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0年的导师与凯申

1920年代初的上海金融市场是一个极端不稳定的屠宰场都是虚假繁荣,股灾是早晚的事,如击鼓传花一般,看到谁手里爆炸,不幸的是这颗雷在介石手里爆了。这次股灾让凯申同学一下子从富翁变成了负翁,不但老本赔的精光,还欠了一屁股债,不得不找上海青帮大佬和事,在上海是混不下去了,不得已而为之跑为上策。由此也可以看出,我们的凯申天然都有能力逃跑,在后来的抗日战争逃跑,一直到解放战争逃跑到那个小岛上靠着出卖国家利益来换取美帝的保护,至今仍是一块顽疾。

岁月如酒,醉过才知梦醒;人生如茶,品过才知浓淡;生命如途,走过才知深浅。

转眼之间,时间就整整过去了100年,我们来到了2020年这个伟大的新时代,但是仰望未来,我们必须脚踏实地,而不能虚无缥缈,空谈假大空。如何脚踏实地,那我们就还是老办法,回望历史,以史织今。

让我们先回到1920年,看看那时候的中国大地。

1920年,中国的北方地区大旱,严重的灾情遍及冀、晋、鲁、豫等五省,逾三百个县受灾;数千万人因此次大旱沦为灾民,相关统计资料显示,灾区伤亡人口已逾五十万。中外各界人士纷纷参与赈灾活动。因为当权者的腐败、战乱频发等原因,当时的统治者们在组织救济方面,常常效果不佳。这个时期,民间的慈善团体有少量一部分;能暂时的局部稍微缓解下当时政府部门的低效、失职。但是这根本不能解决主要问题,大量的饥民存在,饿殍满地,更加加重了社会矛盾。再加上帝国主义在中国进行大肆盘剥,一些民族工商业也是步履维艰,整个中华大地就是一个西方世界重新寻找到的一块类似于美洲大陆的肥肉,中国人在西方帝国主义列强的枪炮之下,已经失去了基本的自由。

物极必反,大道轮回,在这种严酷的生存环境之下,有着5000年文明历史,发生过无数次战争的中华大地上,帝国主义列强及其走狗们也激发了勤劳勇敢的中国人的聪明才智与根植于基因里面的尚武精神,开始了中华民族的重新崛起的伟大历程。

还是我们熟悉的方式,最伟大的崛起历程,自然是从导师开始。

1920年,导师身处北京,正忙于驱逐湖南军阀张敬尧的运动。张敬尧是皖系军阀,1918年3月就任湖南督军,主政期间,作恶多端,民怨沸腾。导师与湖南驱张代表团在北京进行了7次请愿活动,终于获得成功,张敬尧被赶出湖南。

在领导驱张运动的过程中,导师一直在思考改造湖南和改造中国的问题。此时的导师,对改良主义、空想社会主义抱有很大的热情。导师甚至设想,自己邀上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租一所房子,办一所自修大学,在里面“实行共产的生活”。

关于导师这一时期的想法,他在《湘江评论》的《创刊宣言》中表达的很清楚,他说:

【“主张群众联合,向强权者做持续的‘忠告运动’,实行‘呼声革命’——面包的呼声,自由的呼声,平等的呼声——‘无血革命’。”】

在延安的时候,导师曾对斯诺说:在那个时候,我的思想是自由主义、民主改良主义、空想社会主义等观念的大杂烩。我对“十九世纪的民主”、乌托邦主义和旧式的自由主义,抱有一些模糊的热情,但是我是明确地反对军阀和反对帝国主义的。

就在导师尝试用改良的方法改造湖南、改造中国的时候,中华大地上的共产主义运动正在萌芽。早在1920年3月,李大钊就在北京大学组织了马克思学说研究会,这是中国最早成立的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团体。5月,陈独秀在上海发起马克思主义研究会;8月,上海党的早期组织在老渔阳里2号成立,陈独秀任书记。在上海成立的党的早期组织,实际上起到了中国共产党发起组的作用,是各地共产主义者进行建党活动的联络中心,为后来建立全国统一的共产党奠定了基础。

就在党的早期组织创建过程中,导师开始与中国早期的马克思主义者有了联系,逐步加深了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1920年初,导师在北京与李大钊、邓中夏等接触较多,还和李大钊多次讨论了赴俄留学之事。导师1949年在西柏坡这样讲到李大钊:“在他的帮助下,我才成为一个马列主义者。”此后,导师很注意报刊上发表的介绍马克思主义的文章。虽然思想上开始有了转变,但他此时的关注点还在改良的问题上。5月,导师来到上海,和彭璜等人在民厚南里租了几间房子,成立上海工读互助团,大家一起做工,一起读书,有饭同吃,有衣同穿,可以说,实现了他办“自修大学”的设想。

导师在上海的这一段时间,他多次到老渔阳里2号拜访陈独秀,两人讨论了马克思主义和湖南改造等问题,这是他思想发生重大转变的时期。导师后来回忆:在上海,

【“和陈独秀讨论我读过的马克思主义书籍。陈独秀谈他自己信仰的那些话,在我一生中可能是关键性的那个时期,对我产生了深刻的印象。”“他对我的影响也许超过其他任何人。”“我一旦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对历史的正确解释以后,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就没有动摇过……到了1920年夏天,在理论上,而且在某种程度的行动上,我已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而且从此我也认为自己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

南市半淞园原是私家花园,名字取杜甫诗句“剪取吴淞半江水”。1920年5月8日,导师召集留在上海和准备去法国勤工俭学的新民学会会员,在半淞园路480号内聚会,欢送部分新民学会会员赴法勤工俭学,参加这次会议的有旅沪新民学会会员彭璜、萧三、李思安等12人。会议规定了学会的作风和吸收会员的条件等,正如《新民学会会务报告》中所说:“这日的送别会,完全变成了一个讨论会了。”这次讨论对学会的健全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5月11日,导师到洋泾浜码头,送别了萧子章等6名新民学会会友。

1920年的导师与凯申

1920年5月8日,导师等新民学会会员在上海半淞园聚会,欢送次日赴法勤工俭学的会员。

正是在哈同路民厚南里29号居住的这一段时间,导师最终择定人生之路,完成了由激进民主主义者向马克思主义者的转变。

今天的中央档案馆保存着一份珍贵的历史文物——导师亲自填写的中共八大代表登记表。在登记表的“入党时间”一栏,上面写的是1920年。在入党之后,导师由此此志不渝,历尽千辛万险,百折不挠,终于在1949年在北京庄严的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

1920年的导师与凯申

1920年导师寓所旧址今照

1920年的导师与凯申

寓所楼上导师的卧室

要是说导师,那就不能不提站在对立面映衬导师一生的一个对手——常凯申,这个代表着旧势力和西方帝国主义列强代理人并对中国近代史产生了巨大影响的反面人物,我们看看他在1920年的轨迹。

凯申从日本回国之后,一直跟着上海都督陈其美混,陈其美是其带头大哥,然而时运不济,陈其美被袁世凯设计暗杀,并抛尸大街中央,无人敢去收尸。因为知遇之恩,凯申也够义气,跑到大街上抱着大哥的尸体痛哭一场后为其安葬。这也是年轻时候的凯申有一些侠士之风。然而格局所限,凯申作为日后主宰中华大地的政治家,却从这时候就展现出与导师的巨大差距。

上海,当时是冒险家的乐园,战场,商场,情场,赌场,各种冒险方法都能够在这里崭露头角,赢得一席自我生存之地。凯申在追随中山先生的时候,是心怀天下还是为了自己出人头地?这就是他当下的做出的各种选择的根本出发点,在那时候出于各种纠结,凯申经常滞留于上海。

活着的凯申因为失去了陈其美这个靠山,生活来源成了问题,他需要钱,于是同虞洽卿,张静江等一起,一纸契约,在1920年12月15日他们成立了“恒泰号”上海证券交易所。这个时候的凯申投资的钱还是张静江垫付的。

上海证券交易所风潮开始之后,半年就盈利了50万银元。这正像马克思老爷子所说:

【“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人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人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死的危险。”】

时来运转,郁郁不得志的凯申却刚好赶上了上海证券市场的投机风潮。面对这种爆炸级别的利润,上海掀起了疯狂的投机风。各种的证券交易所、面粉交易所、杂粮交易所、油饼交易所都成立了。到了1921年10月,上海已经有交易所140多家,定额资本达到一亿八千万银元。在这次上海投机风中,凯申和张静江、戴季陶等国民党大佬都参与了进来。在此期间他出资参与了利源、茂新、桓泰、鼎新、新丰五家经纪人事务所的运营。

在这次股市大投机中,常凯申们利用市场信息的不对称性疯狂投机靠吃这些虚长的泡沫,极速的攫取暴利。靠着投机的风生水起,凯申和戴季陶们一下发了大财,在上海滩享受上了暴发户的美好生活,想买啥就买啥。比如把儿子蒋经国送进了上海的非常贵的贵族小学。再者,兜里塞满钞票,在名利场混的青年委员长,少年得意之下,胡吃海嫖的紧。

而且,炒股挣了大钱的凯申,脾气也见长。在上海操盘期间,孙中山准备讨伐桂系军阀,急缺人手,曾在1921年初多次召唤凯申去广州助其作战,凯申的证券事业正是在上升时期,有点不爱去,在孙中山的反复催促下才磨磨蹭蹭的去了广州。到了广州,介石发现自己还是没什么地位,不仅在孙中山那里说不上什么话,而且还和广东军阀陈炯明发生了矛盾。已经在上海无比风光的凯申哪受得了这个气啊,真是娘希匹,凯申一赌气,自己背包回江南了,接着炒股。在此期间,孙中山多次派说客劝他回广州,介石基本都是爱答不理的,根本不尿,心里想的是:老子现在有钱,不再受那鸟气了。

但是,1920年代初的上海金融市场是一个极端不稳定的屠宰场都是虚假繁荣,股灾是早晚的事,如击鼓传花一般,看到谁手里爆炸,不幸的是这颗雷在介石手里爆了。这次股灾让凯申同学一下子从富翁变成了负翁,不但老本赔的精光,还欠了一屁股债,不得不找上海青帮大佬和事,在上海是混不下去了,不得已而为之跑为上策。由此也可以看出,我们的凯申天然都有能力逃跑,在后来的抗日战争逃跑,一直到解放战争逃跑到那个小岛上靠着出卖国家利益来换取美帝的保护,至今仍是一块顽疾。

勉强还了债务的凯申,一下陷入了新的迷茫,上海肯定是找不到出路了。但是凯申命就是这么的好,正在发愁没有出路之时,孙中山正好被陈炯明政变赶出了广州,凯申闻讯立即由沪南下,在孙中山最危急的情况下保护了他的安全,保驾有功的凯申瞬间就成了孙中山的心腹红人,一下进入了国民党的核心政治圈。

由此,凯申脱下上海滩小开的西服,重新穿上军装,奔赴革命沙场,开始了轰轰烈烈的传奇人生。不过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凯申的这种人生转变,很大程度上是让股灾给逼的,逼上了革命之路……

正是这段经历,使得凯申和江浙财团、上海青帮集团的头目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也是凯申后来能得到这些财团的大力支持,也得到了上海这些帮会集团的势力,与凯申在这一时期的活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在那个风云变幻,前途未卜的时代。导师与凯申这两个近代影响世界格局的历史人物在当时的所作所为已经体现了他们两个人的政治立场和政治抱负,这也决定了很多人的命运,也最终决定了中华民族的未来。

这就是历史的选择。

当下的2020年,我们依然跟老对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帝国主义进行博弈,目前也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该如何选择?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民生文旅”,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毛泽东 蒋介石

原标题:1920年的导师与凯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