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与共:“摸着石头过河”是毛主席的常用语

从1957到文章发表的2007年,五十年弹指一挥间,阎明复老人清楚记得的,“摸着石头过河”是毛主席常用词、词组和成语三大本汇编的内容之一,并且说“我们至今仍记忆犹新”,应该说还有其他老人家或许也能记得。不知何故,似乎没有人再顺着这个线索,去考证下毛主席老人家和这句话的关系问题。多么希望一些见证历史的老人家们,能够多讲讲这些“过去的事情”啊。

【本文为作者常与共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常与共:“摸着石头过河”是毛主席的常用语

最近一些年来,关于党史、国史的考据文章多起来,是好事,知史才能知耻,忘记就意味着背叛,时时回望过去,是应该的。可有一样,考据的路子不能走偏了,比如总有一种文章,以还真相的名义,做解构文章。比如说毛主席的那句名言不是毛主席最先提出来的,哪篇文章甚至诗词不是毛主席写的,历史上一些经典理论不是毛主席提出来的,等等。这些文章是“说真话”吗?

那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至少我们一位大笔杆子的亲属,是很明白地早就辟谣了,网上标题很清楚,“父亲写不出《沁园春·雪》”,“毛主席著作绝非父亲代笔”。更早一些时候,龚育之先生等还晒出了原始文稿照片等。为了维护共和国伟大领袖起码的名誉,一些老同志,包括一些可能还受过不少“苦”的老同志,真的是忘私忘我、让人感动。其历史功绩,也应该被铭记。

毛主席在1957年1月的省、市、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会议上,讲到“官做大了也可以利令智昏”(陶鲁笳《毛主席教我们当省委书记》,2017年6月二版,3页)的问题时,还提出了一根“革命道德”的重大问题。主席说,苏共“二十大”一来,从前拥护斯大林非常积极的人,这时候也反得非常积极。我看这些人不讲马克思列宁主义,对问题不做分析,也缺乏革命道德。马克思列宁主义也包括无产阶级的革命道德。你从前拥护斯大林,现在总要讲一点理由,才能转过弯来吧。理由一点不讲,忽然转那么一百八十度,好像老子从来就是不拥护斯大林的,其实从前是非常拥护的。这就是不道德嘛!(同上,第5页)

“摸着石头过河”是一句中国古语,完整地表述是一句歇后语,后半句是“稳稳当当”。发明权应归全体劳动人民,而且一看就是南方地区远古时期、没有桥也没有船,人们只能涉水过河时期的文化“遗产”。因为在北方地区乡村形容过河方式的流行语是“紧过裂石,慢过桥”,“裂石”是人们自己从水边扔到水里当简易垫脚石的卵石,水流一来,摇晃不稳,过河者只能瞅准了、踏着它、飞跑着过去,才可能不湿鞋、不落水;相反,经过一座构筑好的木桥或石桥,那就要慢点,稳稳当当地,别急赤毛躁,失足落水,或者造成拥堵。

在改革开放新时期,赋予其新的时代内涵、改革方法论的,从现有材料的考据看,似乎是陈云同志。1986年第一期的《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上,有篇李子健同志的文章《浅析“摸着石头过河”的哲学道理》,提出早在1951年7月22日召开的全国工商联工作汇报会上所做的讲话中,陈云提出“办法也应该稳妥些,这叫摸着石头过河,搞急了是要出毛病的”,是“第一次”赋予其新的含义。文章分析指出,作为一个生动形象、通俗易懂的比喻,既体现了毛主席在《实践论》中提出的“实践的观点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之第一的基本的观点”,也体现了毛主席在《实践论》中提出的,“要使自己的思想合乎客观外界的规律性”亦即主观和客观的具体的统一的思想。论述很有见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叶以来,一些学者习惯性地用“邓小平同志提出了‘要摸着石头过河’的著名论断”的表述。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2年12月31日的集体学习中指出,“摸着石头过河,是富有中国特色、符合中国国情的改革方法。摸着石头过河就是摸规律,从实践中获得真知。”

基于实践第一(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和主观符合客观(实事求是)的“摸着石头过河”,在哲学基本理论和基本方法上的源泉,是毛主席的《实践论》。同时,论断的要点是在“过河”。

2013年两会期间,施芝鸿先生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专访时表示:

【“摸石头过河是一个比喻,毛主席的比喻,我们的任务是过河,过河就要解决桥和船的问题,船和桥到了邓小平那里就比喻成了石头,这样具象的比喻,并非说我们只摸石头不过河,事实上,当我们摸到具有理论基础的大石头,朝着过河这个规律性的东西向前跨进了一步,摸石头是摸规律,改造客观世界需要找规律。……很多人在这个问题上,把具象理解的有点窄了。……没有试验,一步搞成另外的体制,苏联吃的就是这个亏,请哈佛大学的教授帮着搞了一个顶层设计,把党搞垮了,教训在这里。”】

施先生的论断是独到的。我们也倾向于认同“摸着石头过河”,是“毛主席的比喻”。在《党委会的工作方法》中,毛主席说,“我们的任务是过河,但是没有桥或没有船就不能过。不解决桥或船的问题,过河就是一句空话。不解决方法问题,任务也只是瞎说一顿。”老人家的经典之论,实际上是共产党人一切“过河论”的源头所在。直观上看,毛主席说要“解决桥或船的问题”,陈云同志说要“摸石头”,前者是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时代的“过河方式”,后者则更像是早期原始文明时代的生活留痕。这当然有些“抬杠”。施先生的言外之意是不要盯着拘泥于具象理解不放,而是要得意忘言,抓住“试验”探索、慢慢来(也就是“摸”)这个本,只搞“一步”到位的“顶层设计”不行,苏联殷鉴不远、“教训”惨痛。

2014年4月9日《光明日报》刊发的《揭秘:“摸石头过河”是哪一位中共领袖提出?》一文,再次明确指出,最早强调“摸着石头过河”方法的是作为第一代和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重要成员的陈云同志。可靠文献时间比李子健同志提到的还早,是在1950年4月7日政务院政务会议的发言中,“物价涨不好,跌亦对生产不好。要‘摸着石头过河’,稳当点为好”。文章提出,“作为我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邓小平同志,对‘摸着石头过河’改革方法是完全赞同的”。2015年,还有学者在另一家主流大报发文章说,改革开放采用的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方法论,“是邓小平同志将这种方法论形象地概括为‘摸着石头过河’”。从文献梳理看,陈云同志对“摸着石头过河”的理解,侧重点似乎是在“摸”的动作和过程本身,力求于“稳”,稳妥、稳当。与毛主席的调查研究、“解剖麻雀”,抓住典型、取得经验、示范带动,一脉相承。

1933年11月,毛主席的《长冈乡调查》《才溪乡调查》等光辉著作,就是“摸石头”的成果。老人家教导人们“典型本身就是一种政治力量”,而“发扬这些经验,收集更多的经验,供给一切落后的乡苏、市苏以具体的榜样,使他们的工作提高到先进乡苏、市苏的地位,团结千百万群众于苏维埃的周围,争取一切苏维埃工作适合于粉碎敌人‘围剿’的要求,这就是我们的目的。”(《长冈乡调查》)。强调,

【“铁的事实,给了我们一个有力的武器,去粉碎一切机会主义者的瞎说,如像说国内战争中经济建设是不可能的,如像说苏区群众生活没有改良,如像说群众不愿意当红军,或者说扩大红军便没有人生产了。我们郑重介绍长冈乡、才溪乡、石水乡的光荣成绩于全体工农群众之前,我们号召全苏区几千个乡一齐学习这几个乡,使几千个乡都如同长冈、才溪、石水一样,成为争取全中国胜利的坚强的前进阵地。”。(毛泽东《才溪乡调查》)。】

几个月后的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上,毛主席点赞长岗乡是苏维埃工作的模范,再次号召要“造成几千个长冈乡,几十个兴国县”。从“团结千百万群众于苏维埃的周围,争取一切苏维埃工作适合于粉碎敌人‘围剿’”,到“争取全中国胜利”,再到“造成几千个长岗乡、几十个兴国县”,是为“过河”之谓也。

2017年第1期的《中共党史研究》发表了于安龙同志的《关于改革方法论的历史考察——基于“摸着石头过河”的视角》 一文,钩沉梳理,指出,“摸着石头过河”长期以来被视为邓小平的重要改革方法论,但在正式出版的邓小平年谱和邓小平文集中并没有这样的提法。几十年来讲得最多且记载于正式出版物的是陈云,他是党内较早提倡、明确使用和反复强调“摸着石头过河”的领导人之一。应该说把“改革方法论”的问题已经摆得比较清楚了。

其实呢,“摸着石头过河”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的常用语汇。在毛主席的俄文翻译阎明复同志的回忆(据中国网刊载的《中苏鲜为人知的历史 阎明复:我给毛主席当翻译》)说,在1957年1月中办成立翻译组,他担任组长。当时,毛主席的秘书、中办副主任田家英怕我们听不懂毛主席的湖南话,把他在工作中多年积累的毛主席常用词、词组和成语三大本汇编送给我们,汇编中的“跌跤子”、“摸着石头过河”、“一穷二白”、“小局服从大局”、“一个指头与十个指头的关系”等等,我们至今仍记忆犹新。

从1957到文章发表的2007年,五十年弹指一挥间,阎明复老人清楚记得的,“摸着石头过河”是毛主席常用词、词组和成语三大本汇编的内容之一,并且说“我们至今仍记忆犹新”,应该说还有其他老人家或许也能记得。不知何故,似乎没有人再顺着这个线索,去考证下毛主席老人家和这句话的关系问题。多么希望一些见证历史的老人家们,能够多讲讲这些“过去的事情”啊。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毛泽东 历史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2004/56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