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跃:塞尔维亚为何点赞中国?——从“中国人民不惧强权的炸弹”说起

在20多年前的那次战火中,中国同塞尔维亚人民生死与共,用鲜血凝成了深厚友谊。虽然当时限于种种条件,没有能最终扭转局面,但中国守住了国际政治中的道义,没有在强权面前沉默和屈服,沦为附庸和帮凶,而是勇于发出正义之声,对霸权蹂躏下的国家人民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帮助。这说明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不畏强权、独立自主、同情弱小的观念深入人心,尽管经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反攻倒算依然没有消失殆尽,中国人仍有不屈的民族气节和英勇气概;在亲西方思潮特别严重的背景下,国内还有不唯西方马首是瞻的决策者。这也是西方国家始料未及的。

【本文为作者王跃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前几天,笔者注意到人民日报海外网刊登的一则新闻报道:《塞尔维亚外长访华:当年中国不怕强权的炸弹,现在塞尔维亚也不怕新型的病毒》。在疫情期间海量的消息中,这则外交消息显得不太起眼,但细看来却是挺有意味的。

牢不可破的“铁杆之情”

据报道,塞尔维亚副总理兼外长达契奇是中国发生疫情以来中方接待的第一位外长。在会谈中,中国外长王毅表示:在中国人民全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时期,塞尔维亚代表团专程访华,以实际行动体现塞尔维亚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情谊,体现中塞牢不可破的“铁杆之情”,体现在关键时刻相互坚定支持的良好传统。中方表示高度赞赏,中国人民将铭记于心。

王跃:塞尔维亚为何点赞中国?——从“中国人民不惧强权的炸弹”说起

塞尔维亚外长达契奇表示,塞尔维亚人民不会忘记,当年北约轰炸南联盟时,中国朋友坚守在贝尔格莱德,同塞尔维亚人民站在一起。当时中国人民不惧强权的炸弹,现在塞尔维亚人民也不怕新型的病毒,我们将与中国兄弟感同身受,患难与共

这里,达契奇毫不避讳地提到了北约轰炸南联盟的历史事件。“牢不可破的‘铁杆之情’”,“关键时刻相互坚定支持”,“与中国兄弟感同身受,患难与共”,双方用语反映出中塞两国非同一般的关系。要理解这一关系,还得从21年前北约轰炸南联盟、美国轰炸中国大使馆的往事说起。

90年代,苏东剧变,西方取得冷战胜利,美国为首的北约集团一路攻城略地,蚕食前苏联阵营地盘,迫使与之对抗的国家和民族屈服,所向披靡,“历史的终结”似乎指日可待。在这期间,欧洲东陲的俄罗斯元气大伤,位于东西欧之间、作为前社会主义国家南斯拉夫遗产的南联盟成了北约东扩之路上的一颗钉子。

当时的南联盟为塞尔维亚和黑山组成,由政治强人米洛舍维奇领导。米洛舍维奇具有社会主义情结和独立自主倾向,被称为“最后一个不悔改的布尔什维克”“巴尔干不死鸟”“铁汉总统”。其政权尽管采取了西式民主政体,但政治上亲俄、中,在民族问题、领土主权问题上毫不妥协退让,在国内有深厚的群众基础,被西方封锁禁运长达十年、扶植煽动反对派和民族分裂势力频繁生事,仍屹立不倒。于是西方国家玩起了一贯的手法,先是在闹分裂的科索沃地区通过西方媒体和组织的调查,抛出一个所谓“拉察克大屠杀事件”,对南联盟国内冲突歪曲报道、大肆渲染,借此对米洛舍维奇政权施压,要求南联盟政府军退出科索沃,由西方军队进驻接管,赤裸裸地要插手干涉、分裂南联盟。在遭到拒绝后,北约开始了连续78天的野蛮轰炸,使用了包括贫铀弹、集束炸弹、石墨炸弹在内的武器,摧毁了南联盟大量民用设施,造成了巨大灾难,最终迫使米洛舍维奇签订了城下之盟。

在这期间,中国顶着西方压力,坚决反对干涉他国和武装入侵的野蛮行径,在政治和经济上给予南联盟必要的支持,的确与塞尔维亚人民“感同身受,患难与共”,“相互坚定支持”。特别是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激起了全体中国人的愤怒,中国人民“不惧强权的炸弹”,并在美国的炸弹中觉醒,看清了帝国主义的面目,看清了中国独立自主、振兴国防的必要性。从对西方温情脉脉的梦中醒来,发奋图强,“五八炸馆”事件成为中国民族精神史上的一个转折点。

王跃:塞尔维亚为何点赞中国?——从“中国人民不惧强权的炸弹”说起

感同身受,患难与共——战火中的坚守

北约轰炸南联盟期间,中国政府对南联盟局势十分关切,对西方国家的野蛮行径一再表示反对和谴责,主张通过政治对话解决问题。中方也以实际行动表示对南联盟政府和人民的支持。战火之中,许多国家驻南联盟大使馆纷纷关闭、撤员,中国是为数不多坚守不撤的国家之一。正如时任中国驻南联盟大使潘占林在回忆中谈到的,中国使馆人员在炮火中的坚守,一方面是为国内提供一线信息,供领导人决策参考;另一方面,“我们使馆的存在,我们的外交官坚守岗位,也是对南斯拉夫人民的支持。”

此外,中国大使还同南联盟政府官员会谈,商讨中国向南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问题。中国新闻工作者更是冒着战火进行战地报道,采写了大量通讯文章,在世界舆论被西方霸权把持之时,勇于揭露真相,留下真实的记录,为和平与正义呐喊。

南联盟也对中国表示了足够的信任。1999年3月轰炸开始后,美国驱逐南联盟驻美使馆人员时,南联盟曾请求中国驻美使馆代表南联盟在美利益,我国也接受了这一委托,后因美国以中国不是“中立国”为由反对才作罢。

直到1999年6月,在西方紧逼,俄罗斯绥靖之下,南联盟无奈接受了西方方案,米洛舍维奇总统还希望中国能参加将要进驻到科索沃的维和部队,以平衡西方国家的力量:

【“如果有中国和俄罗斯参加,才意味着真正的多国部队,科索沃才能有多种力量的平衡,这也意味着多极世界,而不是哪一家独霸。中国参加维和部队也是南斯拉夫的有力支持。”】

当然,由于此时西方国家已完全主导了局势走向,米洛舍维奇的这一愿望没能付诸现实。

中国和南联盟在战火中的相互支持和信任,除了国际共运的历史渊源,还源自两国密切的经济联系和共同的政治诉求。90年代,中国同南联盟的经济交往十分密切,南联盟首都贝尔格莱德和北京有直达航班,许多中国人在南联盟投资、经商、居住。南联盟长期被封锁禁运,是中国人带去了宝贵的资金和物美价廉的丰富商品,对南联盟经济社会的恢复和稳定起到了作用。正因为如此,北约对南轰炸开始后,南联盟对各国人员的进出都采取了严厉措施,但对中国侨民则相对放宽限制,延长居留期并简化办事手续。

在政治上,中南两国有着反对西方干涉、维护自身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共同政治诉求。中国近代以来饱受帝国主义之苦,对南联盟的遭遇可谓感同身受。90年代,西方在台湾、朝鲜方面大做文章,不断在亚太地区给中国制造麻烦,并在舆论上渲染“中国威胁论”,对中国进行妖魔化,加紧对华挑衅施压。轰炸南联盟之前,美国法律专家起草了所谓《科索沃和平与自治临时协议》,得到了美国总统克林顿和国务卿奥尔布赖特的赏识,他们竟声称也请这位专家为西藏起草一份“自治协议”——将他们正在插手制造分裂的科索沃问题同所谓西藏问题相提并论,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正是基于相似的政治诉求,中国对西方干涉并武装侵略南联盟坚决反对,多次谴责。轰炸前的1998年10月23日,英美等国出台了一份对南联盟问题的决议草案提交联合国安理会表决,其中含有支持北约对南联盟采取军事行动的内容,遭到中国和俄罗斯的反对,决议草案未能通过。1999年3月24日轰炸开始后,不少国家选择沉默,中方则强烈要求北约立即停止对南斯拉夫的军事干涉。中国外交部谴责北约空袭,中国国家主席致口信给南总统,并复信美国总统,强调中国反对使用武力或以武力威胁别国。

在1999年4月19日,有关国家就科索沃问题提出了一系列牺牲南联盟主权和利益的所谓解决方案,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秦华孙大使对此强调,中国主张通过政治方式解决南联盟科索沃危机,反对将任何解决方案强加于南联盟政府的行为。他表示,任何解决方案都必须遵循两个原则:1、切实尊重南联盟的主权和领土完整;2、保护南联盟科索沃地区所有民族的合法权益。这再次申明了中方的政治立场。

坚决反对打着民族、宗教等种种旗号的地方分裂势力,反对西方干涉内政,维护自身主权和领土完整,是新中国一贯的立场。这也是中国反对西方策动科索沃独立、坚决支持南联盟维护自身统一诉求的重要原因。

由于中国同南联盟的同气连枝,加上俄罗斯一开始对南联盟的支持和两国特殊的地缘关系、历史渊源,美国方面担心中俄联手为南联盟提供支持援助,或在东亚地区打乱美国部署,阻止美国先欧后亚的称霸世界战略。于是,美国先发制人,一方面拉拢俄罗斯,一方面牵制中国。在北约开始轰炸南联盟的3月24日当天,美国指令日本修改了针对中国、染指台湾的日美防卫合作相关法案,即日美《战争法案》,并指使日本海上自卫队在二战后首次向朝鲜船只开火;3月26日,驻韩美军又举行了代号为“勇敢海峡”的军事演习。这些剑指中国的玩火举动,既是美国对华遏制战略的延伸,也是对北约打击南联盟行动的直接策应。显然,美国是担心关系密切的中国、南联盟再加上摇摆不定、一度有过联南抗美倾向的俄罗斯形成合力,打断西方在南行动进程的。

在当时的入世谈判问题上,美国也罔顾中方表示的善意和做出的让步(如大量进口美国牛肉、柑桔和小麦,同意开放电信、金融服务和娱乐业等),在中方人员访美时出尔反尔,径直拒绝了中国的入世请求;甚至美联邦调查局还当着中方人员访美的面,故意搜查此前他们制造的所谓“中国核窃密案”主角李文和的住所。这都是在轰炸南联盟期间对中国的变相挑衅和打压。

可以说,自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封锁南联盟以来,中国就与南联盟患难与共,特别是北约悍然轰炸南联盟期间,中国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地同南联盟人民站在一起,以实际行动给与支持,一同承受西方的压力,甚至为此遭遇了美国的炮火——北京时间1999年5月8日,美国轰炸机投掷三枚精确制导炸弹,从不同角度袭击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致使中方三名记者身亡,数十名人员受伤,使馆严重损毁。中国人将这一天视为国耻日。事后美方宣称是“误炸”——如此精确的“误炸”,当然是无耻的谎言。在亲历战火的潘占林大使看来,美国此举是为击垮南联盟米洛舍维奇政权的心理防线:

【“那些美国和北约的主战派们事先宣称,只要三天,最多一个星期就让米洛舍维奇跪下求饶,这成了他们大言不惭的自我吹嘘。北约骑虎难下,无计可施,于是采取‘左道旁门’的卑劣做法,轰炸中国大使馆,打掉米洛舍维奇的所谓‘精神支柱’,打击南斯拉夫人民抗击北约的战斗士气,达到扭转战局,便捷取胜的目的。当然,这也是对同情南斯拉夫,反对北约战争行动的俄罗斯的一个警告。”】

王跃:塞尔维亚为何点赞中国?——从“中国人民不惧强权的炸弹”说起

“中国人民不惧强权的炸弹”

在当时看来,美国的狂轰滥炸,包括悍然袭击中国大使馆,虽然达到了目的,迫使南联盟政府最终屈服,但长远地看,却产生了西方国家意想不到的效应。美国炸馆激起了中国民众的激烈抗议,中国人民没有因为美国的恐吓而吓破胆,反而是恍然从迷信西方美好的幻梦中惊醒过来,猛然记起“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遗训,达成了空前的团结,民族情感空前地激发。在中国强烈要求下,美国领导人进行了道歉,但始终谎称是“误炸”。野蛮轰炸中国使馆的法西斯行为,让美国的帝国主义本质不证自明,西方自由主义普世价值的虚伪和资本主义的暴力属性不证自明,许多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从迷信西方的自由主义者转为爱国主义者乃至马克思主义者,西方价值在中国丧失了道义制高点,中国人的思想和眼界重新得到解放。而中国国家层面也对此前一些自废武功的政策进行了反思和调整,航空、航天、船舶等军工和高新技术产业重新得到重视和振兴。

多少年过去,南联盟及其继承者塞尔维亚的人们没有忘记中国人民的支持和牺牲。贝尔格莱德的中国大使馆遗址处立起了一块黑色纪念碑,用塞尔维亚文和中文写着:

【“谨此感谢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塞尔维亚共和国人民最困难的时刻给予的支持和友谊,并谨此缅怀罹难烈士。”】

贝尔格莱德大学教授帕夫洛维奇说:

【“塞尔维亚人民心里永远记得中国当年的牺牲。在那个非常时期,中国和我们站在一起,你们的伤痛也是我们的伤痛。”】

直到今天,塞尔维亚都是全欧洲对中国最友好的国家。据报道,2019年中国国庆期间,贝尔格莱德街头还张贴着《我和我的祖国》的海报。

王跃:塞尔维亚为何点赞中国?——从“中国人民不惧强权的炸弹”说起

塞尔维亚没有忘记中国在战火中的支持和坚守,中国更没有忘记自己的烈士和英雄。炸馆发生后,北京于1999年5月12日以降半旗这种最庄重、最高的规格向牺牲的三位中国记者致哀,国家领导人对烈士家属进行慰问。2016年,当地时间6月17日下午,对塞尔维亚进行国事访问的习近平主席同夫人刚一抵达贝尔格莱德,首先前往中国驻南联盟被炸使馆旧址,敬献花圈,凭吊烈士。两国元首强调,中塞两国深厚传统友谊和特殊友好感情是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必将世代相传。习近平说:

【“塞尔维亚人民在历史上以不屈不挠的精神一次次在凤凰涅槃中复兴,中国人民对此深感钦佩。中国同塞尔维亚都是不畏强权、珍爱和平的国家。”】

2019年5月7日,在事件20周年时,中国驻塞尔维亚使馆举行纪念活动,再次缅怀北约轰炸中牺牲的邵云环、许杏虎和朱颖三位烈士。

王跃:塞尔维亚为何点赞中国?——从“中国人民不惧强权的炸弹”说起

可以说,在20多年前的那次战火中,中国同塞尔维亚人民生死与共,用鲜血凝成了深厚友谊。虽然当时限于种种条件,没有能最终扭转局面,但中国守住了国际政治中的道义,没有在强权面前沉默和屈服,沦为附庸和帮凶,而是勇于发出正义之声,对霸权蹂躏下的国家人民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帮助。这说明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不畏强权、独立自主、同情弱小的观念深入人心,尽管经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反攻倒算依然没有消失殆尽,中国人仍有不屈的民族气节和英勇气概;在亲西方思潮特别严重的背景下,国内还有不唯西方马首是瞻的决策者。这也是西方国家始料未及的。

人要有点精神,国家和民族更是如此。在当前抗击疫情的紧张情势下,塞尔维亚外长重提北约轰炸南联盟事件,是对中塞两国人民的激励,也是对一些罔顾实情跪拜美国、争相代表中国“道歉”之人的提醒。回到题目上来,塞尔维亚方面之所以称赞中国,还因为当前中国在抗击疫情战斗中的坚守和努力,中国人民的英勇奋斗。正如达契奇所说的:“中国人民站在第一防线上,为世界人民的健康安全做出了贡献和牺牲,值得世界上所有人的尊重。”抗击疫情是没有硝烟的战争,面对的不只是病毒,还有国内外的各种明枪暗箭。贸易战以至疫情以来美国对华行为一再表明,西方敌视中国的倾向没有变,遏制中国的意图没有变。炸馆事件让有良知的中国人痛定思痛,反思觉醒,这次疫情中的很多事也值得思考。疫情过后,中国仍将面对诸多挑战,有外部的,也有内部的。前路依然凶险,需擦亮眼睛,提高警惕,团结正义的力量,勇敢向前,“不畏强权的炸弹”,也不畏任何形式的打压、恐吓。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2003/55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