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屏:社会主义创造的国泰民安奇迹:电视剧《茶馆》观后感

毛主席共产党建立了新中国后, 刘麻子,唐铁嘴,二德子,黄胖子,官差宋爷吴爷这样的人再也没有了。他们这些历史里不可或缺的人物,都在新社会里消亡了。连常四爷,松二爷这样游手好闲,坐吃山空,与世无争的人,也都不复存在了。当年跟我一起在地里干活中大人中, 我就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出《茶馆》里的刘麻子,唐铁嘴,二德子,黄胖子,大傻杨的身影。解放前干过贩卖妇女孩子勾当的人,吸过大烟,贩卖过大烟,赌钱把老婆都输掉的人,在大集上靠掏腰包,趁人不注意,拿走别人东西的人,进宅子偷东西的人,小偷小摸的人,都通过参加集体的劳动,改造成正常的自食其力的人,对社会有益的人。

【本文为作者韩东屏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韩东屏:社会主义创造的国泰民安奇迹:电视剧《茶馆》观后感

许多美国学者认为人的基因决定人的人生轨迹。 他们认为罪犯犯罪,是因为他们有犯罪的基因。我有一个做医生的美国朋友,他认为那些左翼激进分子,如拥护社会主义的人,和那些右翼激进分子,如种族主义者,都是因为他们独特的大脑构造造成的。跟他们的社会经历,生长的环境没有多大关系。 我不赞成他的观点,但我无法说服他。

最近看三十九集电视剧《茶馆》,颇多感慨。 老舍先生的《茶馆》真是不朽之作。 把老北平的三教九流,人情世故,描写的惟妙惟肖。 刘麻子父子,唐铁嘴父子,黄胖子,常四爷父子,松二爷父子,秦二爷父子,官差吴爷宋爷父子,二德子父子,王掌柜父子,庞太监和他的四个侄子,一个个都是有血有肉的,性格突出的人物。 他们都是当年老北平社会的环境的产物。 从晚清,到民初,到军阀混战,到日本占领中国,日本鬼子投降后的国民党接收大员的封逆产,六十年里的风云际会,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物,好似都是按照他们特有的人生轨迹,干着他们认为顺理成章该干的事情。

王掌柜谨小慎微,笑迎三教九流的各式人物。 为了把父亲留下了的老裕泰办红火了,让一家老小衣食无虑,时刻准备接受新主张,不停地改良,但他所处世界却让他处处受欺负。刘麻子父子,唐铁嘴父子,二德子父子,官差宋爷吴爷父子,总是变着法子找他的麻烦。 最后在小刘麻子的逼迫下,他一把火烧掉了被他看作是命根子的老裕泰。

秦二爷拥有几百处房产,包括老裕泰茶馆,一心想实业救国。他送儿子出国留学,开纺纱厂,火柴厂,想通过实业来解救国家与民众。 但他斗不过军阀,斗不过乱兵伤兵,日本投降后,他的工厂成了逆产,被国民党接收大员霸占,最终穷困潦倒,不得不与曾经被他瞧不起的常四爷,王掌柜为伍。

常四爷,松二爷,作为旗人,在满清享受特权,可以从内务府领到钱粮,不需要做任何事情,每天遛遛鸟,到老裕泰去喝喝茶,可以说是一无所长,与世无争的人。 常四爷是练家子,偶尔还敢出来打抱不平,八国联军进北京,一个人还杀死八个洋鬼子。 最后为了逃避朝廷捉拿,逃出北京多年。未了回到北京,在德胜门外种菜自食其力。 他的儿子常喜贵,进戏班子学戏,小有成就,最后参加了革命。 松二爷坐吃山空,最后连祖宅都让唐铁嘴给骗走了。 他跟儿子全靠二秀在街上卖烟养活。他的儿子秀岑学戏,被警察局长姨太太勾引被局长痛打,几乎丧命,但他眼高手低,没有谋生的能力,全赖姐姐养活。

刘麻子父子,唐铁嘴父子,装神弄鬼,坑蒙拐骗,无恶不作;二德子父子为虎作伥,欺凌殴打贫弱。官差宋爷吴爷父子,不停地恐吓敲诈王掌柜,并造成张春和,刘麻子,和两个逃兵的死亡,可以说是无恶不作。 黄胖子带着他的苍鹰,调解民间纠纷,从中获取利益。 哪里有斗殴火并,哪里就有他的财路。 他从王掌柜这样的生意人那里索取保护费,但见了官差则点头哈腰,乖乖的逃脱。 在《茶馆》里,这些人都是地地道道的恶人。 按照美国一些人的逻辑和理论,这些人就是天生的坏人。 茶馆里的傻大杨,敲打着牛肱骨,唱着莲花落,沿街行乞,他破衣烂衫,心里却明镜似的。他不亢不卑,替人传话。在观众眼里,他是穷人,也是好人。

但是毛主席共产党建立了新中国后, 刘麻子,唐铁嘴,二德子,黄胖子,官差宋爷吴爷这样的人再也没有了。 他们这些历史里不可或缺的人物,都在新社会里消亡了。连常四爷,松二爷这样游手好闲,坐吃山空,与世无争的人,也都不复存在了。 土改让每一个人分到了一份自食其力的土地。 后来政府又推广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任何一个有劳动能力的人,都可以参加集体的劳动。在那个劳动光荣,劳动者光荣的社会大气候中,像常四爷,松二爷这样的人,也会放下身价,参加生产队的劳动,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刘麻子,唐铁嘴,二德子,黄胖子,官差宋爷吴爷,再也没有那种坑蒙拐骗的机会了。 只能参加集体劳动,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了。

我小时候,九岁的时候,就利用周末和学校的假期,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 我们家属于城关公社,算是城镇上的农村。 当年跟我一起在地里干活中大人中, 我就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出《茶馆》里的刘麻子,唐铁嘴,二德子,黄胖子,大傻杨的身影。 解放前干过贩卖妇女孩子勾当的人,吸过大烟,贩卖过大烟,赌钱把老婆都输掉的人,在大集上靠掏腰包,趁人不注意,拿走别人东西的人,进宅子偷东西的人,小偷小摸的人,都通过参加集体的劳动,改造成正常的自食其力的人,对社会有益的人。 邻里之间的争端,邻村之间的争斗,再也不用找黄胖子这样的人来调解了。 村党支部和其他村干部,会很有效的解决这些争端。 邻村之间的纠纷,邻县之间的纠纷,甚至邻省之间的水利纠纷,都能在全国一盘棋的大局下,很好的得到解决。六十年代修成的林县红旗渠,就是由河北省,山西省和河南三省协调修成的。

那时的生产队的社员都是平等的,没有阶级的差别。 生产队的干部,村干部,都是本村的村民,国家不发工资,都是靠在生产队挣工分,跟普通社员一样分粮分草。 生产队的分配是按人七劳三的原则。 百分之七十的粮草是按人口分,百分之三十是按工分多少分。 家里孩子多劳力少的,工分粮分得少一点,按人口分得多一点。 孩子少劳力多的家庭,按人口分得少一点,但按工分分得多一点。 但孩子吃的少一些,干活的劳力饭量大一些。 劳力多的家庭当下对集体的贡献大一些,但孩子长大后,他们就会对集体作出较大贡献。 长远看来,那是一个非常合理公平的分配原则。 孩子是一个社区,一个国家的未来,必须得到照顾,一个不善于照顾孩子的社区和国家,是不会有很好的未来的。

中国农村在实行集体化的那几十年里,因为实行的是全民就业的政策,中国社会消灭了娼妓,毒品,黑社会等各种各样的顽疾。我们村,我们的邻村,我们公社,十几年没有一起刑事案件。一个生产队,一个生产大队,一个公社的人,一起劳动,一起开会,有困难互相帮助。 村里有困难的家庭,集体和国家都有救济金。一九四九年,中国农村的文盲率超过百分之九十, 而到了一九七六年,适龄学童入学率达到百分之百。农村普及了高中教育。 一九四九年,中国人的人均生命预期只有三十二岁,到了一九七六年,则达到了六十九岁,在不到三十年的时间里,翻了一番还多,领先起点跟中国 一样的印度近二十年。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创造的奇迹,全世界有目共睹。 联合国的发展专家,认为七十年代的中国是第三世界的样板,是人类的希望。

我在美国大学教书三十多年,知道美国大学里毒品泛滥。 全世界毒品的百分之七十被美国社会消费。 百分之七十的美国学生使用过一种以上的毒品。我教书的学校,经常请人到学校讲毒品的危害。 这些讲毒品危害的人都认为无法完全消灭毒品。 我说社会主义中国曾经消灭过毒品。 他不相信。但是这是确实发生过的事情。社会主义在中国的确创造过奇迹。

【韩东屏,河北大学特聘教授,美国北卡华伦威尔逊大学政治系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2003/55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