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毛骨悚然!美国生物战的那些隐秘历史……

虽然相关的资料美国方面从来没有公开过,但是美国曾经做过这类生物武器的研究计划是事实,80年代艾滋病基本上都是爆发在有色人种和对美国社会不满的群体当中也是事实。而且随着艾滋病在这些群体中迅速蔓延,美国的进步运动很快陷入沉寂,资本集团的统治得到巩固。这也为实现里根当局的斗垮苏联,“重振美国国威”的计划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那些美国人的怀疑恐怕也不无道理。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鹿野:毛骨悚然!美国生物战的那些隐秘历史……

近来,北京的疫情再次出现之后,对美国的怀疑也越来越多。笔者日前在《为啥美国一拒绝调查,中国就疫情爆发?》等文章中已经谈过个人的看法,这里想再谈一谈关于美国生物战的那些隐秘历史,或许对朋友们了解当前的疫情也能有所参考。

一、生物战比美国建国的历史还长

在美国还没有建国之前,那些美国建国者们的前身——英国殖民者便对北美的印第安人实行了生物战,也就是通过赠送天花病人用过的毯子和手帕等物品,来在印第安部落里传播天花:

【1763年,英国殖民者入侵加拿大,遭到当地印第安人的激烈反抗。一天,抵抗侵略者的两名印第安人首领,忽然收到了英国人送来的“礼物”——毯子和手帕。难道英国人有意讲和了吗?印第安人大惑不解。然而,没过多久,很多印第安人便陆续得病,失去了战斗力,还有许多人因病而亡,英国人达到了不战而胜的目的。原来,1763年3月,英国驻北美总司令杰佛里・阿默斯特爵士,写信给当时在俄亥俄一宾夕法尼亚地区进攻印第安部落的亨利・博克特上校,他建议:“能不能设法把天花病菌引入那些反叛的印第安部落中去?在这时候,我们必须用各种计策去征服他们。”于是博克特命令自己的部下,从医院里拿来了天花病人用过的毯子和手帕,上面沾染了天花病人皮肤粘膜排出的病毒。一天,正在同英军作战的两位印第安部落首领,突然收到了英军为了表示“和解”、“友好”的“礼物”――毯子和手帕。没有见过这类“西洋”织物的善良印第安人,出于良好的愿望收下了这些“礼物”。可是几个月后,在印第安人世代居住的地区,一种从未见过的奇怪的疾病迅速流传于印第安部落。英国人用这种奇怪的“礼物”,打了一场听不见枪声的战争,使印第安人无条件的交枪投降。
于新华,杨清镇编著,生物武器与战争,国防工业出版社,1997.08,第7页】

这种生物战迅速摧毁了印第安人的抵抗,也为美国的建国和扩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黄祸论”与灭绝中国人计划

或许,也正是美国对于和中国人同一种族的印第安人作恶太多,所以其在建国之后长期流行“黄祸论”,塑造了傅满洲为代表的一系列丑化中国人的形象。与此同时,美国人还设想了一系列用生物战灭绝中国人的计划,其中以杰克·伦敦的《前所未有的入侵》当中的设想最为著名:

【在罗默笔下,傅满洲原本就不是“人”,而是“悬浮在(西方)上空无处不在的‘黄色‘威胁”,其存在的“目的和意义就是在世界上建立’黄色’统治。”在罗默看来,西方世界不幸的根源就是黄种人的代表傅满洲和他统领的黑帮的存在.同时也是因为有了“黄祸”现实的和潜在的威胁。无独有偶,持有相同观点的还有美国作家杰克·伦敦。伦敦几乎在同一时期写下了英语文学中最仇视中国人的一个短篇(科幻)小说,取名为《前所未有的入侵》。这是一篇浓缩了西方殖民话语特征的一个非驴非马的“文本”:它既没有情节,又没有人物塑造,既没有故事,又没有推理,既不是科幻,又不是短篇小说,既不是论文又不是历史研究。然而,这么个“文本”于1910年2月发表在当时十分畅销的McClure's上。后来又收录Walt Merwin的《历史文论》一书。
如果说罗默是憎恶傅满洲为代表的中国人,那么伦敦则是要灭绝中国人。他幻想到,1904年日俄战争结束后,中国经过几十年的休养生息,由于中国人“狮子一样的繁殖力”,到1976年时,人口已经达到7亿,进而开始了对周边国家的侵略战争。中国首先与法国因为印度支那问题发生战争,后来又“征服了尼泊尔、不丹、整个印度的大部地区……吞并了阿富汗、波斯、塔吉克斯坦。整个中亚地区都受到了中国人的巨大威胁。”为了应对中国对世界的征服和入侵,“所有的西方国家和几个亚洲国家”聚集费城商讨对策,最后决定“从航空飞船上(airship)……向(北京)抛撒导弹——一种看起来怪异却无害的玻璃瓶……6个星期之后……北京的1100万人消失了……房屋、街道和收尸车旁堆满腐烂的尸体。”不久,7亿中国人几乎灭绝,因为那些玻璃瓶中装的是兰宁戴尔博士( Laningdale)发明的化学武器。里面装的是天花、猩红热、黄热病、霍乱和黑死病病毒等。“在西方实验室培养的细菌、病毒、微牛物武器雨点般落下,”最后,“中国成了地狱……生化武器可以到达任何隐秘的藏身之地……几亿尸体裸露在外,细菌迅速繁殖……中国灭绝了。”
李贵苍,徐从辉主编,文学与文化传播研究,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6.03,第23页】

现在,美国好莱坞的代表——漫威系列已经计划重提傅满洲了(《尚气》),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公开重提这些针对傅满洲等“黄祸论”的“宏伟计划”。

三、抗美援朝当中的美国细菌战

而且,美国对华生物战的计划可绝不仅仅停留在设想阶段。在新中国成立之后不久,接手了日本731部队研究成果的美国大兵就在朝鲜战场上对志愿军使用了大量的细菌武器,一度造成了很大损失,后来志愿军司令部采取了一系列针对性措施,才挫败了美国的细菌战:

【美国在朝鲜战场上使用惨无人道的细菌战,它传染的疾病主要有霍乱、鼠疫、急性肠炎等,使人高烧,上吐下泻,甚至死亡。
细菌弹的大小粗细不等,外观和一般的炸弹没什么区别,但内部构造特殊,它是用厚铁皮焊接的一个密封舱,中间装满用细菌培养的小老鼠、毒蛇、臭虫、跳蚤、苍蝇等带菌生物,密封得非常严密。细菌弹是用飞机投放的,但投放前要先对投放区进行一番轰炸,然后投放细菌弹,也许是为了飞机的安全吧。细菌弹的爆炸声不大,较为沉闷。爆炸后细菌弹分为两半,里边的细菌传染物就会散落出来,不见太阳它们是不会动的,太阳一照,毒蛇能跑,苍蝇能飞,小老鼠、臭虫跳蚤等也都活跃起来。每个细菌弹只能装一种毒虫,这种用细菌培养出来的毒虫非常厉害,毒蛇咬人时能跃出一米远,它的毒牙很尖,被咬后伤口会立刻发青发胂,夺取人的生命。吃了这些苍蝇爬过的食物会得急性肠炎,上吐下泻。人被小老鼠咬了后会得鼠疫或长老鼠疮,被跳蚤咬了后会得一种很难治的皮肤病,有的人会高烧40摄氏度以上。
美军想利用细菌战削弱我军的战斗力,甚至使我军处于瘫痪状态。但我军也很快总结出了应对细菌战的有效方法,志愿军司令部要求我们必须做好以下工作:
一、加强夜间岗哨的值班。特别是天亮前的一两个小时,是敌人投放细菌弹的高峰期。一旦发现敌人轰炸后有异常沉闷的爆炸声,就要组织人员进行拉网式搜索,发现细菌弹,立刻用汽油、干柴或干草烧死它们,同时细菌弹的弹壳作为美军的罪证要妥善保管,听候上交。
二、全军动员,人人戒备。所有的干部战士外出,除了带好必备的武器装备外,还必须多带两样自制的特殊装备:一个苍蝇拍,两个防空圈。防空圈的做法很简单,就是用长一点的草,缠成粗细约2公分,再围成直径约20公分的圆圈,周围插上带树叶的细长树枝就可以了。这样有利于隐蔽自己,不易被敌机发现。要及时拍打苍蝇,发现有小老鼠、毒蛇、臭虫、跳骚等毒物,要及时清理四周所爬过的区域,堆积干柴、干草,由外向里点火燃烧,所有人员还要迅速撤离,以防敌机轰炸,减少伤亡。
三、任何单位和个人不许私自拆卸未爆炸的细菌弹,以防发生意外,要逐级上报,等候上级派专门人员处理。
徐东晓主编;陆航副主编;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孟津县委员会学习和文史资料委员会编,孟津文史资料  第29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孟津县委员会学习和文史资料委员会,2016.12,第3页】

四、对自己的国民下手也够狠

要是认为美国的生物战只是针对敌对国家,特别是中国人的,那还是证明我们太缺乏想象力。有不少人发现,美国早在1969年的时候就提出专门研究一种攻击免疫系统的生物武器。因此很多人猜测,80年代在有色人种和反叛性较强的人聚集的社区当中爆发大规模艾滋病的疫情,可能就是这种生物武器研制成功之后,中情局又进行刻意投毒的产物:

【有十多年的时间,中情局要为艾滋病蔓延负责的说法在黑人激进主义分子、支持同性恋者、阴谋家中间广泛传播。
本书的作者深切地希望这些故事都不是真的。如果它们是真的,中情局就绝对是最为罪恶的恐怖机构,而且绝对有充分理由自己动手,就像约翰・F肯尼迪说的,“一块砖一块砖块地将中情局彻底拆除”。
艾滋谣言的核心问题是美国国会于1969年通过的一笔所谓的预算拨款,这是15090号《住房法案》的一部分。后来参议院委员会的证据显示,该法案明显将1000万美元用于下面这种物品的生产:“一种合成的生物学物质,对它不可获得自然免疫种新的传染性微生物,在某些重要方面不同于任何已知的病源载体。最为重要的是免疫学和治疗学的方法难以医治它,而我们却依赖这些方法维持自身免受疾病感染的相对自由。”
这一生物武器的发展只会带来长久的蔓延的致命疾病,它是中情局亚机构 MKNAOMI的一部分,也是沿着MKULTRA路线前进的子行动之一。
既然除了这一点再没有坚实的证据,各种各样的猜想就随之而起。投放这一细菌的最终结果必定会减少非洲人口,将它广袤的土地和潜在的自然资源置于西方公司的剥削之下。这种人工病毒通过性传播,最初的试验是在“国内人口中一些不受欢迎的人群”中进行的,换句话说,就是黑人、同性恋、西班牙裔,他们都是特别挑选的目标。在美国,试验是打着乙肝研究计划的名目开展的,可能是在纽约、旧金山以及其它四个美国城市的疾病控制中心进行。根据这种说法,一旦这些全部完成,病毒就会通过世界卫生组织开展的一项预防天花的计划传入非洲。
(美)米克·法瑞恩(Mick Farren)著;王纬译,CIA美国中央情报局大揭秘,光明日报出版社,2005,第214页】

虽然相关的资料美国方面从来没有公开过,但是美国曾经做过这类生物武器的研究计划是事实,80年代艾滋病基本上都是爆发在有色人种和对美国社会不满的群体当中也是事实。而且随着艾滋病在这些群体中迅速蔓延,美国的进步运动很快陷入沉寂,资本集团的统治得到巩固。这也为实现里根当局的斗垮苏联,“重振美国国威”的计划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那些美国人的怀疑恐怕也不无道理。

五、非典背后的生物战疑云

最近一次有关于美国大规模生物战的普遍怀疑是十几年前的非典疫情。当时俄罗斯有的专家认为非典是美国攻击中国的生物武器,中国则有人猜测非典可能是针对中国的基因武器,当时的《中国青年报》还专门发文报道过:

【说非典是生化武器,在非典今年3月开始肆虐我国后就有媒体有过此说。香港《大公报》今年4月13日报道说,俄罗斯医学科学院院士卡雷辛柯夫在非典疫情大规模爆发初期就断言,非典型肺炎是一种生物武器,极可能是从实验室里流出来的。他的依据是:非典是麻疹病毒与流行性腮腺炎病毒的混合体,而这种混合病毒只有在实验室里才可能培育出来,在自然环境中根本不可能发生。非典来自生化武器这一观点提出来后,美国政府还曾两次否定非典是美国的生化武器。
童增则对非典是生化武器一说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如果非典是生化武器,它就会不分国界、种族地进行侵害,但实际情况是,非典主要肆虐的是中国及其他国家的华人社区,因此,非典可能是比生化武器更高级的基因武器。
从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看,截至2003年7月11日,全球非典累计确诊病人为8437人,而非典累计病人集中在中国内地以及香港、澳门和台湾等地,加上华人比较集中的新加坡,合计7960例,再加上加拿大华人非典确诊病人,共占全球非典确诊病例的96%以上。世界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余地区,合计不足400例。全球非典累计死亡人数为813人,中国内地、香港、澳门、台湾以及新加坡为762人,如果再加上加拿大华人死亡病例,也占全球非典死亡率的96%以上。童增认为,这就让人有足够的理由怀疑非典是某国研制的专门针对华人的基因武器。
童增曾因工作关系在1998年参加了一个“中国西部老人长寿监测服务”的国际合作项目。他后来发现,美国、德国等一些机构偷偷地在中国采集老人的血样,从事基因研究。童增当时感到中国人遗传基因这样流失出去可能会对我国的安全带来严重威胁,于是,他站出来力阻此事的进行,当时,国内有多家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
据童增说,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德国、美国、丹麦、日本等一些国家的有关部门,以及一些大学、研究机构和企业怀着各自不同的目的,利用中国当时还未认识到基因资源的重要性这一点,对中国人的基因资源进行了举世震惊的巨大掠夺。它们利用中国人的这些DNA,在它们具有的先进军事科学技术条件下,完全足以研究出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让中国60岁以上老人患老年痴呆症、让中国妇女患绝育症以及让中国军人在战场上熟睡三天三夜的各类基因武器。
陈为民,《非典可能是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中国青年报》2003年10月8日第6版】

六、恐怖的257实验室及其他

以上还只是关于美国生物战隐秘历史的冰山一角。像2004年的《257实验室》一书当中便披露从上个世纪60年代到本世纪,在美国本土先后莫名其妙出现的莱姆关节炎、变异口蹄疫、西尼罗河病毒等怪异的疾病,均是源于该实验室。另外,其他实验室当中美国官方承认的“重大事故”也有不少:

【这本书是纽约曼哈顿的律师迈克尔·卡洛尔在调阅了大量军方绝密档案和已解密的政府文件基础上,费时7年实地调查研究后得出的结论。卡洛尔在书中所提到的257实验室,就是普拉姆岛上的“动物疾病研究中心”,257是它的军方代号。半个世纪以来,这个代号和实验室的内幕一样,绝密不为人知。
卡罗尔在书中写道:“第一例莱姆关节炎,1975年源于康涅狄格州的莱姆小镇。这个小镇就在普拉姆岛西南数英里处。根据绝密档案记载,当时“动物疾病研究中心”养着成千上万只虱蝇,而这恰恰就是莱姆关节炎病毒的宿体和传播者。美国政府的绝密档案还准确记载着,在莱姆关节炎大规模暴发两三年之后,安全检查人员发现实验室主楼的房顶居然有多处四分之三英寸的裂缝,空调系统也有外漏现象,而按要求,整个实验室是不容许有丝毫裂缝的,因为这意味着实验室的病毒极可能会外泄。”
1999年,让美国人闻之色变的西尼罗河病毒暴发。卡罗尔写道:“就在第一例西尼罗河病毒感染人类事件发生之前数周,普拉姆岛附近北福克的13匹马暴病而死,事后发现是西尼罗河病毒在作怪。第一例人类感染西尼罗河病毒是1999年8月2日,是在纽约的皇后区,恰恰是在普拉姆岛的另一端。8月8日,距离普拉姆岛不远的布洛克斯动物园内大量动物染病,同样离普拉姆岛不远。”
经美国权威机构鉴定,从2001年以来,在美国境内屡屡制造恐慌的炭疽病毒,来自于美国军队的生化实验室。这一可怕病毒已造成数人死亡,几十人染病。
2003年1月11日,美国得克萨斯理工大学的微生物学家巴特勒教授检查实验室的时候发现,实验室中30份鼠疫杆菌样本不翼而飞。60多名联邦调查局的特工紧急搜查后,并没找到这批鼠疫杆菌样本,且实验室似乎也没遭到入侵迹象。
发生于美国密执安州立大学布氏杆菌病实验室的一起布氏杆菌泄露事件,共感染了45人,死亡1人。美国华盛顿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一次Q热实验室感染,导致153人发病,1人死亡。
三只鼠疫老鼠失踪 看美国257实验室内幕--科技--人民网
http://scitech.people.com.cn/GB/1056/3733292.html】

不过,由于美国对舆论话语权的垄断,很多中国人对于相关情况闻所未闻。相信了解了这些情况之后,对当下追溯新冠疫情源头,也能有些帮助吧。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history/202006/58266.html