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罗登贤曾经讲过自己的成长经历:“我原来是一个学徒,没什么文化。后来在师兄的帮助下,我逐渐认识革命,参加了党。在革命队伍里,我慢慢学会了读传单,读文件,以后还参加了广州暴动和许多革命工作。在这些实际的革命斗争中,我的文化、理论水平和工作能力也渐渐提高了。这样,我才能为党做一些工作。”也正是基于这种认识,你的生命,自你入党那日起,就不再属于你自己,而属于党,属于中国人民,属于无产阶级!这是革命者的责任担当,也是革命的薪火相传。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1929年7月30日,那是个星期二的上午。

浙江大学工学院的门房里,浙江省会公安局侦缉科的特务张网已待,手枪的机头,都是打开状态,他们在等待一封信的主人。

几天前,杭州市邮件检查所的特务,在每日对邮政局来往信件、包裹进行例行检查时,查获了团中央给团杭州中心市委的文件,顺藤摸瓜,发现了浙大工学院是后者的通讯处。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当年的浙大工学院

只要在此蹲守,一定会有所收获。果然一网下去,团杭州中心市委书记谢仲怀和副书记兼组织部长周善,都被捕了。

【一】革命哪有许多浪漫?

周善为了保护谢仲怀,把责任扛下了,表示并不认识这个路人,声称自己是来替朋友取信的,朋友叫姚佐耕,下午五六点将在西湖博览会门口等着。

出门那刻,22岁的共产党员周善,就已经做足了心理建设和应急预案,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把生的希望留给同志。

国民党特务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并没有放走“路人甲”谢仲怀,却对周善动了大刑,因为后者故意编织这个漏洞百出的供词背后,很可能试图在极力隐瞒什么,所以必须撬开他的嘴。

光老虎凳,当晚就让这个临时改名为“徐建三”的年轻人,坐了四次!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浙江陆军监狱

第二天,徐建三被单独押往柴木巷(已拆迁)的浙江省会公安局拘留所。两个星期后,再转钱塘路(今武林路)的浙江陆军监狱。在这里关了两年半,后因这里人满为患,到了1931年12月,又被解到苏州盘门外的江苏陆军军人监狱。

不管“旅行”到哪里,不管怎样的百般酷刑,怎样恶劣的生存条件,徐建三都坚不吐实,而且他还两次在狱中组建了狱中支部,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顽强的斗争。

直到1933年夏天,监狱外的党组织,要求狱中支部将里面的情况写个报告,又催得紧。徐建三在白天偷偷地先用墨水钢笔写草稿,到下半夜,再用米汤密写成正式报告。

米汤密写法,曾是地下党传递情报的初阶教程,盖因材料易得,大米、小米,只要汤里有淀粉,就能写在纸头上,干了就看不见字。我小时候,爷爷就用小拇指沾了红薯面汤,在《参考消息》上教过我。

本来想得挺好,却因为太过劳累,被看守发现了,要不是毁坏及时,非出大事不可。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浙江陆军监狱里的革命者

饶是如此,咬死“写家信”,其他概不承认的徐建三,还是被砸上一副15斤重的铁镣,升格到南京羊皮巷的军政部军法司禁闭室,这基本就是上雨花台的节奏了。

【二】敢于担当是最大的党性

在十年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地下党的同志,经常互相开玩笑,那样的重压下,随时可能牺牲,却还要在分别时,说一句:“雨花台上见!”

进了军法司监狱,徐建三遇到了今天雨花台烈士纪念馆,一走进去,就能看到塑像的罗登贤。

罗登贤烈士,我此前写过多次,简单说他是抗联的创始人。甚至可以说,没有九·一八事变之后,他当时义无反顾,敢于承担责任,也许就没有抗联了。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徐建三

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爆发当晚,就在蒋介石还顽固坚持“不抵抗”政策,东北军高层犹豫不决,请示汇报,从南京到北平,再到沈阳,推诿扯皮,敷衍塞责,没有一个人敢承担责任的时候。家住沈阳南三经路东乡承里88号,处于地下状态的满洲省委宣传部长兼沈阳市委书记赵毅敏,发现情况不对,这回鬼子是来真的了!

怎么办?

咱也请示汇报,按程序走,反正萧规曹随,等因奉此,小心出不了大错。真出了错,也是上级的,跟我没半毛钱的关系,我一贯“正确”就好了。正所谓“不怕上错床,就怕站错队”,您说是这个理儿吧?

但那是位中国共产党党员,不是国民党的官老爷!

多少年后,赵毅敏还能记得当时自己的思想建设过程。

【“外面到处都是日本兵,老百姓慌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省委的同志又分住在各处,无法开会。怎么办?我想,中国共产党一定要首先发表宣言,告诉老百姓是怎么回事。我是满洲省委的宣传部长,原省委书记刚刚在哈尔滨被捕,刚来的书记又不了解情况,这个宣言只有由我来写。”】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赵毅敏

隆隆的枪炮声中,赵毅敏一挥而就,写成了《为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领满洲宣言》,明确提出进行武装斗争,发动游击战争,驱逐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人将和中国人民一起,跟小鬼子死磕到底,不投降、不缴械!

第二天一早,这份宣言,就化为文字,油印出来,跟东北的老百姓见面了。

但问题来了,如何让宣言从文字,变为实际行动,简单说就是别沦为嘴炮。这个责任,又由另一位共产党员承担起来了,他就是新任省委书记的罗登贤。

【三】与人民同生死共患难

作为工人党员的罗登贤,意志坚定,理想执着,在尚未接到中央具体指示的情况下,事变后没几天,化名“达平”的他,在哈尔滨松花江桥下,一个叫“牛甸子”的沙岛上,省委的秘密联络站,召开北满党的高级干部紧急会议。

当时国民党撤了,我党也有些同志要撤,说人家国民党都走了,咱们是不是也应该走了?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满洲省委为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领满洲宣言》

罗登贤说:

【“蒋介石国民党以不抵抗政策出卖了东北同胞,我们中国共产党人一定与东北人民同生死共患难,敌人在哪儿蹂躏我们的同胞,我们共产党人就在哪儿,和人民一起与敌人抗争。”】

穿着浅灰色长衫的瘦高个年轻人,一口北方话,只是偶尔露出些广东口音,但却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不驱逐日寇,党内不许任何人,提出离开东北的要求。谁提出这样的要求,谁就是恐惧动摇分子,谁就不是中国共产党员!”】

“责任大于天”,今天这话,也许听起来很大,也很空洞,但在那时,在罗登贤的革命生涯中,却是用生命践行的血迹。

我们上学都背过诸葛武侯的《出师表》,事变后的东北,真的是“此诚危急存亡之秋”!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被关东军俘虏的中国军警

国民党逆来顺受,我们党在东北更实力有限,满洲省委从1927年10月成立以来,到罗登贤接任之前,已经换了六任书记,省委机关屡遭破坏,省委书记被捕已属家常便饭,更要命的是前任省委书记张应龙被捕后叛变,后果不堪设想。

(张应龙被捕后,省委机关遭到大破坏,赵毅敏也进去了。很巧的是赵毅敏11月被捕,次月原抚顺特支书记杨靖宇被营救出狱,由省委秘书长尚钺派交通送往哈尔滨。他们三位都是我们河南人,杨靖宇是确山人,尚钺是罗山人,同为在豫南战斗过的熟人,而赵毅敏则是豫北滑县人。)

但我们党怎么做的呢?

童长荣、杨林、杨靖宇、赵尚志、周保中、冯仲云、李兆麟、赵一曼……些今天我们耳熟能详,抑或并不熟悉的抗联英烈,都是由罗登贤派出去,分赴各地斗争一线,创建党直接领导的抗日武装。每个人走之前,罗登贤都要一一谈话,交代任务,教授方法。

这意味着什么呢?

冯仲云说: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没有成为数学家的抗日名将冯仲云

【“登贤同志在东北期间,曾领导人民创造起吉、辽反日游击队、海伦反日游击队、磐石及海龙反日游击队、东满反日游击队、汤原反日游击队等。这些游击队,后来就构成抗日联军的各军。”】

抗联名将冯仲云的女儿叫冯忆罗,这个“罗”就是罗登贤。

为什么记忆如此深刻呢?

冯忆罗说:

【“那时父亲才24岁,很年轻,南方口音挺重,一直待在城市,没有基层农村的工作经历。当时汤原县汉族人比朝鲜族人少,共产党员里汉族的更少,加上父亲一共才三名汉族共产党员。如何在这样一个少数民族地区开展抗日工作?
难度大,富有挑战性!
罗登贤手把手地指导父亲,要用适当的工作方式、方法,通过发动朝鲜族共产党员来动员老百姓入党,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攻占巴彦县城的巴彦抗日游击队,一群年轻人,中间坐的“娃娃”就是赵尚志,背后则是张甲洲

从1932年秋,在哈尔滨南岗吉林街的接头点,罗登贤派冯仲云到汤原组织游击队,不到半年时间,曾经怀抱数学家梦想的清华大学数学系研究生,把汤原游击队变了样。由小变大,由弱变强,最终成为让鬼子闻风丧胆的抗联第六军。

(冯仲云的老师熊庆来先生,是清华大学数学系的创办者,中国数学界的一代宗师,他有个学生非常著名,即便你不知道熊庆来,也会知道他的大名,这就是华罗庚,而罗庚则是冯仲云的师弟,冯仲云则是熊庆来的开山大弟子

抗联里的清华生,还有政治系的张甲洲和经济系的于天放,后来和赵尚志烈士搭班子的巴彦游击队政委张甲洲烈士,更是超级大学霸,来清华之前,在北大学物理,党的工作需要,放弃北大学籍,考到清华,理科转文科,跟玩似的!)

但此时此刻的罗登贤,却面临党内“左”倾错误领导的严重压力,被扣上“右倾机会主义”和“满洲特殊论”的两顶大帽子,还被撤销了一切职务,要求速回上海。省委不少人,比如负责党建和工运的常委金伯阳同志,对他意见也很大。多次向中央告状,批评他包办方式,坚持错误立场,拒绝执行转变,迟迟不肯离满返沪,要求中央将他强行调回。

怎么办,走不走?是逞愤负气,一走了之,还是忍辱含垢,负重前行?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罗登贤烈士

为东北,为抗日,为党为人民,罗登贤又多争取了半年时间,以中央代表和省委巡视员的身份,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基层工作。

【四】“侈言抗日,立斩无赦!”

说这话的是蒋介石,时间是1933年4月6日。

口头上的抗日,说多了,蒋介石尚且要杀你的头。你真的要非法武装抗日,不“逆来顺受,忍痛含愤”,不“以和平对野蛮”。简单说就是不玩虚的,玩真的了,还把大批共产党在关内的优秀干部,男如杨靖宇,女如赵一曼——这样事实证明,党政双全的一流人才,都集中到东北,去组织人民跟鬼子拼命,这不是给日本朋友裹乱吗?

你不死谁死?

1933年3月28日,从东北回到上海,刚刚三个月的罗登贤,被叛徒出卖,遭到逮捕,被国民党指控为“反动反革命”

面对如此无耻和可笑的理由,罗登贤义愤填膺: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申报》上的罗登贤烈士照片(左1)

【“你们给我的罪名是‘反动分子’?让我来说说我的历史吧!
我曾在中国大革命时代领导过反帝大罢工,我曾在东北发动了抗日游击战争,打击日本强盗;最近我刚从东北回来,又领导了上海日本纱厂工人的反日大罢工。我的一切行动都是反帝爱国的,难道这就是我被控告我从事‘反革命活动’的理由吗?你们国民党卖国投降,出卖东北神圣领土,才是真正的反动!”】

剩下的就是威逼利诱了。

先说威逼,有关罗登贤烈士的所以传记中,对此都没有做过多过细的描述,原因可以理解,毕竟太过残酷,但有多残酷呢?我觉得我必须跟大家交代清楚,哪怕相关文字,曾读得我心头淌血,让深夜的我,灵魂深处都不觉颤抖。

当时负责特科工作的赵容(你懂的那个山东人),在烈士牺牲三年后的纪念文章中,披露了大量细节,这也是目前目前,我做罗登贤烈士相关资料的史料搜集过程中,看到最早的,关于他牺牲细节的纪念文章。

【“国民党反动派的刽子手,用电气刺他的生殖器,用煤油灌他的鼻孔,用铁杠横压他的腿部,用皮鞭吊打他的周身,用火针刺他的手指,总之用一切野蛮惨无人道的非刑,来摧残他的肉体。”】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曾经关押罗登贤烈士的监狱旧址

朋友们和同志们,我们扪心自问:换了你我,能挺住吗?

玩硬的不行,就利诱,叛徒们来了一大群,可即便是顾顺章和胡均鹤,又能怎么样?

顾顺章说这是我老熟人,他在党内不得志,有委屈,我一定能说服他“自新”。

结果一进去,就被罗登贤骂得狗血喷头,监狱顿时成了上公开党课的地方,罗登贤扯着嗓门,骂顾顺章:“你是狗,你不是人!”

顺带明里骂叛徒,暗里嘱咐其他被捕同志们,要守住底线,不忘初心,担当使命,永不叛党。周围牢房的狱友都听到了,有些动摇的也转而坚定起来。

对于叛徒的劝降,罗登贤不单有痛骂,还有痛打,胡均鹤被揍得抱头鼠窜,赵容的文章里描写到: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南京雨花台

【“使叛徒没有一个敢到罗登贤的囚室中去,使叛徒们一切对党的造谣污蔑解除了武装,像受了打击的狗一样,躲在自己的狗窝里,再不敢出面见人!”】

【五】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无可奈何的敌人,怕其他人受影响,最后只好把罗登贤搞到军政部的军法司禁闭室关押。这是国民党的私监黑狱,把我们党不屈服的同志关进去,不管你是不是军人,关到军人监狱,出了事就送军法机关,不送法院,处置起来“方便”。

即便是在这里,随时有被杀头,上雨花台的危险,可罗登贤烈士怕了吗?

徐建三被分到罗登贤的囚室,觉得反正要上雨花台了,不如彻底表明身份,堂堂正正去牺牲。

敌人也不是吃素的,看守长也知道攻心,把徐建三“请”到办公室,倒杯热茶,连哄带吓: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雨花台烈士群雕

【“你讲吧,你很有才能,讲了就可以放你出去,找些工作做。何必顽固,不讲就要送雨花台了,你是独子,何必白白送命呢?”】

真的要“雨花台上见”了,徐建三倒有些解脱的快感,可罗登贤却很严肃地告诉这位新进来的难友:

【“虽然凶多吉少,要做好牺牲的准备,但仍要尽量不被判死刑,争取活着出去,为党继续工作。”】

尽管是他在东北,力挽狂澜,但还是被误解,被打击,被撵回关内。连国民党和各路叛徒替他“鸣不平”,但直到上雨花台前,在军法司监狱里,罗登贤仍然坚守责任。

就像他在东北,对一位地下交通员说过的那样:

【“做革命工作要经得起风吹雨打,阶级斗争的知识要从革命的实际行动中去寻找,革命的理论要从实际工作中去提高。”】

这其实就是“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的道理。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广东顺德的罗登贤故居遗址

罗登贤曾经讲过自己的成长经历:

【“我原来是一个学徒,没什么文化。后来在师兄的帮助下,我逐渐认识革命,参加了党。在革命队伍里,我慢慢学会了读传单,读文件,以后还参加了广州暴动和许多革命工作。在这些实际的革命斗争中,我的文化、理论水平和工作能力也渐渐提高了。这样,我才能为党做一些工作。”】

也正是基于这种认识,你的生命,自你入党那日起,就不再属于你自己,而属于党,属于中国人民,属于无产阶级!

这是革命者的责任担当,也是革命的薪火相传。

罗登贤指导徐建三如何对敌周旋,徐建三坚持斗争,最终走出军法司,转到上海的漕河泾监狱,虽然被判了无期,却在四年后,被党迎出来,再次更名为徐迈进,投身抗日洪流,最终看到了新中国的建立。

而罗登贤,却在四个月后,牺牲在雨花台。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南京雨花台忠魂亭

【六】岂为衣食名利权?

罗登贤烈士是广东顺德人,今天的顺德,以“食在顺德”而天下知名,要不是疫情影响,今年春节我就要在那里好好走一趟了,既因为美食,更因为罗登贤。

这位当年被我党树立为第一号民族英雄的伟大烈士,既不出身富裕家庭,也没有受过什么高等教育,甚至连基础教育都没有接受过,因为穷!

说到罗登贤,我还想交代下金伯阳。

罗登贤从东北回上海,金伯阳是撵他最起劲的人,但你能恨这位同志吗?

罗登贤是1933年8月牺牲在南京雨花台,三个月后,金伯阳为狙击铁杆汉奸邵本良,掩护主力撤退,牺牲在长白山西麓的金川旱龙湾(今属吉林辉南县)。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吉林省辉南县金川镇金川村旱龙湾附近的金伯阳烈士殉国处

前者28岁,后者26岁。

金伯阳和罗登贤一样,都是工人出身,不过他这个工人,跟罗登贤可不一样,后者是从小当童工,而金伯阳小学毕业后,先考入旅顺师范学堂附属公学堂,接受了四年双语的初高中教育,又考进南满铁道株式会社沙河口铁道工场技工见习养成所。这所铁道工厂,就是如今大连机车厂的前身。

牺牲前,金伯阳作为省委的巡视员,到磐石中心县委和南满游击队进行巡视工作,负责加强党的建设,协助协助杨靖宇创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独立师,这是东北党组织领导的第一支抗日武装。

更巧合的是金伯阳,当时也用了个姓杨的化名,叫“杨赞文”,于是因此与杨靖宇齐名,关内来的杨靖宇被称为“南杨”,东北本地人的他,则被称为“北杨”。此外还有个“西杨”,山东来的杨一辰同志。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金伯阳烈士

而且金伯阳还是个难得的帅小伙,能写诗,他有首诗流传至今:

【“人生难得几十年,岂为衣食名利权?唯有丹心共日月,甘将热血洒江山!”】

旱龙湾一役,北杨负责殿后,南杨负责突围。重伤牺牲前,战友们要背他走,却遭硬生生的拒绝:“把文件包和枪支拿走,不要背我!”

【七】后记

那年我去南京,专门去祭拜雨花台,为了探望我们河南大学首任校长林伯襄先生的长子,革命烈士林萃。

走进展馆,就看到了罗登贤烈士的塑像,心里咯噔一下,熟人啊!

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

罗登贤的战友杨靖宇

眼泪就止不住,流下来了,因为想起了杨靖宇,想起了牺牲在白山黑水的,罗登贤派出去的干部们,想起了雨花台上牺牲的英烈们。

我是学宋史的,为什么改行搞中国革命史研究,家师苗书梅先生也问过我。

我想了想,说:“有些事,总需要有人来做,大家都不做是不行的。”

那一刻,我想到了罗登贤,想到了杨靖宇,想到了林萃,想到了许包野……

注: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党人碑的熟人茶馆”,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革命 烈士 抗日

原标题:什么是「责任」?我负责去死,你负责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