】

当然,还有一个“其他党派”的声音——《反对国联调查团报告书通电》:

【这是帝国主义向中国民众提出的瓜分中国的哀的美敦书,而卖国辱国的国民党及其政府却完全同意接受的!】

对于这些抨击、谴责、反对“国联报告”的声浪,洗地文评论到:

【对报告书持全盘否定意见者多为蒋介石的政敌】

这可真是一门“斗转星移”、“移花接木”的旷世武功!用一个“政敌”,把对列强的谴责声音化作了无谓的“政敌”间的“内斗”噪音。这,真是所谓的“内斗”吗?1933年5月下旬,冯玉祥与吉鸿昌、方振武在中共协助下,在察哈尔省组织“察绥抗日同盟军”举抗日大旗抗日,与日伪军激烈苦战后,连克康保、宝昌、沽源、多伦,给日伪势力以有力打击,这算是政争?党争?还是内斗?!再看下去,这支“察绥抗日同盟军”,向北进军有日寇迎头压上,这正是他们要打的敌人,他们无惧。但是在他们身后,却有国军在抄后路要围攻,这算“政敌”间的“内斗”吗?这支队伍最后什么结局?其中的主力中坚吉鸿昌将军什么结局?到底是谁在以国人为敌?是谁在挑起搞内斗?!谁刻意要做抗日力量的敌人?!此乃“奢谈抗日者杀无赦”!是民国政府对“国联报告”“尚属公道”的一个感恩回报!

洗地文,这个杨津涛,到底想说什么?

有意思的是,提到了一个“其他党派”,这是什么党派呢?从文章的注文里可知,中共;中共的谴责文章题目全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反对国联调查团报告书通电》。

我想问这位杨津涛先生:中共的名字不好提?不便提?还是不该提?亦或是不屑提?!如果你认为自己的大作是立场持正、于理无愧的史论文,为什么连中共二字都不写了呢?再者,中共发表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反对国联调查团报告书通电》,是历史文献,为什么不用全名?“国联报告”无耻,可以简略几个字替代,那么中共的历史文献为什么也要这样处理?为什么?看来,中共当年的立场,和你洗地文为无耻洋人的洗地、邀功做派大不同,所以你先生就要隐去中共的名号,这算什么样的一种文风呢?

再接下来,文章就写日本的激烈反应了,此一段不刷屏,因为上文我也说了:日本愤怒的事情,未必对中国有好处!这个屏不刷也罢!

再再接下来,就是作者所谓的“由于李顿调查团报告书的发表,日本在国际上所造的种种关于'九一八'的错误舆论流产”。然而,此一节的内容,却缺乏大量证据来证明,日本造了什么样的洗白侵略的谬论,而“国联报告”又是如何的击破这些谬论的。这些个证据根本没有,只有这么一句:

【由于李顿调查团报告书的发表,日本在国际上所造的种种关于“九一八”的错误舆论流产。】

这能说明什么?

日本为自己侵略行径张目、辩白的谬论是否流产,有个指标:西方列强的上层,承认中国东北还是中国的领土。似乎,这是不需要讨论的,因为,美国在九·一八之后,就有个不承认主义。但是,我们要清楚,美国政府的口头“不承认”说明不了问题,重要的是它的高层人物在内心是否也这样认为!

在美日开战不到一年的时候——1942年8月3日——中途岛海战之后,美国在初步挽回了太平洋战场上的颓势之后,美国总统罗斯福的行政助理居里用一种比较“委婉”的话,向蒋介石表达了美国政界权力核心对中国东北做出的战后安排:

【华盛顿部分人之印象已不将中国东北认系中国的一部分,应作为战后日俄之间的缓冲国。(黄仁宇《从大历史的角度读蒋介石日记》,转引自张文木《全球视野中的中国国家安全战略.上卷》2008年版163页)】

居里的话固然是说“华盛顿部分人之印象”,但是,从这位总统助理口中说出来的这“部分人”可不是一般二般的等闲人,而是权势高层里的“大家伙”,否则,居里不会用“委婉”的语调向蒋介石“报丧”!

可见,日寇对东北的侵略,已经在国际上造成了极恶劣的负面效应,如果“国联报告”真的阻止了日本,哪会有这样的恶劣影响?况且,“国联报告”中,关于“自治政府”中,日本人应占有相当比例的设想,本身就把中国切割于中国之外了!而国民政府首脑蒋介石居然认为“尚属公道”,那么,为什么列强不能认为,东北已经被蒋介石放弃了呢?西方列强向来不相信什么曲直是非的道理,它们崇信的是:大炮即公理、公理永远在大炮射程之内。国民政府不组织猛烈的、有效的反击,不进行长期持久的抵抗,那么,这些列强理所当然的就认为这块中国的土地已经被民国政府放弃了!

小结:

“国联报告”真阻止了日本在国际上洗白“九一八事变”?荒谬至极的谣言!

一个小小的尾巴:日寇侵占东北,蒋介石坐视东北沦丧,东北最后剩下了中共领导的抗联苦撑,直至力不能支,为中国保持着不屈的硬骨尊严;日寇最后崩溃,蒋介石却以中国领袖的身份,出兵东北,厚着脸皮要争夺中共洒下热血的东北……窃以为,这算不算一种另类的“宁赐友邦不予家奴”???

意犹未尽,再说几句。对“国联报告”有力的抨击,除了中共的文献《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反对国联调查团报告书通电》之外,最有力的抨击就是鲁迅先生的《友邦惊诧论》,这个,我不嫌麻烦全文刷屏:

【只要略有知觉的人就都知道:这回学生的请愿,是因为日本占据了辽吉,南京政府束手无策,单会去哀求国联,而国联却正和日本是一伙。读书呀,读书呀,不错,学生是应该读书的,但一面也要大人老爷们不至于葬送土地,这才能够安心读书。报上不是说过,东北大学逃散,冯庸大学逃散,日本兵看见学生模样的就枪毙吗?放下书包来请愿,真是已经可怜之至。不道国民党政府却在十二月十八日通电各地军政当局文里,又加上他们“捣毁机关,阻断交通,殴伤中委,拦劫汽车,攒击路人及公务人员,私逮刑讯,社会秩序,悉被破坏”的罪名,而且指出结果,说是“友邦人士,莫名惊诧,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了!
好个“友邦人士”!日本帝国主义的兵队强占了辽吉,炮轰机关,他们不惊诧;阻断铁路,追炸客车,捕禁官吏,枪毙人民,他们不惊诧。中国国民党治下的连年内战,空前水灾,卖儿救穷,砍头示众,秘密杀戮,电刑逼供,他们也不惊诧。在学生的请愿中有一点纷扰,他们就惊诧了!
好个国民党政府的“友邦人士”!是些什么东西!即使所举的罪状是真的罢,但这些事情,是无论哪一个“友邦”也都有的,他们的维持他们的“秩序”的监狱,就撕掉了他们的“文明”的面具。摆什么“惊诧”的臭脸孔呢?
可是“友邦人士”一惊诧,我们的国府就怕了,“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了,好像失了东三省,党国倒愈像一个国,失了东三省谁也不响,党国倒愈像一个国,失了东三省只有几个学生上几篇“呈文”,党国倒愈像一个国,可以博得“友邦人士”的夸奖,永远“国”下去一样。
几句电文,说得明白极了:怎样的党国,怎样的“友邦”。“友邦”要我们人民身受宰割,寂然无声,略有“越轨”,便加屠戮;党国是要我们遵从这“友邦人士”的希望,否则,他就要“通电各地军政当局”,“即予紧急处置,不得于事后借口无法劝阻,敷衍塞责”了!
因为“友邦人士”是知道的:日兵“无法劝阻”,学生们怎会“无法劝阻”?每月一千八百万的军费,四百万的政费,作什么用的呀,“军政当局”呀?
写此文后刚一天,就见二十一日《申报》登载南京专电云:“考试院部员张以宽,盛传前日为学生架去重伤。兹据张自述,当时因车夫误会,为群众引至中大,旋出校回寓,并无受伤之事。至行政院某秘书被拉到中大,亦当时出来,更无失踪之事。”而“教育消息”栏内,又记本埠一小部分学校赴京请愿学生死伤的确数,则云:“中公死二人,伤三十人,复旦伤二人,复旦附中伤十人,东亚失踪一人(系女性),上中失踪一人,伤三人,文生氏死一人,伤五人……”可见学生并未如国府通电所说,将“社会秩序,破坏无余”,而国府则不但依然能够镇压,而且依然能够诬陷,杀戮。“友邦人士”,从此可以不必“惊诧莫名”,只请放心来瓜分就是了。】

这篇文章不是专门抨击“国联报告”的,但是,文章对“友邦人士”的痛斥,句句都能打中“国联报告”的蛇七寸!这才是最应该有的,对“国联报告”的评语!窃以为,杨津涛先生,某公众号的一杆历史虚无主义作者,多多把这个文章诵读之,捧读之,牢记之,写出来的文章那就是有血有温度的啦!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1912/538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