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新民:胡耀邦是怎样抓青年共产主义思想教育的

胡耀邦在团中央工作的10多年里,不仅树立了在社会主义建设活动中的典型,而且树立了造林、垦荒活动中的典型;不仅树立了扫盲活动的典型,而且树立了学毛著、学雷锋的典型;不仅树立了工农业战线的典型,而且树立了各条战线、各个行业的典型;不仅团中央树立了典型,各地方团的组织也树立了典型。比如回乡知识青年邢燕子、侯隽、赵耘、周明山、“青年鲁班”李瑞环、纺织战线上的郝建秀、北京青年志愿垦荒队、上海青年“共青社”垦荒队、雷锋、欧阳海、麦贤德、王杰等等,他们成为五六十年代广大青年学习的一面旗帜,极大地鼓舞了成千上万的青年投身于社会主义建设之中。

 【本文为作者胡新民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胡新民:胡耀邦是怎样抓青年共产主义思想教育的

从1952年开始,胡耀邦担任共青团中央领导职务达十五年之久。中共中央对他的评价是:

【“在此期间,他创造性地执行中央指示,开辟了建国以来党的青年工作最为活跃并且积累了重要经验的时期。特别是他十分注重在实践中用共产主义思想教育青年,按照青年特点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提倡‘朝气蓬勃,实事求是’的作风,使团组织具有很强的吸引力,从而带领广大青年很好地完成了党赋予的光荣任务。”】

1952年7月,胡耀邦奉命调往北京。适逢团中央领导班子调整,毛泽东亲自圈定胡耀邦主持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后改名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中央工作。在这个新的岗位上,胡耀邦开始了他深受毛泽东赏识的第二段生涯。

1952年8月10日,胡耀邦正式到团中央上任。8月23日,参加毛泽东主持的中央工作会议,讨论青年团工作。毛泽东听了胡耀邦的发言很高兴,鼓励他写出来,到即将召开的青年团一届三中全会上去给大家讲讲。胡耀邦完稿后交给毛泽东,毛泽东看完后感到很满意。在随后的一届三中全会期间,毛泽东和其他领导同志来听了胡耀邦的主讲及其他各大地区团的负责人的工作汇报。最后,毛泽东对胡耀邦说:

【“我给你们出两个题目,你们做文章。一是党委应如何领导青年团;二是青年团应如何工作。”】

胡耀邦立即组织对这两个题目的讨论。在认真讨论的基础上通过了《关于当前工作问题的决议》。胡耀邦强调,根据毛主席的指示,要使全团上下明确树立这样的基本观念:

【“青年团是学习共产主义的学校”,“学习是青年团更加特别突出的任务。”】

并明确规定,

【“关于青年团如何协助党教育好青年一代的问题,正是青年团测验自己工作的标志。”】

青年团一届三中全会结束后,胡耀邦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了《在毛主席亲切教导下,把青年工作更加推向前进》的长篇文章。正是由于胡耀邦如此高度重视党对团的领导,才统一了全团的指导思想,使团组织迅速地得到发展。

为了尽快抓出实效,他还常常深入到团中央各直属单位去考察、指导工作。他去得最多的是《中国青年》杂志和《中国青年报》。在胡耀邦的亲力亲为下,《中国青年报》突出地报道了抗美援朝中的罗盛教、黄继光、邱少云等战斗英雄的事迹,报道了郝建秀、王崇伦、向秀丽、徐建春、王培珍等工农业先进青年典型,在团员青年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中国青年》编辑部则经常请胡乔木、陆定一、魏巍等众多著名的理论家、作家,给青年们写些论人生观及思想修养的文章。陆定一的《向光明灿烂的社会主义社会前进》,魏巍的散文诗《幸福的花为勇士而开》等,都在青年中引了起强烈的反响。

胡耀邦在团中央工作的10多年里,不仅树立了在社会主义建设活动中的典型,而且树立了造林、垦荒活动中的典型;不仅树立了扫盲活动的典型,而且树立了学毛著、学雷锋的典型;不仅树立了工农业战线的典型,而且树立了各条战线、各个行业的典型;不仅团中央树立了典型,各地方团的组织也树立了典型。比如回乡知识青年邢燕子、侯隽、赵耘、周明山、“青年鲁班”李瑞环、纺织战线上的郝建秀、北京青年志愿垦荒队、上海青年“共青社”垦荒队、雷锋、欧阳海、麦贤德、王杰等等,他们成为五六十年代广大青年学习的一面旗帜,极大地鼓舞了成千上万的青年投身于社会主义建设之中。

胡耀邦还善于抓反面典型,引导广大青年从反面事例中吸取教训,坚持走正确的人生道路。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旧社会遗毒的影响,加之许多团组织不注意后进青年的工作,一些大、中城市的青年存在着纪律松弛、道德败坏、偷窃、拐骗、贪污、赌博等不良现象。以上海为例,据统计,当时存在“九条龙”、“四霸王”和“金山五虎将”等流氓团伙157个。私营的游艺场所为了赢利,经常用低级腐朽的东西兜售生意,毒害青少年。流氓份子在这些场所和公园街头等地的挑衅滋事、打架斗殴、调戏妇女和诈骗盗窃等,成为了严重的社会公害。对此,团中央宣传、报刊、出版等部门的同志研究后认为,有必要在全国大中城市比较集中地进行一次提倡共产主义道德品质、反对资产阶级腐朽思想侵蚀的宣传教育活动。这个意见受到了胡耀邦的赞成和支持。同时他没有忘记毛泽东在他刚上任时教诲的“调查研究”,提出,先要组织力量进行调查:一要弄清楚犯罪作案的有多少人、有严重错误但还够不上犯法判刑的有多少人、有一般性问题的有多少人;二要调查产生这些问题的原因,以便对症下药;三要调查大多数青年对这些问题的态度,有哪些模糊认识;四是我们团的工作在这方面有哪些问题。

调查材料出来后,胡耀邦同志十分重视,他和大家一起分析研究,认为:偷盗抢劫、奸淫妇女的流氓犯罪分子是极个别的;有偷窃行为、猥亵女性等道德败坏、腐化堕落行为的也是极少数。但是这种人为非作歹,众人痛恨,影响很坏。这种人大都是受到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渣滓和坏分子的毒害诱骗,有些人是看了一些反动、淫秽、荒诞的书刊,或者涉足下流娱乐场所变坏的;社会上的管理有很多疏漏,而青年团的工作在这方面几乎是一片空白。至于有少数青年,小偷小摸、打牌赌博、行为不轨等,则是一个教育问题,也是一个改进青年团自身工作的问题。

随后,一场“培养青年共产主义道德,抵制资产阶级思想侵蚀”的宣传教育活动,在全国大中城市中展开。胡耀邦在他写的《中国青年的共产主义教育》一文中说道:

【“资产阶级及其政治影响,是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的。革命思想是不会自发产生的。在青年的思想阵地上,不是无产阶级思想的红旗,就是资产阶级思想的白旗,真空地带是没有的。放松思想教育改造工作,必然会招致资产阶级思想的泛滥,这是不利于青年的健康成长,不利于我们的事业的。”】

为了使这次教育进行得生动、具体,能引起广大青年的重视和警觉,胡耀邦赞成在报刊上刊载几个具有教育意义的反面典型,并推动各地团委组织广大青年进行讨论。胡耀邦强调:这种反面典型不能多,基层一般不要搞;不要只是暴露他们的罪恶,更要揭示他们堕落犯罪的原因,以唤起青年的警觉。

遵照胡耀邦的指示,《中国青年报》围绕当时影响很大的马小彦、傅宝娣腐化堕落事件发表文章,进行讨论,使广大青年的心灵受到了一次强烈的震撼。大家从马小彦等人的身上,看到了剥削阶级腐朽思想和道德的丑恶和危害,体会到“下流娱乐场所去不得,黄色书刊看不得,流氓坏人(朋友)交不得”。很多人说这次讨论是给自己“敲了警钟”,“打了预防针”。许多家长看了《中国青年》和《中国青年报》的文章后,也引起深思,认识到不仅要在物质生活和身体健康上关心孩子的成长,更主要的是要关心他们思想品德上的健康成长。

1954年、1955年间开展的共产主义道德教育活动,在全国一百多个城市中进行,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社会上形成了一种强有力的舆论,家长、教师和社会各方面开始付出更多的精力关心青年在道德品质方面的成长。这对于那个年代优良社会风尚的形成和一代青年的健康成长,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1978年4月22日,邓小平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指出:

【“毫无疑问,学校应该永远把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放在第一位。”“全国解放以后,我们的教育工作,我们的青年团、少先队的工作,发扬光大了过去的优良传统。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广大青少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爱祖国,爱人民,爱劳动,爱科学,爱护公共财物,英勇机智地同敌人、坏分子作斗争,树立了一代新风。学校风气的革命化促进了社会风气的革命化。这种风气不仅是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而且受到了世界人民的赞誉。”】

在这里,邓小平无疑也是对胡耀邦当年工作的一种肯定。

胡耀邦在担任党的总书记后,很怀念当年良好的社会风气。他说:

【“革命战争年代和建国初期,物质生活虽然比现在艰难得多,但是党和人民的精神状态很好。”】

同时,他又指出:

【“当前社会风气中还存在着许多严重问题。党中央下决心要在今后五年内实现社会风气的根本好转,主要是做到社会秩序明显改善,人们的劳动态度、工作态度和服务态度普遍改进,社会刑事犯罪事件显著减少,各种损人利己、损公肥私、好逸恶劳、‘一切向钱看’、不择手段地追求享受、孤立和打击先进分子的歪风邪气受到有效的制止和普遍的鄙视,并且坚决消灭那些在新中国早已绝迹而目前又重新出现的丑恶现象。我们一定要用最大的努力,适应建设时期的新的条件和情况,把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工作认真做好,用革命的思想和革命的精神振奋起广大群众建设社会主义的巨大热情。”】

胡耀邦始终坚持强调了共产主义教育的重要性。1983年7月,他在会见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人员时指出:

【“要用共产主义的思想体系来指导我们的各项工作,指导共产党员的言行。党要加强对文艺工作的领导。”】

1985年10月15日,在江西“共青城”建立30周年纪念日前夕,胡耀邦当年的知青写去了一封充满激情的信,鼓励说:

【“让我们继往开来,再展宏图,一往无前地为共产主义壮丽事业英勇奋斗!”】

【胡新民,察网专栏学者,独立学者。】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胡耀邦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2004/569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