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与共:“强起来”为何能成为新中国和中华民族的“宿命”?

如果说,强起来,是新中国和中华民族的“宿命”。那么正是有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才有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伟大觉醒。这些年来,尤其是近一段时间以来,即便感觉迟钝的人们,恐怕也不能不深切感受到这一点。回到解放前,一直当“东亚病夫”,被人家分割吞噬、殖民欺凌,行不行?这不符合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生生不息、顽强奋斗的精神品格,老祖宗和“小祖宗”们都会不答应!纳入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走西方人的路,“像美国一样强大”,行不行?依然大行其道的丛林法则不允许,有切肤之痛的劳苦大众不答应。不行的,只能“走自己的路”、建设新中国!因为世界是“方”的。

【本文为作者常与共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常与共:“强起来”为何能成为新中国和中华民族的“宿命”?

刚刚过去的2019年,是新中国建国70周年。70年,在中华民族5000年的岁月痕迹中只是“一瞬间”,但是却具有光耀千古的重大价值,用古今中外第一流诗人的话说,是“唤起工农千百万”到“天翻地覆慨而慷”、是从“百年魔怪舞翩跹”走向“而今一扫新纪元”,是从“流遍了郊原血”到“六亿神州尽舜尧”。站在数九寒天的今天,回望过去,梳理时光,其历史的教益、岁月的精华值得每个人认真思索和汲取。

新中国让中国人“从此站起来”。教科书上有句话,“宁赠友邦不予家奴”,这句话现在在拼音输入法里只用打几个首字母,就能很流利输入,足见其已“经典化”。鲁迅先生的考证是,这是清朝满族大臣刚毅的话。刚毅是反对维新变法的顽固分子,当时常对人说:

【“我家之产业宁可赠与朋友,而必不畀诸家奴”。】

鲁迅先生认为,他所说的朋友,指英美日等帝国主义国家;家奴,指汉族人民。刚毅的话,其实是慈禧的意思,是近代以来一切腐败无能、丧权辱国、“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统治者的心灵史揭秘。1840年以来的109年间,中国人民和中华大地所遭受的一次次空前的悲怆、生命的凋零、抗争与奋进,却是一个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事实。

所以,“眼尖”的国内外学者都注意到了,人们熟知的“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并不是推翻“三座大山”以后,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喊”出来的,而是在开国大典之前,1949年9月21日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毛主席在开幕词中讲出来的,原话是“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这里,富有人民的和民族的双重含义,是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共产党人、中国人民革命实际相结合的实际产物,也恰是“为人民谋幸福”的初心写照。这一点,从新中国宣告诞生之后,当时包括台湾在内的海内外同胞、华人华侨在面对西方人、西方世界的第一感受中,就能体现出来。

同样,这些对新中国有越来越强烈认同感的中国人,也包括进入新中国怀抱下的“资本家”。这一点,有位今天依然在中国高热度的所谓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看得很清楚。新中国刚满六周岁、“幼儿园大班”毕业之际,这位哲学家和其终生伴侣西蒙娜•德•波伏瓦(也是今天在中国知识界高热的女性主义西方学者)一起在中国各地踏访了45天,其惊人的发现之一,就是中国的资本家是“幸福资本家”,因为他们被政府所保护,又能发挥其所长:“一个资本家被一个要‘消灭’他的社会过程本身所保留;一个资本家,在不妨害他发挥自己才能的同时,自愿地为将要消灭他的制度‘效劳”。事实证明,民营经济的春天由来已久、从未走远。

新中国让中国人民从此“聚起来”。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答案有很多很多种,作为历代共产党人艰苦卓绝、奋斗牺牲换来的最伟大的作品,新中国其实是中国人民最核心的凝聚力所在。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痛心疾首地喊出,“四万万中国人,一盘散沙而已”,但他终其一生也没有完成“聚沙成塔”的历史抱负,只能抱憾而去,他的所谓“民国”也被继任者一点点乔装打扮、改头换面成了“官国”、“蠹国”、“匪国”,而不会也不可能完成动员、组织、教育人民组织起来、自己解放自己、自己武装自己、自己成就自己的光辉伟业,这一任务,只能由中国共产党人来完成,只能在新中国的强大护佑下得以展开。《战狼》系列何以火?是“冷锋”成功塑造了中国人自己的个人主义的超级英雄吗?显然不是,这是站起来、站直了、站稳了的中国人民集体人格的投射。正像毛主席所指出的,

【“中国的命运一经操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的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

这才是奥妙所在!

遗憾的是,今天依然有一些存心不良或心智糊涂的人们,非要不远万里去拾别有用心者酸馊了的牙慧,把1927——1937说成是什么中国历史的“黄金时代”,用剪刀浆糊外加意识流的手法粉饰、追捧和赞美“民国”,甚至说北洋时代有多么美如画,其逻辑之悖谬与反常,让人本能地想到“何不食肉糜乎”的那位据说后天智力损伤的晋惠帝,其话语风格与当时就站在最广大普通中国人特别是广大农民和一切受剥削、受压迫者对立面的“大人先生”们,毫无二致,实在让人感到匪夷所思。按照这种划分法,1931年当然也属于黄金一年了,这一年的末《十字街头》第二期上发表了一篇署名“明瑟”的文章《友邦惊诧论》,其中有这样的句子:

【“好个‘友邦人士’!日本帝国主义的兵队强占了辽吉,炮轰机关,他们不惊诧;阻断铁路,追炸客车,捕禁官吏,枪毙人民,他们不惊诧。中国国民党治下的连年内战,空前水灾,卖儿救穷,砍头示众,秘密杀戮,电刑逼供,他们也不惊诧。在学生的请愿中有一点纷扰,他们就惊诧了!”】

这才是这位“明瑟”先生也就是鲁迅眼中的“黄金时代”。

这一点,显然是把历史当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了。就拿广大乡村来说,正像北大学者韩毓海所指出的,通过美国作家韩丁的《翻身》和中国“山药蛋派”代表人物赵树理等人的作品,我们可以更加确证,自16世纪以来,除了利用那些基层的社会渣滓作为非正式的税官(胥吏)鱼肉乡里之外,中国国家根本就没有接近过村落,在这个意义上,16世纪以来的中国政府,实际上是建立在浮萍般无组织、无依靠的小农社会的沙洲之上,“国民党政府也不能例外”。要是民国那么美好,土地革命到解放战争的爆发、新中国的诞生“如何可能”呢?

这一点,恐怕连血统纯正的国民党人黄仁宇都看不下去,正是他在回忆录中这样反思,

【“毛泽东的成功归功于他打破了城乡之间的沟通障碍。他成功说服城市青年执行乡村改革计划,让受过教育的精英分子和文盲群众对话。他关于农村改造的讯息通过无线电发报机传达到中国各地,在最基层通过口耳相传进一步传播,从而形成了以20世纪的聪明机制对抗16世纪组织形式的最佳范例。当毛泽东的话语延伸到小村落时,被孤立在城市里的国民党绝对没有机会赢得中国。”】

作为一个严肃的学者,萨特则结合对新中国亲身考察经历,认真比较了中国革命与苏联革命之后,发现中国革命完成后的景象是全新的,

【“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社会安定局面,通货膨胀被制止,人们安居乐业。”】

这恐怕才是一个黄金时代该有的雏形。

直到今天,在老农民记忆中的红军,都是衣衫褴褛、腿细如杆,但人非常精神、纯粹而明媚,就像张富清老人一样,有着强大的基于信仰的精神气场,让人肃然起敬、望而生“畏”。这一点,与人们对新中国成立之初几十年里人民的精神状态的描述有高度的一致性,虽然可能出于为国为公为天下为子孙后代的考量,肚子都吃不饱或吃不太饱,物质上不丰裕,但是每个劳动者都干劲十足,社员们和工人们有几乎同样的真正的建设伟大祖国的积极性,每个行业都有属于自己的“歌”,而且都能唱响,成为时代的流行金曲,都始终保持着对于他人、集体和家国天下的责任与担当。这种集体的意识和自觉从哪里来?最根本的,是因为人们以主人公的身份、以主人翁的姿态,共同建设着一个属于自己的伟大的国家。而再也没有“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这样的天壤之别了。

新中国让中华民族从此“强起来”。新中国是中华民族真正的“精神家园”。这里的“家园”当然不是时间在先意义上的,而是逻辑在先意义上的。在世界民族之林中确立自己的位置,作出自己的贡献,没有一个强大的“祖国”,是不可能的。曾经在历史上叱咤风云的那些民族,哪一个是奠基于外无主权、风雨飘摇的国家机器之上呢?

只有强起来,才会“独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上世纪80年代中期,改革开放刚步入正轨,《参考消息》发表了一篇美国学者韩丁的文章,以平实凝练的笔调指出,

【“毛泽东的中国在残酷的外国经济封锁条件下白手起家,最终建立了一个有实力与西方跨国公司进行平等贸易的经济——只有在这个基础上,中国方能主动地在经济交往中争取到对中国有利的条件,参加国际经济贸易规则的制定,从而不至于像新中国成立前那样沦为西方的殖民地和债务奴隶。”】

其叙述逻辑,与《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某些合理成分若合符契。

而强起来,是新中国和中华民族的“宿命”。正是有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才有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伟大觉醒。萨特也从历史当事人的角度出发指出,

【“你们走向社会主义,这不仅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为了建立一种更人道和更公正的社会制度而努力;在中国,社会主义化是一个生死存亡的重要问题……中国必须或者灭亡,或者走向社会主义;它必须或者死亡,或者变成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

这些年来,尤其是近一段时间以来,即便感觉迟钝的人们,恐怕也不能不深切感受到这一点。回到解放前,一直当“东亚病夫”,被人家分割吞噬、殖民欺凌,行不行?这不符合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生生不息、顽强奋斗的精神品格,老祖宗和“小祖宗”们都会不答应!纳入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走西方人的路,“像美国一样强大”,行不行?依然大行其道的丛林法则不允许,有切肤之痛的劳苦大众不答应。不行的,只能“走自己的路”、建设新中国!因为世界是“方”的。

习近平同志指出,

【“70年砥砺奋进,我们的国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无论是在中华民族历史上,还是在世界历史上,这都是一部感天动地的奋斗史诗。”】

面对这部史诗,每个人都享有平等的解读权利,但前提是,我们必须从内心深处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并且用自己的双手和心血去呵护与捍卫这个“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2001/53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