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勤:毛主席对大批有科学良心的科学家情有独钟

毛主席用社会主义的公有制,解除人们生活的后顾之忧,让科学家不为钱所累,同时用理想信念教育引导科学家为社会主义事业奋斗,产生包括两弹一星、核潜艇、人工合成胰岛素、杂交水稻、青蒿素、针刺麻醉,等等这样世界级的科技成果。毛主席为培养健康的人而医治人身体上的病,他更注重医治人道层面的思想之病。毛主席在医国层面,避免了科学家搞那些为了金钱而失去良心的事情,这是有制度保障的。
【李克勤(jixuie)题记】在战争年代毛主席就十分重视知识分子,包括科学家。全国解放以后,毛主席亲自制定了党的知识分子政策,产生的效果是有目共睹的。有人总是阴阳怪气含沙射影指责毛主席“迫害知识分子”,这个问题今天该是要说清楚的时候了。毛主席喜欢的是有科学良心的科学家,如李四光、钱学森、朱光亚、华罗庚、邓稼先、林巧稚、谈家桢、黄家驷,等等。为了培养更多这样有良知的科学家,毛主席有大思路大格局,从战术上讲毛主席强调对知识分子进行改造,使那些从旧社会过来的多少带有小资产阶级情调的人,逐渐和工人农民打成一片,也成为社会主义新人;从战略上讲,毛主席有个教育大布局,老人家定下的教育方针及其贯彻执行,在中国教育史上是史无前例的道器变通。新中国具有科学良心的科学家不是少,而是多,数学家陈景润,医学科学家屠呦呦,计算机科学家胡伟武,就是典型代表。

1、科学家的良心为什么如此重要?

有人喜欢谈法治如何重要,甚至搞出“法律至上”,以为法律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真是这样的吗?

就科学研究而言,假如一个科学家研制出来一种全新的药物,用来犯罪,如何法治?

显然,靠法治只是一个事后处理。

怎样减少或者避免不良科学家的犯罪?

这就得“治未病”,外国有良知的学者强调的是科学良心,这当然也适合中国。

李克勤:毛主席对大批有科学良心的科学家情有独钟

迈克尔·波兰尼(1891-1976)是一位英籍犹太裔物理化学家和哲学家。他有一本著作《科学、信仰与社会》,其中有这么一段话:

李克勤:毛主席对大批有科学良心的科学家情有独钟

张一兵在波兰尼这本书的《代译序·科学、个人知识与意会认知》里,有这么一段分析:

【1930年代末期到1950年代初,波兰尼撰写和发表了大量经济、社会与科学哲学方面的作品,其中最重要的是根据‘洛德演讲’整理出来的。】

李克勤:毛主席对大批有科学良心的科学家情有独钟

【他第一次明确提出了科学与价值、科学家个人与科学理性权威的内在关系,以此成为科学历史学派的重要思想先驱。】

最近这几十年中国出现了贩卖毒品,还有制造毒品的案件,这都和某些科学家有关。

这次疫情蔓延,人们对科学研究领域的伦理问题,更加重视。

法治当然是不可缺少的。可光靠法治能解决根本问题吗?

新中国在毛主席领导下,科学家为什么就没有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呢?

毛主席对有良心的古今中外科学家,情有独钟,而且毛主席构建了一种文化氛围,在其中科学家的良心得到保护,有良心的科学家是得到社会拥戴的,而对于科学家可能的不良思想,毛主席是采取采取改造世界观的办法,加以预防的。事实证明,那是必要的,是想得通说得通,也行得通的,是毛主席独创的道器变通。

2、改造世界观是毛主席对科学家的爱护

1980年我上大学不久,在报纸杂志上看到有一篇文章说,那些在“五七干校”劳动过的知识分子,身体都很好。这个事情是在像蒋筑英罗健夫这样的几位中年科学家,因过度劳累英年早逝后提出来的。

知识分子脱离群众是很危险的,这应该不需要再用实践来检验吧。

科学家就是真理的化身吗?

显然不行。

在科学技术史上,古今中外都存在失去良心的科学家,尤其是到了资本主义阶段,为了赚钱而昧着良心干坏事的科学家也是一直就存在的。

而历史上杰出的科学家,往往是品德上也是过得硬的,或者说,未有品德高尚,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才能成为杰出的科学家。

爱因斯坦在《悼念玛丽·居里》演讲中说:

李克勤:毛主席对大批有科学良心的科学家情有独钟

对于一个科学家的道德品质来说,基础的就是良心。

在毛泽东文化里,毛主席是从革命事业后继有人角度,来考虑培养什么人的问题的,对人的基本要求当然要讲良心,同时也有更高更全面的要求。

毛主席对科学家的激励从来就是用理想信念的,在延安时期,有位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不仅医术高明,而且在医疗器械方面有自己的发明创造,完全可以算得上一位科学家了。毛主席写过一篇影响深远的文章《纪念白求恩》。

毛主席深刻地指出:

李克勤:毛主席对大批有科学良心的科学家情有独钟

这里明确提出了“5种人”,可以作为毛主席对于包括科学家在内的所有革命者一种期待。事实上毛主席也是这样去培养一代又一代社会主义新人的。

从青少年时代开始,毛主席一直不断地致力于改造中国,其中培养新人,后来叫培养社会主义新人,可以说是毛泽东文化的一个显著标志。

《毛泽东对西方政治文化的影响》 (《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4期,作者:[美] 安德鲁·罗斯  美国纽约大学)有这么一段:

李克勤:毛主席对大批有科学良心的科学家情有独钟

《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是毛主席在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一九五七年六月十九日在《人民日报》发表。这是主席在社会主义时期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它运用唯物辩证法科学地分析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第一次提出了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命题,阐述了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为我国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重要丰富和发展。

就在这部著作里,毛主席提出了我党的教育方针:

李克勤:毛主席对大批有科学良心的科学家情有独钟

通常说的良心,属于德育范畴。

毛主席说的这个受教育者,其实包括社会主义新中国的所有人,他本人不也是其中之一吗?

毛主席总是耐心倾听群众呼声,亲自到基层去调查研究,难道毛主席不是自觉接受普通劳动者的教育吗?

毛主席以身作则,像他自己说的“要做人民的先生,先做人民的学生”,所以人们才对他心服口服。

李克勤:毛主席对大批有科学良心的科学家情有独钟

毛主席和李四光、钱学森亲切交谈

毛主席作为革命导师,也才会得到人民的真心拥戴,新中国在他的领导下,才能吸引一大批像李四光、钱学森、朱光亚、华罗庚等等这样的海归科学家回来参加建设,才能培养出包括像陈景润、屠呦呦在内的更多的新一代科学家。

毛主席用社会主义的公有制,解除人们生活的后顾之忧,让科学家不为钱所累,同时用理想信念教育引导科学家为社会主义事业奋斗,产生包括两弹一星、核潜艇、人工合成胰岛素、杂交水稻、青蒿素、针刺麻醉,等等这样世界级的科技成果。

新中国的科技事业,在毛泽东时期不仅奠基,而且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毛主席领导科学家,以及培养科学家的道器变通,这是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从静态讲,毛主席对中国这块土地的社会主义事业,保持了不变的理想信念教育,可谓以不变应万变;从动态讲,毛主席在新中国成立后,不断用新思想新观念新方法来引导各个年龄层次的人,不断去改造自己的世界观,努力成为社会主义新人。这一静一动,一阴一阳谓之道,这完全想得通说得通行得通,是毛主席绝妙的道器变通。

毛主席为培养健康的人而医治人身体上的病,他更注重医治人道层面的思想之病。毛主席在医国层面,避免了科学家搞那些为了金钱而失去良心的事情,这是有制度保障的。这是当前我们要特别关注,并且需要刻不容缓着手变革的,这是一场新的不得不完成的道器变通。

【李克勤,察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济学”,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毛主席对大批有科学良心的科学家情有独钟【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