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卫东:大奴隶主华盛顿是如何成为民主明星的?

到资本主义社会,废除这种世袭的奴役制度,自然是一大进步。不过西方媒体从美国成立,就开始宣传,长达240多年的自由资本主义社会,实际上从来没有在人类社会出现过。就像此次美国面临新冠病毒威胁了,美国老百姓第一反应是,大量购买枪支,根本不是国内公知们所宣传的自由民主国家,而是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让大家认识到,原来还是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原来美国人大量拍摄的西部片,是真的历史。总而言之,华盛顿的民主明星形象,和美国的自由资本主义神话,都是美国精英高明的文化洗脑,给人们形成的意识形态和文化观念,是和实际毫不相干的谎言。

【本文为作者黄卫东向察网的投稿

黄卫东:大奴隶主华盛顿是如何成为民主明星的?

美国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本是一个大奴隶主,这在美国,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历史事实。例如,特朗普上任总统后不久,美国民间为移走设在弗吉尼亚夏洛特维尔市解放公园的美国南方军总司令罗伯特·李将军的纪念雕像,发生流血冲突,一名白人男性驾车冲撞反对人群,造成一人死亡,多人受伤。主张移走雕像的主要理由是美国南方政府维护奴隶制,罗伯特李是南方军总司令,显然支持奴隶制。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怼曰:”华盛顿也是奴隶主!”。难道你们也要将他的雕像拆除吗?

华盛顿出生在弗吉尼亚一个比较富裕的大农场主家庭,兄弟姐妹多人,其父去世时,华盛顿只有11岁,但因为其父的遗嘱,已经拥有了10名黑奴。后来随着年龄增长,他名下的奴隶越来越多。当他26岁时,名下的奴隶已经达到了36人之多。当然,就这个数量来说,华盛顿还不能算是大奴隶主。此时华盛顿娶了一名富有的寡妇,变成了大富豪,购置了更多土地,以及更多奴隶用于劳作。1774年,美国独立战争前夕,华盛顿名下的奴隶人数达到150人(有说超过200人),成为当时美国排名前列的大奴隶主。当时华盛顿是坚决支持奴隶制的,他甚至公开刊登广告,悬赏捉拿自己的逃亡奴隶,包括白人契约奴隶。

到华盛顿卸任总统时,其夫妻名下有316名奴隶。但在其死前,从未释放过一个奴隶,他写有遗嘱,称等到妻子去世后,可以将自己名下的奴隶全部释放——这个条款看似贴心,实则吓得妻子玛莎一身冷汗,她担心华盛顿的奴隶为了早日获释,提前谋杀自己,于是在1799年华盛顿去世后,便赶紧把这些奴隶都释放了。这一个自保的行为反而意外为华盛顿夫妇博得了一些美名。

奴役奴隶,不过是当时美国主流精英的通行做法,美国十九世纪上任的23位总统,大都做过奴隶主。华盛顿更严重的恶行是屠杀印第安人,搞种族灭绝。1779年,华盛顿指示John Sullivan少将攻打伊洛魁人民时说:假如将“垃圾(指印第安人)”放到所有定居点附近,…..那么整个国家将不仅仅是泛滥成灾,而是被摧毁了。在屠杀灭绝伊洛魁印第安人过程中,华盛顿还指示他的将军说:“在所有印第安人居留地被有效摧毁前不要听取任何和平的建议”。1783年,华盛顿将印第安人和狼进行比较时说:“两者都是掠食的野兽,仅仅在形状上不同”。华盛顿的灭绝政策在他的部队又一次击败了印第安人以后得以实施。军士们从伊洛魁人的死尸上剥皮,华盛顿建议说,“从臀部往下剥皮,这样可以制作出高的或可以并腿而长的长统靴来。”在那场袭击后幸存的印第安人将美国第一总统改名为“小城摧毁者”。当时美国境内30个Senca人的城镇中有28个在5年时间内被华盛顿的军队摧毁。

在总统任期内,华盛顿与英国签订不平等的《杰伊条约》,承认英国在北美大陆内河航行的自由和在西印度群岛贸易中的优势地位,使美国人认为丧失了自己在领土主权和贸易方面的部分利益,在美国引发了广泛不满。华盛顿下台之后,美国人其实对华盛顿是不感冒的,美国很多的报刊、媒体、各种舆论发表了很多文章来攻击华盛顿,在当时的美国舆论中间,华盛顿被塑造成了贪婪、狡诈、凶残的形象,包括他用黑人的皮做皮靴,强奸黑人女奴,他家里有多少地等等。在当时的美国人笔下,华盛顿是很荒淫无度的,是没有道德底线的。如果在我们中国找一个词,来对应美国人笔下的华盛顿的话,这个词就是人渣。

但是后来,美国人很快就清醒地考虑到,如果把华盛顿彻底搞臭了,那美国精神的基础在哪里?美国价值的根基在哪里?于是,美国人就掀起了一场“美化华盛顿”运动。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华盛顿的故事,包括他小时候用小斧头砍树等,今天很少有人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但实际上,99%是假的。在“美化华盛顿”运动中,美国人找了很多专家,找了很多人,编了很多关于华盛顿的正面故事。然后通过媒体、书籍、跨国公司等各种渠道把这些故事广泛传播,经过持久的宣传,现在美国人提起华盛顿是充满敬意的,再也不说他是人渣了,而且不仅美国人提到华盛顿充满敬意,就连很多中国人,世界上很多国家的人提到华盛顿,还会知道他干过的见不得人的事吗?不会了。华盛顿被美化、塑造成一个全世界都敬仰的领袖形象,一个民主的明星了。

第一种是宣传华盛顿没有借助担任大陆军总司令一职搞独裁。问题是华盛顿就是想搞,也不可能。华盛顿所领导的大陆军,实际是美国各邦民兵组成的军队,人员和物资供给依靠各邦实权人物,华盛顿并无多少发言权,根本原因是华盛顿被人雇佣当总司令,领导的也不是自己国家的军队。当时美国是各邦各自独立,不是成立一个国家独立,只是因为共同对付英国镇压的需要,建立了同盟,其同盟名称,本意是亚美利加国家联盟,中文美化翻译为美利坚合众国。就像麦克阿瑟曾担任侵略朝鲜的联合国军总司令一样,他能让各国支持他在朝鲜或美国成立一个由他当总统的独裁政府?因为麦克阿瑟领导的联合国军包括的军队是不同国家和民族的军队,不是中国同一国家和民族下的军队。欧洲历史上有无数这种联军总司令,在完成战斗任务以后,就无法指挥联军了。美国最初独立,是十三个殖民地各自独立成为13个国家,后来为对付英国镇压的需要,成立邦联制国家。在联军战胜对手后,大家就各回各家了,谁会鸟一个临时担任总司令的外国人。华盛顿想当美国的独裁者,那不是天方夜谭吗?就是当华盛顿本人所在邦弗吉尼亚共和国的独裁者,也不可能。

其次是宣传华盛顿没有当终身总统,而是担任两任总统后,就不在参选总统了,这被宣传为华盛顿不搞独裁的亮点。其实美国总统一开始的权力很小。美国当时最初实行邦联制,其名称翻译成中文,就是亚美利加国家联盟。按照华盛顿的说法,美国中央机构就是一个各邦外交人员组成的空壳。各邦自行其是,而且矛盾重重,甚至内部就打了起来,无法对付英国的军事压力和本土印第安人的反抗。后来各邦精英不得不协商成立联邦制政府,由各邦上层精英投票选出总统负责行政,但其职权很小,只管外交和各邦之间的纠纷,还受联邦议会和法院限制,不可能通过担任美国总统,变成独裁者。

此外,华盛顿也不可能成为终身总统。西方在20世纪以前,一直是世袭贵族统治的社会,英国尤其如此。号称“人人生而平等”的英国,直到今天仍然是一个法定的贵族国家。英国女王作为贵族之首,她既不是民主竞选的,也不是推选或者指定的,而是依照血统原则继承的,一直是最初征服英伦三岛盎格鲁萨克森国王的直系后代,与日本国王万世一系的产生方式完全一样。女王之下,还有大大小小的亲王、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和教会贵族、法律贵族等共一千多人。这一千多人组成的贵族院(上院),和剩下几千万人选举出来的平民院(下院),理论上是平级的,二者加上国王,共同构成英国政治的中枢——英国国会。历史上,上院曾经拥有比下院多得多的权力。即使在贵族制度高度式微的今天,上院也仍然是英国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直到2009年,英国才历史上第一次成立了“英国最高法院”,此前上院一直是英国的最高上诉司法机构,也就是说,最高司法权一直在贵族手中。西方的贵族统治和精神对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影响,更是无所不在。民间对贵族精神的追求,比上流社会有过之而无不及。例如,戴安娜王妃实际上是伯爵之女,却被王室宣传为平民王妃,并引起西方平民的疯狂追捧。中国的政治人物可以因功业而获得巨大声望,进而成为皇帝。在西方,象华盛顿这样没有贵族身份,想加入军队,通过军事上的成就成为国王,在华盛顿之前,就没有出现过。

所谓美国民主制度,不过是美国精英宣传的神话。最初美国投票选举总统时,只有占人口4%的白人上层精英有投票权。美国独立时,70%以上白人是契约奴隶出身。独立后,美国精英制定的宪法是奴隶制宪法,在美国整整实行了88年。1864年美国联邦议会通过法律,取消奴隶制,但美国很多邦又通过种族隔离制度,实际是种族歧视制度,不准美国有色人种,包括有美国国籍的华人使用美国的公共基础设施包括医疗教育等设施,持续整整100年,等于实行世袭的贱民制度。直到1964年才名义上取消,而实际上的种族歧视,直到今天都无处不在。在美国240余年历史中,光不平等制度就实行了188年。在这种不平等制度下,美国黑人人均寿命长期比白人低得多,在20世纪初,当美国白人人均寿命达到50岁,遭歧视的黑人人均寿命只有31岁左右,还比不上当时贫穷落后的中国人。

美国和西方本是封建农奴制度,农奴和封建主之间的关系,不仅终身不变,还子孙万代不变。这是离现在很近的事情,例如,被美化得如同人类灯塔的美国,在建国的1776年,70%白人是契约奴隶出身;到1864年美国国会才废除奴隶制;到1964年才废除世人所知的种族隔离制,实际是世袭的不能使用美国主要公共设施的被歧视制度,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世袭的贱民制度。

到资本主义社会,废除这种世袭的奴役制度,自然是一大进步。不过西方媒体从美国成立,就开始宣传,长达240多年的自由资本主义社会,实际上从来没有在人类社会出现过。就像此次美国面临新冠病毒威胁了,美国老百姓第一反应是,大量购买枪支,根本不是国内公知们所宣传的自由民主国家,而是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让大家认识到,原来还是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原来美国人大量拍摄的西部片,是真的历史。

总而言之,华盛顿的民主明星形象,和美国的自由资本主义神话,都是美国精英高明的文化洗脑,给人们形成的意识形态和文化观念,是和实际毫不相干的谎言。

引用的材料,大多在以下几篇文章中找到:

《黄卫东:英美精英的凶残与宽容及其内在根源》、《民主的细节:华盛顿和他的奴隶们》等

【黄卫东,从事高校教学和科研工作。】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2004/56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