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外交部发言人狠狠打了阿丘们的脸

不管西方特别是美国在其他方面做的怎么样,舆论工作的确是值得中国学习的:其舆论界虽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对本国抗疫的批评,但是始终在反共反华的“政治正确”上保持高度一致。既没有一个人像阿丘那样认为美国应该对世界道歉,也没有一个人像那位省作协原主席那样胡编乱造出“一地手机”,更没有一个人在主流媒体上发表重磅文章《停止妖魔化中国抗疫》……这一切和中国舆论界的乱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鹿野:外交部发言人狠狠打了阿丘们的脸

2020年3月5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主持的例行记者会上,正式批判了某些人“中国人应该就新冠肺炎疫情正式道歉”的谬论,明确指出“目前病毒源自何处,尚无定论”,在这次抗疫当中中国不仅不存在什么应该道歉的问题,而且“体现了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应有担当”:

【问:近期,美国福克斯新闻台主持人在播出节目时称,中国人应该就新冠肺炎疫情“正式道歉”。我们注意到,一些社交媒体上也有类似论调。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你提到的个别主持人的言论荒谬可笑,充分暴露出他对中国的傲慢、偏见和无知。我想强调几点:
第一,疫病是人类的公敌。各国患病的人都是受害者,不知道“道歉论”从何说起?当前,世界各国人民正在携手努力共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世界卫生组织多次表示,污名化比病毒本身更危险。在这个时候,个别人散布这种毫无逻辑的言论,居心何在?
第二,“中国道歉论”毫无根据,也毫无道理。目前病毒源自何处,尚无定论。无论病毒源自哪里,中国同其他出现疫情的国家一样,都是病毒的受害者,都面临阻击疫情蔓延的挑战。2009年美国爆发的H1N1流感蔓延到214个国家和地区,当年就导致至少18449人死亡,谁要求美国道歉了吗?
第三,中国抗疫体现了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应有担当。在此次疫情防控中,中国力量、中国效率、中国速度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为了世界各国人民的健康和安全,中国人民也付出了巨大牺牲,作出了重大贡献。全球170多个国家领导人和40多个国际地区组织负责人向中国领导人来函致电、发表声明表示慰问支持,对中国抗疫举措及其积极成效以及为阻止疫情蔓延作出的巨大牺牲和贡献予以高度肯定。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指出,中国强有力的举措既控制了疫情在中国境内扩散,也阻止了疫情向其他国家蔓延,为世界各国抗击疫情树立了新标杆。
2020年3月5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 —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https://www.fmprc.gov.cn/web/fyrbt_673021/t1752532.shtml】

尽管相关问答当中只点了美国最重要的媒体之一福克斯新闻台主持人的名,对于其他人的言论仅以“一些社交媒体上也有类似论调”来一笔带过。但事实上,福克斯新闻台的主持人是在3月2日才发表相关言论的,而且只不过是照搬了10天之前中国著名主持人阿丘在社交媒体上的言论而已:

鹿野:外交部发言人狠狠打了阿丘们的脸

因此,如果说以反共反华而著称的美国主流媒体主持人发表要求中国正式道歉的言论是“荒谬可笑,充分暴露出他对中国的傲慢、偏见和无知”的话,那么显然更早更积极的发表同样言论的中国主流媒体主持人阿丘的行为就更加卑劣了。我们完全可以说,外交部的这个发言不仅是在回击西方反华势力,也是在打阿丘们的脸。

值得注意的是,阿丘的言论虽然字数不多,但是不仅“充分暴露出他对中国的傲慢、偏见和无知”,而且“东亚病夫的牌匾早已踢碎了一个多世纪”的说法还体现了此人是一名“果粉”。

虽然把中国人称之为“病夫”最早出现于清末甲午战后,但是真正广泛流行起来还是民国时代。特别是1923年香港足球队访问澳大利亚和1936年柏林奥运会发生的两起事件,才让“东亚病夫”这个词广泛流传:

【1923年,以“亚洲球王”李惠堂为主力中锋的香港南华足球队首次访澳大利亚墨尔本。当地报纸刊登了一副漫画,画面上把中国球员描绘成骨瘦如柴、形象枯槁、垂头丧气的老烟鬼形象,一个个从后面拉着前面人的小辫子,摇摇晃晃地跑向球场,并冠以标题“东亚病夫―明日中国队登场之前瞻。”1936年,中国派队参加在德国柏林举行的第11届奥运会,在所参加的近30个项目中除了撑杆跳选手符保卢进入复赛外,其他人都在初赛中惨遭淘汰,中国代表队全军覆没。当队员回国途径新加坡时,副外国漫画这样嘲讽中国人:在奥运五环旗下,一群头蓄长辫、身着长袍马褂、形如枯槁的中国人用担架抬着一个硕大无比的鸭蛋,画题为“东亚病夫”。
张宝强,“东亚病夫”一词的由来与体育专业留学生的抗争,南京体育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7年2期  】

而且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蒋介石针对当时这种流行的观点,还明确提出了“用30年一洗东方病夫的耻辱”的计划:

【20世纪40年代蒋介石在对三民主义青年团的一批青年干部训话时,也如此说道“我们一般同胞的体格,普遍的衰弱,实是民族最耻辱的表现!从今以后,我们要积极自强,要不为人家所轻视,首先就要注重体育,提倡体育,…如此,只要三十年功夫之后我们民族的体格,就可逐渐恢复健强,一洗东方病夫的耻辱!”
张宝强,“东亚病夫”一词的由来与体育专业留学生的抗争,南京体育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7年2期  】

然而蒋介石没有想到,在新中国成立以后仅仅6年,毛泽东主席便自豪的宣布,中国已经不再是东亚病夫了,中国共产党“把中国的面貌改变了”:

【过去说中国是“老大帝国”,“东亚病夫”,经济落后,文化也落后,又不讲卫生,打球也不行,游水也不行,女人是小脚,男人留辫子,还有太监,中国的月亮也不那么很好,外国的月亮总是比较清爽一点,总而言之,坏事不少。但是,经过这六年的改革,我们把中国的面貌改变了。我们的成绩是谁也否认不了的。
毛泽东《增强党的团结,继承党的传统》
http://www.people.com.cn/GB/shizheng/8198/30446/30452/2196047.html】

因此,阿丘先生把中国共产党改变了“东亚病夫”面貌的功绩归结到一百年前的民国头上,虽然很有“民国范儿”,但是恐怕连蒋介石都不敢苟同。

当然,如果要是只有阿丘这么一个人持这种荒谬可笑,“充分暴露出他对中国的傲慢、偏见和无知”的观点,也还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是,“阿丘现象”并不是孤立的,在近期的疫情当中,中国这种“知名人士与重要媒体比美国反华势力更积极地吹捧西方攻击中国,甚至肆无忌惮编造谣言”的现象,是有一定普遍性的。

比如说,有一位省作协的原主席就天天躲在自己的屋子里写日记,一方面把感染新冠病毒而去世的人称为“枉死者”,胡编乱造出“一地手机”等一大堆假新闻攻击中国的抗疫工作,另一方面又自称自己一直“与政府绝对保持一致,绝对配合政府的每一项举动”,这些做法全都是得到政府支持的。

再比如说,某知名报纸的社评部主任、首席评论员不仅在社交媒体上与这位省作协原主席积极互动,时不时攻击中国抗疫工作,而且在西方一些丑态百出的做法被曝光后心急如焚,第一时间发表重磅文章《停止妖魔化外国抗疫,国人“世界观”别被营销号毁了》。

其实笔者个人觉得,不管西方特别是美国在其他方面做的怎么样,舆论工作的确是值得中国学习的:其舆论界虽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对本国抗疫的批评,但是始终在反共反华的“政治正确”上保持高度一致。既没有一个人像阿丘那样认为美国应该对世界道歉,也没有一个人像那位省作协原主席那样胡编乱造出“一地手机”,更没有一个人在主流媒体上发表重磅文章《停止妖魔化中国抗疫》……这一切和中国舆论界的乱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为什么西方特别是美国舆论界没有阿丘、某省作协原主席、某知名报纸社评部主任那种“吃饭砸锅”的人呢?答案很简单,美国的“精神病患者”很多,连身为美国总统的肯尼迪稍微采取了一点改良性措施就被精神病爆头了,区区几个媒体人又怎么敢违反美国反共反华的“政治正确”呢?如果和中国一样,“吃饭砸锅”的人不但没有一个被精神病爆头,甚至受到惩处的也很少,名利双收的倒是很多,那么美国早就完蛋了。

这当然不是说,中国对待阿丘们就应该像美国对待肯尼迪们那样用精神病爆头。只不过,中国在这次抗击新冠肺炎当中惩办了很多造谣分子,但是那些制造了“一地手机”等影响更大更恶劣的公知们没有一个被依法依规处理(至少笔者没有听说过),这似乎也不合适。个人认为,要是不能真正落实依法治国,坚持“刑不上公知砸锅党”,单纯靠民间爱国网友和外交部发言人来反击打脸,恐怕也很难根本改变这种不正常的舆论环境。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2003/55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