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与共: 再谈“摸着石头过河”是毛主席的常用语

完全没必要因为某个句子在某个时期具有特殊的含义,或者“所指”,我们就故意裁剪事实,屏蔽记忆,而不予承认老人家用过这句话,甚至还常用这句话,这是让人伤感的。我们真的“玻璃心”到这种地步了?用了这句话、常用这句话,会伤害了老人家的光辉形象吗?难道我们就不能回到历史现场和结合时代条件,做出合乎历史情境的解释吗?这,或许可以看做从上而下、破空而来的第五条道路。

【本文为作者常与共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我的《“摸着石头过河”是毛主席的常用语》一文,引起了一些朋友的“不解”、“震惊”甚至“愤怒”。我是感到高兴的,这比看到“成百上千”的习惯性点赞更值得欣慰。引用一句套话,问题是时代的声音。我的文章自身的问题或者提出的问题,引发了朋友们的情感认知上的“激烈”回应,我真心感激并且感到有认真回应的责任。

文章写完之后,我觉得还需进一步研究。限于条件,坦率说,现在的基本研究手段只能是检索。好在充分地占有材料,站在前人肩膀上,把别人已经研究清楚的结论重述出来,也算是符合毛主席关于“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一贯教导。

我想再次强调,结论先行,是行文大忌。我最初是抱着“好奇”去搜检这个“关键词”的,而自始至终,我的探究只限于语言运用层面的一个事实,那就是毛主席到底有没有用过“摸着石头过河”,而从前一篇文中所列举的阎明复先生的回忆文章来看,不仅用过,而且常用。至于在什么意义上用、和今天的“改革方法论”是什么关系,可以再行探讨。事实判断说不清楚,后面的价值判断就无从说起。

也正因此,我先在微信搜索(建议读者朋友学会用“中国搜索”、“微信搜索”等多种工具,冲抵某些强势搜索引擎的绑架),结果出现了“易经实修”公众号作者“老兵老徐”写于2019年9月13日的一篇文章《转折:邓小平听毛主席讲“摸着石头过河”》。文章指出,在近年来播出的两部电视剧中,都出现了毛主席说过或说这句话的“镜头”。

为了验证文章作者的引用是否属实,我重新回看了2014年贵州卫视播出的电视剧《领袖》(编剧是2016年4月份去世的邵钧林先生,致敬、哀悼!)第九集,和2019年央视播出的电视剧《伟大的转折》(编剧欧阳黔森、李俊,致敬、感谢!)第十集,发现的确是有这样的表达。

前者,在黄洋界上,“张闻天”和受伤的“王稼祥”做反思性谈话,王稼祥提到:

【“泽东同志曾经说过一句话,叫摸着石头过河。在过河之前,对河的深浅流速甚至暗礁,谁都一无所知。在过河中,有的被绊倒呛水甚至被淹,都是在所难免的。只要过的是同一条河,总会摸到一块去。只要志同,总会道合。”】

张闻天接着说,是啊,是到了该帮我们的同志拉拉衣袖的时候了。

常与共: 再谈“摸着石头过河”是毛主席的常用语

常与共: 再谈“摸着石头过河”是毛主席的常用语

后者,也就是《伟大的转折》中,则是在遵义会议上,毛主席说: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事变,我们的同志用鲜血,让党内的同志们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如果武器在敌人的手里,我们就只有挨打的份儿。所以,我们发动了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可是,我们没有经验,只能像瞎子摸着石头过河一样,我们被水浪打倒过,我们被海草绊倒过,终于,我们有了一块井冈山,小小的栖身之地。我们终于有了一块自己的可以生存的安身立命的根据地。”】

常与共: 再谈“摸着石头过河”是毛主席的常用语

从“摸着石头过河”,到“像瞎子摸着石头过河”,一个是旁证,一个是“亲证”,似乎是“板上钉钉”了,当然了,历史剧是文学艺术,不是历史文献,可以虚构,必须虚构,否则就不是故事,而成了“史实”,并不一定要“无一字无来历,无一事无出处”。但也要区分情况,那就是对于一般观众已经有常识性认知的内容,不管是主题主线还是“动作”细节,过于浓厚的虚构痕迹立马会成为一个失败的“bug”。

在“知乎”平台,就有网友认为《伟大的转折》第十集“真的是败笔”,证据就是在遵义会议上,毛主席 “居然说出了摸着石头过河?”,接着引用了毛主席著名的“《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一文中的“过河”论。相关批评似乎和我的前一篇文章一样,多多少少都有说理不充分的痕迹。

把两部电视剧中的情节,作为一个“问题”抛给今天活跃在文坛上的两位编剧——贵州文联、作协主席欧阳黔森先生,和贵州师范大学教授李俊,是可行的。可以问问两位同志当初写剧本时的根据到底是什么。有没有比较过硬的材料支撑或者当事人证明,还是说只是剧作家为了剧情需要,而“以今测古”。

这条路的可行性暂且搁置,在有相关结论之前,我还有更多的信息需要搜寻和“披露”。关于我提到的阎明复先生的回忆,2015年12月7日《光明日报》2版刊发了国内知名的学者陈晋先生的随笔《毛泽东的“语言地图”与话风文风》一文,开头如下:

【读人民出版社刚出版不久的《阎明复回忆录》,看到一个细节,说他初到中央办公厅翻译组工作时,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把自己在工作中多年积累汇编的毛泽东常用词语、词组和成语,一共三大本,送给翻译组的人先熟悉,以便在毛泽东会见外宾做翻译时有所准备。 回忆录写道:“汇编中的‘跌跤子’‘摸着石头过河’‘一穷二白’‘小局服从大局’‘一个指头与十个指头的关系’等,我们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这和我所引用的中国网那篇文章的内容,是一样的。考虑到陈先生所供职和担任领导职务的单位能够更近距离地查询和掌握毛主席文稿手迹和有关一手文献,甚至是那三大本汇编原稿的可能性。这个悬案似乎还有进一步破解的可能性。与学术思想上无中生有相比,查询有无的工作在技术上并不存在什么难度。同样,陈先生的单位,对阎明复回忆录中涉及毛主席有关情况的真实性,也有查证或辨别之责,没有直接作出否定,还引述为据,是否可以算作一种真实性“免检”认定呢?这,可以算作对该问题进行研究的第二条道路。

顺着这条道路,我再做一点探究。2018年4月9日的《学习时报》(再次建议我们的同志们、朋友们和“辩友”们,不管是爱是忧,一定要抓取新鲜材料,涉猎一些最新的期刊报纸和文献资料,不要老是靠转发一些陈年旧文和辟谣之后的短视频聊以自慰)刊发了王达阳先生的《“摸着石头过河”的来历》一文,再次强调,很多人以为是邓小平说的,“笔者经过仔细查阅有关材料,发现事实并非如此。”事实是:

【“党的领导人中李先念、谷牧、陈丕显、聂荣臻等人都引用过这句话,他们的文章或年谱中有记载。但是,恰恰是邓小平,没有引用过这句话,权威的邓小平著作《邓小平文选》、邓小平生平思想的忠实记录《邓小平年谱》,都没有他本人说过这句话的记载,与邓小平工作过、接触过的人撰写的回忆文章或访谈材料,也没提到邓小平说过这句话。”】

同时“笔者(王达阳)还发现,引用这句话最多的领导人当属陈云”。

王先生同时强调,虽然没有找到邓小平说“摸着石头过河”这句话的记载,但并不是要把邓小平与这句话撇清关系,恰恰相反,邓小平虽然没有说过“摸着石头过河”这六个字,但可以肯定的是,“摸着石头过河”是邓小平领导的改革开放采取并反复强调的鲜明态度和重要方法。

由此带给我们一个思考,既然从语言的直接运用的考据上,没有发现邓小平讲过这句话的文章、谈话、回忆和记载,那么,这句话为什么会长期以来、直至今天还是被“顽固”地认为、被当做、被写成是他说的说过呢?话语历史的层累到底是如何“智造”的?同样,让我们“悬置”左中右的立场,就从日常生活语言运用和人们的日常评价或者印象的角度,去做一点语言或者词汇包括“开头语”对象错置的学术考察。顺便也考究一下毛主席和“摸着石头过河”的渊源问题。这,可以看做是第三条道路。

顺着王先生在文章关于“这句话很早就出现在《人民日报》的报道和正式文件中”的提示,我们发现早在1948年4月16日的《人民日报》上,就出现过:

【“工作组在赵庄全体群众帮助下,这段工作虽然基本上成功了,但是因为没经验,摸着石头过河,不免有些缺点,最大的毛病是在组织贫农团到成立农会和选举村政府开始时的算帐抽补,走了两段弯路。

紧接着才是王先生引用的1965年6月6日《人民日报》讲到……。

受陈先生和王先生的启发,我们在《毛泽东年谱》中查到了这样一则记载,1955年12月9日晚上的扩大会议上,毛主席讲到,“实行国家资本主义,明年一定要比较稳,后年大进一步,突飞猛进还在后两年。撑着石头打泡泅,淹不死人。”《年谱》加了注,“打泡泅,即游泳”。打泡泅显然是方言,从意义分析,毛主席这里说的“撑着石头打泡泅”,和“摸着石头过河”,似乎是大体相近的。按照阎明复先生回忆录的提法,有可能在外交场合,也用过。可惜,我们尚未查证到。这,就算第四条道路吧。

不管是赞成还是反对,表达态度之前,必须立足于事实的存在本身。1就是1,二就是二,说过就是说过,用过就是用过。毛主席的确说过,与天奋斗、与地奋斗、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话,但老人家没有说过“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老人家晚年压根就没有看过《金瓶梅》。老人家也没有说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哪怕这句话对今天很多年轻人放逐自我的行为有矫正作用,但老人家没有说的,就不必“赠送”给已经无言的老人家。说严重些,这无异于低级红、高级黑。

同样的,完全没必要因为某个句子在某个时期具有特殊的含义,或者“所指”,我们就故意裁剪事实,屏蔽记忆,而不予承认老人家用过这句话,甚至还常用这句话,这是让人伤感的。我们真的“玻璃心”到这种地步了?用了这句话、常用这句话,会伤害了老人家的光辉形象吗?难道我们就不能回到历史现场和结合时代条件,做出合乎历史情境的解释吗?这,或许可以看做从上而下、破空而来的第五条道路。

我们天天讲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我们对“坚持真理、修正错误”感到服膺,我们同意实事求是的原则精神不能忘,不管是谈“阶级斗争”,还是说“改革创新”。那么,毛主席有没有用过、是不是常用“摸着石头过河”的“公案”,似乎还有进一步基于“证据”进一步展开讨论的必要。让情绪缓一缓,让事实来说话,我恳切地希望就这个“小”问题,向同志们、朋友们、“辩友”们学习、请教。必须承认,孙经先老师“关于毛主席一段语录的查证”文章,启发了我,在此深深致谢。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毛泽东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2004/56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