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与共:革命领袖的“三生万物”

毛主席在他光辉的一生中从未停止奋斗。与天奋斗、与地奋斗、与人奋斗,没有私心因而也没有死敌地奋斗到生命尽头的最后一刻呼吸,还在惦念着“三木武夫”这样的世界大事。因而在他的精神遗产和革命武库中,关于两个“中间地带”、两个“第三世界”的系统性思想,才越发值得人们重新拜读领会。

【本文为作者常与共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常与共:革命领袖的“三生万物”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德经的这句话,几乎妇孺皆知,冠冕堂皇的“道学家”们以此寻章摘句、引经据典,也是“博”得了不少论文稿费和项目津贴的。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三生万物”则别开生面、亘古未有、感天动地,因而足以在劳苦大众心里生根开花、发芽结果、万世流传。

毛主席的“道”是什么?有人说是“为人民服务”,有人说是“民族解放、人民幸福”,还有人说是“民族复兴”,都不能说没有道理,但似乎都没有抓住最硬最硬的那个根本道理。我们以为,毛主席的“道”绝非玄之又玄、惟恍惟惚非要三万字长文才能说清的神秘学问,用流性话语说,天空飘来五个字,“消灭私有制”!说得再“清新”些,就是“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这个道,才是“天下大同”的大道,才是没有剥削、没有压迫,没有羊吃人、更没有人吃人的美好社会之光辉大道。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反帝反封建的使命,要打倒的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从新民主主义进入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官僚资本主义后边还拖着的那个尾巴——资产阶级的右翼就更加凸显出来。按毛主席的总结,三个改造,究其实质是两大改造:改造资产阶级、改造小资产阶级。这不是一分为三,显然还是“九九归一”、“一分为二”。

为了实现这个道,必须从“物不得其平则鸣”,或曰“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普世价值”出发。四周漆黑的井冈星火之中,他笃定“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对革命高潮必然到来的描述迄今激动人心:

【“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三十八年过去,重上井冈山,他提出“井冈山的革命精神不要丢了”,指出“现在比较提倡的是艰苦奋斗,得到重视的是支部建在连上,忽视的是士兵委员会”,强调“士兵委员会和支部建在连上一样意义深远”。

为了实现这个道,在血与火的教训中认识到“唤起工农千百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仅仅是第一步,土地革命、武装斗争、根据地建设的“三位一体”在宏观上构筑着集结的行伍,但至为重要的,是每一名战士始终“不忘本”的纪律性。“三大纪律”,从“行动听指挥,不拿群众一个红薯,打土豪要归公”到“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一切缴获要归公”,再到晚年不断强调这十一条中的三条“一切行动听指挥”、“说话和气”、“不打人不骂人”。正所谓“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所思、所指、所忧,时至今日,芸芸“众生”,君知否、能解否?

为了实现这个道,必须走出一国之界限,从普天下受苦人得解放的视野想问题,从天底下不平事、穷人的事都是“自己的事”的胸怀办事情。所以,毛主席在他光辉的一生中从未停止奋斗。与天奋斗、与地奋斗、与人奋斗,没有私心因而也没有死敌地奋斗到生命尽头的最后一刻呼吸,还在惦念着“三木武夫”这样的世界大事。因而在他的精神遗产和革命武库中,关于两个“中间地带”、两个“第三世界”的系统性思想,才越发值得人们重新拜读领会。

上世纪五十年代,他就指出,中东这个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地区,有两类矛盾和三种力量。这两类矛盾中,一类是帝国主义跟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一类是帝国主义跟被压迫民族之间的矛盾。而三种力量中,第一种是最大的帝国主义美国,第二种是二等帝国主义英、法,第三种就是被压迫民族。

上世纪六十年代,他强调,中间地带有两部分,一部分是指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广大经济落后的国家,一部分是指以欧洲为代表的帝国主义国家和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这两部分都反对美国的控制。

同时,美国现在(指1964年初——引者注)在两个“第三世界”都遇到抵抗。第一个“第三世界”是指亚、非、拉,第二个“第三世界”是指以西欧为主的一批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有些还是帝国主义的国家。

上世纪七十年代,他强调,美国、苏联是第一世界!“中间派”日本、欧洲、澳大利亚、加拿大是第二世界!亚洲除了日本、非洲、拉丁美洲都是第三世界!

按照庄子与时俱化的思维方式,这一路走来,配合以包括金门炮战、自卫反击、珍宝岛、南沙海战等在内的一系列捍卫主权、反抗霸权的正义之举,显示着国际风云中人民中国之正义力量的鲜明身份、共产主义的伟大品格。而在细节之处似乎稍有差异的论述中,与其说表达着今天已经成为一种表达套路的“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科学认知规律,不如说是在改造世界的人类进程中一个革命家对伟大时代精神若合符契的指引、福泽于今日的唤醒。

也正因此,德国学者卡尔·施米特在论述毛主席的游击战战略之世界意义时,并引用了《念奴娇·昆仑》中的词句:

【“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理解此作,离开毛主席本人在1958年底亲自注解的“主题思想是反对帝国主义,不是别的”,以及以“忘记了日本人民是不对的,这样英美日都涉及了”为由,从“一截留中国”改为“一截还东国”的诗人自道,离开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共产主义实践,而在那里别出心裁来一番化身为蛔虫的“索隐”,如非蟪蛄不知春秋、“夏虫不可语冰”的低级红,就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者们的“高级黑”。

正是这位施米特,深刻地读解出了毛主席关于战争与政治的高于其他一切经典作家的辩证法。下面的句子,有必要以着重号“加粗”呈现,以帮助我们这些自诩为毛主席思想和事业继承者的人们知其所以然。

对于从游击队方面思考问题的毛泽东而言,今天的和平只是一种实际的敌对关系的表现形式。即便在所谓冷战中,也仍然存在敌对关系。因此,冷战并非半战半和,而是实际的敌对关系以不同于公开暴力的另类手段进行的与事态相适应的活动。只有软骨头和幻想家才可能对此视而不见。

为了实现这个道,就要“植根于数千年未有之变局”之下,统治者不能照旧统治下去,人民群众也不能照旧生活下去的节骨眼上,以生命践行破坏吃人的旧世界、为人类求解放的真理,“破字当头、立在其中”。战胜拿枪的内外敌人,需要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和党的建设三个法宝,战胜不拿枪甚至“化身”“变脸”的敌人,更需要持续地不断地自下而上地文化革命、思想革命和技术革命,而不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歌舞升平、吹牛走马。共产主义道阻且长,但“英特耐雄纳尔一定要实现”这个真理,因为与亿万从西伯利亚到加利福尼亚,从波斯湾到胶州湾的千百万劳苦大众的心声与命运息息相关而颠扑不破,而在资产阶级消灭亦即阶级消亡之前一直保持进行状态。

毛主席和他同时代的亿万遍及亚非拉美欧的“毛主席的战士”们用一生去无悔追求过,并且已经在人类进步和解放的历史进程中写下最不可磨灭的一笔。对于一个封建时代的所谓“圣人”,其徒子徒孙以“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来吹捧,肉麻到了极致。按着胸口、指着良心说话,对毛主席这样一个全世界受压迫人民和受压迫民族的伟大领袖来说,用类似的造词法和历史假设法,并不能够给这位千古第一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共产主义事业伟大领袖、全世界受苦人的大救星的声誉带来丝毫增色。借用施米特的话说,这一点,也“只有软骨头和幻想家才可能对此视而不见”。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毛泽东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2001/54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