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灭绝人性!美国曾有段“优生学”黑历史

优生运动成了美国社会的一道深深的伤疤,后来出现很多相关索赔、翻案。1980年,8000多名被强制绝育的弗吉尼亚妇女控诉州政府侵犯了自己的人权,最终迫使弗吉尼亚州低头认错,签订了补偿协议。俄勒冈、北卡罗来纳、南卡罗来纳、加利福尼亚等以往积极推行优生绝育的多个州也不得不作出官方道歉。1985年,一名美国历史学者保罗·伦巴多通过细致研究后,证实“巴克诉贝尔案”乃是一场冤案。这名不幸女子被强奸、被政府和专家绝育、全家被社会凌辱的背后,是优生学所代表的美国种族主义歧视的缩影。

尽管美国新冠肺炎感染人数已经突破100万,但美国当局在乎经济胜过人命,仍大力推动复工计划。这种“视人命为数字”的场景并不陌生。100年前,为转移社会和经济矛盾,美国就发起过一场灭绝人性的“优生运动”。

环球时报:灭绝人性!美国曾有段“优生学”黑历史

“影响美国种族质量”成为借口

19世纪末孟德尔的豌豆杂交实验揭开了遗传学的奥秘,也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无数靠谱和不靠谱的新概念蜂拥而来。1883年英国人弗朗西斯·高尔顿提出的“优生学”概念就是通过遗传学原理并结合其他手段改善人类素质。这套理论传到美国后广受欢迎。当时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的发展,美国出现社会大变动,大量外来移民带来诸多社会问题,而本土白人们生育率持续走低,令很多“纯正美国人”担心不已。“优生学”正好回应了这种社会焦虑,直指来自东南欧的新移民和底层的问题人群是“麻烦的根源”,“影响美国种族的高质量”。

1906年,美国养殖协会优生学部成为第一个美国优生学组织,之后越来越多的优生学机构和组织纷纷出现。从1914年到1928年,开设优生学课程的美国高校就从44所激增到376所。很多人以成为优生学学者为荣,但在后人看来,所谓的学术研究实在属于“伪科学”——较为知名的144名美国优生学学者中,竟然只有8人具有遗传学或生物学背景,不少人原本从事的是地质、记者、律师、牧师、作家等工作。

优生学在美国最早出现的口号是“鼓励优生”。1920年,美国堪萨斯州的东部州展览会主办首届“健康家庭赛”。比赛中,优生学者以精神病和智力测试等内容为题,经过多轮角逐选出获奖家庭,并进行游行展示。后来,美国优生学协会也资助了一项名为“人类血统”的比赛,获奖家庭赢得的奖章上刻着“是的,我有优秀的遗传基因。”

奖励优生的同时,美国社会很快还展开对“劣生”的调研。那些缺乏资质的民间调查员们跑到贫民窟和收容所去调查“劣生”家族,筛选出一批“存在乱伦、鸡奸、异族通婚、乞讨等不良问题的家庭”。为更细致的“考察”,优生学学者将法国人比奈发明的智商测验方法经过“美国化改造”后,进行“劣生”测试。他们的测试结果显示,不仅很多黑人、来自东南欧的新移民是“弱智”,很多手淫者、性乱者、疯子、罪犯、妓女也是“弱智”。后来这套把戏也在美军中流行开来,应征入伍者需要接受“智商测试”,结论是上述人群同样“不适合为国效劳”。芝加哥医生哈里·海森德甚至拒绝为一名新生儿进行救治手术,因为这个新生儿被认定为“有智能障碍”。这种反人类的行为在当时却被很多人看作是“很有担当”。

多州制定法律强行为“劣生”绝育

为减少“劣生”,引导“优生”,在所谓优生学学者的鼓吹和各界人士的推动下,美国开始了优生立法。1924年,弗吉尼亚州推出《种族纯正法》,规定要调查本州出生者的种族属性,对白人与有色人种的通婚进行惩罚。紧接着,亚拉巴马州和佐治亚州也推出类似法律。

在优生学学者的心中,如果能杜绝“劣生”最好,为此对“劣生”人群进行绝育被认为是值得推广的手段。在他们的鼓吹下,印第安纳州1907年通过美国第一部绝育法,规定经过一定程序批准之后,政府有权对罪犯、智障等人群实施绝育手术。1922年,优生学专家劳弗林编写《优生绝育示范法》一书,弗吉尼亚州以此推出《为州立收容机构中部分被收容者实施性功能绝育法》,成为美国各州优生绝育的标准模板。

1927年,美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巴克诉贝尔案”被提交给最高法院。负责弗吉尼亚“无能力者”生活状况的官员巴克·贝尔认为,18岁的卡丽·巴克符合强制绝育对象的标准,要求对其绝育。当时弗吉尼亚州法律规定,一个家族三代都是“智能低下”,就应该做绝育手术。美国官员认为,卡丽·巴克及其母亲都是“智能低下”,她被强奸后生下的7个月大的女儿也是“痴呆”,所以有必要对卡丽·巴克做绝育。最终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们以8票对1票裁定对卡丽·巴克实施绝育,理由是“为了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应当预防明显不合格者繁衍后代”。1927年9月,卡丽·巴克和她的妹妹一同被强行做了绝育手术。

卡丽·巴克成为弗吉尼亚州绝育法合宪性的试验品,此案后,美国的优生绝育大行其道,到1937年时竟有多达32个州通过绝育法。弗吉尼亚州还对认为是“劣生”人群的原住民下手。到20世纪30年代末期,已有约3.5万美国人被迫接受绝育手术。

被纳粹推崇,最终成为“伤疤”

美国的优生运动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高潮迭起,但也受到很多质疑。例如“智商测试”曾经出现过尴尬,1921年优生学学者对美军的“智商测试”结果显示,接受测试的美军中89%的黑人都属于“弱智”——刚在一战中闪亮登场的美军竟然是“弱智”军队?

随着遗传学的进步,1933年美国生物学家托马斯·摩尔根发现染色体在遗传中的作用,人们注意到遗传现象绝非优生学者们鼓吹的那么简单。如果一定要依靠绝育来截断“劣生”的遗传链条,需要在美国人中实施数千代的大规模绝育才有可能。此外,“巴克诉贝尔案”中对卡丽·巴克及其家人的粗暴对待也一直存在争议,尤其是卡丽·巴克的女儿逐渐长大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当时对7个月大的婴儿的鉴定非常草率。

彻底让优生运动名誉扫地的是希特勒和纳粹德国对优生学的“发扬广大”。希特勒一直苦于没有理论支持他的种族主义主张,美国优生学的出现令他眼前一亮。原本德国卫生学界就已经开始学习美国优生运动,模仿美国的绝育实践,1933年希特勒掌权后,对劳弗林等美国优生学界的领军人物大为推崇,并下令制定一系列强制绝育法,覆盖人群从精神病、遗传病患者逐渐扩展到混血儿、犹太人、吉卜赛人等“劣等种族”。据统计,纳粹德国按照美国的优生绝育理论在1933年到1939年间,对30多万人进行了强制绝育。

对此,美国优生学界欢欣鼓舞。劳弗林尤为高兴,看到自己的研究在德国“落地生根”“发扬光大”后,欣然于1936年专程到德国考察,并接受德国海德堡大学的荣誉博士学位。但二战爆发后,纳粹德国的残酷种族灭绝政策逐步让美国人感受到这种优生方法的恐怖之处,对于优生运动产生深深的厌恶。

美国卡耐基基金会曾长期是优生运动的资助者,但从1939年撤销了对优生学组织的资助。很多做过绝育手术的医生以及鼓吹极端绝育的优生学学者受到社会的鄙视,绝大部分优生学组织机构停止了公开运作。

但美国对移民的种族歧视仍然长期存在,直到1965年新版《外来移民与国籍法修正案》的出现,才有所改观。很多州开始停止了优生绝育的实施,并废除了相关州的法令。但在弗吉尼亚州,优生运动的影响长期存在,一直拖到了1975年,州议会才废除了《种族纯正法》。

优生运动成了美国社会的一道深深的伤疤,后来出现很多相关索赔、翻案。1980年,8000多名被强制绝育的弗吉尼亚妇女控诉州政府侵犯了自己的人权,最终迫使弗吉尼亚州低头认错,签订了补偿协议。俄勒冈、北卡罗来纳、南卡罗来纳、加利福尼亚等以往积极推行优生绝育的多个州也不得不作出官方道歉。1985年,一名美国历史学者保罗·伦巴多通过细致研究后,证实“巴克诉贝尔案”乃是一场冤案。这名不幸女子被强奸、被政府和专家绝育、全家被社会凌辱的背后,是优生学所代表的美国种族主义歧视的缩影。

【本文原载《环球时报》2020年4月30日13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灭绝人性!美国曾有段“优生学”黑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