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其武:最早的《毛泽东选集》版本《毛泽东论文集》

上海大众出版社是“秘密出版”的这本“革命书籍”,印数较少(书的版权页没有注明印数),又加上当时国民党当局在国统区过去一直宣传毛泽东是“共匪”头目,极尽污蔑之词,凡是宣传共产党、毛泽东和红军的进步书籍,都明令禁止和销毁。《毛泽东论文集》不仅公开发表了毛泽东和共产党赢得全国人心的抗日救国的一系列正确主张,而且还客观介绍了毛泽东生平的“小传”。在同时同地出版《毛泽东论文集》,其危险程度可想而知的。因此,这部“毛选”版本传播极少,存世更少。

【本文为作者张其武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张其武:最早的《毛泽东选集》版本《毛泽东论文集》

在众多的《毛泽东选集》版本中,笔者有一本1937年12月上海大众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论文集》,是目前发现的最早的《毛泽东选集》版本,也是弥足珍贵的革命文献,在毛泽东著作的版本研究和中国近代出版史上有着重要意义。这本《毛泽东论文集》,改变了“最早”出版“毛选”的时间,改变了全国解放前“毛选”版本“五个系统”的权威观点,改变了《出版词典》关于“大众出版社”词条的释义。

张其武:最早的《毛泽东选集》版本《毛泽东论文集》

张其武:最早的《毛泽东选集》版本《毛泽东论文集》

《毛泽东论文集》,32开,白报纸,平装本,共159页(正文157页,书前有2页是“毛泽东小传”)。其封面右边印有毛泽东木刻头像,左边竖排印有红色宋体字书名。版权页在书名页的背面,印有“毛泽东论文集”、“民国廿六年十二月初版”、“著作者毛泽东”、“发行者上海四马路大众出版社”、“分售处全国各大书局”、“版权所有”、“实价国币三角五分”等内容。

张其武:最早的《毛泽东选集》版本《毛泽东论文集》

书的目录之前有两页约600字的《毛泽东小传》。小传自“毛泽东字润之,现年44岁。1893年生于湖南(湘)潭县晓(韶)山村”始,至“1937年‘七八(七)’卢沟桥事件发生,他十年来领导的红军,改编为第八路军,联合抗御日本的侵略”结束。约600字的小传,仅对毛泽东传了简要的素描。

张其武:最早的《毛泽东选集》版本《毛泽东论文集》

张其武:最早的《毛泽东选集》版本《毛泽东论文集》

这本《毛泽东论文集》,为什么说是最早的《毛泽东选集》版本呢?

一、从时间上看,《毛泽东论文集》是早于晋察冀版《毛泽东选集》近7年的“毛选”版本

1944年初,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23周年,系统地学习宣传毛泽东思想,请示并征得中共中央宣传委员会批准,决定由晋察冀日报社社长兼总编辑邓拓主持编辑,于当年5月出版了一部5卷本的《毛泽东选集》。这部“毛选”是新中国成立前影响较大的一部“毛选”。在上世纪80年代,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中央党史研究室常务副主任、毛泽东著作文献研究专家龚育之关于《毛泽东选集》的版本等问题,在同美国“传播学之父”施拉姆教授的谈话中,称晋察冀版的这部“毛选”,是新中国成立前出版的“毛选”的五个版本系统的第一个版本系统。因为“这是一个流传最早、最广的版本”。按龚育之先生的观点,第二个版本系统,就是1945年苏中出版社编辑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笔者曾在《一本特殊的<毛泽东选集>》一文中做过介绍。第三个版本系统,是1947年在山东出版过,1948年又在渤海出版过的《毛泽东文选》,这“是一种更简单的版本”。第四个版本系统,是1948年哈尔滨东北书店出版的6卷本《毛泽东选集》。第五个版本系统,就“是在1948年晋冀鲁豫中央局编的版本,上、下两册,只在党内发行”。关于《毛泽东选集》新中国成立前出版的“五个版本系统”说,尽管有个别学者提出异议,也只是在版别、内容和几个系统等方面有不同看法,但对1944年晋察冀版“毛选”,认为是“最早”的版本,没有不同说法。

《毛泽东论文集》是1937年出版的,比1944年晋察冀日报社编印的《毛泽东选集》早了近7年。可能有人说《毛泽东论文集》不是《毛泽东选集》,“文集”和“选集”是不同的。所谓“选集”,是指为了某一特定的目的或计划,将作者成段或成篇的有代表性的文章编选成册的集子。《毛泽东论文集》是编者为了抗日救国这一目的,选录了毛泽东1936年至1937年关于抗日救国有代表性的12篇文章,汇编成册。这本“论文集”中,选有毛泽东的文章、在会议上作的报告、与新闻记者的谈话,还有写给国际友人的书信,这也反映了毛泽东著作的主要文体。从上述来看,《毛泽东论文集》是一部完全具备《毛泽东选集》性质的“选集”版本。龚育之先生把1947年山东出版的《毛泽东文选》列入《毛泽东选集》第三个版本系统,也是基于这种性质而确定的。龚育之先生是治学严谨的专家,他虽提出了新中国成立前“毛选”分为“五个版本系统”,但他只是讲“各解放区先后”出版的,而没有包括当时的国民党统治区。《毛泽东论文集》是在上海出版的,当时的上海是国民党统治区,当然也就没有包括这本《毛泽东论文集》了。龚先生还说,他“只是根据文献图书馆所藏的版本,其他图书馆可能还有更多的收藏。”有幸被龚先生言中,我这个红色文化收藏爱好者就收藏有一本比学者认为“最早”的“毛选”还早近7年的“毛选”版本。目前没有发现1937年之前具有“选集”性质的“毛选”,只有毛泽东著作单行本,但笔者仍赞同龚育之先生的观点,希望民间藏书家和“其他图书馆可能还有更多的收藏。”

二、从内容上看,《毛泽东论文集》是抗日救国专集最早的“毛选”版本

这本《毛泽东论文集》选录了毛泽东1936年至1937年关于抗日救国的主张、立场、观点和方法的12篇文章。其中《国共两党统一战线成立后中国革命的迫切任务》、《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进攻的方针、办法和前途》,是毛泽东针对卢沟桥事变后,国共组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共产党所面临的新的形势和任务,及其战略上反对日本入侵的正确、系统的方针和办法而写的两篇文章;《中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目前阶段的任务》、《为争取千百万群众进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斗争》,是毛泽东1937年5月3日和5月8日在延安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所作的两次报告,进一步阐明了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时期的任务;《抗日战争中的我们的主张——与英国记者贝特兰的谈话》,是毛泽东1937年10月25日在延安接受英国《每日先驱报》特派记者贝特兰采访时的谈话,回答了贝特兰提出的一系列问题,进一步阐明了中共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立场和观点等;《论中国的抗日战争》、《论日本帝国主义及国内问题》和《论关于联合战线》,这3篇都是1936年7月至10月间美国记者斯诺在陕北采访毛泽东时,毛泽东关于中日战争问题的一些谈话内容,并提出了持久抗战的思想;《论抗战必胜》、《论抗日民主与北方青年》,这两篇是1937年3月1日美国作记者史沫特莱到延安采访毛泽东,毛泽东发表的关于中日战争的意见,并提出了“抗战必胜”的响亮口号;《致西班牙人民书》、《致美国共产党总书记白劳德的信》,是毛泽东以个人名义分别于1937年5月15日、1937年6月24日写的国际信函,前者是对西班牙人民及其武装正与德、意法西斯入侵者进行战斗的赞同和支持,并为他们的“一切胜利欢欣鼓舞”,相信“他们一定会胜利的”;后者是毛泽东代表中国人民向美国以至世界要求同情援助中国人民对日战争的重要信件。从上述内容可以看出,这本《毛泽东论文集》,是一本关于抗日救国专集的“毛选”。书中的文章,绝大多数被选编入以后的各种毛泽东的选集、文集、言论集、选编、文稿和文选中,但有的文章在章节和文字上有删改。

关于抗日救国专集的“毛选”还有不少。如:1938年1月1日战时读物编译社出版张剑萍编的《毛泽东抗战言论集》;1939年5月新华日报馆印行的《毛泽东救国言论选集》;1945年7月苏中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选集》,也是把毛泽东关于抗日战争的文章相对集中编辑的一部“毛选”,等等。从内容上看,都是毛泽东关于抗日救国的专集“毛选”,但出版的时间最早的还是1937年12月出版的《毛泽东论文集》。

三、从《出版词典》看,《毛泽东论文集》是修正词条的物证“毛选”版本

上海大众出版社于1937年12月出版了《毛泽东论文集》,但1992年12月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出版词典》中,“大众出版社”的词条却是:

【“大众出版社,1938年秋成立于上海。赵朴初、陈明、朱启銮、梅达君、方行等合办。秘密出版革命书籍,如《民族统一战线教程》(凯丰著)、《游击战争》(朱德著),以及马、恩、列、斯《论政党》等。因遭租界当局侦察搜寻而于1939年4、5月间停业。”】

该词书是由权威机构——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组织出版界130多位学者、专家编写的,并且有十几家知名的出版单位和图书馆参加,都没有发现《毛泽东论文集》这一版本。如果发现了1937年12月出版的《毛泽东论文集》这一“毛选”版本,就不会把“大众出版社”的成立时间说成是“1938年秋”了,而应是1937年底以前,编者也会在词条中以《毛泽东论文集》作为例证的。当然,“大众出版社”成立的准确时间,应进一步考证。因此,笔者建议,上海辞书出版社再版《出版词典》时,应依据1937年12月出版的《毛泽东论文集》的实物佐证,对“大众出版社”词条作相应的修正,以体现词书的科学和准确。

四、从图书馆藏看,《毛泽东论文集》是许多大图书馆未收藏到的“毛选”版本

据查,国家图书馆、中国版本图书馆、中宣部图书馆、人民大学图书馆、辽宁省图书馆、湖南省图书馆等各大图书馆,都没有查到《毛泽东论文集》的书目。还查了收藏毛泽东图书较多的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图书馆和韶山毛泽东图书馆,也没有查到《毛泽东论文集》的书目。同时,还查阅了《全国图书总目》、《毛泽东著作大词典》等工具书,也没有发现该书,只是在施金炎主编、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1995年5月出版的《毛泽东著作版本述录与考定》中,发现了该书的书目,但没有该书的主要内容介绍,书中的文章也没有作为例证列举过。这正如编者所说的有些版本是“有目录无藏书”,“因无从查考,只能根据资料照录,对其版本要素的描述不够详尽。”

为什么这些图书馆和有关工具书没有收藏和收录到《毛泽东论文集》呢?因为上海大众出版社是“秘密出版”的这本“革命书籍”,印数较少(书的版权页没有注明印数),又加上当时国民党当局在国统区过去一直宣传毛泽东是“共匪”头目,极尽污蔑之词,凡是宣传共产党、毛泽东和红军的进步书籍,都明令禁止和销毁。《毛泽东论文集》不仅公开发表了毛泽东和共产党赢得全国人心的抗日救国的一系列正确主张,而且还客观介绍了毛泽东生平的“小传”。1937年11月上海文摘社出版斯诺记录整理的《毛泽东自传》,遭到国民党当局的查禁,并追捕译者汪衡。同年12月9日,中共领导的上海《译报》创刊号,从上海英文《大美晚报》中译载了毛泽东与美国记者史沫特莱的谈话摘录。不久,《译报》为此而被上海租界查禁。那么,在同时同地出版《毛泽东论文集》,其危险程度可想而知的。因此,这部“毛选”版本传播极少,存世更少。

直到2011年,上海图书馆经过3年时间整理革命历史文献完成时,才发现有本1937年大众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论文集》。查到《毛泽东论文集》和一批革命历史文献后,上海图书馆副馆长周德明激动地说:

【“上海图书馆藏着这些宝贝,甚至连很多在上海图书馆工作了一辈子的老馆员都闻所未闻。”】

现在该书已成为上海图书馆珍贵的革命历史文献和镇馆之宝之一。

【张其武,著名毛泽东研究专家,红色收藏家,现任国家移民管理局驻三江县扶贫顾问,原公安部边防管理局政治部副主任,武警大校警衔。1957年2月出生,河南息县人,中共党员,在职硕士研究生,曾参加过1979年2月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时任排长,带领全排出色完成作战任务,荣立集体三等功;参加香港回归安保工作,荣立个人三等功;参加汶川抗震救灾,荣立个人三等功,并获公安部汶川抗震救灾先进个人荣誉称号。曾任社会兼职:中国毛泽东军事思想学会会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管理学会统筹研究会理事,中国收藏学术研究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会员,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人文研究所特邀高级研究员,原武警学院(现警察大学)兼职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原公安边防部队文联副主席兼秘书长,原《中国边防警察》杂志编委、副总编辑、编委会主任,《人民日报》特邀记者等,曾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经济日报》、《法制日报》、《人民公安报》,《半月谈》、《解放军政治工作》、《政治指导员》、《中国边防警察》、《党风》、《作品》、《收藏》等报刊发表文章百余篇,编著政治教材、理论研究、文学作品等书籍十多本,多次参加全国、全军学术研讨会,在省、市和全国多次获奖。】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2004/57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