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昭友 | 果粉:“你没有军人资格证,是非法抗日!”

严格的说,侧翼打掉日军指挥官和迫击炮手的并不是什么援军,仅仅是两个中条山区的年轻猎人。两个猎人在树林里跳跃腾挪,一个负责装弹,一个负责射击,一会躲在大石头后面,一会藏在草丛之中,枪口露出,吧咔一声,就有一个鬼子倒地。那射击的猎人名叫礼乐骅,那装填子弹的叫章圣冰。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都是猎户出身,从小在中条山中与飞禽走兽周旋,练就了要打眼睛决不会打鼻子的枪法。

抗疫战争已经进入战略反攻阶段,瘟神已经龟缩到几个据点负隅顽抗,相信在扫清各地瘟神之后,集中兵力,攻克瘟神最后盘踞的堡垒、全歼瘟神,庆祝胜利的日子为期不远了。

昨晚,躺在床上,又看到数条消息证实着一条消息,思绪一下子从抗疫战场跳到了七十多年前硝烟弥漫的抗日战场,跳到了1941年的中条山战役。

据果粉们总结,抗战时期,国军在正面战场进行了22次会战,共伤亡了三百多万人,所以抗战的头功属于国军。而中条山战役,则是国军22次会战之一。国军以26万对日军10万,最后国军以阵亡4.2万、被俘3.5万和少数突围结束中条山会战。果粉们羞于提及中条山战役,又希望在那场战役中找到亮点,于是杜撰了“八百冷娃跳黄河”的故事,以悲情对应八路军、新四军的狼牙山五壮士、刘老庄连的壮烈。

其实,中条山战役还是有亮点的,这亮点是中条山战役期间发生在一个叫枫树岭的山村的战斗。

在日军凶猛的进攻下,国军损失惨重,指挥部遭到了日军的威胁。为了保卫指挥部安全转移,国军的一个加强连奉命在枫树岭阻击趾高气扬的日军一个步兵中队。

杨昭友 | 果粉:“你没有军人资格证,是非法抗日!”

战斗打得非常激烈,国军的顽强是整个中条山战役中罕见的。日军从早晨8点打到中午,伤亡了五十多人,仍然没有拿下国军的阵地,于是调来四门九二步兵炮对国军阵地轰击。国军伤亡惨重,快顶不住了,可是在双方胶着状态下,又无法撤退,只能咬牙坚守。

炮弹在头顶呼啸,在身边爆炸。日军又端着刺刀嗷嗷的涌上来了。突然,在日军冲锋的道路侧翼的树林里响起了枪声,拿着指挥刀的日军军官应声倒地。紧接着又是几声清脆的枪声,冲在前面的日军纷纷倒下。冲锋的日军一愣,国军阵地也感到惊讶,哪里来了援军?

冲锋的日军由于遭到侧击,一下就减弱了冲锋的势头,转而要顾及侧翼袭来的火力。国军阵地看到来了援兵,也士气大振,机枪步枪也瞄着鬼子开火了。两面受敌的鬼子又架起九二步兵炮向国军阵地射击,同时组织人向侧翼搜索。就在鬼子步兵炮响起的同时,几个鬼子炮手被侧翼的冷枪逐一点名。没有炮手的迫击炮顿时成了废品。鬼子哇哇大叫,转而奔向侧翼,要消灭这不速之客。国军指挥官也看到了侧翼援军的重要,如果没有侧翼的支援,正面阵地就很难守住。于是也对企图转向侧翼的鬼子进行火力拦截。

读者看到这里,一定急于想知道在侧翼增援国军的是哪只部队。别急,听我一一道来。

严格的说,侧翼打掉日军指挥官和迫击炮手的并不是什么援军,仅仅是两个中条山区的年轻猎人。两个猎人在树林里跳跃腾挪,一个负责装弹,一个负责射击,一会躲在大石头后面,一会藏在草丛之中,枪口露出,吧咔一声,就有一个鬼子倒地。那射击的猎人名叫礼乐骅,那装填子弹的叫章圣冰。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都是猎户出身,从小在中条山中与飞禽走兽周旋,练就了要打眼睛决不会打鼻子的枪法。

三年前,两个蓬头垢面、面黄肌瘦、饿得抬不动腿的国军士兵来到了枫树岭,礼、章两位年轻猎人把来人迎进茅舍,拿出野味和玉米面饼招待,并留住家中。礼乐骅、章圣冰和两位年轻的士兵成了好朋友。期间,两位士兵将带来的中正造如何拆卸保养和射击要领都一一传授给礼章二人。一月之后,两位士兵因无法归队,便脱下军装,换上民服,把两支步枪和子弹留给了礼乐华和章圣冰,踏上了回乡的路。礼乐骅、章圣冰拿出各自家中家中仅有的5块银元,塞给了两位流落异乡朋友。

三年来,山外炮火连天,但山里仍很平静。礼、章二人仍一如既往的过着农猎生活,奔走在大山之中,虽然不怎么富裕,但也丰衣足食。有点积蓄,除了买酒,就是在山外黑市买子弹。

平静的生活终于被打破,鬼子打到中原了。人们每天都在传递着鬼子到哪里哪里的消息,大批的国军也来到了中条山驻防。

战火终于烧到了中条山,没见过飞机的山民,看着鬼子的飞机从头顶掠过,听着炸弹和炮弹在远方轰响,听着枪声像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看着从前方撤回的绑着绷带、拄着棍子的伤兵和担架。山民们有人恐惧,也有人愤怒。礼乐华和章圣冰几次要拿枪去前线,都被乡亲和家人劝回来了。

但是,仗还是打到了家门口。乡亲们都躲进山上去了,礼、章的家人也躲进山里去了。礼乐华和章圣冰从家中抄出中正造和储备的子弹,来到两军交战的旁边山头上观战。眼看国军就顶不住了,礼、章二人猫着腰、连滚带溜的插到了鬼子冲锋道路的左侧翼,打了鬼子一个出其不意。

单发响的中正造压弹射击射速太慢,于是两人来了个分工。礼乐华枪法比章圣冰好,于是章圣冰躺在专压子弹,礼乐华伏在地上射击。连贯的枪声,外人还以为有一个班兵力。

砰砰的枪声响过,已有20多鬼子倒在礼乐华的枪下。不可一世的鬼子终于乱作一团,慌忙后撤。这时正面阵地的国军也抓住战机,吹起了冲锋号,向鬼子发起了反击。慌乱的鬼子最后丢下一百多具尸体,狼狈逃走。

战斗结束了,国军连长带人去寻找增援的援军,结果发现就是两个普通的年轻山民,一问,方知是两位猎人。连长紧紧拉着两位猎人的手,问了姓名住址,千恩万谢,全连列队向两位勇士敬礼。

中条山战役结束了,国军、日军都离开了中条山。礼、章两位年轻的猎人的名字传遍了中条山区,人人都在传颂着两位英雄的事迹。更有人猜想,两位英雄不久会被国军招募,一定能飞黄腾达,成为将军。

一个月过去了,一位骑着高头大马戴着大盖帽的国军长官在一群护卫的簇拥下来到了枫树岭,来到了礼乐华家,并喊来了章圣冰。

长官驾临,门庭生辉。慌得礼、章二家急忙设酒杀鸡作食。长官大手一挥:“且慢!”随从打开公文包,掏出簿子和钢笔。

长官问:“姓名?”

答;“礼乐华、章圣冰”。

“年龄?”长官。

“十八。”礼、章答。

“证件拿出来!”长官冷冰冰的说。

“什么是证件?长官。”年轻的猎人懵了。

“军人证件!抗日资格证!”长官怒道。

“这、这,我、我。”两人结巴起来。

“什么我、我的,你们一月前你们是不是在村前打过日本人?”

“打过,我们俩打死了25个鬼子。”二人齐声卑躬回答。

“谁问你们打死多少鬼子了?我是问你们打鬼子的证件。你们上过军校?在那支部队服役?谁下命令让你们向鬼子开枪的?你没有军人证,没有抗日资格证,擅自向鬼子开枪,这是违法的,知道不知道?嗯?”

“不对呀,长官。我们可是支援了国军,而且还杀死了25个鬼子。这是抗日呀,应该算有功吧,怎么说是违法呢?”礼乐华、章圣冰齐声喊冤。

“我告诉你,没有军人证,没有抗日资格证,你们就是把进攻中国的鬼子全杀光了,也是违法的!”长官吼道:“带走!”

“千古奇冤!这简直是风波亭!”我大叫一声,呼啦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原来是我做了一个梦。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逍遥游看世界”,授权察网发布。原标题《你没有军人资格证,是非法抗日!》】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你没有军人资格证,是非法抗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