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毛泽东和斯大林为彭德怀讨公道

由于毛泽东和斯大林的干预,彭德怀与拉佐瓦耶夫的“官司”,以彭德怀的胜诉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抗美援朝战争,中朝军队歼敌109万,打败了世界头号强敌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这是与党中央、毛主席正确的战略方针是分不开的,但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应该立头功也是应该的。

【本文是作者陈辉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陈辉:毛泽东和斯大林为彭德怀讨公道

毛泽东和斯大林为彭德怀讨公道——朝鲜战争中彭德怀与苏联顾问拉佐瓦耶夫的生死“官司”

今年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参加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纪念日,使我想起了当年采访彭德怀元帅的军事秘书杨凤安的一件往事: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中国人民志愿军势如破竹,攻占了南朝鲜首都汉城。此时,是继续向南朝鲜腹地乘胜追击?还是收缩兵力,防止“联合国军”反扑?

在关系到志愿军生死存亡的关键问题上,彭德怀与苏联驻朝鲜大使、朝鲜人民军总顾问拉佐瓦耶夫发生了激烈的争执:拉佐瓦耶夫主张第一种打法;彭德怀持后一种意见。

杨老是军事科学院原副军职研究室主任,解放战争后期就跟随彭总,抗美援朝期间担任彭总的军事秘书兼志愿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直到朝鲜战争结束。杨老说,这场“官司”最后打到毛泽东与斯大林那里,“官司”最后谁赢?谁输了呢?杨凤安为我道出了来龙去脉和“官司”的结局。

一、第三次战役彭德怀与拉佐瓦耶夫意见不一

1950年12月31日,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拉开了序幕。

第三次战役,“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集中“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34万人,在“三八线”以南部署了三道防线,改变以往兵力部署,将南朝鲜军部署在第一线,将美英军部署在第二线。

彭德怀集中志愿军6个军,在朝鲜人民军3个军团的协同下,向敌人的“三八线”防御体系实施正面进攻。

彭德怀根据一、二次战役,敌人火力强,又有航空兵和装甲部队的快速增援,包围敌人一个师、一个团,很难将敌全歼的现实,改变战法,一般只包围敌人一个营或一个连,快速歼敌,快速撤离战场。由“大口吃敌,改为小口吃敌。”

12月31日除夕日,彭德怀下令展开第三次战役。下午17时,经过炮火准备之后,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在200多公里的宽大正面,向“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组成的“三八线”防御阵地发起进攻。

此时,敌人已成惊弓之鸟,对志愿军闻风丧胆,兵败如山倒,不到一天时间就全部突破南朝鲜军防线。

志愿军乘胜向美、英军防线攻击,志愿军利用一个师或两个团包围美、英军一个营,先后包围了美军、英军近20个营,展开了猛烈的攻击。

1月2日,彭德怀指挥志愿军在朝鲜人民军的配合下,全线突破敌人防御纵深15至20公里,将麦克阿瑟的整个部署打乱。麦克阿瑟担心又被迂回包围,使其10多万大军拥挤在汉江北岸背水一战,陷入险境,无可奈何地在1月2日开始全线撤退。

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全线追击,打得敌人抱头鼠窜。

志愿军第50军在高阳以北击退美军第25师的抵抗后,截断英军第29旅的退路,全歼英军1个步兵营和“二战名将”蒙哥马利的“王牌”皇家坦克营,活捉了坦克营长。

志愿军第39军在议政府歼灭美军24师21团一部,并歼灭英军29旅两个连。

志愿军第38军、40军在议政府以南歼灭美军第24师17团一部。

美、英军的第二道防线又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被全部突破。

南朝鲜军拼命地跑,英军拼命地跑,美军也拼命地跑。李奇微后来在他的回忆录中,描述了他的部队狼狈逃窜的情景:

【“他们没有秩序,没有武器,没有领导,完全是在全面败退。有些士兵是依靠步行或乘着各种征用的车辆逃到这里的。他们只有一个念头——逃离中国军队愈远愈好。他们仍掉了自己的步枪和手枪,丢弃了所有的火炮、迫击炮、机枪以及数人操作的武器。”】

彭德怀指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人民军的配合下,一鼓作气占领了南朝鲜首都——汉城。

1月8日,第三次战役胜利结束。中朝军队将麦克阿瑟的战线从“三八线”推进到三十七度线附近,向前推进了80至110公里,共歼敌1.9万余人。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拉佐瓦耶夫与彭德怀产生了重大的意见分歧:拉佐瓦耶夫主张对敌人乘胜追击;彭德怀主张停止进攻,防止敌人反扑。”】

杨老为我介绍了彭总与拉佐瓦耶夫产生分歧的背景。

二、彭总与拉佐瓦耶夫争执的焦点究竟是什么?

【“美军是穷途末路、不堪一击?还是实力雄厚、后发制人?”】

拉佐瓦耶夫主张乘胜追击有他的理由,他曾是“二战”后期,苏军进入朝鲜向关东军进攻时的苏军集团军司令员。他对苏军轻易战胜日军的记忆犹新。1910年日本人合并朝鲜,作为自己的殖民地,把朝鲜当作自己反对苏联进行战争的有力练兵场。1945年2月雅尔塔会议上苏联同意参加对日作战,同年8月,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和朝鲜,不到半个月,朝鲜北部就被苏军占领。

1945年8月9日,苏联宣布对日作战,开始进攻图们江下游的庆兴一带。10日占领雄基,12-13日对罗津和清津港展开舰船炮弹射击并开始登陆作战,18-22日进驻元山和咸兴,24日进驻平壤,28日进驻新义州,经由新义州的其他部队向满州和开城方向进驻,一路所向披靡,所到之处更是不战而占,苏联军刹那间就完全占领了38度线以北地区。拉佐瓦耶夫以为美军与日军一样不堪一击。此外,他看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在第一次、第二次战役中,把美军打得抱头鼠窜,犹如惊弓之鸟,也乐观地认为美军根本不是对手。

杨老介绍,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彭德怀指挥志愿军在东、西两线共歼灭美军、英军、南朝鲜军1.5万余人,把敌人从鸭绿江边打退到清川江以南,粉碎了麦克阿瑟“感恩节前占领全朝鲜的计划”,稳定了朝鲜战局,使朝鲜在生死线上起死回生。第二次战役从11月25日开始,12月1日结束,共消灭了“联合国军”3.6万余人,其中美军2.4万余人,解放了朝鲜首都平壤,“联合国军”败退到“三八线”以南地区,彻底扭转了朝鲜战局,被世界军事家称之为经典战役。毛主席高兴地称赞:

【“彭德怀同志很能打硬仗、恶仗,他这次运用得更大胆,是用两个军迂回,四个军突击,双层包围,尾追堵歼,打败了美国所谓王牌骑兵师,又创造了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

听到第二次战役胜利的消息后,斯大林激动不已,他于第二次战役胜利的当天,就给毛泽东发出贺电:“你们的胜利不仅使我和我们的领导同志,而且也使全体苏联人民感到高兴。由于你们在抗击美帝的斗争中取得的这些重大胜利,请允许我向你和你们的领导同志,向中国人民志愿军和全体中国人民,致以衷心的敬意。

第三次战役,志愿军又占领了南朝鲜首都汉城。看到三次战役都是美军惨败,拉佐瓦耶夫有些得意忘形了,产生了朝鲜战争“速胜论”,认为一鼓作气就能把“联合国军”赶入大海。

彭德怀主张停止进攻,防止敌人反扑,也有他的考虑。

杨老说,第三次战役,我军和人民军突破“三八线”、占领了汉城,歼敌1.9万余人,正在向南乘胜追击时,彭总果断地下答了停止追击的命令。他对几名志愿军领导说,乘胜追击容易,但我们要十分慎重。第一,敌人虽遭我三次沉痛打击,但主力没被削弱,后备力量很强,技术装备仍占极大优势。第二,敌人在“三八线”以南地区有既设的坚固工事。第三,我军相当疲劳,特别是减员很大。第四,随着战线的逐次南移,后勤运输线已延长到550公里到700公里,在敌机封锁袭扰之下,我后方弱点暴露更多,前运后送更加困难。

【“彭总这次命令部队停止追击是顶着很大压力的。”】

杨老表情严肃地对我说。

一是志愿军官兵和朝鲜人民军正在进攻的势头上,突然停止进攻,感到不好理解。二是经过三次战役,把“联合国军”打过了“三八线”,占领了韩国首都汉城,国内普遍认为美国佬没什么了不起的,只要一鼓作气,就能把“联合国军”赶出朝鲜,对胜利的期望值过高。

【“彭总最大的担忧是担心美军进行第二次‘仁川登陆’。”】

杨老为我介绍了美军第一次“仁川登陆”情况: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朝鲜人民军突破“三八线”,开始统一祖国。

朝鲜内战爆发之初,人民军所向披靡,1950年8月中旬,南朝鲜军队仅剩下几万人,连同前来增援的10万美军被围困在朝鲜最南端釜山的狭小地域。

此时,对美国和南朝鲜来说,整个战局已经十分险恶。从7月初开始,已经有数支原驻远东的美军陆军师入朝,但仍无法阻挡住朝鲜人民军强大的南进攻势,美24师师长迪安少将还成为俘虏。7月中旬,美第8集团军和南朝鲜军被挤压到了釜山地带,经过苦战,虽暂时稳住了战线,但仍无法摆脱被赶下大海的噩梦。

危难时刻,麦克阿瑟力挽狂澜,实施了一个险恶的反攻计划,他利用朝鲜人民军主力90%都集中在南部的形势,在半岛中部西海岸实施登陆,拦腰一刀,斩断人民军细长脆弱的补给线,合围其于半岛南部,从而彻底扭转战局。他力排众议,决定把登陆地点选择在沿岸海堤高、海潮落差大、有外岛屏护,被专家一致认为“最不适合登陆”,但距汉城仅32公里的有极大登陆价值的仁川港。

9月15日,麦克阿瑟利用人民军后方兵力空虚,指挥7万多美军,在500架飞机、260多艘军舰的配合下,成功实施了仁川登陆,将人民军拦腰斩断,使人民军腹背受敌,朝鲜战局发生逆转。

此后,固守釜山防御圈的第8集团军发起了反击,腹背受敌的朝鲜人民军大举北撤。美军和南朝鲜军队利用装备和兵力的绝对优势,举行全面大反攻,并不顾中国政府的警告,越过“三八线”,轰炸中国边境城市,北朝鲜面临亡国之危,中国领土面临着严重的威胁。

【“虽然第三次战役美军当时溃不成军,南朝鲜首都都放弃不管。但彭总头脑非常清醒,他始终警惕着美军的第二次‘仁川登陆’。”】

杨老如是说。

后来彭德怀回忆说,

【“我打了一辈子仗,从来没有害过怕,可是当志愿军越过‘三八线’,一直打到‘三七线’后,我环顾前后左右,确实非常害怕。”
“几天几夜睡不好。左右沿海都是美军舰队,敌人不下船就可以利用舰炮打我军。如果美军地面部队在志愿军攻击达到极限之时再猛扑过来,局面可就不可收拾了。”】

因此,彭德怀的一个直觉判断是:进攻必须马上停下来!

这样一来,彭总与拉佐瓦耶夫的观点南辕北辙。

杨老说,当时拉佐瓦耶夫的基本观点是朝鲜战争可以速胜,主张乘胜追击,他说苏军的战斗条令中,没有进攻胜利后停止进攻的;彭总则认为朝鲜战争是艰苦的持久战,当前必须停止进攻,防止敌人反扑。

【“1951年1月5日,在君子里中朝军队高级干部会议上,彭总与拉佐瓦耶夫激烈争执的场面,好像就在眼前。”】

杨老回忆地说。

彭总说:

【“敌虽遭我3次战役严重打击,但主力损失不大,且保持海、陆、空优势。这次敌人有组织地节节败退,显然是别有用心。因此,我军停止追击,当前进行休整和充分准备,求得下一次战役在这一线更多地歼灭敌人有生力量。”】

拉佐瓦耶夫仍然主张:

【“只要志愿军继续向南进攻,美军一定要退出朝鲜。”】

彭总说:

【“既然你们认为只要我军向南进攻,美军就一定会退,我提议由仁川至襄阳以北的全部海岸线警戒和后方维护交通线,归中国志愿军担任。人民军1、2、3、4、5等军团共约12万人已休整两个月,归你们自己指挥,照你们的愿望可继续向南前进。”】

拉佐瓦耶夫说:

【“人民军尚未恢复元气,不能单独南进。”】

彭总说:

【“你们去试验试验,经验教训也是宝贵的嘛!”】

拉佐瓦耶夫马上说:

【“这不是好玩的,一试验就要付出好多万人的代价。”】

彭总强压怒火,大声说:

【“战争不是儿戏,不能拿几十万战士的生命去赌博,就这样定了,不南进追击。错了我负责,杀我的头……”】

三、毛泽东与斯大林对此作出怎样的评判?

中朝军队高级干部会后,拉佐瓦耶夫立即给莫斯科发电报,向斯大林告状,指责彭总:

【“右倾保守,按兵不动,不乘胜追击。”】

彭总也把会谈情况报给了国内。毛主席同意彭总的意见,并将朝鲜战场的实际情况电告了斯大林。

斯大林正确地处理了这一战场上的战略问题。立即回电给拉佐瓦耶夫说:东方有天才的军事家,彭德怀是久经考验的统帅,东方战场一切听彭的指挥。彭德怀是当代的天才的军事家。

很快斯大林就把拉佐瓦耶夫调回国了。

事实正像彭总预料的那样,麦克阿瑟企图在志愿军孤军深入后,发起第二次仁川登陆。发现志愿军没有上钩后,便在第三次战役刚刚结束十几天,就集中了“联合国军”5个军16个师又3个旅和一个空降团及其全部的炮兵、坦克兵和航空兵,地面部队共23万余人,发起了全面反攻。由于彭总及时地命令部队停止攻击,后来又主动后撤,放弃汉城,采取机动防御的战略,掌握了战役的主动权。

此后,又发起了第四次战役。这次战役从1月25日至4月下旬结束,共歼敌7.8万余人。

1950年2月20日,杨老随彭总专程回国,向党中央毛主席汇报朝鲜战况、请示今后的战略方针。

在中南海,毛主席见到彭总幽默地说:

【“彭老总,我们的同志和朋友对你不乘胜追击很不理解!”】

彭总说:

【“根据我们对整个战局的分析,我们虽然打了几个胜仗,但还没有从根本上削弱敌人。麦克阿瑟和李奇微很狡猾,他们要利用我军装备落后与作战弱点,以强大的火力杀伤我有生力量,或实施侧后登陆,他的战役企图已经十分明显了。所以我们决定,把主力撤回到‘三八线’附近,利用有利地形,实施战术反击,然后再图进攻。”】

站在一旁的周总理说:

【“我们打过‘三八线’,敌人诱我南下,会重演仁川登陆的故技。彭总没有上他的圈套。彭总提出轮番作战,斯大林十分称赞彭总真有办法。”】

毛主席说:

【“在撤退这个问题上,有些人有意见,可以不必介意。关于朝鲜战局的发展问题,按照能速胜则速胜,不能速胜则缓胜的原则办。”】

杨老说,当时主席表了这个态,彭总十分高兴。他兴奋地说:

【“我回国要的就是主席这句话!”
“实际上一至四次战役,我们确定的作战方针都是消灭美军一、两个师,南朝鲜军几个师,可是没有一次能实现,说明我们以往的作战方针胃口过大,与实际存在着差距,彭总作为杰出的军事家,洞察到这一战略性的偏差,并及时向主席汇报。”】

杨老深有感触地说。

后来,毛主席及时调整了抗美援朝的作战方针,确立了“持久战,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并指出,历次战役证明我军实行战略或战役性的大迂回,一次包围美军几个师或一个整师,甚至一个整团,都难以达到歼灭任务。今后,只要求我军每一个军在一次作战中,歼灭美英土军一个整营至两个整营,也就够了。如果这样办不到,则要求每次每军歼敌一个整营为适宜。采取“零敲牛皮糖”的办法,歼灭敌人,积少成多。

【“党中央、毛主席审势度时,把抗美援朝的战略方针从‘大举歼敌’调整到打小歼灭战;从争取‘速胜’调整到‘准备持久作战’,彭总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杨老回忆地说。

由于毛泽东和斯大林的干预,彭德怀与拉佐瓦耶夫的“官司”,以彭德怀的胜诉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抗美援朝战争,中朝军队歼敌109万,打败了世界头号强敌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这是与党中央、毛主席正确的战略方针是分不开的,但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应该立头功也是应该的。(完)

【陈辉,新华社原北京军区支社社长,高级记者,大校军衔,获新华社“十佳记者”荣誉。撰写出版了《世界王牌败兵录》《沙场淘金百战归》(上下册)《军旗下的铁甲雄师》、《军旅岁月拾零》(一至五集)等9部专著,在国内外发表新闻作品2000余篇。新闻和文学作品先后获得国家“五个一”工程奖、第一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新闻奖一等奖、第三届中国报告文学大奖赛一等奖、伊拉克战争报道奖、国家抗震救灾报道奖等50余个奖项,新闻作品收入国家语文课文。先后立二等功3次,三等功4次,获国防服役金质奖章;简历被收入《中国专家大辞典》和《二十一世纪人才库》;作品被收入《中华文库收藏作品名典》。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毛泽东和斯大林为彭德怀讨公道——朝鲜战争中彭德怀与苏联顾问拉佐瓦耶夫的生死“官司”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2003/56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