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红阳:大撒把、抡砍刀、屠杀人民——资本主义美国和蒋记民国应对大规模瘟疫的最终选择

在1949年之前,麻风病是一种很难治愈的恶疾,真要治愈,指望当时完全市场化运营的医院、诊所,花费的财力绝不是普通老百姓能承受得住的;而当时的民国政府除了打仗,也绝不肯把钱花在救民、救命上,恶疾不除的病患者也就被黑成了“毒源”,成为被杀戮的对象,一个“私”字当头,让人头滚滚,这哪里是人世间?说起来,费尔蒙特饭店的精英们在1995年,定义了地球上80%的人口是“垃圾人口”,可是,再往前回溯历史,还有中国蒋记民国让他们自愧不如吧?

【本文为作者长河红阳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题目中的“大撒把”,指骑自行车双手离开车把,很容易出事的。在本文里是指特朗普的“洗手抗疫”——只要多洗手,不惧病毒上身,哪怕当下的美国:

病例扩及到19个州(笔者写文时升至41州);

哪怕新冠检测非常有限,每天寥寥数百例

哪怕目前美国疾控中心显示的数字是7.2%,WHO认为正常的数字是3.4%

再哪怕确认死亡人数攀升至12人(本文下笔时升至38人)

更哪怕,美国目前的已感染人数最低为1200-5000人。

所有数字都挡不住美国精英阶层的信心满满,纽约州州长的言论——新冠病毒自愈率高达80%,大家不要担心病毒。

这样言论颇能代表特朗普政府在新冠疫情的立场。至于不能自愈之外的20%人口,按着美国道理,或自己花钱找医院、医生买命;或无钱买命自生自灭,最后结果看上帝什么意思。政府么,是不会管的,医疗市场化呀,政府不过是个守夜的,绝不能出手,一切交由市场医疗市场的“无形之手”去办。总之有钱活命幸福,没钱丢命活该。

长河红阳:大撒把、抡砍刀、屠杀人民——资本主义美国和蒋记民国应对大规模瘟疫的最终选择

一贯爱给人当老师的美国人这样给惶惶不可终日的美国华人上课:“青壮年不感染。”且不说这句话的诚实分量有几克,即便按这样的说法去预测,一年为期,按着特朗普的“洗手抗疫”法,美国感染病毒受折磨的人有多少,没数。至于被疾病致死者是多少?有文章《想看美国笑话?可惜,美国将通过疫情获得巨大优势》给出答案:

【那么在1年左右的时间,美国因新冠致死的人数为3200万人,3200万人的主要构成是什么呢?首先,精英阶层将获得医疗方面的协助,致死率将低于或接近于1%,这点,特朗普已经说过了,3200万人主要为:65岁以上的老年人;(2018年数据为15.81%);免疫能力差的疾病人群,(如其中一项艾滋病人120万,占人口0.38%);美国中下阶层,数字不详;美国无业阶层(2018年数据为1120万,约占总人口3.5%);流浪汉阶层;(2012年数据为63万,占总人口0.48%)】

文章的推测数字是否准确现在还不好下定论,但是,将一场抗击大规模瘟疫的战役交由医疗市场后,灯塔国的牧师为了念经埋人恐怕要忙得臭死,或者连相当多的牧师都要被装在棺材里挖坑埋了。按着咱国的为政标准,这是懒政、怠政、不作为!等于草菅人命!但是,这在医疗市场化的美国却是再正确不过的事情了——人命不关天,关乎病人口袋里的银子,救人的道义制高点再高,政府也不能插手砸了医院、医生、保险公司卖医保的饭碗子,否则,要么分分钟让政府倒台;再么特朗普被人赏一颗枪弹,让他做林肯第二或者肯尼迪第二。

至于那推测中的,将要在一年期死亡的病患者:65岁以上老人、免疫力差的人群、中下阶层、无业阶层、流浪汉,一眼看出来,都不是财势精英!以1995年旧金山费尔蒙特饭店会议的标准看,都是占世界人口80%的“垃圾人口”。对这些“垃圾人口”,悲天悯人的布热津斯基赏赐给“奶头乐”的福利,但是,这仅限于没什么大的天灾人祸的前提。倘若有大的天灾人祸降临,人类的生存资源变得稀缺,布热津斯基们是不是还这么“仁慈”那可不好说!人家从没说大灾大难降临时,还会给你“奶头乐”福利,更没说大灾大难面前会有超出“奶头乐”福利之外的菩萨手段为草民消灾解难。在新冠病毒这种“天灾”汹汹而来时,布热津斯基们会怎么做,不仅特朗普的“洗手抗疫”给了标准答案,特朗普在12日对美国草民的喊话再次强调了答案:

【此外,上周我签署了一项83亿美元的支出法案,以帮助CDC(美国疾控中心)等其它政府机构抗击病毒、生产疫苗、进行治疗和分发医疗用品。我们的测试范围和测试能力每天都在迅速扩大,我们动作很快。
对绝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感染病毒的风险非常非常低。年轻人和健康人如果感染该病毒,他们应该能够迅速地完全康复。具有潜在健康问题的老年人是最高风险人群,他们必须非常非常小心。
具体而言,我们强烈建议老年人护理院暂停所有不必要的医疗就诊,老年人也应避免在拥挤的地区进行不必要的旅行。】

说起来,官府有行动了,但是年轻人和健康人没必要医治,可自愈;对上岁数的人来讲,你们是倒霉鬼,别指望有人救,老老实实在养老院呆着等死算了。说到头还是个“大撒把”。

有人味儿吗?没有。可是,这样的光景也是客观限制:市场化的医疗体系因为其唯利是图的本性筑起的铁篱笆,把人们共有的医疗资源圈占起来,成为特权、精英阶层的专享,所以它对医疗资源实施全国统一调配救护全民的能力几乎等于零,会浪费绝大多数人本该共有的医疗资源,让充裕的医疗资源在应对大规模疫病流行时变得绝对短缺。“洗手抗疫”作为一种安慰剂没用也是有用。

相似的,就是过去近两月的中国抗疫战争:中国的公立医院才有我们抗疫战争的主力军,取得了现在接近完全胜利的战果。如果,也仅仅是如果,真把公立医院赶尽杀绝,不要说美国的“洗手抗疫”,跳大神、请仙家,甚至于邪教蜂起绝非不可能!国将不国!

如美国现在这样,用“洗手抗疫”坐视那20%的人群自生自灭,可以说是政府无力驾驭医疗市场,更可以说,这是忠实践履布热津斯基们清除这些“垃圾人口”的上上选啊!

以上,是“大撒把”。接下来说抡砍刀——对罹患烈性传染病的患者用屠杀方法予以清除。这毫无人性,但是,就“清除”二字要达到的效果来讲,和布热津斯基们没有两样。

咱国1949之前的那个蒋记民国,就曾有组织地屠杀麻风病患者。这些传染病患者,以当时的蒋记民国政府的处理手段看,这个政权就是把这些传染病患者当做“垃圾”来处理的,有文章《民国蒋介石时代是如何屠杀感染病毒患者》,记录了当时我国西南地区对这些病患者的屠杀。

从文章中看,对麻风病患者的屠杀是个颇有些“传统”的是事情,因为仅在云南双柏县民间旧时便流传着六种残害麻风病人的手段,即快性(枪决)、升天(火焼)、挂干巴(绞刑)、见药王(服毒)、见土地(活埋)、会龙王(投水)。所以,将麻风病人驱逐显得是格外仁慈了——民国三十年(1941年),贵州普安县政府要求各乡将麻风病人迁入深山老林,违者保甲连坐。

有病需治,但是,西南地区自来经济就不发达,民众普遍贫困,诊治、医疗开支不是百姓能负担得起的。而当时的民国政府如现在的美国,如现在中国某些人鼓吹的一样,完全地实行医疗市场化,有病治不起,病患者又被四处驱赶,进一步扩大了疫病的流行范围,这样一来,病患者就成了恶魔式的存在了。那么,残杀麻风病患者似乎还有了某种“正义性”——民国三十年(1941年)云南双柏县崇德镇第三保保长将10余名麻风病人“光荣处死”;《楚雄彝族自治州志》记载,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强迫80余名麻风病人服毒自杀;这样无人性的做法,根子还在医疗体制上完全市场化上,有病无钱不给治,又恐其传染,干脆屠杀!

没有任何政府托底保障的医疗体系,注定就是个颈椎以下无知觉的高位截瘫,这个医疗体制只对高高在上的精英们体贴入微,对底层,则毫无怜悯麻木不仁。对那些无辜的罹患恶疾的病人只有挥刀乱砍。说起来么,民国政府是由见识过西洋、东洋文明的精英们掌权的,但是,对这样的野蛮残杀传染病患者的愚昧做法竟听之任之!原因何在?看病、治病是桩买卖,政府不会砸人饭碗,所以,看不起病的听候老天爷发落吧!

然而这个“听后老天爷发落”,可不是由病患者自生自灭熬到被病毒、病菌折磨死的那一天,而是,放任民间对他们实施残杀,如上文例子。甚至于国家军队也参与屠杀行动——《丽江地区志》记载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国民党营长安纯三下令枪杀200余名麻风病人。这样的屠杀行动非止一端,1937年4月5日,驻广东阳江的国民革命军(国军)的屠杀行动就闹出了大动静,在网文《屠杀、放逐与救助:民国麻风病人的三种命运》中,记述了这次集体屠杀的梗概:

【1937年4月5日,复活节。广东阳江麻风病院接到当地驻军的消息,他们将在这个节日向所有的病人犒赏金钱。然而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犒赏是一个陷阱。凌晨时分,准备领赏的53名麻风病人被军人团团围住,除了一人机警逃走外,其他俱被捆绑,运往郊外旷地予以枪决。事后,阳江麻风病院也被用火焚烧,军方的说法是“除毒务尽”。对麻风病毒的恐慌,促使当地军方试图消灭一切与其相关的东西。
阳江驻军诱杀麻风病人的消息很快被中华麻疯救济会知悉。他们在《麻疯季刊》刊发了消息,并透露给中外媒体。
同期刊发在《麻疯季刊》的消息还有,广州河南蒙圣警察分局,连日派警察在辖区内的瑞仁大街、福东路及二通口等处,抓捕了数十名麻风病人。其中有一名洪姓病人,正委托媒人将其妻女改嫁,不料遭事主举报因而被捕。其妻女则不知去向。】

军队屠杀,警察抓捕,俱是官方强力机关参与,从这些材料可知,彼时抓捕杀戮麻风病人是广东省内国民政府掀起的一场有计划的罪恶运动。

还有如下材料:

【如《现象报》载称,广东三水驻防军第四团梁团长,连日来抓捕了邓泽等麻风病人共12人,执行死刑,事后用石灰将尸体掩埋在一二丈深的土坑内。不仅如此,梁团长还用骈四骊六的布告文,宣示了麻风病人的罪状。】

这又是军队实施屠杀的典型个例,联系上文阳江屠杀,难道这是国民革命军的一个军事任务?要知道,广东可是蒋记民国的根据地、大本营,说它是蒋记民国的“老区”不为过。这个“老区”的驻军有这样做法,难道是蒋记民国高层授意?

无论是与不是,广东有地方官就把这个当成了政绩,而且还抢在了军队的前边,这篇网文又有如下材料:

【中华麻疯救济会接到的一封公民来函称:广东高要县马炳乾县长声言为地方除害,将境内麻风病人捕杀二百余名,且定有长期铲除计划,凡捕获麻风病人一名,可领赏金二十元。因此全县麻风病人,无不恐慌万分。最离奇者,毫无疾病的妇孺及患者家属,竟亦借口传染,遭到同样的处置。
在高要县,杀戮麻风病人的消息已经持续了一年多。1936年,同样是复活节前后,高要县县长马炳乾下令,把肇庆6名麻风病人用电船押赴到附近山上,在那里事先掘好大洞,将病人推入活活埋死。洞内放有石灰,据说不仅是为了防腐臭,更以此法可杀绝麻风病毒,免致传染。在活埋6名麻风病人之前,高要县还枪毙了十一名患者。
《麻疯季刊》在1936年第二卷内,针对高要县马炳乾评论道:“如此县长者,不但毫无人道,与时代精神背道而驰,且亦违反该省民政厅新近颁布之禁令。在此光明政治下尚有如此野蛮县长,可谓咄咄怪事!”】

杀人成了“除害”,这是政绩啊!在阳江屠杀之前,高要县就抢先屠杀麻风病人了。军队屠杀病患者,作用近乎于为之背书。

文里还提到数字:

【按照原广东省会警察局局长的李洁之1961年10月刊发于《广州文史资料·第三辑》内的回忆文章,广东全省当年所杀的麻疯病人不下两万多,其中高明县杀戮最多,有11000余人。】

在1949年之前,麻风病是一种很难治愈的恶疾,真要治愈,指望当时完全市场化运营的医院、诊所,花费的财力绝不是普通老百姓能承受得住的;而当时的民国政府除了打仗,也绝不肯把钱花在救民、救命上,恶疾不除的病患者也就被黑成了“毒源”,成为被杀戮的对象,一个“私”字当头,让人头滚滚,这哪里是人世间?说起来,费尔蒙特饭店的精英们在1995年,定义了地球上80%的人口是“垃圾人口”,可是,再往前回溯历史,还有中国蒋记民国让他们自愧不如吧?

形式上看,蒋记民国更加“绝户”,可是,以当时民国的经济状况,把布热津斯基们放在当时的民国上层当政,估计也绝不会比蒋介石高明多少,不会比高要县县长仁慈几分。因为物质条件的不同,以及内战蜂起的大混乱,让民国精英们只能想出抡砍刀的法子;二十世纪末的西方精英们考虑到当时的人类创造财富能力,以及还算安定的和平环境,也就能想出“奶头乐”的“安乐死”福利,这也算是“物质决定意识”吧?然而,无论怎样的不同,真正的祸根还是“意识”,一脑门子精英意识,视百姓为无物的精英意识,以及这种意识设计出来的医疗制度市场化,医疗资源私有化!“私”字当头,人就是丛林兽、山中妖、地狱鬼!人间就是丛林、荒山、地狱!哪怕布热津斯基的“奶头乐”,在大瘟疫来临时,就成了特朗普的“老年人该死、等死”的建议,内核与民国抡砍刀差不多的。

倒不在知道,现今为什么有一伙子人就愿意把民国夸成一朵花,把美国真当成了灯塔。话说爱养狗的不惧狗屎的肮脏,那么,那些果粉、花粉和美分会不会喜欢民国的特产:各种现在极少见的恶疾在自家身上扎根?会不会接受特朗普那“老年人该死、等死”的建议?如果愿意让民国时候各种横行的恶疾在自家身上“安家”,对特朗普的建议欣欣然,那真让人佩服,是个爱民国的好汉子,算个爱美国的“柿油党”;如果不愿意,那又为什么无视民国、美国的各种丑、各种恶,没口子地好夸?

听说北京有一例输入型新冠病毒:

长河红阳:大撒把、抡砍刀、屠杀人民——资本主义美国和蒋记民国应对大规模瘟疫的最终选择

重庆某女在美国马萨诸塞州长期定居混美国饭。最近“被新冠”了,典型症状都有了,三次哀求鬼佬做个核酸检测,可是鬼佬概不搭理。可见,在灯塔国,被当垃圾的,还有不把祖国当回事,非要在洋人地盘上出力交税的“世界公民们”。好在中国国籍还没扔了,为了保命,拉着男人和孩子窜回国了。当然,被收治了。

这样的仁慈,在哪国会有?哪个政权会这么做?不把祖国当回事的“世界公民”们,搁在美国,也就是一垃圾!咱国的某些人啊,说话就是不过大脑,不问良心!

《诗经·相鼠》来一段: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耻)!人而无止(耻),不死何俟?】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疫情 美国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2003/559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