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虚无主义对红色资源的戕害:以“刘胡兰被黑”事件为例

“颜色革命”“和平演变”是西方敌对势力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战略,他们以经济、政治、思想和文化渗透为主要形式,从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内部入手,以达到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目的。美国历届政要对社会主义国家都一直奉行这一战略。苏东剧变后他们的主要矛头就转向了社会主义中国。在先后恶搞邱少云、雷锋、方志敏、黄继光、江姐、李大钊、狼牙山五壮士等英雄人物后,又编造刘胡兰死于老乡之手、称她精神有问题时,人们再次惊奇发现,历史是何其相似!

历史虚无主义对红色资源的戕害:以“刘胡兰被黑”事件为例

近年来,历史虚无主义对红色资源的戕害呈现出愈演愈烈的势头。一些历史虚无主义者打着“揭密”“真相”的旗号,给一些英雄画上另类嘴脸。“刘胡兰被黑”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当年那个为了保守党的秘密和保护乡亲们安全、以“怕死不当共产党员”的气魄英勇就义的刘胡兰遭到贬损和中伤。因此,我们不但要还原刘胡兰的英雄事迹及形象,更应看到历史虚无主义戕害红色资源的错误本质。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捍卫红色资源,需要长期努力。只有这样,才能让历史虚无主义者搞乱人心、动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根基的图谋破产。

一、毛泽东号召学习刘胡兰事迹

刘胡兰是近代民族民主革命中涌现出的英雄人物。1932年10月8日,出生在山西省文水县云周西村。14岁任村妇救会秘书,同年任五区妇救会干事,并被吸收为中共候补党员。1947年1月12日,阎锡山部队突然袭击云周西村,她因叛徒告密而被捕。在敌人威逼利诱面前,她毫不畏惧,视死如归,壮烈牺牲。时年不满15周岁。1947年3月25日,毛泽东得知刘胡兰的事迹时,提笔写下了“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并嘱咐任弼时要把刘胡兰的事迹告诉新华社播报,号召全国各解放区组织学习刘胡兰。新华社当即广播了刘胡兰的英雄事迹和毛泽东的题词,一个向刘胡兰学习的热潮在各解放区掀起。

历史虚无主义对红色资源的戕害:以“刘胡兰被黑”事件为例

1947年2月,战斗剧社剧作家魏风在《晋绥日报》上读到刘胡兰英勇就义的消息,便随部队来到云周西村采访,了解她的成长经历后,用三天三夜时间写出话剧《刘胡兰》,这部话剧进一步激发了战士们对敌人的阶级仇恨,获得极大成功。后来在战斗剧社调往第一野战军时,创作组又集体创作歌剧《刘胡兰》,贺龙也曾特别指示:

【“刘胡兰就是中国的卓娅,是了不起的英雄。战斗剧社要编好、演好刘胡兰。”】

历史虚无主义对红色资源的戕害:以“刘胡兰被黑”事件为例

刘胡兰的事迹在各部队和解放区引起巨大反响,她忠于革命、忠于党、忠于人民,慷慨赴死的无畏精神激起广大官兵的革命热情和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憎恨,尤其是歌剧《刘胡兰》在演出过程中,观众的哭声常常淹没了演员的声音,时有战士以假为真走上台要击毙演匪军的演员。战士们自发成立了“学习刘胡兰班”“为刘胡兰报仇小组”。在解放文水战斗中,突击队员们高喊:“为刘胡兰报仇!”英勇地摧毁了敌人的火力点,终于把红旗插上文水城头。彭德怀率一野部队举行宜川战役时,看过歌剧的部队英勇战斗,振奋士气,歼灭了大批敌军。随着剧团的演出,“刘胡兰”这个光辉的名字很快传遍整个解放区。

建国后,在国家建设的各条战线,刘胡兰精神成为感召人们创业奋斗、建设国家的强大动力。1964年,由山西省军区命名的“刘胡兰女民兵班”成立,她们以刘胡兰事迹为激励,不断强化自身军事技术训练,在全国性的射击比武和军事表演中几乎都是第一名,先后为120多个国家的来宾进行军事表演,受到党和国家、解放军总部、北京军区和省地县的表彰50多次,多次被评为“学雷锋先进集体”“精神文明建设标兵班”“军事训练先进班”,是全省民兵战线的一面旗帜。而太原矿山机器集团公司“刘胡兰小组”,无论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还是改革开放新时期为刘胡兰精神注入新活力。她们以刘胡兰精神相互激励,不断提高自身素质,创新技术,创造了辉煌业绩。

刘胡兰精神曾激励无数青年在战争年代获得一个个胜利,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攻克一个个难关,在改革开放的今天仍滋养着一代代新人。但近些年来,随着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泛滥,有些人打着“研究”“揭密”的幌子重新“解读”,却是大肆戕害红色资源。我们必须正本清源,还英雄真相。

二、历史虚无主义对刘胡兰的诋毁

早在2007年1月12日,北京某高校一位副教授发表了一篇《在武力胁迫下乡亲们颤抖着铡死了刘胡兰》博客文章,作者自称随中国教育电视台《翻阅日历》记者到刘胡兰家乡参访,

【“这次采访最令人震惊的是,老人们说,刘胡兰并非被国民党军铡死,而是用枪托击打强迫几名老乡去铡刘胡兰。乡亲们出于恐惧,颤抖着铡死了他们看着长大的小闺女。事后,有的老乡精神失常……在宣传刘胡兰时,完全剥除了这个事实。”】

此事一经爆出迅速扩散,到17日晚网上点击量超过20万。

1月19日,《解放军报》以《刘胡兰被老乡铡死说法纯属歪曲事实》为题,通过采访了当年目睹刘胡兰就义场面的仅剩的两名老人高二成和白天广,否定了上述不实之词。

随后,《太原晚报》记者耿长春、冯海查阅山西省档案馆的珍贵档案,通过杀害刘胡兰的凶手——阎锡山部军官张全宝伏法前的供词展开扎实调查,并采访相关专家及各方人士再现她英勇就义时的悲壮情景,证实她是被张全宝、徐德胜等杀害。2007年2月2日,以《珍贵档案再现刘胡兰就义壮举》登于该报,再次有力地反驳了诋毁刘胡兰的有关说法。

然而,到此为止事情远未结束。不久,网上又出了一篇《刘胡兰死亡真相:是悲剧而不是英雄!》,再次引起轩然大波。文章说,刘胡兰死因是她配合敌后武工队处死了村长石佩怀。此村长为省政府主席阎锡山的军队派粮派款递送情报。刘胡兰替共产党的武工队出力并最终走上杀人之路。刘胡兰的死,是两种她个人无法抵御的强大社会力量对她的利用、欺骗和无情的侵犯造成的。她并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她所坚信并为之献出生命的理想、事业,并没有她听到的那样伟大。她的英勇和坚强,不是为了一个崇高的人类普世的目的,也不能体现人类本质价值,而是为了部分人私利的执着;她的从容就义,不是为了更加崇高的自由和社会的进步,所以,这个少女的死是可悲的,而不是英雄式的。

后来,关于刘胡兰的谣言进一步泛滥。1946年10月,八路军连长王本固因病在文水县云周西疗养,刘胡兰被安排照顾,二人之间渐生感情。有网文说:

【“刘胡兰的好友金仙曾对王本固说:‘你俩很好,是不是谈一谈婚姻问题?’王本固回答:‘情况不许可,环境也不好,所以我不同意这样做。’”】

有人以此为据说刘胡兰是“红军连长的小三”“小婊子”,更有甚者称其勇敢行为是“精神有问题”等。

历史虚无主义对红色资源的戕害:以“刘胡兰被黑”事件为例

事实上,该网文内容在张俊山主编的《巾帼英豪刘胡兰》中有详细记述,但无论是说者无意还是听者有意,博文内容剥去一个重要事实,即王本固主要是考虑当时战争环境的险恶,而刘胡兰之所以同意则是因为她相信革命很快会胜利:

【“我现在年纪小,也不需要马上结婚,这是以后的事情。我想革命胜利是不会需要多长时间的。”】

而且这点得到了王本固本人的确认:1957年,在纪念刘胡兰牺牲10周年时,时任解放军中校的王本固,在山西人民广播电台发表了一篇有关刘胡兰的广播谈话,后刊登在《山西日报》上。所谓的“小三”之说纯属无稽之谈,是居心不良恶毒攻击之举。

刘胡兰被黑事件是近年来我国思想理论界历史虚无主义盛行的结果,消解英雄、戕害红色资源是其主要特征。这类事件背后折射出的历史虚无主义本质值得我们警惕。

三、对历史虚无主义戕害红色资源的客观分析

历史虚无主义滥觞于19、20世纪之交的西方,尼采曾把否定历史传统和道德原则的现象统称为虚无主义。它大体可分为两类三种,一类是显性直接的历史虚无主义,有两种表现:一是罔顾实际的历史进程,抽象地假设、推演乃至否定和歪曲历史事实;二是借助反讽性和戏谑性解释,恶搞、贬损和诋毁已有定论的正面历史人物和崇高历史事件及其意义,或彰显反面人物的“人性”以图为之翻案。另一类是隐性历史虚无主义,它借助精心挑选或“发现”部分碎片化的历史事实,或通过对整体历史无限细分,来实现对民族史或世界史中宏大问题的解构或重构,结果呈现一种伪造的“历史”。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历史虚无主义对红色资源的戕害是建立在背离实事求是原则的基础上。它对待历史资料的最大特点是选择性,即对历史资料有所“虚无”,有所不“虚无”——凡是符合自己观点的材料就予以保留,不符合的就“虚无”掉。以史实为依据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是历史研究的根本原则和根本方法。而在“刘胡兰被黑”中那些别有用心之人全无实事求是之意,有的只是哗众取宠之心,不尊重历史事实片面引用史料,根据自己的政治诉求和主观臆断任意打扮历史、假设历史,胡乱改变近代史上关于刘胡兰的传统形象,以貌似“客观公正”的面目出现,按照所谓“人性论”的说法,以“好人不好”“坏人不坏”的模式,以反对“脸谱化”为幌子,肆意糟蹋和歪曲历史,完全背离了科学研究中实事求是的根本原则,显然是完全错误的。同时,这种历史观也是对历史研究中阶级分析法的直接否定。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说:“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毛泽东则说:“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暴力革命是解决阶级矛盾和冲突的直接手段。刘胡兰为了工农阶级的自由和解放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可《刘胡兰死亡真相:是悲剧而不是英雄!》的作者,却用常规社会的法律来分析革命风暴中的刘胡兰,肯定地主和买办资产阶级剥削和统治人民的自由,否定了人民群众反抗统治阶级,争取自身解放的自由,完全否定了中共为进行革命的合理性和正义性。

按照主观需要随意取舍资料及对阶级分析法的背离,都反映了历史虚无主义的唯心史观本质。正如列宁所说:

【“在社会现象方面,没有哪种方法比胡乱抽出一些个别事实和玩弄实例更普遍、更站不住脚的了。挑选任何例子是毫不费劲的,但这没有任何意义,或者有纯粹消极的意义,因为问题完全在于,每一个别情况都有其具体的历史环境。如果从事实的整体上、从它们的联系中去掌握事实,那么,事实不仅是‘顽强的东西’,而且是绝对确凿的证据。如果不是从整体上、不是从联系中去掌握事实,如果事实是零碎的和随意挑出来的,那么,它们就只能是一种儿戏,或者连儿戏都不如。”】

其次,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对红色资源的戕害已超出学术领域,它有着明确的政治诉求——把中国纳入西方资本主义体系之中。改革开放以来相继出现了各种危害社会的错误思潮,如新自由主义思潮、民主社会主义思潮、普世价值观等等,虽然他们主张各异,表现形式不同,却有着共同的政治诉求,主要表现在:反对四项基本原则这一立国之本,力图扭转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发展方向,把中国纳入到西方资本主义体系中去。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以它自身的特点来表达这一政治诉求。《刘胡兰死亡真相:是悲剧而不是英雄!》称刘胡兰“并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她所坚信并为之献出生命的理想、事业,并没有她所看到或是听到那样伟大”。并断言“英雄是能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是具有较为恒定的内涵和普适的价值的”,而她的“英勇和坚强,不是为了一个崇高的人类普适的目的,也不能体现人类本质的价值”,因此,她的死也就变成了“可悲的,而不是英雄式的”。而另一位学者针对毛泽东为刘胡兰的题词发出“无数的‘光荣’,成就了谁的‘伟大’?”的疑问,更是赤裸裸地对党及其领导的中国革命的否定。最终是为了否定社会主义道路,否定今天的现实。正如邓小平曾经说过的那样:“他们想要走另一条道路”,习近平也不止一次指出,“历史虚无主义以所谓‘重新评价’为名,歪曲近现代中国革命历史、党的历史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其要害“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具有明确的政治诉求。

再次,历史虚无主义对红色资源的戕害迎合了敌对势力西化、分化我国的战略企图。“颜色革命”“和平演变”是西方敌对势力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战略,他们以经济、政治、思想和文化渗透为主要形式,从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内部入手,以达到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目的。美国历届政要对社会主义国家都一直奉行这一战略。苏东剧变后他们的主要矛头就转向了社会主义中国。在先后恶搞邱少云、雷锋、方志敏、黄继光、江姐、李大钊、狼牙山五壮士等英雄人物后,又编造刘胡兰死于老乡之手、称她精神有问题时,人们再次惊奇发现,历史是何其相似!

“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历史虚无主义对红色资源的戕害、对刘胡兰的诋毁,必须引起我们的重视。“没有英雄的国家是悲哀的,有了英雄而不加以尊重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红色资源是我们的宝贵财富,是我们砥砺前行的精神动力,捍卫红色资源、捍卫英雄,不是杞人忧天,尤其是在当前,一方面,“东弱西强的国际格局将会持续相当长一个历史时期,西方反共势力的渗透活动一刻也不会停止,而且国内也还存在着产生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社会基础和思想基础。”另一方面,新媒体的发展、信息传播的速度加快及成本变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传播内容分散、传播形式隐蔽,常常使人们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影响,因此,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捍卫红色资源是一个长期的任务。我们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击历史虚无主义,坚持巩固壮大主流思想舆论,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激发全社会团结奋进的强大力量。只有这样才能让历史虚无主义者搞乱人心、动摇社会主义中国的立国之本和强国之路的图谋破产。

【本文原载《党史文汇》2017年07期,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斗争】历史虚无主义对红色资源的戕害:以刘胡兰被黑事件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