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过春节(4):1964年

2016年6月,爱新觉罗·载涛之子爱新觉罗·溥仕在全国政协主办的杂志《纵横》上发表了《爱新觉罗·载涛:从“贝勒爷”到全国政协委员》一文。文中写道:“1957年,父亲又出任北京市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副主任,作为满族中德高望重的前辈,遍访郊区县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宣讲民族政策,检查有关民族工作情况。所到之处,均受到群众欢迎。听到大家都尊称他为‘载老’时,他感慨万千。‘七爷’‘贝勒爷’‘老载’‘载老’,这四个称谓,反映了时代的巨大变化,更令父亲感到,只有在新中国,人民的关系才是平等的,互相尊重的。他庆幸自己赶上了新时代,看到了中国的新生、民族的新生、家庭的新生和自己的新生。他有幸经常聆听周总理教诲,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听周总理的,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

【本文为作者范南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毛泽东过春节(4):1964年

1964年的春节是2月13日。《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5卷》记载如下:

【下午,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一一八厅召开座谈会,出席座谈会的有刘少奇、邓小平等中央领导人、教育部长林枫、教育部副部长蒋南翔和民主人士陈叔通、黄炎培、许德珩、章士钊等共十六人。毛泽东就教育问题发表讲话。他说:旧教学制度摧残人才,摧残青年,我很不赞成。学制可以缩短。现在课程多,害死人,使中小学生、大学生天天处于紧张状态。课程可以砍掉一半。学生成天看书,并不好,可以参加一些生产劳动和必要的社会活动。学生要有娱乐、游泳、打球、课外自由阅读的时间。书不一定读得很多。马克思主义的书要读,读了要消化。读多了,又不能消化,也可能走向反面,成为书呆子,成为教条主义者、修正主义者。
在本日座谈会上得知爱新觉罗·载涛生活困难,当即对章士钊说:可以拿我的稿费通过你帮助他,我和他不熟。章士钊表示同意。二月十五日,致信章士钊:“送上人民币二千元,请为转致载涛先生为荷。”(第315-316页)】

爱新觉罗·载涛是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叔父,清末曾任军谘大臣。当时任全国人大代表、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民族组副组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马政局顾问。

毛泽东在这里所说的“不熟”,指的是他与载涛的交往程度远没有象与章士钊那样熟。实际上,毛泽东对爱新觉罗家族相当了解,和载涛有过面对面的交谈。

1955年7月5日,载涛出席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在大会休息的时候,周恩来把载涛介绍给毛泽东。毛泽东亲切地同他握手,并说:“你与溥仪还有来往吗?”载涛有些紧张,连忙答道:“他是战犯,我怎能与他来往呢?”毛泽东笑着说:“我们消灭的是整个剥削阶级,而不是哪个人。你们家族要关心他、帮助他,共同使他改造成新人。听说溥仪学习得不错,你可以去看看他。”不久,北京市人民政府派人专程来到载涛的住所,对他说:“毛主席给了你一个任务,去看看你侄子吧。”

因溥仪所在的抚顺战犯管理所事先没有通知溥仪谁来探望他,他并没有任何思想准备。因此,当溥仪见到离别了多年的‘七叔’时,一下子愣住了。顷刻,他突然大步跑了过来,紧紧抱住载涛,脱口叫了声‘七叔’,便呜呜痛哭了起来。

会见中,载涛向他详细介绍了皇室家族在党和人民政府关怀下的进步,讲了党对少数民族的政策,以及国家建设取得的辉煌成就。临别时,载涛一再叮嘱溥仪:“一定要好好学习,好好改造,争取早日成为新人。”溥仪则连连点头称“是”。

1959年12月4日,溥仪获得特赦。在与载涛会面时,载涛欣喜地向溥仪介绍了家族的第三代。在载涛家里,溥仪亲眼看到,十几位红领巾拥满屋内屋外。在他的子侄中,一些已成为青年,投身到建设社会主义的伟大洪流中,他们中有工人、干部、医生、护士、教师、汽车司机,还有为祖国立下功勋的志愿军英雄战士。其中,有些加入了共产党、共青团的先进行列。溥仪还见到了家族中的一些老人,他们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过上了安定、美满的生活,有的还被邀为地方政权的代表,参与协商党和国家的大事。

据说,1964年春节刚过,载涛就收到了毛泽东赠款。他激动得泣不成声,提笔疾书,给毛泽东写下感谢函。

2016年6月,爱新觉罗·载涛之子爱新觉罗·溥仕在全国政协主办的杂志《纵横》上发表了《爱新觉罗·载涛:从“贝勒爷”到全国政协委员》一文。文中写道:

【“1955年7月5日,父亲出席了全国人大一届二次会议。在大会休息的时候,周恩来把父亲介绍给毛主席,毛主席握着他的手高兴地聊了起来。事后,父亲告诉我,在谈话中毛主席特别肯定了清朝的两位皇帝康熙和乾隆,指出他们在反对侵略、反对分裂、维护国家领土完整、促进民族大团结方面对祖国作出的贡献。平时父亲饮酒由我控制,每次只给他斟两小盅。为了身体健康,父亲乐于接受这种限制。可是那一天,他说:‘今天我可要喝酒三杯!’不久,父亲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积极参加政协组织的活动,并被推举为民族组副组长。”
“1957年,父亲又出任北京市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副主任,作为满族中德高望重的前辈,遍访郊区县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宣讲民族政策,检查有关民族工作情况。所到之处,均受到群众欢迎。听到大家都尊称他为‘载老’时,他感慨万千。‘七爷’‘贝勒爷’‘老载’‘载老’,这四个称谓,反映了时代的巨大变化,更令父亲感到,只有在新中国,人民的关系才是平等的,互相尊重的。他庆幸自己赶上了新时代,看到了中国的新生、民族的新生、家庭的新生和自己的新生。他有幸经常聆听周总理教诲,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听周总理的,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
“1970年9月2日,父亲在北京逝世,终年83岁,骨灰安放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

在这里顺便提一下毛泽东向章士钊“还债”的事。据章士钊之女章含之回忆,从1963年正月初二开始,毛泽东连续十年向章士钊“还债”。

原来,在1920年,毛泽东为筹备党的成立、湖南革命运动以及一部分同志去欧洲勤工俭学,急需资金。当时在上海的毛泽东向老乡章士钊求助。章士钊很快筹集了两万银元交给了毛泽东。毛泽东将此笔款的一部分给了赴法勤工俭学的同志,一部分带回湖南开展革命活动。

连续十年“还债”完毕,1973年春节过后不久,毛泽东又认真地向章含之提出:

【“从今年开始还利息。50年的利息我也算不清应该多少。就这样还下去,行老只要健在,这个利息是要还下去的。”】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春节 毛泽东 革命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2001/54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